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30 16:47:21| 人氣2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隱私新政難撼、對手亮出「獠牙」,Facebook是時候奔向下一個舞台了





[文/有牛財經,作者:黑桃與長劍]

又是一年財報季,前些日子剛剛邁入萬億市值俱樂部的Facebook,於7月29日準時發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從財報數據來看,這家硅谷巨頭的賺錢能力依舊強勁,不僅在總營收方面再創新高,淨利潤也實現了同比翻倍的好成績。

然而,Facebook的另一項重要數據——月度活躍用戶人數,未能達到華爾街分析師們的預期,同時增長速度也不到10%,這對於一家萬億市值的互聯網公司來說並非好消息。財報發布後,Facebook盤後股價一度跌超3%,報360.4美元/股。

這也反映出了Facebook需要面對的關鍵問題:增長動力不足。一方面,隨着TikTok崛起,越來越多年輕用戶開始拋棄「中老年化」的Facebook,轉投新平台的懷抱。另一方面,Facebook賴以為生的廣告收入也面臨着被蘋果iOS新政影響的風險。儘管扎克伯格近期大肆鼓吹VR和「元宇宙」概念,但這樣一個尚在襁褓中的新產業,真能撐起Facebook的萬億市值嗎?

Facebook的廣告「搖錢樹」,已經不再穩當

如同上文所說,Facebook依然是家賺錢的互聯網公司。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第二季度營收為290.77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186.87億美元增長56%;淨利潤為103.94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的51.78億美元增長101%。兩項數據均超出華爾街分析師預期。

細分至營收結構方面,扛起Facebook營收大梁的依舊是廣告——第二季度,Facebook來自廣告業務的營收高達285.80億美元,同比增長56%,占總營收比重從去年同期的98.04%增加到了98.29%。相比之下,「支付及其他服務費用」一項4.97億美元的營收顯得微不足道。

過分依賴廣告從來不是好事,這一點從今年起開始執行的蘋果新政就能看出來。

今年年初,蘋果對旗下iOS系統進行了隱私層面上的修改,從iOS 14.5版本開始,廣告標識符(IDFA)這一選項將從默認開啟轉為默認關閉,此外,上架App Store的每款App在追蹤用戶的廣告標識符前都需要得到許可。而根據市場調研公司Analytics的一份調查報告來看,有96%的受訪者都表示「不會允許平台追蹤自己的數據」。

一直以來,Facebook都依賴廣告標識符描繪用戶畫像,向用戶推送更加個性化的廣告。蘋果的新政意味着Facebook將失去大量反饋數據,未來的廣告投放精度、轉化率都將降低,且會進一步增加廣告主的廣告成本。基於這一點,Facebook曾數次打着「保護中小企業生計」的大旗向蘋果開炮,希望蘋果取消這一政策,但後者顯然不為所動。

既然蘋果不打算讓步,Facebook也只能咬牙認栽。在財報中它表示,由於「監管和平台變化」的原因,預計第三季度的廣告收入會受到影響,同時下半年的營收較2019年同期的增幅也會明顯低於第二季度。

「我們的廣告商不得不面對很多新的挑戰,所以,我們目前的任務是幫助他們及時作出調整,公司也已經為他們提供了多種解決方案。」Facebook CFO戴維·魏納(David Wehner)表示。


字节跳动海外抖音的割裂,今天倒下的是TIK TOK,下一个会是谁呢


最強挑戰者露出獠牙

如果說蘋果新政的影響還能被各種手段緩解,那TikTok(海外版抖音)的競爭就是在公然搶食Facebook的基本盤。疫情以來,這款應用在海外市場展現出了與國內別無二致的超強吸引力,屢屢登頂全球App下載榜的同時,還在多組數據上超越了Facebook系產品(Facebook、Messenger、WhatsApp和Instagram)。

根據市場調研公司Sensor Tower發布的一份報告,截止今年7月,TikTok在App Store(包括國內iOS端抖音)和Google Play的全球下載量已超過30億次,這也是全球第五個邁過30億下載量大關的應用。在這之前,這一記錄完全被Facebook系產品壟斷。

另據App Annie的《2019-2020年移動應用消費者行為趨勢報告》顯示,安卓用戶花在TikTok上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了Facebook。例如在2020年,Facebook的用戶月平均使用時間為17.5小時,而TikTok的用戶月平均使用時間則為21.5小時,較2019年增加了一倍。

作為字節跳動出海戰略的有力支點,TikTok顯然不會將自己的視野局限在短視頻+社交軟件上,抖音有的,它當然也會有。為此,它近段時間正大力發展電商業務。今年2月、4月,TikTok開始試水印尼站、英國站的小店功能,5月又在美國市場推出了直播PC版本。目前,TikTok已接入Shopify旗下百萬獨立站商家,也不排除它後續上線海外支付業務的可能。

