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8 15:26:01| 人氣23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阿里跳出互聯網,新製造遠比你看到的大


如果現在還把阿里巴巴視為一個純粹的互聯網公司,那應該是對它最大的誤解。正如20年前不把他當做互聯網公司一樣。

阿里曾在2016年,提出了五新戰略,其中包括「新零售、新製造、新金融、新技術和新能源」,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看到阿里日拱一卒地在不斷落地五新戰略,而到了今天,已經初見端倪,可以看到了一個基本完整的布局。

在9月16日,阿里揭幕五新戰略中最神秘的部分「新製造」,推出了一個全新的智能供應鏈公司「犀牛智造」。這個保密3年的新製造平台正式公開亮相,為智慧供應鏈升級打造了一個標杆樣本。




按需生產的「傻子工廠」

如果大家接觸過工廠就會知道,工廠的利潤很多時候來自於規模化,因為訂單量越大,單件的成本就越低。如果訂單量很小,很多工廠都不願意接單,因為開動一次機器的成本,可能遠遠高於這一單的利潤的。

不過「犀牛工廠」卻和這個行業規律背道而馳,它只服務中小企業的中小訂單。從服裝業切入,「犀牛工廠」發揮阿里巴巴的數字化能力,對供應鏈進行智慧升級和柔性改造,100件就可以起訂,7天可以交貨。




相較於行業的1000件起訂,15天交貨,把周期大大縮短,靈活程度也大大提升。因為之前有人說網商銀行是專為中小商家提供小額貸款的「傻子銀行」,現在也有人開始說專接小單的犀牛工廠是「傻子工廠」。

這樣的突破在服裝行業的人看來,確實是一個顛覆性的突破。犀牛工廠之所以能夠這樣做,其實就在於通過數字化和智能化,真正把小單的生產成本降了下來,把中小商家和大商家推到了同一個起跑線。


在早期,中國服裝行業的庫存周轉周期要半年,大概是因為巴黎時裝周發布新品,我們去學習潮流打樣,然後再大批生產,最後再通過渠道流通到全國去進行銷售,整個周期少則2個月,最高高達半年之上。

之前服裝行業的傳奇品牌ZARA,無論設計還是工藝其實都並不出眾,但是卻可以實現新品走秀完畢後7天,產品就能夠展示在全球的門店中,憑藉一個快字,顛覆了服裝行業,引領了服裝行業的快消品品牌。


網紅電商的火爆讓我們看到了其背後供應鏈的價值,類似如涵這樣的公司都是完全自建的供應鏈條,憑藉自己強大的出貨和選款能力,快速下單,快速出貨,把庫存周轉周期降低到兩周左右,刷新了中國服裝行業的玩法。


這些突破的最大前提是有一個出貨量的保證,最終拼的還是一個規模化的效應,中小賣家在這個環節中確實很難有實力去分一杯羹,犀牛工廠最大的意義則是,用更低的下單要求和更快的出貨速度,讓中小賣家也能夠和大平台大品牌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憑藉自己的靈活和敏銳,來贏得自己的市場和用戶。而對於消費者來說,這也意味着更豐富、更個性化的消費選擇將湧現出來。




犀牛更重要的一點,是它最大限度地解決了服裝行業的庫存問題。庫存其實是服裝行業很大的成本來源,而以銷定產、柔性製造的新製造,讓中小商家再也不用擔心庫存問題,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實現「0庫存」。


犀牛智造平台CEO伍學剛表示「新製造聽起來高大上,對商家來說就是一家聰明的共享工廠,我們接小單、急單。所以90%的客戶都是中小商家,尤其是淘寶天貓上的新品牌。就是要讓中小企業從繁重生產中解脫出來,讓創業者專注自身優勢和業務創新,也讓他們具備與大企業競爭的關鍵能力。」


