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17:02:14| 人氣1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銀髮經濟崛起:什麼才是"收割"老年人的正確姿勢?



[文/一味研究,作者:李亂]

2013年11月6日,馬化騰在出席某活動時說:「年輕人在互聯網上喜歡的東西我越來越看不懂,這是我最大的擔憂。」

此後數年,年輕人逐漸被推上互聯網時代的C位。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傳統抑或新貴,各大企業品牌紛紛加入「年輕人爭奪戰」,Z世代成為市場上的「香餑餑」。


與之對應的,是數量龐大卻被列為「非優質用戶」的中老年群體。移動互聯網時代,這群人被劃分到「下沉市場」,游離在各大廠商的觸角邊緣。

然而,隨着老齡化不斷加劇,這個越來越龐大的群體,註定無法被忽視。


*億萬級別的賽道:銀髮經濟崛起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銀髮經濟」蘊含的巨大的消費潛力,都被人們低估了。

銀髮經濟,指的是隨着社會的老齡化而產生的專門為老年人消費服務的產業,包括衣、食、住、行、保健、娛樂、休閒各個領域。


近日發布的《2021中國銀髮經濟行業調研報告》顯示,2016~2020年間,中國銀髮經濟市場規模持續上升,2020年已達5.4萬億元,較2019年增加了1.1萬億元,年增長率為25.6%。

該報告預測,2021年中國銀髮經濟產業市場規模將達到5.9萬億元,我國也將成為全球「銀髮經濟」發展潛力最大的國家。




近年來,國家層面相繼出台多項政策措施,明確支持發展銀髮經濟,老年人用品和服務供給數量及品種也在不斷豐富。

除了政策層面的利好,互聯網的普及也為銀髮經濟的發展帶來契機。

8月27日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超10億,其中,50歲及以上網民占比為28%,已接近三成。從2007年至今,該部分網民群體所占比重呈增長趨勢,且近幾年的增長趨勢尤為明顯。


毫無疑問,中老年群體正逐漸成為網絡使用的一大「主力軍」。

另一方面,受疫情影響,銀髮用戶的網購習慣也已逐漸形成。據阿里本地生活數據顯示,去年以來,「60後」用戶的線上買菜訂單量翻了4倍,僅在2020年春節期間,其40歲以上用戶便增加了237%。

隨着互聯網持續向中高齡人群滲透,數以億計的銀髮群體潛藏的消費潛力已然被激活。


當上世紀50、60年代「嬰兒潮」出生的群體集中進入退休,逐漸步入老年,他們渴望與外界更多接觸、學習更多新鮮事物、與年輕人融為一體,對健康養老、文娛社交、宜居環境、信息應用的需求,早已不容忽視。

總之,這是一個規模驚人的龐大市場。


*「銀髮一族」爭奪戰:有人早已搶占了風口

事實上,商機無限的「銀髮賽道」,早已悄然誕生了一批巨頭。

首當其衝的,便是典型的廣場舞行業。隨着中老年群體的健身娛樂需求日漸突出,完美契合空閒時間多、健身需求強、參與門檻低、社交需求強等因素的廣場舞行業成為他們消遣的重要方式。


據《中國廣場舞行業研究報告》提供的數據顯示,中國廣場舞大媽群體總數在1億左右。這部分人往往擁有大量的空閒時間,並掌握着一個家庭的財政大權,堪稱「有錢有閒」。

也就是說,廣場舞是連接1億大媽的入口,背後則通往萬億級的巨大市場。




成立於2015年的糖豆APP早年以廣場舞論壇起家,隨後逐漸衍生成覆蓋多個領域的中老年全內容社區社交平台。據官方宣布,糖豆APP五年間獲得4輪投資,累計融資近一億美元,且擁有超過2億數量的中老年用戶。

同樣專注於老年人細分市場的足力健,則將目標鎖定在了「老人鞋」。

2013年,足力健創始人張京康瞅准了市場空白,開始研發老人鞋。據36氪報道,如今,該公司年產值已逼近40億元,在將「足力健=老人鞋」這一認知成功植入中國消費者心智之後,目前正試圖將版圖拓展至按摩足療機與按摩椅等品類,意圖收割更多老齡產業市場。


以小窺大,文娛健康領域的老年人市場規模可見一斑,而「社交」同樣是老年人的剛需之一。

以做適合老年人的互聯網極簡產品為理念的「小年糕」,就憑藉為用戶提供操作極簡的相冊製作服務,基於微信生態收割了一大波喜愛分享的老年人,2020年2-5月,在小程序第三方服務商阿拉丁發布的「小程序TOP100榜單」中,曾多次登頂月度Top1。


有的試圖在「買菜」這件事情上「吃透老年人」。

誕生於廣東的線下連鎖社區生鮮品牌「錢大媽」憑藉「分時段打折」模式,受到大爺大媽們熱捧。官方信息顯示,截至今年年初,錢大媽旗下門店總數已經超過3000家,且2020年,錢大媽公司營收規模已經突破百億元人民幣。

當然,銀髮經濟的風口上,怎麼能少得了互聯網巨頭們的身影?

