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0 19:10:18| 人氣38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代孕背後,是千萬個被當成垃圾扔掉的孩子



[文/快刀財經,作者:金克絲]

當孩子成為商品,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2012年,《廣東富商代孕產八胞胎超生5個,最高要被罰千萬》轟動一時,除了母親生下的3名孩子以外,其餘5名孩子都是由代孕媽媽生下,那是代孕第一次走進公眾視野。


昨天,某女星代孕生子又棄養的新聞又再一次驚掉了公眾下巴。又有人扒皮了徐靜蕾早期一段訪談,她稱,自己已經凍了很多卵子,以後如果想要孩子就去「找個肚子」,身邊還有很多人這麼幹。

什麼時候租個別人的肚子免掉十月懷胎的苦,再把生出來的孩子說扔就扔,變得如此簡單了?

只要有錢,就能解決一切問題?


01 那些被當成垃圾扔掉的孩子

有多少孩子會因為代孕遭殃?沒人統計過這個數字。

曾看過一個烏克蘭紀錄片《Motherland》,翻譯成中文就是「母親之國」。在烏克蘭,商業代孕是合法的而且價格極低,代孕對象是能夠證明醫學上不孕的異性戀夫婦,每年都有想要孩子的夫婦從四面八方來這裡,烏克蘭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歐洲子宮」。




《Motherland》裡記錄了一個被拋棄的小女孩布里奇的故事。這個孩子由於代孕媽媽早產導致腦損失,剛生下來,就被來自美國的生物學父母拋棄在烏克蘭,當布里奇五個月大的時候,她的父母要求關掉她的生命維持機器。




3歲的布里奇既沒有美國籍,也不被烏克蘭承認,在7歲之前,如果還是沒有家庭願意領養她,她就會失去康復訓練的機會,被送至殘疾人福利院,並在18歲的時候被送到養老院。




被棄養的布里奇

「這些孩子在這裡出生,但是在這裡不被承認。」

鏡頭前的布里奇敏感、自卑,雖然才是個3歲的孩子,但她都能感受到,沒有人要她,沒有人愛她。

在烏克蘭,有成百上千個這樣像垃圾一樣被丟掉的孩子。


「我想要個大眼睛高鼻樑,你給我生個腫眼泡塌鼻樑,那就退貨唄!」當孩子被定製,沒有經歷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的父母,也不會產生太多情感的羈絆,當遭遇孩子不符合要求,夫婦倆感情不和等各種意外時,說不要就不要,說丟掉就丟掉。

孩子可以被當成商品買賣,長此以往,以后街上不止有流浪貓狗,恐怕還有一堆被棄養的孩子。

那麼不符合需求的「孩子產品」怎麼處理呢?


反正是沒人要的畸形殘疾娃兒,然後就會有人打着「殘次品」處理來做「廢物利用」,孩子身上好的部分被拿來用,會有什麼樣的產業鏈,你敢想嗎?

不要低估人性的惡。去年2月,泰國就打掉了一個和代孕緊密相連的人體器官販賣團伙。


曾開放代孕的印度也陸續禁止了商業代孕,2002年印度代孕產業蓬勃發展,印度婦女代孕一次能得到8000美金,但在代孕合法的第14年被叫停,因為存在大量濫用代孕,嬰兒被拋棄的現象。


泰國禁止外國人代孕也是因為2014年發生的一起代孕棄養事件。一對澳大利亞夫婦在泰國找了一個代孕媽媽生育了一對雙胞胎,結果雙胞胎男孩Gammy有唐氏綜合症。於是這對夫婦就把男孩棄養了,帶着健康的女孩返回了澳大利亞。而男孩的泰國代孕母親則一直在撫養照顧被遺棄的Gammy。

代孕Baby Gammy被棄養的故事被報道後引起軒然大波,甚至澳大利亞總理都站出來發聲。而泰國則就此立法,嚴格禁止外國夫婦在泰國代孕。




被棄養的Gammy和代孕媽媽

這些被拋棄的孩子,到底算什麼?

他們來到這個世界,睜眼面對的是沒有父母的殘酷現實,一輩子都是渡劫受苦。




代孕還會引發很多其他的問題,孩子到底算哪裡人?和代孕媽媽之間到底算什麼倫理關係?他們以後如何面對自己?

今年,因為疫情影響,1000多個代孕的孩子滯留在了烏克蘭。




還有更多生在海外的孩子,因為辦不了回國手續,身份無法合法,成了生活在灰暗地帶的野孩子。


02 那些販賣子宮的女人

雖在中國禁止代孕,但仍然有一些地下交易市場。

2017年,山東衛視《調查》記者到湖北、廣東、上海等地對非法代孕隱秘的產業鏈進行了暗訪調查。

在湖北潛江市浩口鎮的一些村莊,年輕的婦女幾乎都去做代孕媽媽,為了15~20萬不等的高額佣金,很多農村婦女家家戶戶做代孕,甚至四五十歲的高齡婦女也冒險代孕。




有一位村民的40歲女兒和46歲兒媳婦都在做代孕媽媽。「農村種田掙不到錢,只有靠代孕來錢多,還來錢快。」在這些村子裡,到處蓋着整整齊齊的新樓房,很多樓房都是婦女代孕掙錢回來蓋的。




代孕媽媽賺小頭,中介賺大頭。只有能介紹人去代孕,介紹費就是十幾萬。一位村民說,中介每年要從他們村帶走幾十名婦女去做代孕,他還給這位中介介紹過兩個,得到一萬元的介紹費。




