2022-05-28 20:41:30| 人氣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個人臉搜索引擎准得嚇人,美媒記者:我都不知道自己拍過這些照片


5月28日消息,因擅自收集人臉圖像,面部識別創企Clearview AI最近引發了很大爭議,但與名為PimEyes的付費人臉搜索引擎相比,Clearview AI就像小巫見大巫。PimEyes的搜索准得驚人,而且只需幾秒鐘就能識別出圖片中的人物身份。

PimEyes每月收費29.99美元,它擁有類似來自科幻世界的超能力,即通過掃描人臉在互聯網上尋找相似的圖片,並提供包含圖片的鏈接。每次搜索只需要幾秒鐘。《紐約時報》在徵得十幾位記者的同意後,利用PimEyes掃描了他們的臉部以測試其能力。


匹配速度超快 準確率驚人

PimEyes幾乎發現了每個人的照片,有些甚至是這些記者本人以前從未見過的,即使他們戴着太陽鏡或口罩,或者他們的臉未對準鏡頭的情況。PimEyes發現一位記者十年前在藝術博物館的活動中跳舞、在被求婚後哭泣的照片。儘管她本人並不喜歡這張照片,但攝影師卻私自決定用它在Yelp上打廣告。

在2011年的Coachella音樂節上,一名科技記者在一群尷尬的粉絲中發現了年輕時的自己。一名外國記者出現在無數的婚紗照中,顯然他非常喜歡派對。一名記者過去在搖滾樂隊的生活被挖掘出來,另一名記者更喜歡夏令營度假的愛好也被曝光。

但與僅適用於執法部門的類似面部識別工具Clearview AI不同,PimEyes不包括來自社交媒體網站的搜索結果。PimEyes有時會展示令人意想不到的圖片,它們來自新聞報道、婚禮攝影網頁、評論網站、博客或者成人網站。這十幾位記者的面部都被準確匹配出來。對於女性來說,錯誤的照片往往來自成人網站,這讓人感到不安。

一位要求匿名的科技高管說,他經常使用PimEyes,主要是為了識別在推特上騷擾他的人,並在他們的賬戶上確認他們的真實照片。另一位要求匿名的PimEyes用戶表示,他使用該工具從成人電影中識別女演員的真實身份,並搜索Facebook上朋友的性感照片。

PimEyes的新老闆是34歲的大學教授吉奧吉·戈布羅尼澤(Giorgi Gobronidze),他相信PimEyes可以成為一種向善的工具,幫助人們保護自己的網絡聲譽。例如,不喜歡攝影師使用其照片的記者現在可以要求後者從Yelp頁面上刪除其被求婚照片。

戈布羅尼澤說,PimEyes的用戶應該只搜索自己或同意被搜索的人的面部圖片。但他表示,他只寄希望於人們「以合乎道德規範的方式」行事,而且對該技術侵犯人們保持匿名的能力無能為力。PimEyes沒有任何控制措施來防止用戶搜索其他人的面部圖像,並建議用戶支付高額費用,以防止夜晚拍攝的、可能具有負面影響的照片被曝光。

隱私倡導組織「歐洲數字權利組織」的政策顧問埃拉·雅庫博夫斯卡(Ella Jakubowska)說:「不管怎麼辯解,PimEyes無疑就是故意設計的跟蹤軟件。」

大學教授接手有爭議公司

戈布羅尼澤於2014年開始了自己的教授生涯,在格魯吉亞的歐洲大學任教。2017年,他參加了一個交流項目,在波蘭的一所大學講課。當時,他的一個學生把他介紹給了兩個「黑客」類型的人,即盧卡斯·科瓦爾奇克(Lucasz Kowalczyk)和丹尼斯·塔蒂納(Denis Tatina),他們當時正在研究面部搜索引擎。

戈布羅尼澤說,科瓦爾奇克和塔蒂納同意在他的學術研究中探討他們的發明,這最終成為了PimEyes。兩人解釋了他們的搜索引擎如何使用神經網絡技術來映射人臉的特徵,以便將其與具有相似尺寸的人臉進行匹配,並且該程序能夠隨着時間的推移學習如何更好地進行匹配。戈布羅尼澤稱:「當我首次聽說這種技術時,感覺自己就像來自石器時代,就像在讀科幻小說。」

戈布羅尼澤與兩位創始人保持聯繫,並目睹了PimEyes開始在媒體上獲得越來越多的關注。2020年,PimEyes聲稱換了老闆,公司總部也從波蘭遷至塞舌爾。去年的某個時候,戈布羅尼澤「聽說」PimEyes正在出售。於是,他迅速籌集資金並提出了收購要約,但他不願透露其最終到底花了多少錢。

去年12月,戈布羅尼澤創建了名為EMEARobotics的公司,收購了PimEyes,並將其註冊在迪拜,因為阿聯酋的稅率很低。戈布羅尼澤保留了PimEyes的大部分技術和支持團隊,並在伯利茲聘請了諮詢公司來處理諮詢和監管問題。如今,戈布羅尼澤成了商人,並擁一家充滿爭議的公司,他希望打造一個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面部識別技術的世界。

「本質上是在敲詐勒索」

幾個月前,計算機工程師雪兒·斯嘉麗(Cher Scarlett)首次嘗試了PimEyes,但她找到的卻是自己努力想要忘記的記憶。2005年,當19歲的斯嘉麗破產時,她曾考慮從事**工作。她前往紐約參加了試鏡,但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