新製造的巨大空間

中國被稱之為「世界工廠」,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生產鏈條,不僅僅是因為人口紅利,最重要的其實還是上下游供應鏈的完備。但強大的供應鏈背後,還是有其短板所在,規模有餘但靈活性和智能性不足,在供應和需求之間仍然不能完全匹配,產能的過剩和浪費仍然存在。


隨着個性化時代、智能化時代的來臨,人們對產品的個性化需求提升,購買渠道分散,對供應鏈的柔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一直是阿里在努力的方向。低成本、高質量、快速交付、小單可訂是生產能力的競爭力來源,四樣齊備的供應鏈條事實上極為稀缺。那麼很自然,誰能完成這個供應鏈的智能化升級,誰就把握了製造業的未來。


在很早之前,阿里就曾經提出過C2M的趨勢,認為未來人們的需求一定是逆向滿足的,工廠要根據消費者的具體需求來進行生產,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批量生產之後再通過渠道銷售,我一度認為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畢竟工廠還是以規模為核心,很難做到這種柔性的個性化生產,或者說即便做到了,生產成本也極高,但隨着數字化的不斷升級,這個時代到來的速度遠超我們的想象。


阿里強大的數據分析「大腦」支撐了整個平台生產流程的統籌,邊緣計算、機器學習、圖像識別等技術則是整個鏈條運轉的支柱,訂單的需求通過IoT技術精確下發到各個生產環節,實現精細化的下單和生產,也正因為是智能技術在支撐,整個流程下來並無明顯的阻礙,生產100件和生產1000件在效率上並沒有特別大的差別。


相較其他工廠,犀牛能夠縮短75%的交貨時間、降低30%的庫存,甚至減少50%的用水量。在過去的兩年中試運營過程中,犀牛工廠已累計為200位淘寶天貓商家、主播、時尚達人等提供生產服務,得到了行業的廣泛認同,也完成了阿里「新製造」的最後一塊拼圖。




在服裝行業中,有一家垂直巨頭叫申洲國際,它的銷售額約200億,市值卻高達1600億,市盈率遠遠高於很多互聯網企業,足以看出資本市場對可能具備此類能力的企業極高的期待。

因為互聯網服務的天花板受限於人口紅利結束,而供應鏈智慧升級則還是一大片藍海,誰能拔得頭籌誰就能贏得一個更廣闊的未來,從目前全球經濟形勢的實際來看,製造業和服務業通過數字化這個橋樑實現融合,才是未來的趨勢。


阿里新時代將要超越互聯網

儘管數字經濟如火如荼,互聯網企業的發展也是一日千里,不少新銳的互聯網公司獲得了不錯的業績和市值,但作為中國互聯網領軍企業的阿里顯然目光絕不僅限於此。

純粹的互聯網企業,如果不和實業結合起來,終究就是用戶規模和用戶時間的競爭。這個市場終究是有天花板的,就好像人的時間一天24小時,不管你怎麼競爭,都不可能會看25小時的短視頻,所以把目光從信息中介上換到價值再造上,才真正能為中國互聯網打開一片全新的發展空間。而製造業的升級,顯然就是其中一個非常重要而又龐大的領域。


阿里的新製造,是「五新」戰略的重要一環。現在回過頭來看四年前提出的「五新」,我們更能看出阿里戰略的體系化特徵。




新零售的孵化和整合,是銷售通路的再造,是消費服務的提升,也是供給側深度數字化改革的基礎。新金融則真正實現了中小企業的普惠服務,讓金融能夠從為小微企業和個人經營者提供和大型企業同樣的服務,來支持他們的發展。新能源是「五新」的動力,新技術則是發展引擎。


而現在的新製造,和另外「四新」是高度融合的,數據技術、雲計算、人工智能和製造業的融合,將推動「中國製造」的又一次升級,更將成為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所在。

