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4 15:08:58| 人氣20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國第一獨角獸要上市,門檻高買不到?1元起投跟買餘額寶差不多



[作者:貓哥/來源:大貓財經]

01

每年「被上市」一次的螞蟻,終於要上市了。

9月22日晚間,螞蟻集團向上交所提交了招股文件註冊稿,距離正式上市,只有一步之遙,從首發至今,也不過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在眾多的擬上市公司裡面,螞蟻集團絕對是占據C位的,全球都在關注着這個中國獨角獸的上市進程,畢竟它有可能超越沙特阿美,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IPO。

而在國內,螞蟻的上市對於普通投資者來講,將是個「大肉簽」,畢竟螞蟻有着超高的「國民度」,它的支付寶早已經滲透到我們的生活裡面了。

2004年,為了解決網購的信用問題,支付寶這個「小工具」就產生了,在淘寶上進行擔保交易,對於國內用戶來講,還是個新鮮玩意,但是這個玩意還真就有用,免費、安全,成全了淘寶,也成就「第三方支付」的產業。

5年的時間,支付寶的用戶數就突破了1億,已經超越了淘寶的用戶了,這種擔保交易的模式,已經成為了互聯網消費時的剛需了,而支付寶也在2011年央行頒發支付牌照後轉了正。

後來,支付寶的功能也越來越齊全了,每個重磅新功能添加,都是一個社會性話題。

餘額寶來的時候,算是真正改變了人們的理財觀念,「寶寶」可以說是造就了一場互聯網理財的狂歡節,用戶算是吃到了互聯網理財的第一波紅利,後來的螞蟻財富帶着更多的基金公司和基金產品進入到支付寶的時候,用戶已經非常認可這種理財方式,沒毛病。

掃碼支付後,大街小巷的店裡開始擺上了二維碼,「叮」的掃碼聲正式融入日常生活;風靡年輕人世界的花唄來了,花式提醒還款,成為互聯網的奇觀;相互寶、好醫保來了,配置一份保險全家桶,更是一股時尚風潮。

現在,支付寶已經提供全方位的生活服務了,名副其實的互聯網流量巨頭,「沒人能避開支付寶」。




「潤物細無聲」,當習慣成為自然之後,我們已經離不開它了,超10億用戶和8000萬商家,共同構成了螞蟻的支付生態。


02

用戶看好,市場自然也不例外。

其實,當支付寶蛻變成螞蟻金服的時候,螞蟻就已經是一個獨角獸了,在A輪融資完成後,支付寶的估值已經達到2600億人民幣了,螞蟻邀請全國社保基金這樣的「國家隊」入股,在之後的歷次融資,都非常的順利,甚至遭到了不少機構的爭搶。

估值也在進一步攀升,至上市前,螞蟻的總估值已經是20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6萬億)了,是A輪融資後估值的5倍多,而上市後的市值進一步提升也是可以想象。




為啥這麼高?

一方面,螞蟻的體量在那裡,國民級的應用,自然有人追捧,而另一方面,在中國的A股市場上,螞蟻的業務前景又有巨大的想象空間,也自然具有強大的誘惑力。

看看數字支付成績,截至2020年上半年,平台總支付規模已經達到118萬億,而通過平台完成的國際總支付規模達到了6219億元。

然而支付寶是螞蟻的,但是螞蟻卻不完全是支付寶。支付寶的支付業務雖然是螞蟻的開端,但也只是螞蟻蛻變路上的一小部分而已。


而螞蟻的科技力量更是不容小覷。

我們習慣把螞蟻的業務分階段,在1.0階段,螞蟻專注支付業務,在2.0階段,螞蟻開始嘗試支付外的金融業務,比如餘額寶就是這個時代的產物,而在3.0階段,螞蟻已經是金融科技方面的領頭羊了。




看看「雙十一」,2019年的峰值支付處理達到了每秒45.9萬次,多元、成熟的技術體系,還是經受住了考驗。

目前,微貸科技、理財科技、保險科技,三股力量不僅是未來的金礦,而且現在已經開始盈利了,而在3.0階段中開創的「BASIC」模式中,區塊鏈、AI、安全、物聯網和雲計算,都是當下的大熱門,未來螞蟻的核心驅動力。

未來,金融和科技雙輪驅動,自然跑起來的速度也要比別人更快一些。


03

機構的鼻子最靈了,不少機構已經開始思考,怎麼能更好地分一杯羹。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講,當年沒入股或者入不了股,都是個遺憾,想要搭上螞蟻這班車,最直接的方式莫過於打新了。

