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4 15:20:31| 人氣35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操作系統」之戰:騰訊越不過阿里天王山?



(王如晨/文)

騰訊2020全球數字生態大會展示了完整的產業互聯網圖景,其開放之姿態,場景落地之多元,垂直滲透之迅猛,不同以往。

甚至過去較難直接涉入的製造業數字化以及與服務業協同的領域,亦開始呈現縱深布局。一個兼具2B氣質的騰訊形象凸顯出來。若只看場景,騰訊2B似乎完全不遜阿里集團。


但一個細節透露出別樣味道。大會上,騰訊一片「中台、大腦、協同、2B底座」詞彙,在教育場景上,它也蹦出了「操作系統」。

這是2019年以來騰訊話風特徵之一。這很「阿里味」呵呵。

不止騰訊。幾個月來,京東「大中台」、「操作系統」詞頻高企。尤其衝刺科創板的京東數科,更是不遺餘力,連「全域營銷」也喊出了。更多中小同業甚至傳統企業也在不斷複製、闡釋。


問題來了:

一、同質化表達反映了什麼信號?

二、騰訊們集體話風是否瓦解阿里話語體系?

就同質化表達看,一重信號反映出一種整體發展趨勢。那就是整個行業乃至社會面正在經歷一場深刻的數字化轉型。


這已成共識。體現在企業尤其行業巨頭身上,它們集體經歷着系統性與結構性變化。至少包括:數據與技術維度的打通;產品與業務維度的數字化、積木化、敏捷化;場景與生態重塑;組織維度協同等。如此,它們就具備對外輸出、賦能、構建新生態的能力。


第二重信號跟疫情、當局政策指引有關。疫情給許多行業帶來衝擊,也進一步催生、激活、激發各種數字化機遇,整個社會層面的數字化進程亦全面覺醒。

而在當局「數字新基建」政策指引下,巨頭們開始重新定位,從數據、技術、價值鏈、平台、生態、組織等維度全面推動戰略落地。


另一重信號,也跟資本市場有關。它有利於提升股價,抬高未來的估值。

幾年來,全球巨頭亞馬遜、微軟、谷歌以及本地誕生的阿里集團,2B尤其是雲計算、數據智能、企業數字化等業務開始逐漸成為增長新驅動,並持續刺激資本市場關注,市值亦大幅提升。


亞馬遜這方面最典型。事實上,早在1999年,它就定義自身為「技術公司」,賦能行業,而不是「電商企業」。2003年構想AWS雛形,2006年成軍。經過10年曲線,今日已成其營收與利潤核心。亞馬遜市值也一度登頂全球冠軍寶座。微軟自2014年納德拉接班後,經歷一番數字化、系統化、結構化的改造,成功變身全球雲計算核心玩家,市值同樣也曾登頂。


起步於B2B,隨後走向C2C、B2C、C2B乃至S2B2C的阿里,本身一直就是經典的雙邊乃至多邊的平台,面向B、C兩端的服務無法切割。而它亦很早就意識到2B服務的價值。


後面會分析,這裡只提兩個節點:一是阿里2007年開始密集談論數據與行業服務。被曾鳴視為阿里發展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會議,也即2007年9月底集團戰略會(寧波)的共識是「建設一個開放、協同、繁榮的電子商務生態系統」,它包括兩個核心:「奔月計劃」與開放 API。前者就是貫穿信息流、資金流、物流等底層數據,打通所有子公司業務。「奔月計劃」是後來王堅與阿里雲瘋狂的載體;API開放則有望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經濟奇蹟,那就是生態系統」。


另一個節點是2015財年年報,也即掛牌美國後首個年度財報,獨立披露阿里雲收入。那時,「大中台、小前台」戰略尚未公布。這是阿里集團加速升級、優化、變革增長模式的信號,也是國內科技巨頭面向數字經濟時代展示新成長動能的信號。2020財年,阿里雲智能營收超過400億,6年增長31倍。2021財年Q1,再度超越120億,已是連續三季過百億局面。