淘寶、京東、拼多多相繼上線老年購物專區與專屬客服功能,緊鑼密鼓地布局老年市場。


快手與抖音不斷優化產品,一方面掀起「短視頻下鄉」風潮,在算法加持下,精準「拿捏」住老年人對手機的需求,用無數題材各異的短視頻,為他們填滿晚年生活的縫隙;另一方面,也不斷打造操作更簡便、呈現更直觀的短視頻電商,最大限度地縮短老年人的網購鏈路。


打車應用也在輿論多年來呼籲關愛老年人之後,有所行動。2020年12月底,滴滴成立了老年人打車專項項目組,進行「一鍵叫車」功能的開發,一個月後,滴滴出行宣布在全國上線試運行滴滴老人打車小程序;與此同時,高德也推出助老打車功能。

此外,據中國社科院發布《中國養老產業發展白皮書》預測,到2030年,中國養老產業規模可達13萬億元。目前,包括萬科等地產企業,泰康等保險類企業、同仁堂等綜合類企業,均已進入養老產業市場,試圖分一杯羹。

這一切舉措的背後,都蘊藏着巨大的商機。越來越多企業都來試圖收割老年人的一部分市場。

然而,老年人的生意,真的那麼好做嗎?


*「收割」銀髮一族,不是那麼簡單

《2020老年人互聯網生活報告》中顯示:全國或有超過10萬老年人,在手機網絡上呈現出「孤獨」的生活狀態。

以電商為例,2020年10月,阿里研究院發布的《後疫情時代的老年人數字生活》報告顯示,儘管疫情加速了銀髮群體擁抱數字生活,但是在進行電商消費的過程中,老年人遇到問題放棄消費的占比高達50%。




2020年疫情爆發後,很多老年人不會使用「掃碼出行」等應用的問題被呈現在公眾面前,老年人如何跨越「數字鴻溝」成為了全社會關心話題。當中老年人無法融入數字時代,就意味着其社會參與度與生活豐富度迅速降低——這往往也會導致他們出現存在落差感、內心情感缺失等許多心理問題。

當前,無論從對移動互聯網的接受度還是付費能力等指標來看,各大品牌、企業們依舊主要圍繞着「優質的年輕用戶」而轉,為他們設計使用場景、優化產品,甚至是創造需求。


儘管互聯網公司已逐漸開始關注老年人使用體驗,從降低老年人使用門檻、照顧老年人視力入手優化產品,試圖解決這部分人的軟件使用問題,然而,根據南都大數據研究院的調研數據顯示,約18%的受訪者表示,家中老年人在使用適老化版本的APP之後,「老人家還是經常詢問用手機的各種問題」。

不過,「銀髮一族」如何適應數字化生存方式,恐怕不是最大的問題。


銀髮一族更要警惕的,還有諸多互聯網陷阱。

例如不少新聞資訊類APP利用老年人信息辨別能力的不足,製造垃圾內容、假新聞賺取流量,乃至誘導下載的套路,令他們避之不及。

短視頻「下鄉」為老年人送去精彩的互聯網虛擬世界的同時,大概也將他們緊緊「圈養」在了信息繭房裡。最近不少媒體開始關注這類現象:有人每天抱着手機10小時,陷在時間黑洞裡;有人為打賞美女直播不惜借貸;有人不顧家人反對買下頂級遊戲裝備;甚至有人沉迷網戀,家庭瀕臨破裂……

越來越多的中老年人陷入網癮,令子女們苦不堪言——與那些一度痛苦於子女沉迷網絡的父母似乎沒什麼兩樣。




至於某些「下沉電商」由來已久的劣質假貨問題,某些打着「區塊鏈」等概念旗號的詐騙行為,可謂屢禁不止。

在經歷了半世的操勞和生活的風霜之後,銀髮族剩下的也許只是時間與消費能力。在複雜的互聯網世界面前,這群人單純得就像孩子,而各大廠商們,早已磨好鐮刀,準備予以收割。

問題是,收割完這一批老年人,那下一批呢?如何在「銀髮經濟」的市場長期深耕,真正關注到中老年人的需求,為一批批銀髮族們創造真正的價值,才是賽道選手們最該關注的問題。

畢竟,老人總會離去,而年輕人終將變老。(鈦媒體)

本文部分參考資料:

1.《2021中國銀髮經濟行業調研報告》,艾媒諮詢

2.《後疫情時代的老年人數字生活》,阿里研究院

3.《錢大媽「收割」大爺大媽》,騰訊網

4.《老人與海:移動互聯網之下,中老年市場的藍海探索!》,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一味研究鄭重聲明:文中觀點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平台就此提出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應謹慎理性作出投資決策。

台長: 聖天使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