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4 22:13:08| 人氣1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公眾"向求內",催生了互聯網時代的療愈經濟

首部 心理健康蓝皮书 发布,大数据看你的心理健康吗


[鈦媒體內容合伙人、總編輯: 楊瑨]

9月9日,壹心理主辦的9.9行業之問,第五屆「十年心理 變與不變」心理行業峰會在線上舉行,鈦媒體內容合伙人、總編輯楊瑨分享了他對互聯網、科技發展浪潮下的公眾心理趨勢的觀察。從近期心理健康誕生的最大單筆融資來看,資本已經在押注心理健康賽道,心理健康行業也再次被推倒聚光燈下。


那麼如何看待互聯網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發展的「A面」和困惑的「B面」?楊瑨分享了諸多反思。

網絡上的公眾情緒爆發,逐步催生了公眾「向內看」的心理需求。比如,快手知名主播拉姆被前夫潑硫酸致死,幾百萬粉絲在其賬號下悼念;飽受大廠內卷、「996」問題困擾的互聯網職場人,集體經歷着職業焦慮和生存恐懼。當中國公眾開始尋求「反脆弱」和 「向求內」,大家面臨到的心理相關問題越來越嚴重。


與此同時,療愈經濟市場正在開始逐步興起。收納整理師、寵物陪伴師、職業傾聽師等具有「療愈作用」的新型職業逐漸興起。

不過,心理健康行業未來的發展,根本上不是資本的問題,最根本的是怎麼樣用良性而健康的資本,去解決人才的問題、理論支持系統問題,包括心理行業的行業規範、行業標準的問題。這樣,我們才能再把10年前在發達經濟體曾經火過的(心理健康)賽道,在中國再做一遍。(鈦媒體)


以下是鈦媒體內容合伙人、總編輯楊瑨演講,略經鈦媒體整理發布:

各位好,感謝壹心理的邀請。各位在座的嘉賓以及屏幕前的網友,大家下午好。相信我今天是被作為一個產業與科技的觀察者和媒體總編輯的身份來被邀請到現場,也感謝壹心理的同行給我這個再次跟心理學界人交朋友的機會。但與此同時,我自己同時也是一位心理學愛好者。我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一位母親,為了搞清楚我的孩子們在想什麼,也曾經自己買來《兒童發展心理學》這樣的圖書來跟隊友一起來學習。我對心理學的興趣除了職業之外,也來自於自己的身份。

我關注科技產業接近10年了,在今天這樣的場合事實上我也是保持一貫的態度:越是關注科技與互聯網的發展,反而常常會反思互聯網發展給我們帶來的一些「B面」。


互联网的 B 面

互聯網的A、B面

既然說到「B面」,肯定是先有「A面」。

本周負責投融資內容的小夥伴轉發給我一條新聞,在中國創投領域在心理科學領域最大的單筆融資誕生了(字節跳動投資了一家做心理健康的公司),我觸動很大。鈦媒體App曾先後梳理過2019至2020年在心理學和健康領域投融資項目數,2020年是51起,今年才過去三個季度,行業裡面已經有10起左右的相關投融資發生。


首先從資本層面已經在關注心理健康行業的變化和升級,這一定是好事,再次把心理科學行業推到聚光燈下。這是互聯網經濟帶給我們的「A面」,很多行業都是互聯網經濟非常大的受益者。正如上位的嘉賓分享中提到:如今中國有心理學知識需求的人群規模超過了10億。


這個官方數據跟這組數據放在一起來看——「工信部公布的中國人移動電話保有量也就是智能手機,總量是16.8億」。按照現有公開的人口數算一下,人均擁有智能手機是1.14部,16億跟10億放在一起看,中間的聯繫不必再多說。

如果沒有互聯網科技的發展,我們很難說中國通過庚子年的抗疫能走在全世界領先的地位,我們的國民級產品「健康寶」也征服了全世界。我們是跑在互聯網、跑在網絡上的國家,我們都享受到了互聯網技術的紅利。