如果說之前阿里做的是中小企業生意數字化的「水電煤」,那麼「五新」戰略做的就是全社會數字化升級和創新的「水電煤」,用現在的話語來說,就是「數字新基建」。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曾說,利用數字技術創新求變已成為社會共識。面向未來,數字化將成為中小企業、品牌和各行各業的新能力,更將成為時代的新能力。而『五新』已經成為了『百新』、『萬新』,背後正是各行各業都在全方位走向數字化和智能化。


阿里做新製造,並不是要做製造業,而是要給全社會的數字化「打個樣」。犀牛工廠最重要的並不在於它的產能有多大,而在於它未來是個可以輸出給更多工廠的數字化解決方案。




所以阿里的目光早就跳出了互聯網,放到了更高的維度和更遠的未來上了,誰能夠先主導產業鏈上游的變革,誰就能主導下一個十年。阿里目光的高遠,執行力的卓絕,就是要讓互聯網和數字化,成為驅動實體經濟整體升級的領軍者。在中國經濟「雙循環」轉型的當下,阿里在數字新基建上的深耕,展現出一家好公司的責任和擔當。---(萬能的大熊)



*[新物種大爆炸帶來全新商業,這背後是什麼在驅動?]*


新時代、新物種、大爆炸,這些詞彙經常出現在我們的身邊,其實並不是一種流行,從本質上來看是反映了社會的變革。

在新的一期《無忌之談》中,阿里集團CMO董本洪為我們講述了新物種和大爆炸背後的故事。




新時代孕育新物種爆發

我們常說現在是一個新時代,其背後的含義往往是因為數字化升級,正在改變這個時代的基本結構。在另一些因素的推動下,如疫情的爆發,則讓這個時代的變化變得更加劇烈。因此也孕育了許多全新的物種,但和過去的漸進式發展不同,這些新物種的出現,往往是以爆炸的形態,突如其來,突然爆發,往往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這些新物種的誕生以及大環境的變化,改變了過去很多營銷的規則,董本洪說,營銷本是從打動人開始,所以對於你的核心消費群是營銷的第一步,在以前我們定義TA的做法,總是從基本的人口屬性,年齡、性別、收入、學歷、城市等,來定義你的人群。但是在數字化的時代這樣的做法,可能沒有以前那麼高效了。


大家都在盯准年輕人的市場,但沒有發現中老年人已經開始更快地在擁抱這個數字化的時代,過去的很多標籤在他們身上已經不再奏效。他們之中已經逐漸開始產生各種網絡生活達人,帶動了巨大的消費。這就是一個全新物種的爆炸。


即便是年輕人,人和人的差異也變得非常地大,有宅男宅女,御姐蘿莉,有熱愛動物的鏟屎官,也有諸如街舞這樣小眾運動的愛好者。因此標籤和維度的變化,也給營銷帶來了全新的挑戰。

從產品端來看則又是另外一個景象,我們會發現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網紅爆品,這些網紅爆品火爆起來的原因和之前有很大不同,往往是率先擊穿了某個族群後,才擴張到更廣泛的用戶群體。例如自熱小火鍋就率先擊穿了獨身享樂主義的群體,成為紅極一時的大眾新方便美食。


在全新的時代,我們應該打破傳統思想,去重新衡量這個世界的每一個維度,緊抓住某個典型群體的需求,來打造針對性的品牌和產品。不求大而全,但求一針捅破天,這可能是未來營銷的一個非常顯著的變化,對於天貓來說,幫助產品發現需求和人群,同時幫助新品進行穿透式營銷,會是未來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


新場景、新代理和新組織

新物種遠遠不止新用戶和新產品這麼簡單,在更多其他的維度,同樣出現了新物種的爆發。全新場景的出現,帶來了很多全新的生活改變。

例如盒馬提供的網訂早餐取餐櫃,就讓很多人的早餐習慣發生了變化,可以提前訂好早餐,路過的時候隨手取餐,既可以多睡一會兒又能吃到元氣滿滿的早餐,讓生活一下子變得更美好了,這個新場景帶來的物種也就爆炸了。這種變化的本質是未來的銷售越來越以人為中心,通過對人需求的全新場景挖掘,來實現全新服務和產品的提供。




