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17:25:47| 人氣2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馬云:新冠疫情加速了數字化變革,數字化可能會提速到十年、二十年內完成 | 2020WAIC



[鈦媒體快訊]---7月9日消息: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會(WAIC)開幕式上,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馬雲以全息影像方式發表演講。在演講中,馬雲談到疫情給他的三點思考:

第一、人類離不開地球,但是地球卻可以離開人類。工業革命之後,人類有能力向外看,登上了月球,建設了太空站,可以在太空生存。很多偉大的人開始對地球以外的世界有了偉大的探索。人類的權利很大,但是大自然可以隨時讓我們下崗。人類要學會和大自然共存。


第二、經濟增長可以放慢,但人類必需要成長。我認為AI應該翻譯為機器智能,翻譯成人工智能是人類把自己看得過大過高,很多事情對人類來講很難,但對機器來說是非常容易。

第三、馬雲表示,如果過去數字技術是讓生活變好,那麼,今後數字技術是讓人類能夠更好地生存下去,疫情沒有改變技術變革的趨勢,但是疫情加速了數字技術的變革,因為災難在倒逼我們創新。


同時,馬雲認為,數字技術的大趨勢並沒有發生變化,但是未來本需要三五十年的完成的數字化,可能會提速到10年、20年內就完成,技術變革提前並且加速,這是我們需要做好的準備,也是今天的人工智能大會和去年大會所面臨完全不同的局面。


以下為馬雲演講全文:

尊敬的各位領導,嘉賓和朋友們,上午好。

我現在在雲南,很榮幸能夠加入大家的討論,這是一次非常特殊的大會,可能也是歷史性的。


第一屆人工智能大會,我們在上海聚在一起的時候,誰都不會想到,今年,我們是以這樣的方式繼續去年的研討會。我記得去年我們當中還有人在擔心,還有人在爭論,機器會不會取代人,就業怎麼辦?現在我們最着急的是怎樣才能讓機器儘快取代人類的很多工作。比如在病毒傳播的領域,我們千方百計要讓機器去解決問題,而不是讓人沖在最前面。


所以世界真的是這樣,我們擔心的都沒有發生,但我們沒擔心的卻在接二連三的發生。

今天的問題是我們昨天做的決定造成的,但是我們很難改變昨天,甚至對今天往往也無能為力,未來應該怎麼樣,是今天我們可以決定的。

疫情對世界帶來的改變,我想,我們不如把它當做一種來自大自然,來自未來的思考。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幾天的我的三點思考。


第一,人類離不開地球,但地球卻可以離開人類。工業革命以後,人類有能力向外看,登上了月球,建設了太空站,試着在太空生存。很多傑出的人,包括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開始對地球以外的世界有了偉大的探索。接下來,因為數字革命,人類有能力向內探索,真正的了解自身,也真正了解地球。相比之下,人類對自身的探索顯得更難,也更加重要。

今天,人類對自己的了解非常有限,最厲害的腦科學家也只了解人類大腦不到10%。


這次疫情讓我們看到了人類對自己的陌生,對地球的陌生,因為我們不了解自己生存的世界,不懂得地球,不珍惜和保護地球。所以製造了很多的麻煩和災難。我想人類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解決好自己的問題,解決好地球的問題,不然無論我們移居到哪個地方,無論我們去哪個星球,都會依然面臨這樣的麻煩和災難。其實我們人類還離不開地球,但是地球離開我們可能會更好。


最近看了幾個新聞,由於遊客數量的減少,日本奈良的鹿少了很多零食,腸胃恢復了健康,意大利的威尼斯封城以後,水變得更清澈了,我們還能夠看到水裡的魚。

如果說地球是一家公司,大自然才是真正的老闆,人類只是大自然優選的管理者而已,人類的權利很大,但是大自然卻可以隨時讓我們下崗。


很多事情對人類來說沒有錯,但是對大自然來說就是個很大的錯誤。如果人類一直給大自然帶來災難,大自然一定會回報人類以災難。我們人類一定要學會和大自然共存,人類只有順應自然,尊重自然才能在地球上生存下去。




第二,經濟增長可以放慢,但是人類必須要成長。疫情讓我們明白,世界的生態系統是由微生物決定的,不是由最高等級的動物所決定的,就好像決定非洲大草原的是那裡的微生物,而不是那裡的獅子和大象。我們人類千萬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高。我認為AI(人工智能)應該翻譯成為機器智能,翻譯成人工智能是人類把自己看得過大,很多事情對人類來講很難,但對機器來說卻非常容易。


動物有的是本能,機器有它的智能,而我們人類擁有的應該是智慧。幾千年來,人類的知識在快速的增長,技術在發展,但人類的智慧並沒有成長。今天我們所擁有的資源和財富前所未有,我們擁有的知識和技術能力也是前所未有,當然我們面臨的麻煩也是前所未有。


今天人類知識的積累,信息處理的能力和抗風險的能力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但是很遺憾,我們缺乏了智慧,我們有時候並沒有把這些資源能力和知識用來加強溝通和合作,有時候還製造了很多隔閡,甚至擴大了分歧。


人類從來不缺災難,但是災難之後的我們一定要成長,否則,我相信未來毀掉人類文明的不是病毒,而是人類自己。人和人、國家和國家沒有一個是一樣的,肯定是不同的。而且會永遠的不同下去,也因為我們的不同,世界才豐富多彩。今天世界的很多問題是因為不尊重太多彼此之間的不同和分歧,看到了不同,依然能夠放下分歧,學會尊重和欣賞各自的不同,這才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標誌。




