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4 20:33:31| 人氣1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美聯儲"最後的溫柔":縮減購債大概率年內落地



[經濟觀察網記者: 老盈盈] 9月Taper(縮減購債規模)沒有落地並不意外,但美聯儲年內Taper實施概率非常大,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甚至稱這是美聯儲"最後的溫柔"。

9月23日凌晨2時,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0-0.25%不變,符合市場預期,並稱「如果進展大致如預期,資產購買步伐將很快放緩」。


Delta變異毒株造成疫情反彈,影響美國經濟復甦進程。但種種跡象表明,美聯儲對Taper(縮減購債計劃)的啟動或許不受疫情、就業情況和經濟復甦的影響。儘管本次議息會議下調了美國全年經濟預測,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承認「復甦的步伐超出了預期」;儘管美國新增非農就業人數遠低於市場預期,但美聯儲上調了對今年失業率的預測值,意味着美聯儲對今年失業率下降的「期望值」已經降低,未來就業市場的改善不需要特別顯著就可以算是「符合預期」,也為是Taper的啟動奠定了基礎。


钟正生 美联储 最后的温柔 2021年9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简评


Taper靴子年內落地概率大

美聯儲雖然在此次9月議息會議上繼續維持「每月購買1200億美元的債券——每月800億美元國債和至少400億美元機構支持債券」不變,延續了近期幾次會議的總體基調,然而,Taper釋放的信號已經很明顯。美聯儲稱,「如果進展大致如預期,資產購買步伐將很快放緩」,而且鮑威爾在此後的講話中也對Taper着墨較多,「如果經濟走勢繼續與預期一致,可以很容易地在下次會議上採取緊縮措施。就業問題取得了實質性進展。如果持續出現進展,縮減購債規模可能很快就會得到保證,縮減購債規模可能在明年年中左右結束。」


美聯儲自6月末起開始進行Taper的討論,並提高了對經濟和通脹形勢的預期,被市場視為美聯儲政策轉「鷹」的信號。當時,市場認為8-9月會釋放縮減購債規模信號的關鍵期,屆時對金融市場和商品市場會產生重要的影響,金融市場和商品市場將會迎來行情的大轉向,重點是兩個時間點。第一是8月份,鮑威爾在傑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的講話,當時鮑威爾透露年內啟動Taper的清晰信號,但未明確時間,只是說啟動時機取決於疫情與美國經濟形勢的變化。第二就是此次的9月美聯儲議息會議。


市場對Taper啟動時間與路徑有不同的預判,基本認為Taper或將在11月宣布,12月開始實施,至2022年中結束。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表示,美國經濟整體恢復水平超出預期。儘管聯儲本次議息會議下調了美國全年經濟預測,但美國經濟已經由復甦階段轉向擴張階段。


正如鮑威爾所闡述「復甦的步伐超出了預期,產出僅在四個季度後就超過了之前的峰值,不到經濟大衰退後所需時間的一半。」從占美國經濟比重最大的消費項來看,8月份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零售銷售環比大幅高於市場預期,反映了美國居民部門消費支出依舊保持強勁增長。因此,經濟整體恢復情況已經為啟動Taper提供了穩固的經濟基礎。


近期,Delta變異毒株造成疫情反彈,影響美國經濟復甦進程。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HU)數據統計顯示,截至9月22日,美國累積新冠死亡病例突破67.85萬例;美國疾控中心指出,多種新冠變異病毒正在美國境內傳播,Delta毒株仍是主流毒株,預計其感染病例占近期全美新增確診病例的93%。未來在變異病毒的威脅下,疫情在秋冬季節捲土重來的風險依然需要高度警惕。


居民對於疫情的擔憂加劇造成美國新增非農就業人數遠低於市場預期。就業方面,從非農就業人數變化來看,美國8月季調後非農就業人口增加23.5萬人,預期增加72萬人,新增非農就業人數創2021年1月以來新低,同時失業率降至5.2%,為2020年3月以來新低。服務業是造成8月非農大幅走弱的主要原因。其中,休閒與酒店業、零售業的新增非農人數分別為0和-2.9萬人,較前值(4.2萬與-8千人)減少明顯。


9月議息會議小幅上調今年的失業率至4.8%,較6月預測值提升了0.3個百分點,而維持2022、2023年失業率預期的3.8%、3.5%不變。多方認為美聯儲對失業率的容忍度有所提升。在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看來,美聯儲對今年失業率下降的「期望值」已經降低,這就意味着,未來就業市場的改善不需要特別顯著就可以算是「符合預期」,下修失業率實質上是為美聯儲宣布Taper做鋪墊!