但是,直接打新卻並沒有那麼容易。

你看A股吧,科創板打新需要2年以上的投資經驗和連續20天內股票賬戶有50萬以上的資產,而且想要參與科創板,還需要接受「考試」,這對投資者當然是一種保護了,但是同時,這也形成了一道門檻,擋住了90%的散戶。

當然,能夠參與打新的也很難,畢竟大家對於股市的「大肉簽」都是很嚮往的,參與打新的意願還是很高昂的,打新成功相當於中獎,反而拉低了「中獎率」,機構測算出來的最近10年A股打新的平均命中率,也不到萬分之五。


不是誰都能成為幸運兒。

H股打新比A股要容易一些,條條框框沒有那麼多,但是首先你得有一個港股賬戶,而且賬戶裡面也要有充足的資金。

這些聽起來是挺容易的,但是光賬戶和入金兩項,就難倒了一大批人。


04

但是,其實普通投資者想要參與螞蟻投資,遠沒有那麼難,不能打新,但是可以「雲打新」。

作為一家一直服務普通人的金融科技企業,螞蟻在上市的時候已經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在上市前,螞蟻集團把自己的新股拿出來分享,和易方達、匯添富、華夏、鵬華、中歐這5家基金公司簽訂了戰略投資者認購協議,5家基金公司來參與戰略配售。

這個操作也很簡單,由5家基金公司成立新基金,募資總規模600億,都計劃配10%上限的螞蟻新股,戰略配售嘛,優先認購而且是以發行價認購,直接參與到公司的IPO進程中,獲得新股比「打新」還要早一步,能夠確保100%獲得新股。


普通人也擁有了分享螞蟻上市紅利的機會。

而基金公司也為這隻戰略配售基金,分配了明星基金經理進行管理,他們不僅任職年限長,五位基金經理近一年的平均收益率67.67%,是同期滬深300指數漲幅的2.71倍,這一次,基金經理們又可以大展身手了。




而最重要的是,「雲打新」的投資者的參與門檻非常低,最低只要1塊錢就能參與,9月25日起,這些基金就可以直接在支付寶上面申購了,打開支付寶,搜索「新發」,就可以直達申購頁,然後買起來。


對,操作簡單地不可思議。

這非常符合支付寶的「人設」,甚至也是螞蟻的核心優勢所在,而且螞蟻一直強調「普惠」,無論是支付、理財還是保險,都是服務中貫徹這個理念,而螞蟻的這個配售基金也是普惠,給用戶提供機會,分享螞蟻發展帶來的投資機會。

這很「螞蟻」,小,但蘊含力量。

不過,也還是要提醒一句,基金有18個月的封閉期,這個封閉期是可以避免散戶追漲殺跌,陷入短期的博弈,但畢竟,投資有風險,投資者還是要先評估好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再參與。---(大貓財經)





*[儲備芯片能撐多久,如何破「斷芯」困局?華為高管回應]*



华为高管:mate 20


【環球時報赴上海特派記者 范凌志 沈維多】美國針對華為的芯片制裁措施正式生效已過去一周,外界對華為在被「斷供」後何去何從的關注並未隨時間減弱,但諸如「芯片儲備還能支撐多久」「華為的5G布局會受怎樣的影響」等問題的探討僅限於行業內的猜測。


23日,華為終於打破沉默,在華為全聯接大會2020開幕演講後的「共創行業新價值」媒體見面會上,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華為常務董事、產品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汪濤等高管面對中外媒體就芯片「斷供」等話題作出詳細回應。郭平透露,芯片儲備的相關數據正在評估之中,期望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其政策,而對於美國方面的「清潔5G」計劃,汪濤呼籲多方共同制定統一、基於實施和規則的網絡安全與數據保護規則,來解決整個社會所面臨的數字新挑戰。


「地主家」還有「餘糧」嗎?

作為面向ICT(信息通信技術)產業的全球性年度旗艦活動,每年一度的「全聯接大會」旨在搭建開放、合作共享的平台,且一向是華為發布重大戰略的場合。9月末的上海已有涼意,這場大會的「溫度」則比往年更高,在短短一周前的15日,受美國禁令的限制,多家國際頂尖芯片代加工生產企業被禁止向華為提供加工芯片。


開幕演講保持着華為所固有的激昂、開放風格,科技感滿滿,但大批中外媒體早已「坐不住了」,帶着「華為將何去何從」的疑問,安排在開幕式之後的媒體見面會更讓他們感興趣。開幕式尚未結束,各國記者就已來到位於世博中心四層的記者會場地占座。據《環球時報》記者統計,短短一個小時的記者會一共11次提問,其中7個問題都直接談到了「芯片」和「打壓」。