前不久,高盛上調阿里雲智能估值達930億美元,較2個月前摩根士丹利給出的770億美元提升兩成多。這一數據也意味着,阿里雲智能將有望進一步走向獨立,甚至未來幾年不排除在資本市場變現。那將是一個新的龐然大物。


騰訊們2B服務也很早。馬化騰創業之初,也是2B路徑,但一個較長周期,社交、文娛更多側重C端。即便如此,我們也不認同吳軍說的「騰訊缺乏2B基因」論調。事實上,若你結合企業價值鏈、供應鏈,可以說,從來不曾存在一家純2C企業。於2B亦然。不過,就騰訊以明確的組織與戰略推進計,2018年930組織架構變革,CSIG誕生,稱得上騰訊發展史上的關鍵節點。此後,騰訊同樣強烈地將CSIG與資本市場緊密關聯。近兩年,騰訊每次2C業務遭受質疑、面臨重大考驗時,它都傳遞自身成長性、落實市值管理的關鍵策略。


2020年騰訊全球生態大會,亦恰逢騰訊市值遭受一輪抑制之後。過去幾年,它與阿里你追我趕,互有先後。不過,前段,它一度被阿里甩開萬億之巨。近日略有提升,但仍有8000多億市值差距。這裡面,阿里除了螞蟻集團IPO預期帶來的刺激,最大的觀感應該與2B版圖價值評估有關。







此刻,騰訊一定也有刺激股價與市值的用心。最新交易日,騰訊港股確有明顯反應,全球生態大會應該發揮了作用。目前,CSIG尚無獨立估值,缺乏更多獨立觀察的視角。壓力可能不在具體業務本身,或許更多在於複雜的內部組織體系,涉及到結構變化。窩在騰訊大盤裡的它,到了進一步獨立的節點。


同質化表達的京東倒呈現出日益獨立的風貌。儘管公有雲領域不出彩,基於電商沉澱的京東數科已到科創板過會階段,而京東物流、京東健康及更多獨立單元也在相繼變現中。3年來,京東至少經歷三輪產業定位,落實過密集的組織變革。一個開放、科技、智慧的京東2B形象正在持續凸顯。幾個月來,京東市值大幅提升,其成長性、投資價值、潛在估值一定還會有出色表現。


那麼,騰訊們這種集體的話風,是否會瓦解阿里話語體系?

進而,它們與阿里乃至海外巨頭們之間的博弈,會否出現全新的格局變化?

太遠的事,無法判斷,硬下判斷也沒意義。不過,就此刻與中期演進看,我們還是嘗試給出自己的一點結論。

就具體2B要素、各種中台、眼花繚亂的落地場景尤其過去很難滲透的製造業等領域看,騰訊2020年全球生態大會確實展示了完整而多元的能力。


它的開放姿態與邊界意識亦非常鮮明。各種計劃、場景之外,它沒有忘記「數字化助手」的核心立場,做助手,做夥伴,幫忙不添亂。

它其實已澄清了兩大問題:一是打破了吳軍等人所謂「騰訊沒有2B基因論」,二是是系列動作,也讓人看到,騰訊已經大幅推到所謂中間牆文化。

因為,諸多解決方案、大腦、中台、操作系統、場景滲透,若沒有較高層次的內部協同創新,是不可能真正落地的。而就大會上宣講的諸多案例、數據看,確實有明顯的奏效。

尤其是將零售業、教育、金融、智能交通、製造業與2C能力的協同,所定義的完整的模塊化服務,讓人看到一套套行業智能操作系統的思維。


就像剛才我們說的,騰訊必定經歷着系統性與結構性的變化。至少在數據與技術打通、產品與業務數字化/積木化/敏捷化、場景與生態重塑、組織協同等層面,有了明顯的演進。否則,對外輸出、賦能、構建新生態,可能會停留在營銷層面。


但同質化的商業詞彙也顯示出,此刻的騰訊,至少在商業理念、定義未來、引領2B行業革新上,還沒有發展出更加獨立、統一的話語體系,從而足可讓人窺見它的協同創新還有許多障礙,系統性與結構性變化許多還停留在營銷層面。或者說,難處不在數據、技術、產品化,更多在於長期以來的服務實踐,以及此刻與之匹配的組織架構。