如果代孕時不幸死了,那就多賠點錢,家裡人也不會鬧。

代孕涉及到很多的法律、倫理和社會問題,我國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行為,但是無論是代孕的提供方還是需求方,對其中的風險並不是很清楚,屢屢嘗試地下交易。

一些代孕機構為了保證代孕媽媽的成功率,不斷給她打激素吃藥,有的甚至每三四個月就要嘗試一次。而且即使成功懷孕,也要面臨流產風險。


如果孕育過程中或者產後胎兒存在缺陷,雙方往往就會推卸責任。而對那些做出「包生男孩兒」的代孕女來說,一旦發現懷的是女孩兒,就得強行打胎。

這樣多次流產的後果,不僅拿不到報酬,還會造成終生不孕的代價。


根據國家原衛生部2003年出台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胚胎,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不得實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術。所以相關代孕醫護人員的資質也無從談起,所使用的醫療技術和醫療設備也無從得到保障。如果操作不慎,很有可能造成生殖系統的感染等併發症,嚴重的危機生命。

因為不被法律承認,所謂協議就是個君子協定,出了事兒也根本找不到人說理。

代孕女的生存環境也令人擔憂,中介為了節省費用,十幾個代孕媽媽擠在一個房間,她們不被允許外出,床單上全是污漬和血跡。你想這樣的環境下生出來的孩子能健康嗎?




代孕中介的嬰兒床上全是血和污漬

就像一個代孕媽媽說的:

「我們只是一群孵化器,他們不把你當人看,也不會理解你。」

而代孕媽媽真的能永遠切斷和孩子的聯繫嗎?畢竟這是她的子宮孕育的孩子。





「有點難過,因為我孕育了9個月的孩子,今天就要走了。」在BBC拍攝的印度紀錄片《代孕者:House of surrogates》裡,一位代孕媽媽流下熱淚。


03 開放代孕,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對代孕這個問題,世界各國態度不一。到2018年5月,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將代孕列入不合法。

首先,「一刀切」方陣,完全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如中國、德國、意大利、挪威、瑞典、法國、美國某些州等。

第二,「約束性」方陣,禁止商業代孕。比如加拿大、英國、丹麥、泰國。

第三,「支持代孕」方陣,比如美國個別州、烏克蘭等。


美國的部分州是允許商業代孕的,但是法律規定更為嚴格。代孕必須要有律師、心理諮詢師、試管嬰兒機構、保險公司共同參與,且孩子出生後擁有美國國籍。不過美國的醫療成本太高,在美國代孕一個孩子要100萬左右,一般人承擔不起。

而根據我對烏克蘭的了解,烏克蘭政府就是在通過這種代孕合法化政策掩蓋自己的不作為,烏克蘭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也很多因動亂流離失所的女人。

面對女性就業困難,政府一句:「那你還能去代孕」就打發了過去,讓整個國家的女人用廉價的價格出賣子宮,來掩蓋執政的無能。


印度也是一樣。在禁止商業代孕法條頒布時,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因為有上萬個家庭依靠代孕維持生活,如果商業代孕被終止,這些女人可能要去「從事更艱巨的行業」,比如做妓女,窮是一切的原罪。

有支持代孕的中國網友說,「代孕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事兒,這能給那些窮地方的婦女一個工作機會。」

一旦這個口子打開,你以為自己高學歷,有車有房有體面工作,不想受生育的苦,就花點錢找個貧困婦女代孕,但比你更有錢的人不想受十月懷胎的苦,她也想找代孕,你覺得她會選大齡貧困婦女,還是選你這個年輕的體面女人?


那些支持代孕合法化的人,覺得刀子永遠不會落在自己身上,但當子宮變成商品,永遠都有更高的階層在凝視你。

馬克思說:「當利潤達到10%時,便有人蠢蠢欲動;當利潤達到50%的時候,有人敢於鋌而走險;當利潤達到100%時,他們敢於踐踏人間一切法律;而當利潤達到300%時,甚至連上絞刑架都豪不畏懼。」


更何況代孕對某些人來說,就是無本買賣,有利益的事就肯定會有人干。

這讓我想到一部美劇《使女的故事》,未來世界,只有百分之一的女人能生育,不孕的女人都要去當苦力。能生育的女人被抓起來統一培訓、受精,反抗者則直接被擊殺或者吊死。




「你弟弟要買房子娶媳婦錢不夠,你去代個孕吧,反正你年輕身體好,對身體傷害又不大。」即使沒有人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也有某種暗流在推動你,比如說錢。

選擇代孕的女性,大多數都是為了掙快錢。當急需用錢的時候,這個產業的存在就是一條捷徑。

無論是在紀錄片裡,還有湖北代孕村的暗訪中,很多代孕女都是為了給家裡蓋房子,還債。但是:

當拿到這筆錢之後,生活真得有變好嗎?

還是當家裡又缺錢時,又被推出去代孕?

通過代孕得到的報酬拿來蓋房子後,家裡人會對你感恩戴德嗎?

代孕女人在家庭中又是什麼地位?

我相信這其中沒有一個會是積極的答案。

懷胎十月是父母滿心期待一個新生命的誕生,而不是一次冷冰冰的交易,錢買不來一切,無論是大明星還是普通人,都應敬畏生命。---(鈦媒體)

參考資料:

山東衛視《暗訪「代孕村」:高齡婦女做代孕媽媽 有人喪命》


台長: 聖天使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