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17:21:59| 人氣26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犀牛與房產,新舊阿里的兩幅面孔



[文/AI藍媒匯,作者:韓小黃]

邁入2字頭的阿里近期大動作頻頻。

先是解開了秘密開發三年的新製造項目——犀牛智造廠的神秘面紗,緊接着又宣布成立天貓好房事業部,正式進軍房地產。

外界開始猜測,互聯網巨頭再次將手伸進傳統行業,阿里的打法由輕轉重。

真的是這樣嗎?或許,這兩個看似相關的動作,背後體現的卻是兩條互不相關的邏輯線。管理層新舊交替的第一年,阿里也在一系列大動作的映襯之下,同時走向了兩條截然不同的發展路徑。


情理之中的犀牛

先說犀牛,雖然在近期種種大動作中,犀牛工廠算不上最搶眼的一個。但如果實打實從阿里核心戰略出發,你會發現犀牛智造工廠才是最符合阿里核心電商邏輯的一環。

因為它的邏輯,還是圍繞馬雲提出的新零售脈絡。




在這裡首先要澄清一個誤區,很多人都將犀牛工廠理解為阿里要將手伸向製造業,從互聯網的轉向實體經濟。

講真,這你也是想多了。阿里是互聯網公司,做的永遠是「信息」的生意,是利用數據算法撮合交易,絕不可能把手伸向製造業這麼重投入的領域裡。所謂的新製造重點不在「製造」,而是在「新」。

從目前公布出來的資料可以看到,犀牛智造工廠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從客戶需求出發,運用雲計算、IoT、人工智能等技術,連接銷售預測和柔性製作的工廠。


簡單來說,就是利用算法和數據,讓供需兩端以更精準更高效的方式促成交易,儘可能地避免庫存積壓和長期缺貨的情況發生。

以阿里官方率先選擇的服裝切入點為例,犀牛智造工廠里的業務會根據C端用戶的真實需求或需求預期進行「系統派單」,廠商也根據系統給予的相應數據進行接單動作,然後按需生產。


這個模式與現有的天貓撮合零售交易、菜鳥撮合物流交易、餓了麼撮合本地生活交易、飛豬撮合酒旅交易等模式完全一致,本質上就是通過系統分配訂單,從而中轉訂單、調節平衡、提高效率。

換句話說,犀牛要做的不是「製造」的生意,而是要做製造的「生意」。未來平台成熟之後,國內成千上萬的中小企業工廠、商戶、作坊都將成為犀牛的用戶。犀牛要賺的,是製造業企業主的百萬黃金。





當然,權利與義務對等,賺製造業的錢也就意味着要為製造業提供新的服務。就像外賣平台一樣,犀牛需要承擔起為工廠找到用戶,為用戶找到工廠的雙向信息疏通任務,在這期間完成信息展示、篩選、匹配的工作,最終依靠信息費和佣金獲得收益。


這樣看來,三年秘而不發的犀牛項目就沒有外界想象的那麼神秘了,他的核心邏輯清晰而簡單。對阿里自身來說,始終是以天貓為原點,打通整個新零售供應鏈上下游的「算法化」和「系統化」。

簡單講,未來你在天貓淘寶買到的每一條裙子,很可能從製作(犀牛)、銷售(天貓)、運輸(菜鳥)各個環節都出自阿里之手,且每一個交易環節都沒大數據算法牢牢把控。


阿里的目標,是新零售的星辰大海。

意料之外的房產

所以,犀牛的秘密孵化,雖是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包括今天在雲棲大會上發布的智能機器人小蠻驢也是服務於零售體系,符合馬雲多年以來核心商務的發展脈絡和擴張邏輯。

但房產,是外界沒有想到的。


9月16日,天貓宣布正式成立房產部門,與易居聯合推出「天貓好房」,並共同發布「不動產交易協作機制」(ETC)。據悉,天貓好房將推出獨立App,首期投資達50億元,阿里占股85%,易居占股15%。

至此,國內互聯網兩大巨頭站上了均踏入了房地產的傳統各領域,由騰訊投資的貝殼與阿里和易居領銜的兩大「互聯網+房產」正式開啟對壘模式。


與此同時,和所有互聯網新興項目一樣,補貼是它能帶給用戶最大的誠意。阿里稱「天貓好房」至少在未來的3年內不賺錢,所有收入100%補貼購房者。

丹唇未啟笑先聞,仗還沒開始打,就已經要引發新一輪的燒錢大戰。確實,有內味了。





但問題在於,阿里為什麼要入局房產?雖然從商業邏輯來看,天貓好房依然是延續信息服務、撮合交易的經營方式,競爭直指互聯網房產第一股貝殼找房。

但說到底交易的核心產品變了,生意就遠沒有阿里想象的這麼好做。


一個不爭的事實在於,阿里這些年除了在零售這一條邏輯線上始終具備護城河以外,其它產品領域的業務擴張都並不順利,比如本地生活、比如大文娛。


說到底,就算是經營模式類似,但不同的商品有不同的屬性,小商品交易起家的阿里本就熟悉零售百貨,對一條裙子、一個手機殼的生產銷售流程熟稔於心,但對餐飲外賣、影音娛樂產品還始終處在摸索成長的過程中。這也就造成了阿里成立20年,最能打業務的還是「女人的生意」。





從2020財年阿里年報可見,本地生活、菜鳥物流、數字媒體及娛樂等業務板塊的營收占比依然很小。

所以,參考本地生活、大文娛板塊的經營業績,外界難免質疑,阿里真的懂房產嗎?

撮合手機殼交易與撮合房產交易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前者依賴銷售渠道,而後者更多依賴真實房源,投入和運轉成本會更重。


以上市公司貝殼為例,其真實的核心競爭力來自鏈家時代就已經積累下來的房源,算法和系統對於貝殼來說是第二階段的互聯網化結果。但阿里即便是互聯網行業中當之無愧的巨頭,但在房源爭奪上還是個「新手」。

還是那句話,撮合手機殼交易與撮合房產交易需要撬動的資金和資源,差距還是很大的。很難想象,阿里已經做好這樣的準備了嗎?


當然,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天貓好房的成立某種程度上補足了阿里衣食住行體系中最後一塊「住」的空白。至於結果如何,現在下定論還為時尚早,外界也只能靜待子彈飛個幾年。


無論如何,從犀牛智造工廠,到小蠻驢,再到天貓好房,面對新勢力的蠶食與愈發多變的競爭格局,進入2字頭的阿里必須面對講述新故事的資本大考,即便它在二級市場已經表現得足夠優秀。


但復盤下來我們仍然能看到,不同的戰略布局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犀牛更像是馬雲邏輯下的一筆「退休資產」,而天貓好房代表的則是繼任者張勇的新思路。

同時宣布的兩個戰略看似有着向傳統企業進軍的相同點,但真實的情況是新舊交替的阿里已然站在了戰略布局的岔路口中。---(鈦媒體)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