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16:51:22| 人氣1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解除屏蔽,"躲"在大廠背後的企業能否消停?

解除屏蔽, 躲 在大厂背后的企业能否消停


[文/鋅財經,作者:濟止,編輯:大風]

關於互聯網的互聯互通有了最新進展。

9月13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發布會上,工信部部長肖亞慶就近期的互聯網互聯互通、開放外鏈問題表示,互聯網安全是底線,互聯網的發展一定能夠使得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方便,助力和促進各方面的經濟發展,最終促進互聯網行業平台經濟健康有序地發展。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進一步表示,互聯互通是互聯網行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然選擇,讓用戶暢通安全的使用互聯網也是互聯網行業努力的方向。同時也要求企業能夠按照整改的要求,務實推動即時通信、網址屏蔽鏈接等不同類型的問題,能夠分步走、分階段得到解決。


下一步,工信部將聚焦重點整治問題,加強行政指導,加強監督檢查,強化依法處置。

對此,騰訊、阿里、字節跳動紛紛作出回應。

騰訊表示,堅決擁護工信部的決策,在以安全為底線的前提下,分階段分步驟地實施。

阿里表示,互聯是互聯網的初心,開放是數字生態的基礎。阿里巴巴將按照工信部相關要求,與其他平台一起制定未來,相向而行。

字節跳動表示,保障合法的網址鏈接正常訪問,是互聯網發展的基本要求,事關用戶權益、市場秩序和行業創新發展。字節跳動將認真落實工信部決策,並呼籲所有互聯網平台行動起來,不找藉口,明確時間表,積極落實,給用戶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網絡空間。




從工信部的決策,到企業的表態,意味着我國互聯網的互聯互通即將進入實質性階段。

但在互聯互通的同時,不得不回到老生常談的話題:外鏈解除管理後,曾經困擾用戶的垃圾/詐騙信息泛濫、社交隱私、黑色產業鏈等問題會不會又開始泛濫?企業之間的惡意競爭、推卸責任會不會又不把用戶安全當回事?

對此,業界有聲音呼籲,各互聯網企業需儘快出台各自有效的管理措施,合理保障用戶權益,避免讓此次響應工信部的整改成為一紙空談。


由來已久的戰爭

據趙志國表示,今年7月,工信部啟動了為期半年的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主要是聚焦擾亂市場秩序、侵害用戶權益、威脅數據安全、違反資質和資源管理規定四方面八類問題,進行集中整治。

「網址的屏蔽鏈接作為這次重點整治的問題之一,怎麼樣能夠保障合法的網址鏈接正常訪問,這是互聯網發展的基本要求。


無正當理由限制網址鏈接的識別、解析、正常訪問,嚴重影響了用戶體驗,也損害了用戶權益,也擾亂了市場秩序。用戶對這方面反映強烈,我們收到的舉報投訴也比較多。所以當前,我們也正在按照專項行動的方案安排,指導相關互聯網企業開展自查整改。在自查整改中,部分互聯網企業對屏蔽網址鏈接問題的認識,與專項行動的要求還有一定差距。」 趙志國說到。


據悉,就在前兩天,工信部召開了「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提出有關即時通信軟件的合規標準,要求9月17日前各平台必須按標準解除屏蔽,否則將依法採取處置措施。當天參會的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百度、華為、小米、陌陌、360、網易等。

看來,對於企業間相互屏蔽網址行為,這一次工信部是要動真格的了。

實際上,互聯網大廠之間的屏蔽行為已持續多年。


早在2013年11月,淘寶率先關閉微信跳轉到淘寶的通道,並不支持微信支付。此後,作為回擊,微信封殺淘寶,從此兩家企業開啟了長時間的互相封殺。

此後,屏蔽大戰又多了一些重量級選手。2017年9月,今日頭條停止新浪微博賬號登陸。2018年1月,今日頭條封殺所有第三方平台賬號及網址,據《頭條號平台關於規範推廣類信息發布的公告》,所有頭條號發布內容不得包括第三方平台微信號及二維碼、第三方網站網址等。

同樣在2018年,字節跳動旗下抖音、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產品均不能分享至微信、QQ,至此拉開了「頭騰大戰」的序幕。