我們絕非揶揄騰訊複製阿里詞彙。相反,若梳理騰訊過去多年的演進,會發現,商業理念與詞彙表達上,騰訊並不遜於阿里,甚至一度領先。

比如,早在2013年,騰訊就被外界定義為一個「經濟體」。至少在2018年以前,它也定義過「大腦」。而「操作系統」一詞,它本來更有話語權。

騰訊體系的「操作系統」一實一虛。「實」的部分易解。早在13年前,就有人說QQ是「操作系統」。它占據了時長,並隱含着商業化服務集成空間。這已有後來微信生態思維。

隨後騰訊涉足移動OS,2010年診斷會後,生態開放邏輯與產品碰撞,商業理念超前。


10年前今日,騰訊推出WebQQ2.0。WebOS並非新東西,但本地WebQQ與IM聚合,具有iOS一樣的魔力。Q-service集成了騰訊系各類移動應用,已是移動桌面平台化實踐。


隨後Qplus更是給人啟發。馬化騰說過,客戶端不再重要。騰訊「客戶端」內涵比「平台」深,外延比「操作系統」廣,已有今日分布式架構思維與「商業操作系統」苗頭。不過,彼時無論數據、技術、業務還是供應鏈、外部基礎設施,當然還有消費需求,都還不具備落地實踐的基礎。


但這並不能掩蓋騰訊「操作系統」新思維價值。2017、2018年,外界開始討論「微信操作系統論」。邏輯似乎未完全甩開當年Q-service、 Qplus的影子。微信當然算得上顛覆式創新。但若沒有QQ探索尤其當年「操作系統」思維,微信很難誕生。網易、小米、阿里等外部同類產品失敗絕非偶然。它們缺乏騰訊業務實踐的連續性。


當然還有後來TencentOS的2B實踐,今日亦有出色的開放延續。

不過,在我們看來,騰訊「操作系統」思維勝在「實」的部分。它始終沒有完全超越獨立的產品形態。騰訊擁有強大的鏈接力,以及基於社交觸達各種碎片化、多樣性場景的能力,但也埋下缺乏許多縱深耕耘的機制,從而在涉及外部上下游價值鏈的商業協同維度,就不如外部垂直形態的商業服務平台。


這恰恰是阿里「商業操作系統」出色的一面。阿里「操作系統觀」當然也有獨立的產品概念,飛天、YunOS都是這種思維下的產物。雖然服務的範疇有明顯差異,本質上,走到盡頭,跟騰訊的「操作系統觀」幾乎同等深度。還有萬能的淘寶,依靠強大的服務集成能力,一度也給人「操作系統」的觀感。此外,阿里2015年公布、而後擱淺的「百川計劃」,其實也帶有操作系統的前瞻思維。


但同樣是2018年,阿里集團「操作系統觀」出現了質的飛躍,從「實」的產品視角擴張到「虛」的商業視角。


「商業操作系統」的誕生,標誌着阿里集團在如下層面達到如下新階段:

1、 前端服務多樣性,數據維度完整性:電商新零售、金融、本地生活、健康、文娛等,並開始全面打通,數據銀行、消費者運營資產概念落地。

2、 價值鏈完整性:除了入口端,還有完整的數字支付、智能物流、阿里雲等要素。此外C2B機制正進一步強化。

3、 前瞻性的商業理念與戰略驅動:經濟體、「五新」戰略、ONE阿里等。

4、 高頻的組織變革與超級協同。推動了上述各種縱向與橫向要素的全面貫通。


「商業操作系統」落地的策略之一A100計劃,包括11種要素。它們其實就是上述變化的結果。阿里的能力,在沉澱20年之後,在數據、技術、業務、組織層面得以全面貫通,在超級耦合的基礎上,走向全面解耦。

將視線拉回2007年9月底阿里集團戰略會議(寧波),它幾乎完整地匹配了「奔月計劃」、開放API的要求,並達到一個截至目前業界相對理想的商業形態。


2018年的騰訊,為什麼無法從產品形態的「操作系統觀」走向偌大商業形態的「操作系統觀」階段?