本質上來說,TikTok和Facebook系產品爭奪的同樣是用戶的注意力,而前者搶占了短視頻這一優質載體的先發優勢,同時也憑藉一系列營銷獲取了海外年輕群體的喜愛。依託這兩點,TikTok很有可能成為未來新的社交娛樂規則制定者,在此基礎上誕生的商業生態則會嚴重威脅Facebook的增長空間——不僅僅是廣告業務,它的電商業務Facebook Shop也會受到衝擊。

作為「像素級複製」打法的踐行者,Facebook自然是意識到了TikTok有何優勢,但對於它來說,傳統應對方法其實並不算多,效果或許也沒有那麼好。

模仿對手再造一個TikTok?Facebook已經在Lasso身上吃過虧了。砸錢激勵創作者?這或許還有些用處,尤其是在當前Facebook內容收益並不透明的情況下。但問題在於,這仍然沒法幫助Facebook建立起護城河,在更大的利益誘惑下,創作者們絕不會只將雞蛋留在Facebook一隻籃子裡,而當獎勵逐漸消失,他們也會蜂擁至流量更大的平台上。

當下,Facebook的月活用戶人數仍然龐大,但頹勢已顯。從財報來看,其截至6月30日的月度活躍用戶人數達到29.0億人,同比增速卻僅為7%。此外,Facebook總用戶數量增速相較去年同期甚至出現了下降。面對來勢洶洶的TikTok,Facebook無疑將遭遇史上最大的挑戰。


传Facebook将在华设办事处 选址或在北京


奔向下一個舞台:Facebook想做「新時代的蘋果」

競爭激烈,廣告承壓,Facebook要如何留在萬億美元俱樂部中呢?對於這個問題,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給出的答案是:VR與元宇宙(Metaverse)。

扎克伯格對於VR的青睞始於2014年。當年3月,Facebook斥資20億美元收購了沉浸式虛擬現實技術公司Oculus VR,在那場收購後,扎克伯格曾公開承諾,Oculus VR「將從遊戲變革開始,之後徹底改變數字社交互動場景,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巧的是,Oculus創始人布蘭達·伊萊布(Brendan Iribe)當時也大讚Facebook,稱其為「元宇宙的雛形」。

當然,元宇宙的概念要遠早於扎克伯格與伊萊布的互動。早在1992年,科幻小說《雪崩》中就提到了類似的概念。書中描繪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網絡世界,所有現實世界中的人在這個網絡世界中都有一個虛擬化身。在作者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想象中中,元宇宙代表着繼互聯網之後,下一個世代中人與人之間的全新交互方式。


Facebook将转型元宇宙平台,这个雄心勃勃的新计划,竟然是源自它


局限於當時的技術水平,這一構想的完成形態僅僅只能展現在書中,而在29年後的今天,坐擁資金和技術的扎克伯格得以對斯蒂芬森心中的元宇宙概念進行補完。在他看來,既然元宇宙是互聯網向虛擬化身、虛擬場景以及深層次交互方向的極致演化,那麼VR總有一天會成為電腦、手機那樣人手一部的硬件載體。換句話說,當對手們還在搶奪傳統社交和短視頻的蛋糕時,Facebook正意圖製造一個足以讓它稱霸許多年的新舞台。

與手機或是遊戲主機市場相比,當前的VR市場還相當小。據Statista數據顯示,2020年消費級VR/AR設備的銷量僅為550萬台。在這狹小的市場中,Facebook和Oculus暫且領先一局,從Steam官方數據來看,平台占比前六名的設備中就有三席由Oculus占據。

至於為何Oculus能在競爭激烈的VR市場中占優,低廉的價格(最低299美元)和強大的配置(高通XR2芯片、6GB內存,屏幕從前代的OLED升級為Fast-LCD)是很關鍵的原因。

這樣看來,Facebook的VR和元宇宙戰略實際上相當明確:以更低的價格大量銷售高性價比VR產品,跑馬圈地過後,再慢慢建立起軟件生態。目前,Facebook已經推出了Rift和Quest兩大獨家VR軟件平台,其VR系統「XR OS」也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之中。

如果一切按照扎克伯格所想的進行,那麼Facebook將蛻變為「新時代的蘋果」——既在硬件業務上賺得盆滿缽滿,又能通過應用市場和社交軟件創造收入。只是,並非所有對手都會坐視這一切的發生,當下,蘋果、谷歌、亞馬遜、微軟、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均對元宇宙以及虛擬現實增強技術表現出了濃厚興趣,在這條仍處於起步期的賽道上,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鈦媒體)