2019年4月,抖音因將微視、愛奇藝、快手、美拍等多款產品作為「違禁信息」屏蔽,被一個付費註冊抖音企業號的用戶起訴。

2020年,抖音直播間先後封殺淘寶、京東等第三方來源商品鏈接。同年,今日頭條對百度視頻、好看視頻移花接木,在今日頭條的頭條搜索中,搜索百度視頻和好看視頻時,顯示結果卻是字節跳動旗下的西瓜視頻。

大廠間無止境的屏蔽、封殺行為引起了國家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以致有了此次工信部的出手整頓。


對此,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旻認為,工信部整治惡意屏蔽外部鏈接的初衷是為了維護市場正常的競爭秩序。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陳虎東表示,互聯互通是互聯網的本質,大數據殺熟等行為將會減少。同時,消費者的消費自由度,會在很大程度上提升。採用不正當的攔截、屏蔽等手段,構成所謂的商業閉環模式本身帶有原罪性質。整體而言,整治歧視性、惡意屏蔽外鏈等行為,更多的是對消費者一種利好,也是對電商平台經營行為的一種規整。


安全是底線

從此次工信部領導的發言可以看出,互聯網安全是底線,用戶的體驗和用戶的權益必須得到保障。

鋅財經注意到,過往大廠之間的一些屏蔽行為並非都是惡意競爭,有些確實是從用戶體驗的角度出發。

比如,很多用戶反饋,部分第三方APP鏈接內容分享到微信內打開時,存在受到彈窗誤導、脅迫跳轉或下載第三方APP的情況。對此,微信對違規外部鏈接進行限制處理,不再提供微信內直接打開的服務,用戶可以點擊「繼續訪問」或者通過「複製鏈接在瀏覽器中打開」的形式進行訪問。




而對於微信公眾號中存在的虛假、色情暴力、紅包詐騙等內容,微信則是採用刪除內容甚至封號的手段,避免用戶上當受騙。

此外,還有些企業通過外鏈想獲取微信用戶的社交信息,竊取隱私,這種不正當行為也被微信禁止。

可見,違規外鏈帶來的管理難題也是企業面臨的一大難題。

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丁夢丹指出,考慮互聯網各生態邊界開放互通時,私域空間治理應同步進行,以免「解鎖」鏈接而無配套管控措施,易造成用戶的生活安寧、個人隱私的困擾。而對非法鏈接、違規鏈接,即時通訊軟件更應提高技術鑑別能力,有效屏蔽、阻止訪問。

其實,封禁行為並非法律術語,不是所有的封禁行為都違法。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教授侯利陽表示,某短視頻平台聲稱被某社交平台封禁外鏈,其實只是一個推廣的問題,該短視頻平台還可以在其他平台推廣。


此外,國家對數據安全的監管力度也在加強。本月初實施的《數據安全法》明確了企業數據管理者、運營者的數據保護責任,對數據相關使用及管理方均提出了較高的數據安全素養要求。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俊海曾指出,數字經濟的發展目標是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全面提升消費福祉。核心是消費者的隱私權,開放平台的條件下,企業不應對別的平台用戶數據進行貪婪萃取,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安全的基本原則。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韓偉則表示,推動平台之間互操作有利有弊。弊端在於可能帶來產品安全問題、用戶隱私保護問題、抑制創新、降低產品和服務的差異化水平等。

今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下級法院此前作出的一項裁定,即領英不得阻止hiQ訪問其用戶公開信息。

據悉,領英是微軟旗下擁有7億用戶的職場社交平台,而hiQ是一家初創公司。2017年,因領英禁止hiQ爬取其用戶公開數據,hiQ控訴領英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實施壟斷行為。領英則回應,hiQ在非授權的情況下,通過技術手段抓取平台上的用戶公開數據嚴重威脅用戶隱私。


起初,hiQ的訴求得到了支持。但隨後的反轉或許表明美國法院對平台數據權的劃分有了新的看法。

對此,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深圳大學特聘教授王曉曄認為,數據的開放和共享是數字經濟發展的趨勢,但應當遵守市場規則。收集、整合數據的企業應當享有財產權,其他企業應當得到授權後使用數據。如果允許企業隨意搭別人的便車,允許不當得利,那就很少有企業願意做收集、整理信息的初級服務,數字經濟可能得不到很好的發展。

類似於領英與hiQ案例在國內也有發生。今年5月,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判決今日頭條「移植」新浪微博上的數千條內容為不正當競爭,判決今日頭條賠償2000萬元。