吳軍說它缺乏2B基因。這是個頗為迷惑人的偽命題。不說騰訊創立時2B定位以及後來微信生態2B服務,只說文娛,騰訊也早就對接許多B端組織,也是個經典的雙邊與多邊平台經濟體,怎麼可能沒有2B基因呢?


如果說騰訊在互娛領域提出一個「互娛操作系統」,至少在本地,沒有哪家具備它那種完整的要素以及貫通產業鏈的能力。


但是,除了整個互娛版圖,若與阿里上述縱橫要素對比,你也能發現,騰訊生態體系裡,有明顯短板:

1、 數據短板

社交機制、用戶規模、純「大數據」規模、碎片化場景服務觸達、支付工具上,有諸多優勢,但在與實物電商與新零售、製造業、供應鏈、履約相關的落地環節,短板明顯。此外,阿里文娛雖然整體弱於騰訊,但數據維度匹配完整。此外還有其他更多獨立的業態服務。


2、 垂直服務短板

騰訊勝在鏈接多樣性、場景豐富性,有洞察力,但除了互娛等領域,弱在縱深服務的貫通能力。它確實通過社交、投資連接了許多合作夥伴,互相賦予所謂「半條命」,但是,這種合作跟從創立一刻就定位於「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阿里比,在消除商業壁壘、複雜的運營實踐上,就缺乏很多能力。


當然,不是說騰訊不會幫人做生意。騰訊主業互娛也是生意,它能化解許多B端夥伴面臨的壁壘,沉澱一整套的能力。這種生意經也有它複雜、強大的一面。不會比電商領域輕鬆。但它更側重文化領域,現實生活中,整個價值鏈缺乏有形商品涉及的許多線下環節。


許多場景與鏈條的服務不完整,縱深數據就不可能真正有效地貫通。就騰訊平台的供給來說,雖然今日相對完整,並且藉助小程序、微店等開始構建完整的體系,但仍建立在一種外部網絡效應的協同之上,有較多的脆弱性。


過去有人說,百度人員技研厲害,騰訊產品經理強,阿里特懂運營。誇張多多,但阿里集團20年來的商業實踐,至少在涉及有形商品、與製造業相關的許多領域,有着比騰訊們更具落地運營與實踐的能力。

這種能力,在公有雲服務上還很難看出來,但云與數據智能的結合上,阿里在許多場景上,會有更多優勢。


3、 轉化與協同效率

基於上述兩大維度,在互娛之外的許多場景,騰訊的服務的品質、效率、超級協同上,有明顯的短板。

所以,騰訊更強調社交、支付、資本層面的連接與合作。許多被它投資的公司,也是它的重點夥伴。但是,無論「半條命」的立場強調到什麼程度,它始終不可能真正化解協同的挑戰。


另外還有一重。一段時間以來,一些人特別熱衷於推崇具有用戶時長優勢的平台。這種通常與社交、文娛、直播/長短視頻有關。這是騰訊們的優勢部分。

前段,阿里也因此一度陷入爭議,儘管除了文娛,還有淘寶直播等極為出色的服務形態擴充時長。


不過,關於用戶時間的爭奪,許多平台也陷入空耗。隨着用戶增量空間縮小,流量經濟已步入瓶頸。這類平台急需生成更具效率與品質的交易屬性。而後者,恰恰是阿里的優勢。當其他平台受困於 「留存、交易轉化」時,在淘寶直播等新型服務形態下,阿里依然呈現出強大的增長勢能。


儘管外部單體平台用戶規模超過或逼近阿里,但超過萬億美元GMV,依然說明阿里集團的效能。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在此將「轉化」與「協同」一起強調的原因。


舉例說,着眼整個鏈條的服務,儘管騰訊也在涉入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協同,但就群體規模而言,道達爾這類公司,選擇阿里要比選擇騰訊更有空間。畢竟它們不止要觸達用戶,占領心智,鍛造品牌,還要穩定、可持續、安全地促成交易。