招商證券宏觀分析師羅雲峰也同樣認為,美聯儲對啟動Taper的態度未受疫情的影響而發生改變,甚至表示僅需一份合理良好、而非超強的非農就業報告,就能達到減碼QE的門檻。可見,聯儲對當前疫情的影響儘管重視,但卻認為其不會阻礙經濟復甦的長期前景,亦不會對聯儲政策正常化進度造成干擾。


美联储议息会议三大看点,下半年黄金是涨是跌都在这里了


Taper對資本市場的影響

議息會議聲明發布後,美股標普500指數由4395點左右一度上升約0.5%至4416點高位,10年美債收益率由1.32%一度下探至1.30%下方,美元指數由93.2上方一度下探接近93.0。非美貨幣美盤中波動加劇。歐元兌美元一度上揚逾40點,隨後跌破1.17,為8月23日以來首次;英鎊兌美元一度上揚超30點,後又跌逾80點。現貨黃金短線下挫後迅速回升,波幅近20美元,隨後急轉直下,回吐利率決議公布後的漲幅,最終收跌0.32%,報1768.18美元/盎司;現貨白銀走勢相似,但由於亞盤初表現強勁,日內仍維持漲勢,最終收漲0.94%,報22.66美元/盎司。


美聯儲正式宣布Taper對市場有多大影響?鍾正生認為,可以大致分「容易級別」和「困難級別」兩種情形;前者就是如果 4季度美國經濟復甦重新加快,市場與美聯儲對於Taper的預期進一步凝聚,美聯儲「乘勝追擊」宣布Taper,屆時市場反應程度有限。鍾正生認為這一情形的概率較大,預計4季度美國就業將加快復甦;但是如果美國經濟復甦繼續不及預期甚至環比下滑,市場懷疑美聯儲能否如期Taper;美聯儲雖然需要照顧市場情緒,但更需要保證美聯儲的信譽及政策的可預見性,美聯儲大概率仍會按時宣布Taper,但不同的是,此時市場波動風險較大。


「在一般情景假設下,我們預料Taper的啟動將不會對市場產生過多的影響。這主要是因為美聯儲在新的貨幣政策框架下,圍繞Taper的啟動計劃已經對市場進行了充分的溝通和前瞻指引。因此,市場對Taper的預期將提前反映在價格波動之中並被市場逐步消化。」程實表示,Taper的啟動實質上並不會改變當前市場流動性的根本性狀況。當前市場流動性泛濫,導致市場利率持續低位,而超低利率和強監管的雙重影響反過來又促使流動性回流安全資產(繼續購買國債或進入回購市場)。


程實預測了Taper對股票和外匯市場的影響。從股市來看,如果Taper能在年內啟動,他認為對股市的影響不會很大。這是因為更多的調整在Taper啟動前已經消化。但如果Taper延遲落地(即年內無法落地),這意味着美國經濟擴張的阻力加大,這種意外或不確定性的預期將對市場信心產生衝擊,從而導致股票市場產生更大的波動。股市回調的力度要看Taper延遲的具體時間及縮減額度。簡言之,Taper延遲操作時間越久,縮減資產購買額度越大,對股市的影響衝擊就越大。


從外匯市場來看,啟動Taper短期將利好美元。在利率平價影響下,更多的資本將回流美國市場,美元需求提高將有利於推動美元上漲。但中長期來看,美元上漲的動力依舊需要考慮經濟增速,通脹預期影響以及歐元後期的表現。

最後,美聯儲明確切割加息與Taper之間的聯繫,這將進一步弱化Taper對市場產生的短期衝擊。「2013年時任美聯儲主席的伯南克誤將Taper與加息緊密聯繫起來,導致市場引發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因此,為避免2013年的縮減恐慌對資本市場帶來的衝擊影響,鮑威爾已多次明確Taper結束與啟動加息之間並無關聯。加息是否提前首要考慮的是未來美國經濟擴張的具體狀況而非Taper的影響。」程實稱。(經濟觀察報)

台長: 聖天使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