PimEyes發現了斯嘉麗的這段經歷,並提供了相關鏈接,可以在網上找到她的露骨照片。斯嘉麗致力於維護勞工權益方面的工作,並因她在蘋果領導的一場備受矚目的罷工而成為媒體報道的對象。她說:「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這些照片已經被上傳到網上。」

由於擔心人們對這些圖片產生負面反應,斯嘉麗立即開始研究如何刪除它們。當她在PimEyes上點擊其中一張照片時,會彈出一個菜單,其中提供了包含該圖片的鏈接、一個指向該圖片所在網站的鏈接,以及一個在PimEyes上「從公開結果中刪除」的選項。

但斯嘉麗很快發現,只有支付每月89.99美元到299.99美元「保護計劃」費用的訂戶才能享受刪除照片服務。斯嘉麗說,「這本質上是在敲詐勒索」,但她最終不得不付錢。戈布羅尼澤不同意這種指控。他辯解稱,PimEyes索引中有個免費工具,可以刪除網站上沒有顯著廣告效果的結果。他還提供了一張收據,顯示PimEyes已於上月向斯嘉麗退還了299.99美元的費用。

戈布羅尼澤說,PimEyes有數以萬計的訂戶,該網站的訪問者大多來自美國和歐洲。它的大部分收入來自其保護服務的訂戶。PimEyes也有免費的「選擇退出」功能,人們可以從網站上刪除自己的數據,包括他們面部的搜索圖像。為了退出,斯嘉麗提供了自己十幾歲時的照片,並掃描了自己的身份證。4月初,她確認自己的選擇退出請求已被接受。

PimEyes在電子郵件中寫道:「包含你的臉部的潛在搜索結果將從我們的系統中刪除。」但一個月後,《紐約時報》在得到斯嘉麗允許的情況下,對她的臉部圖片進行了PimEyes搜索,得到了100多個結果,其中包括那些露骨的照片。

戈布羅尼澤說,這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選擇退出並不能阻止某個人的臉部繼續被搜索。取而代之的是,它只會從PimEyes的搜索結果中屏蔽任何在選擇退出時「具有很高相似度」的面部照片,這意味着如果人們希望遠離PimEyes搜索,他們需要定期選擇退出,並需要提交自己的更多照片。

戈布羅尼澤說,刪除露骨照片尤其棘手,他把它們在網上擴散的趨勢比作神話中的九頭蛇。他說:「砍掉一個頭,就會出現另外兩個頭。」戈布羅尼澤希望人們以「符合道德規範」的方式使用PimEyes,這意味着要求人們只搜索自己而非陌生人的面部圖片。

但PimEyes幾乎沒能實現整個目標,只是搜索者必須點擊一個選框,聲稱上傳的面部照片屬於本人。康奈爾大學研究隱私的教授海倫·尼森鮑姆(Helen Nissenbaum)稱此舉「過於荒謬」,除非該網站有搜索者提供的政府身份證明,就像斯嘉麗選擇退出時那樣,否則根本無效。

尼森鮑姆還說:「如果這麼做有效,想知道我們自己的面部圖片在哪裡,我們必須確保提供這項服務的公司將是透明和經過審計的。」然而,PimEyes顯然不會進行這樣的審計,不過戈布羅尼澤表示,該網站會禁止「不符合邏輯」的搜索活動,比如1天搜索超過1000次顯然不正常。

戈布羅尼澤依靠用戶自己去做正確的事情,並警告任何未經許可搜查他人面部圖片的人都違反了歐洲隱私法。他說:「這應該是使用者的責任,而我們只是一個工具供應商。」

斯嘉麗稱,她從來沒有想過會公開談論自己19歲時發生的事情,但在意識到照片已被上傳網絡後,她覺得自己必須做點兒什麼。她稱:「這些照片會被用來對付我。我很高興自己是首先發現它們的人,但對我來說,這更多的是因為運氣,而不是PimEyes的舉措生效。」

規則與例外

儘管戈布羅尼澤說PimEyes只能用於搜索用戶自己的面部圖片,但他對其他用途持開放態度,只要它們「合乎道德規範」即可。他說,他贊成調查記者使用PimEyes幫助識別2021年1月6日襲擊美國國會大廈的嫌疑人。

《紐約時報》允許其記者使用人臉識別搜索引擎進行報道,但對這種做法有內部規定。該報發言人稱:「每項使用面部識別工具進行報道的請求都需要事先得到相關負責人和我們法務部門高級成員的審查和批准,以確保使用符合我們的標準和相關法律。」

德國一家數據保護機構去年宣布對PimEyes展開調查,原因是其可能違反了歐洲隱私法,即《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其中包括有關使用生物特徵數據的嚴格規則。這項調查仍在繼續。戈布羅尼澤說,他沒有收到任何德國監管機構的消息,但「渴望回答他們可能會提出的任何問題」。

戈布羅尼澤說,他不擔心隱私監管機構的調查,因為PimEyes的運營方式不同。他稱PimEyes就像數字卡片目錄,它並不存儲照片或個人面部模板,而是存儲與它們所包含面部特徵相關聯的個人圖像URL。他說,這一切都是公開的,而且PimEyes提醒用戶只搜索自己的面部照片。不過,這種說法是否能說服監管機構仍有待確定。-(文源:網易科技*小小 *責任編輯:王鳳枝)

台長: 聖天使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