任何一個發達經濟體都將在享受了經濟崛起以及城鎮化成果顯現之後,人們在物質和體驗上面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這個經濟體的人群以及民眾,他們就逐步開始從「向外求」慢慢轉到「向內求」。


社会心理服务需求调查 第一站 数据详解

基於我的職業,我一方面見證了產業通過互聯網崛起的速度,另一方面我也成為了一個「故事收集機」。

鈦媒體在新冠疫情期間做過一次「中小企業家調研」,向他們提出了40多個問題。發現更多的企業家焦慮感的來源,反而不一定是現金流問題,其實他們關注最多的是「遠程工作之下,我該怎麼管好我的這幾百員工」,本質上還是人之於人的矛盾或者說困惑。


同時,當我看到種種的輿論和社會事件,不論正面還是負面,最終都會指向一個詞:互聯網。

比如,剛剛過去的河南那場從天而降的雨災,很多人瞬間陷入災難境地。當時有一則騰訊文檔無意中刷屏了,是一位河南籍的女大學生發起了一個共享文檔,雨中被困情況下,她想讓被救助者和求助的人能夠實時更新信息,最終這個文檔竟然同時有1000多人協同在線,達到峰值,這在互聯網史上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案例。


互聯網在災難當中顯示了它有力量的一面;

而另外一個案例,媒體曾報導過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殺害自己女朋友的事件,據說後者是一位「小鎮富二代」。原因僅僅是他逼這個小姑娘直播賺錢、被拒絕了——直播,就是互聯網的副產品,直播經濟興起的的「A面」,是挽救了無數掙扎在生死線上小企業和小品牌,(因為疫情封閉)賣不掉貨,最後通過直播起死復生;

還有,有一個快手網紅叫拉姆,非常美,很不幸她在2021年某天被自己的前夫潑硫酸,去世了。在她去世以後,還有幾百萬的粉絲在她的快手賬號下悼念她、刷留言,可以說是互聯網感性的一面。


如今的輿論中,互聯網大廠過勞猝死、職場內卷以及是否取消「996」、「大小周」這樣的新聞非常多。996、大小周可以說曾經支撐了整個互聯網行業快速往前推進,造就了中國新經濟繁榮的力量,如今它成為新的輿論中心,就是因為太多年輕人太脆弱了——越來越多的人逃離互聯網大廠。


洞察B端市场用户需求 行为及心理


這些事情就是互聯網的「B面」。如何解決互聯網時代的困擾?我發現了另外一個趨勢:大眾開始「向求內」。我想跟大家探討:當擁有16億智能手機的時代,人們應該怎麼學會跟自己相處?而心理學界到底有什麼樣的機會?

第一,剛剛我提到了「向內求」,加上「反脆弱」,這六個字可以描述我理解的社會需求。《反脆弱》這本書的出發點是教人如何「在不確定性中獲益」。恰恰這一年半的時間中,所有的年輕人被卷到了不確定當中,不得不說到了庚子年的疫情。我展示了一張圖,2020年疫情已經過去的時候,機緣巧合我找到了清華公益熱線這條熱線的發起人之一倪子君老師,深聊了一下午。


她還原了在2020年初聯合幸福公益基金會發起 400 公益救助熱線的經過。團隊在很短的時間內,聚集了近千位線上的心理諮詢志願者來支援武漢疫情的醫護人員和大眾。我了解到,志願者的培訓是用騰訊視頻和ZOOM平台等進行的。他們接到最多的電話來自於醫護人員。整體這個熱線持續到了2020年年底,一直在運營。我當時問倪子君老師:你們經過一年熱線實踐。到底對公眾的改變是怎樣的?


我的問題來自一位同事,她十年前曾去過汶川地震現場做採訪,那個記憶直到10年後也很難抹平。中國的心理危機,在10年前還成熟,經驗也不足。那麼,時隔10年之後,又遇到了重大的人類災難,我們到底要怎麼去快速建一套完整而有效的心理危機的干預系統?