4、 內部組織力

這只是粗淺感受。2018年以來,外界一度質疑騰訊內部組織體系。後來組織架構變革,CSIG誕生,隨後又成立技術委員會,推動底層開放、共享及協同。應該說,騰訊2020年全球生態大會公布那麼多「中台」,落地那麼多場景落地,背後都有之前組織變革的成效。


但也有一處模糊:如此重大場合、關鍵時刻,湯道生在論述了騰訊產業互聯網的效率、安全、生態共建,並再度確立「數字化助手」定位後,有關騰訊集團2B底座的結構仍不夠清晰。我們看到了產品、中台、場景,幕後組織協同層面似乎仍有較大的協同空間,尤其是技研、微信生態、各單元數據等層面。


在一場圓桌論壇上,湯道生說,騰訊目前三個核心任務是洞察力、產品力、組織力。夸克認為,他說出了心裡話。





如此,「誰的操作系統更勝一籌」話題上,也就可以給出相對清晰的結論了。


我們說,隨着平台演進,騰訊2B服務雖能涉入側重連接之外的更多場景,公有雲服務甚至會搶去更多份額,但與行業相關的數據智能,尤其是製造業與服務業結合的等領域,即便有類似阿里完整的11種要素,也很難產生同等的賦能效應。阿里經濟體的「商業操作系統」會擁有更高的效能。


但阿里也沒有驕傲的資本。因為,這兩種平台經濟體,至少在中國舞台上,代表着兩種不同的數字經濟發展路徑。


阿里整個體系富有效能,但弱在單個維度缺乏更大的開放與連接能力。它依靠整個完整的經濟體系統作戰。任何想挑戰這一系統的平台,與之肉搏,都會付出巨大的代價,也很難成功。但若拆解阿里,除了電商、雲智能、金融科技維度,目前每個入口服務都很難說擁有真正的統攝力。阿里確實在不斷補足每個環節、要素,有它底層強大的技術力量,但勝在系統,勝在內外超級協同,勝在強大的組織力,它與初心、文化、價值觀一體,而最大的挑戰,也在於這一方面。


與阿里相比,有着強大連接力的騰訊,視野反而更開闊。在「數字化助手」立場下,它會有着更多滲透的機會。它的要素也在走向完整,能力也在呈現結構化與系統化的風貌,內外協同、組織力也會持續提升,但未來多年,它也不可能走向阿里的模式。否則,它今日的生態體系會發生崩潰。


某種程度上,2B的阿里,更像蘋果,半封閉,富有品質與效能;而2B的騰訊,更像安卓,粗糙而而富有開放的活力。它們各有自身強大的系統性與開放特質,但當它們將競爭的視角落在外部時,事實上,它們真正的敵人在於自身。阿里與騰訊,在模式與路徑上,其實是一組高度匹配的CP。


我們看到,2020年騰訊全球生態大會上,領銜嘉賓是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讓·梯若爾(Jean Tirole),讀過15年前他與Jean-Charles Rochet合作的經典論文Two-Sided Markets: An Overview,非常理解為何此刻他會出現在騰訊舞台上。多年來,圍繞這論文的雙邊平台機制與監管的探討,隱含着騰訊與阿里兩大平台經濟體的未來演變空間。騰訊有着更強的連接與開放特質,故而擁有某種更為獨立的姿態。讓·梯若爾的發言裡,確實也藏着差異性評判。






邏輯上,未來的騰訊,可能會讓阿里吃不少苦頭。

只是,一切還是要回到實際的商業層面來。


面向數字經濟時代,從產品層面到商業層面的「操作系統觀」落地,至少在中國,騰訊很難越過阿里這座天王山。當阿里「商業操作系統」成為全新增長驅動,持續引發資本市場關注並甩開騰訊市值一大截時,騰訊目前還處於關鍵的話語轉換周期,話語體系還不夠獨立、自然,它的挑戰不在數據、技術、產品等單一層面,而是組織力與協同等維度。


阿里各種要素、能力更均衡,而組織力尤其強大。此外,它的2B底座,目前也更具獨立性。夸克認為,接下來一段,或者說2020年年底前,騰訊2B版圖,可能還會出現關鍵的組織架構升級。---(夸克點評)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