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1 16:54:49| 人氣1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為什麼人類科技這麼發達卻無法攻克病毒?


地球生命演化的兩個極端,一個走向越來越複雜,比如我們人類,一個走向越來越簡單,比如病毒。

埃博拉病毒,天花病毒、艾滋病病毒,甚至是最近已經在國外失控的新型冠狀病毒,人類對病毒的恐懼比它們帶來的危害更深。

我們的科技已經如此發達了,為什麼我們還沒法攻克病毒呢?我們總結了以下幾點。




病毒強大的原因

種類繁多

。病毒只是這一類生物的總稱,它們的種類多到我們每天都要發現幾種新病毒。但還好能感染人類的病毒並不多。

雖然我們戰勝了許多病毒,但是最簡單的感冒,我們卻至今沒法戰勝,這是因為引起感冒的病毒種類很多,不像天花,我們研製一款疫苗就萬事大吉了。


數量巨大

。雖然我們不可能看到病毒,但是它的數量絕對讓你吃驚,人體細胞在50萬億個左右,而人體的微生物卻至少有500萬億(包括病毒、細菌、真菌等),攜帶的遺傳物質是人體的200倍。

但是不要擔心,99%的人體為微生物是對人體有益的,只有不到1%左右對人體有害。




無處不在

。雖然病毒需要宿主才能生存,但是我們生活的空間中,它們無處不在,你永遠不可能消滅一種無處不在的「東西」。

它們不止感染人類,幾乎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會被感染,甚至包括細菌。


繁殖速度快

。雖然我們不知道新型冠狀病毒具體起源什麼動物,但是絕對是從動物身上轉移到人類身上的。

病毒之所以能夠從動物感染到人類,就是因為它們的繁殖速度非常快,發生突變的概率就非常高,我們的技術水平可能永遠趕不上它們的變化。




CRISPR對抗病毒

CRISPR通常被認為是一種編輯DNA以修復遺傳缺陷或增強某些特性的實驗室工具,但是科學家已經知道如何用它來對付人類細胞中的病毒。

病毒有很多種形式,包括DNA和RNA,雙鏈和單鏈,而感染人類的病毒中約有三分之二是RNA病毒。

現有的治療方法通常使用干擾病毒複製的小分子,但這種方法對新出現的病毒或快速進化的病毒不起作用。


CRISPR是以前噬菌體感染遺留下來的細菌基因組中的一系列DNA。當細菌再次遇到這些病原體時,被稱為CRISPR-associated (Cas)蛋白的酶會識別並與病毒中的這些序列結合來摧毀它們。


近年來,研究人員改造了一種被稱為Cas9的酶,將DNA複製粘貼到人類細胞中。這種酶與一種名為「導向RNA」的短遺傳標記結合,它引導Cas9到基因組的特定部分進行切割。

以前的研究使用Cas9來防止複製過程中產生的雙鏈DNA病毒或單鏈RNA病毒的複製,而現在有一種叫Cas13的CRISPR酶可以被編程來分裂單鏈RNA病毒。




最後

隨着人類科技的進步,我們肯定可以找到許多克制病毒的方法,但是,如果你知道抗生素啟示錄的話,你就一定知道,我們使用抗生素可能是在創造超級細菌,那CRISPR和其他方法呢?

病毒是地球最早的「居民」之一,比我們古老太多,而且並不是所有病毒都對人體有害,大多的病毒是對人體是有益的,它們與我們的進化息息相關,人類體內至少40—80%的基因來自病毒。

這兩種進化的極端,這兩個地球的「住人」,好像必然要一戰,但我認為共存比攻克好許多!(大笑喊麥哥)



*[科學尚未解釋的最常見的現象是什麼?]*


對於科學不能解釋的事物還是非常多的,有些可能是你解釋不了,比人可以解釋,但是有些是真解釋不了。

那問題來了,科學尚未解釋的最常見的現象是什麼呢?那就是慣性!




儘管人們都在談論科學正處在發現萬物理論的邊緣,但仍有許多日常現象尚未得到充分解釋。

例如,物理學家還沒有解開時間是否真的存在或者只是一個方便的幻覺謎團,而人類學家仍然不確定人類為什麼直立行走。

但最常見的現象仍然無法用科學解釋,那就是慣性:所有質量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使它不願對力作出反應。


伽利略通過從比薩斜塔上扔下物體來證明,所有物體在重力作用下以相同的速度下落,這與常識相悖,常識認為較重的物體應該先着地。

常識是錯誤的,因為引力吸引物體的力量恰恰被它們對引力的不情願抵消了,換句話說,被它們的慣性抵消了。


但是,直到今天,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個巧合是正確的,或者,就這個問題而言,為什麼物體甚至具有稱為慣性的奇怪特性。

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沒有它,生活會容易得多。(大笑喊麥哥)


台長: 聖天使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