可見,數據安全是平台首先要考慮的因素,在其他平台爬取自身數據的時候,或許封禁的效果要好於無條件開放和共享。


解除屏蔽, 躲 在大厂背后的企业能否消停


再談反壟斷

自去年年底,國家加大對平台經濟的反壟斷監管。此次工信部對互聯網互聯互通的整改要求,也被視為反壟斷政策的延續。不僅維護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也保障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在政策的高壓監管下,大廠們的一舉一動也被格外關注。

今年7月,曾有消息稱,阿里和騰訊考慮互相開放生態系統,初步舉措或將包括阿里將微信支付引入淘寶和天貓;騰訊或將允許淘系電商的內容在微信內分享,抑或允許微信用戶通過小程序使用阿里的電商服務。此舉被認為是反壟斷大棒下,阿里和騰訊的應對措施。


不過,鋅財經與多個法律界人士交談後得知,大廠們在被過分關注下也存在一些被誤讀的情況。

據悉,《反壟斷法》規制的是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壟斷行為,而不是市場地位本身。很多人對這個問題有所誤解,認為只要公司達到一定程度法律就要去管。實際上,只要行為本身沒有違規的地方,合法將企業做大做強是沒有問題的。

「如果制定的法律是對頭部企業開刀,那麼就不會有企業願意改善自己的產品去做強做大了,反壟斷目前所有的處罰以及監管,都是從行為入手的。」一位不願意透露身份的業內人士告訴鋅財經。


上海申倫律師事務所律師夏海龍表示,反壟斷法對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禁止規定都在經營者的交易層面。例如微信與淘寶、抖音之間並非交易對象的關係,而是競爭關係,因此這種屏蔽措施不受反壟斷法的規制,即使這種糾紛進入到司法層面,也應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


夏海龍指出,每家企業都有自己的「護城河」,而且都希望自己的「護城河」越來越寬,這是正常市場競爭的結果和狀態,這種壁壘只要是建立在誠實經營之上就是合法合理的。

反壟斷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所規制的都是經營者的不當行為,因此在通過反壟斷法或反不正當競爭法追究企業責任前,首先要嚴格依據法律規定對企業的經營行為進行評價,判斷企業違法與否的關鍵就是這個評價過程。此前的某電商平台強制商家二選一,就是典型的壟斷行為。


中國互聯網協會法工委副秘書長胡鋼告訴鋅財經,壟斷的特點是反公平競爭,因此不只是大企業,如果小企業在特定範圍內擅自定價或串通定價也有壟斷嫌疑。

可見,不僅大廠有壟斷的可能,其他企業同樣也有。只不過,大廠的一舉一動容易被放大,也容易背鍋。而有些企業則認為躲在大廠身後是安全的,監管還到不了自己頭上。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有些平台的行為雖談不上壟斷,但可能涉及不正當競爭。比如短視頻平台,即便羅永浩這樣的大V也要給抖音交流量費才能獲得足夠的公域流量;辛巴指責快手,花了20多個億買了8600萬粉絲,但只要不花錢,他的播放量就100多萬。


有專家指出,是不是大V都有可能掙到錢,平台制定自己的商業模式本身沒有問題,但分發流量權在平台手裡,如果價格不透明,商家花相同的錢獲取的流量卻不平等,那就涉嫌不正當競爭。


至少從這一點看,騰訊對中小企業是公平的。騰訊總裁劉熾平在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表示:騰訊的生態本質上是開放的。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幫助中小企業、幫助各類品牌和商家取得成功。微信的系統建立在讓個人、商家等各類用戶可以直接互動的原則上,尤其是讓中小企業商家可以直接不受限制地與用戶產生聯繫。不同於其他平台,微信對平台上的商家和品牌不收取任何佣金費。劉熾平指出,平台間的互通是需要隨着時間的推移進行討論和解決。

可見,互聯網企業實現互聯互通只是第一步,要想真正站在消費者的角度考慮,杜絕垃圾、詐騙等不良信息的騷擾,確保用戶的數據安全,實現真正的打破壁壘,大廠們不能僅停留在喊口號,未來還需更多的改變,承擔更多的責任。(鈦媒體)

台長: 聖天使
人氣(1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全站分類: 財經企管(投資、理財、保險、經濟、企管、人資) | 個人分類: 國際瞭望台 |
此分類下一篇:銀髮經濟崛起:什麼才是"收割"老年人的正確姿勢?
此分類上一篇:稀土複製鋰與鈷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