「華為儲備的芯片能夠支撐多久?」記者會的第一個問題就直指核心話題,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透露,美國加大制裁確實給華為的生產、運營帶來很大困難,「但9月15日才把芯片儲備入庫,所以具體數據還在評估過程中。」

「至於『地主』家的『餘糧』」,郭平停頓了一下說,對於包含基站在內的2B(面向企業)業務,我們還是比較充分的,「至於手機芯片,因為華為每年要消耗幾億支手機芯片,所以相關儲備還在積極尋找辦法,我們也知道有很多美國公司也在積極向美國政府申請。」


「我們也期望美國政府能夠重新考慮他們的政策,如果美國政府允許的話,我們仍然願意購買美國公司的產品」,在之後的問答環節中,郭平以高通為例,將「美國產品」進一步「具體化」:「高通一直是華為重要的合作夥伴,在過去十幾年裡面我們一直對高通的芯片有採購。我也注意到高通在向美國政府申請出口許可,如果他們申請到,我們很樂意使用高通芯片製造手機。華為有很強的芯片設計能力,我們也樂意幫助可信的供應鏈增強他們的芯片製造、裝備、材料的能力,幫助他們也是幫助我們自己。」


默克尔回应华为参与德国5g 不会排除特定国家和特定企业


回應華為澳大利亞裁員引發現場一陣笑聲

不僅僅是芯片,藉口「安全」瞄準華為5G業務是美國的另一個大棒。今年4月2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就曾宣布,美國國務院開始要求為所有進出美國外交設施的5G網絡流量提供一條乾淨的路徑——「5G Clean Path」(清潔 5G 計劃)。該計劃要求,一切被認為「不可信」的IT供應商都必須禁止通過傳輸、控制、計算或存儲設備在內的方式接入任何國家和運營商的5G網絡。


這會對華為的5G全球布局帶來怎樣的影響?面對《環球時報》記者的提問,華為常務董事、產品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汪濤的回答很直接:「對於5G業務我們沒有看到明確的影響。」他表示,「5G是否安全」需要一個理性標準,而不是某國政府或者說某一些政治人物就可以定義什麼是「清潔5G」,「我們歡迎多方共同制定統一、基於實施和規則的網絡安全與數據保護規則,來共同解決整個社會所面臨的數字世界新的挑戰。」


儘管華為否認美國的計劃對5G業務的實際影響,但一些媒體的報道似乎看起來「並不樂觀」。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22日報道,華為澳大利亞首席企業事務官傑里米·米切爾透露,華為在澳研發投資被削減逾1億澳元,並計劃在2021年之前裁員1000人(由1200人減為200人)。米切爾表示:「毫無疑問,在網絡戰爭中每個國家都是輸家,但沒有哪個國家損失得像澳大利亞這麼大。澳大利亞夾在軍事夥伴和貿易夥伴中間。」


在被《環球時報》記者問到這則消息時,汪濤的反應很淡然,他的回答引發記者會現場一陣笑聲:「澳大利亞是很小的市場,不是我們特別聚焦的市場。華為公司歷來是把優質資源向優質客戶傾斜,我們用有限資源服務好真正需要我們的客戶,來助力客戶的成功,至於某一個具體市場我們會根據市場情況進行合適的調整。」


图1:华为战略矩阵


「永遠保持面向陽光,陰影就會被你甩在身後」

「華為現在遭遇很大的困難。持續打壓,給我們的經營帶來很大壓力,求生存是我們的主線。」在開幕式演講的開篇,郭平引用了大仲馬的名言「人類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這兩個詞中:等待和希望。」從10日華為開發者大會上的「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星光」到全聯接大會上的「等待與希望」,在《環球時報》記者看來,在2020年這一個不平凡的年份,華為的一系列活動更像是在回答「華為怎麼辦?」


面對硬件的「卡脖子」,郭平的回答已經很明確:華為會繼續堅持「全球化」和「多元化」採購策略,ICT產業互信互利、分工協作模式是最有利於全球的產業發展。而面對生態的構建,華為也已早早着手。


比如,在被問到「面對打壓,華為鴻蒙操作系統以及華為移動服務會不會放緩」時,華為消費者業務雲服務總裁張平安表示「這更堅定我們構建HMS生態的決心」,此前他透露,華為HMS生態註冊開發者數量達到180萬,全球集成HMS Core的應用達9.6萬個,HMS生態已成為全球第三大移動應用生態,「我們還有7億用戶,我們不會放緩腳步。」

「永遠保持面向陽光,陰影就會被你甩在身後。」在演講結束時,郭平又引用沃爾特·惠特曼的名言為華為的信念做註解:「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2020年,和大家共勉。」---(環球網)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