*[因被黑客竊取190GB文件,厄瓜多爾國營電信公司決定「上雲」|鈦快訊]*





圖片來源於網絡

外媒消息,日前厄瓜多爾的國營電信公司 Corporación Nacional de Telecomunicación(CNT)遭受勒索軟件攻擊一案有了後續。厄爾瓜多電信和信息社會部長 Vianna Maino通過一段視頻宣布了保護用戶數據的緊急安全措施,將為CNT配備最佳技術工具和網絡安全專家團隊,並由專人負責CNT遭病毒勒索一事的後續評估與處理。

值得注意的是,厄瓜多爾除了派專門團隊關注CNT數據泄漏事件,還宣布了一項重要措施。Maino在視頻中提到,厄瓜多爾將允許國家信息存儲在高安全的國際雲(international cloud)中,而不僅僅是存儲在本地物理服務器上。CNT目前已經發出通告,表示要變革自身運營方式,採用可能成本更昂貴的雲上服務器。

厄瓜多爾此舉恰恰印證了相對於本地服務器來說,由專業機構運營的雲計算在安全性上可能更有保證。

兩周前,CNT網站顯示了一條警報,警報表示,CNT遭受了攻擊,並且客戶支持(customer care )以及在線支付等系統已不可用。在CNT被攻擊站點中,黑客還在一條隱藏的鏈接中透露,他們已經成功竊取190GB的客戶數據,如果CNT不支付贖金,他們將把這些數據公之於眾。

據BleepingComputer消息,該攻擊來自RansomEXX 團伙,該團伙攻擊歷史包括德克薩斯州交通部(txdot)、柯尼卡美能達Handjob IPG Photonics和Tyler Technologies。




CNT 的隱藏 RansomEXX 數據泄漏頁面;圖片@BleepingComputer

全球範圍內,運營商作為黑客攻擊對象的事件已經屢見不鮮。早在2020年7月,法國電信運營商Orange也遭遇了類似的勒索事件。

那麼回到問題的關鍵,運營商究竟有什麼樣的特質,被黑客如此青睞,在明明知道存在網絡安全風險的情況下,運營商們為什麼每次都還能束手就擒?安全界的TK教主、騰訊安全玄武實驗室的負責人於暘在一場交流中對此事作了一些回應。

他認為,實際上,黑客看上的不僅僅是運營商,他們看上的其實是類似的關鍵信息基礎設施,是一些中大型企業的核心系統。「黑客作為一個盈利團體,其偏好於攻擊中大型企業,特別是已經有一定信息化基礎,攻擊後影響範圍比較大的企業。關鍵信息基礎設施恰好滿足了這些特點,其不但對網絡的依賴程度高,得手以後造成的影響也會非常大。它的意圖只有兩個,一是攻擊點要夠痛,二要有足夠的經濟支付能力。」於暘說。

而對於運營商屢屢中招這個問題,最根本的原因在於,網絡安全的攻防的常態化。黑客作為一個有明確目標和利益訴求的團體,不會輕易停手。說白了,網絡安全攻防並不是一個一勞永逸的過程,也就是說,網絡安全問題不是黑白雙方交戰一次,以後就再也不會有攻擊發生。而是,這是一個持續的攻擊過程,並且黑客的攻擊手段也會隨着時間的推遲而不斷進化。

「當勒索攻擊來的時候,沒有一個企業可以說我一定能防得住。」於暘說。從攻防雙方的力量來看,它不是靜態的,而是長期波動的。假如企業今天的防禦力量是95分,黑客的攻擊力量是90分,那他沒有攻進來,但明天如果黑客力量技術增強,變成了100分,而企業防禦力量沒有加強,就會很容易被攻破。

為了避免自身核心系統被攻擊,企業除了像CNT一樣通過上雲等方式主動增強防禦能力。另一方面也要做好事後的應急和復盤。同時也建議企業,對於重要數據、關鍵數據及時備份。從安全專家的過往經驗來看,數據一旦被損壞,被加密之後,完全從技術手段恢復的可能性比較低。

「在信息化日常的建設當中,要特別把對漏洞的管理、補丁的及時更新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日程。剛才提到進行勒索攻擊其中一個重要的途徑就是通過漏洞的方式攻擊進來,在漏洞的管理和補丁的及時推送方面,IT方面還是有很重要的工作來做的。」騰訊安全反病毒實驗室的負責人馬勁松補充。

他認為,人作為網絡安全中的重要環節,可能對於從業人員的安全教育、安全素養的培訓是一個長久的持續的過程。「比如說我們收到一些莫名的電子郵件,社交網絡上的一些奇怪的鏈接,拾到可疑的優盤,這些情況要讓廣大的從業者保持高度的警惕,這種教育的工作是持久的、長期的過程。」(鈦媒體,作者:秦聰慧)

台長: 聖天使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