倪子君老師回覆說,當時最多的志願者起到的作用是疏導一些負面情緒,隔離和封閉的家庭生活當時很普遍,很多人雖然離疫情很遠,但「離崩潰很近」,心理熱線其實是充當了疫情防控期間的「緩衝墊」。


在武漢疫情一周年後,我提醒同事去做一些回訪。我們回訪了當時參與救助的中小企業老闆,其中一位是疫情志願者,自發的憑着一腔熱血衝到疫情的一線進行物資救助等。

一年之後,鈦媒體打電話回訪其中一位,我想當然認為會給我們講講經濟復甦的話題。然而,回想起來那個電話打得很殘忍,這位曾經的小企業老闆反覆提到,「信心重建」,他說這件事情太難了。他和身邊的朋友,生意受阻,離開武漢去不同的城市漂着找機會。


他一直在說這個詞:信心,太難重建了。時隔一年,本身不確定性以及災難帶給大眾的創傷和帶給曾經沖在一線的強者,是公平。「我的心應該在哪安放」,這是一個讓人很絕望,但是你必須面對的問題。

因此,心理科學得到重視是必然的,因為每個人都是需要去尋求幫助,而且我們也應該去,包括媒體在內也應該幫助大眾建立這樣的認知。這就到了我想講的第二個話題:療愈經濟。


光爱疗愈 学会转化负面情绪为正向能量,连接内在源头的光和爱 大班8期11 12课


療愈經濟市場興起

療愈經濟的市場也在興起,就是因為心理相關問題越來越嚴重了,不光是我們接觸到的企業家、普通人、家庭、青少年,他們都面臨同樣的困惑。焦慮感正如媒體說得成了時代的主色調,甚至我的爸爸媽媽還問我「內卷到底是什麼意思」;剛剛提到的400公益熱線,一年後專門推出「青少年專線」,就是因為誘發心理問題的人群,也在呈現低齡化的趨勢。


摘錄一段國家衛健委的調研數據:中國17歲以下的兒童和青少年有3.4億,約3000萬人受心理障礙的困擾。很多北漂都愛說「我見過凌晨四點的北京」,而我自己,見過早上九點的安定醫院。


雙向情感障礙和抑鬱的科室,真是人滿為患,每個科室門口去做測試,做量表的測試室的門口都在排隊。我觀察到有不少背着書包來的,高中生和大學生模樣,還有挺着半個肚子的孕婦。療愈這個事情,已經是大眾需求。鈦媒體App今年發起了一個專題報道——新職業研究所。其中通過壹心理採訪了「職業傾聽師」,還報道了「職業整理師」和寵物陪伴類的職業,我發現,這些新興職業多多少少有帶有「療愈作用」。


心理咨询师 打造个人ip 你需要注意这三个方面


最後一個部分講講產業。

剛才我跟壹心理的兩位創始人交流,他們在2019年拿到了第四輪的融資。確實,在2020至2021年,心理健康以及精神健康類的項目融資數量開始上升。數據顯示,2020年心理健康領域發生了51起,累計融資額超過10億,這個相當於跟上年比增加了70%多。今年底我們也拭目以待,是否還會有類似字節跳動這樣的互聯網巨頭進入心理健康與醫療相關賽道。


那麼,中國的心理行業要怎麼去服務好需求人群,他們怎麼樣把服務的生態做好?媒體其實見證過太多千億美元的市場,最後決定這個行業能不能發展,根本上不是錢的問題。最根本的是怎麼樣用良性而健康的資本,去解決人才的問題、理論支持系統問題,包括心理行業的行業規範、行業標準的問題。這樣,我們才能再把10年前在發達經濟體曾經火過的(心理健康)賽道,在中國再做一遍。


最後,非常祝福心理科學賽道和這個上升中的行業。最後,拿一句禪修領域的話來總結我今天的分享:「儒家講心,佛家和道家也都講心,心是很重要的東西,因為它是我們內在的Wifi。」謝謝大家。(鈦媒體/鈦媒體總編輯楊瑨)

台長: 聖天使
人氣(1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人生紅塵饗宴 |
此分類下一篇:為何富人們悄悄移居到迪拜?
此分類上一篇:"槍口"對準無人機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