類似的新物種爆炸還出現在大數據領域,創新的大數據想象力分析機構開始成為營銷代理領域的新物種。對於很多企業來說,不但不具備大數據的分析能力,更不具備在大數據中尋找獨特消費線索的能力。

第三方代理公司開始越來越注重加入到了企業的產品設計和數據分析過程之中,伴隨企業產品一路成長,用自己的專業給出企業最合理的建議,這是新物種的一種形態。


新物種不僅僅是商業機會,還是組織管理的革新。我們會發現,現在不僅環境變新了,人也變新了,年輕人開始有了越來越多自己的想法,同時對工作的認知也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再加上疫情之類的外部原因,也在改變人們工作的組織形式。


越來越多的企業形成了數字營運中心的概念,就好比企業有了自己的數據大腦,一方面重新規劃了類似電子商務、營銷、渠道管理、消費者洞察等等部門,另一方面則採用類似釘釘這樣的全新溝通工具來進行溝通和管理,讓組織的運作能夠更加有彈性和敏捷,這也是一種新物種的形式。


董本洪對這些新物種的闡述,讓我們真正看到了現代企業面臨的全新環境。他闡述的這些,對於現在的企業或者營銷人員來說,是更高維度的一個視角所看到的,所以也特別的有參考意義。

總體來說就是我們不要自我設限,要從各個維度重新審視現在的世界,在每一個環節可能都會有創新的機會,人貨場的重構,是未來整個零售行業一個非常重要的趨勢。


那麼我們應該去如何發現和把握這些新物種和新機會呢?在這裡我認為最有價值的部分是董本洪提到的他們背後的三大驅動因素,正是因為這三個因素的推動,才讓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物種爆發的階段。


三大因素驅動新物種爆發

董本洪認為,新物種的爆發是歷史必然,是一個長期趨勢,我們找到了三種大爆炸的因素,是使得這個大爆炸現象能夠持續不斷的關鍵。稱之為ABC,A代表了AI人工智能,B是Big Data大數據,C是Cloud Computing雲計算的能力,這一點認知是相當精準的。




不過要分析起來,大概要把順序倒過來,變成CBA。因為雲計算才是這一切的基礎,只有一切數據上雲,才能夠形成大數據,而有了足夠多的大數據,才能夠去訓練AI人工智能,這三者的關係是一個遞進的關係,後者要以前者為前提和基礎。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當下的時代正處在一個劇烈變化的邊緣,20年的互聯網,10年的移動互聯網,讓越來越多的數據上雲,從量變開始引發質變。

當然這其中也有基礎硬件進步的原因,計算機的算力大大提升,存儲空間的成本越來越低,網絡帶寬的速度越來越高,都使得全社會數據化成為大勢所趨。移動互聯網更是讓每個人都通過手機服務實現了自己生活的數據化,讓人人都隨時在線,讓社會進入到了一個全面進化的階段。


人工智能的誕生是解放人力,以前一個人同時只能做一件事,現在人工智能可以同時做幾千件,幾萬件甚至數百萬件事,使得針對性服務變成了可能。這就好像教育,一個老師肯定沒法個性化照顧一個班40個孩子,但人工智能就可以針對每個孩子的學習情況來進行輔導和強化。


隨着不斷的數據訓練,人工智能的能力越來越強,自然也就開始推動整個社會效率開始顛覆性的爆炸。這三大要素正在成為未來世界變革的推動燃料,我們在思考問題的時候,也應該從這個變化的角度出發。


總體看來,不管是新時代新物種還是大爆炸,都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從人力到算力的升級,阿里巴巴背後最大的價值在於能夠通過數據來洞察社會變革和人們的習慣改變,這往往是最接近真實的一種洞察,也是最有價值的一種洞察。我們如何去利用這個時代的變革機會,才是最應該考慮的問題。---(萬能的大熊)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