第三,如果過去數字技術是讓生活變好,那麼今後數字技術是讓人類能夠更好的生存下去。疫情沒有改變技術變革的趨勢,但是疫情加速了數字技術的變革,因為災難在逼迫我們創新。

我們一位專家用肉眼看一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CT片子,需要15~20分鐘。後來中國的技術人員在很短時間內開發出的新冠CT隱形的智能算法,機器看到一個疑似病理的片子,只需要20秒,是肉眼專家效率的60倍。


我聽說疫情期間,農民用衛星遙感技術貸款,農戶通過手機上的小程序,在地圖上劃定自家的水稻田,衛星通過遙感圖像識別稻田作物生長的情況,結合了氣候行業等情況,機器預估產量和價值,再決定貸款多少錢給農民。疫情期間這樣用互聯網技術讓自己活下去,讓別人活下去的創新無處不在。


我們上學、開會、買東西、看病,維持生活的運轉,都必須依靠數字技術為活下去而做的創新,才是真正最強大和不可阻擋的動力。

數字技術的大趨勢並沒有發生變化,但是未來本來需要三五十年的完成的數字化,可能會提速到10年20年內就完成,這是巨變以後的巨變。

技術變革提前並且加速,這是我們需要做好準備,也是我們今天的人工智能大會,和去年大會所面臨完全不同的局面。


相隔一年,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今天的我們已經沒有時間擔憂,與其擔憂不如擔當,因為病毒不需要簽證,不分國家,技術也不應該有邊界,不能分你我。今天的災難是巨大的,今天的災難也許才剛剛開始,我們沒有其他選擇,所以大家早一點開始合作、團結、抱團,我們就會早一天勝利。

謝謝大家!-----(鈦媒體)



*[李彥宏:未來的操作系統,是基於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框架的系統 | 2020WAIC]*





李彥宏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現場


[鈦媒體快訊]---7月9日消息: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 李彥宏以“人工智能新起點:開放平台及新型基礎設施”為題發表演講。

李彥宏在發言中表示,未來的操作系統不是基於PC也不是基於手機的操作系統,而是基於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框架的操作系統。對上承接各類智能應用,對下主宰AI芯片的設計。


在演講中,李彥宏首次提出了 AI 發展三階段的理論:一是技術的智能化,二是經濟的智能化,三是社會的智能化。

其中的經濟智能化階段又分為上下兩個階段,在前半段,人工智能的發展主要圍繞通用能力的開發和作為一種資源的 AI 能力的平台化。在後半段,人工智能開始全面的產業化,行業應用與商業化全面普及。


對於目前 AI 發展所處的階段,李彥宏表示,“目前我們正處於從經濟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後半段過渡的時期,人工智能已經證明或者初步證明了其對所在行業的顛覆和重構潛能。”

除此之外,李彥宏談及了百度自身的定位。李彥宏表示,“百度將自己定位於專註對外賦能的 AI 平台型公司,我們希望每一家企業都可以像用水和電一樣使用我們的平台,從而快速實現 AI 化轉型。”


李彥宏表示,今天中國正在積極推動新基建計劃,也可以看成人類進入智能經濟和智能社會之前最大的基礎設施工程。它有很大的希望會在中國率先掀起全面人工智能化的潮流。



以下為李彥宏演講全文:

尊敬的李強書記、龔正市長,各位嘉賓,大家好!

我想首先祝賀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的順利召開,在當今全球各地新冠病毒還在此起彼伏的特殊時期,世界人工智能大會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召開,我覺得既彰顯了上海組織能力和管理水平的高超,也同時說明上海對於人工智能是“真愛”。


我們知道,上海把發展人工智能作為優先的選擇,正在加快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人工智能發展高地,這樣的雄心和格局非常值得稱道。我作為一個科技從業者,應邀出席這次大會,既感到榮幸,又有非常強的緊迫感。儘管在過去幾十年科技行業充滿了跌宕起伏,有繁榮也有蕭條,有高潮也有低谷,但是總體上我們見證了科技公司對於人類社會的發展起到的推動作用。


今年以來,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經濟停滯,失業率大幅增加。而作為企業家,我們也不得不反思科技創新是否能夠在關鍵的時刻讓人類更好地掌握自己的命運。今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的主題“智聯世界,共同家園”,我想就是要回答這個問題。




現實情況是,我們沒有能夠在武漢封城的時候,派遣大批的無人駕駛車輛為百姓提供日常服務,我們沒有能夠通過生物計算快速找到新冠疫苗,我們也沒有儲備了足夠多的技術來應對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逆全球化風險。所以我看到很多人對技術,尤其是AI技術產生了悲觀情緒。


但是,作為一個局中人,我知道,我們在進步。百度發明的 LinearFold 算法可將此次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組二級結構預測從55分鐘縮短至27秒,提速120倍,這意味着我們能更快地預測病毒變化趨勢,以制定有效的防控措施,還可以提高疫苗研發的效率;百度的人工智能多人體溫快速檢測解決方案有效降低了火車站、地鐵等公共場所工作人員被傳染的風險;由阿波羅無人駕駛系統支撐的無接觸送餐車和無人消殺作業車,大幅減少和避免了交叉感染。


我相信,未來在公共衛生的監測、新葯研發和疾病診斷等方面,人工智能還是大有可為的,它可以提高檢測的靈敏性與準確性,縮短新葯研發的周期、降低新葯的研發成本,提高醫療診斷的準確性和效率,這些將使人類在面對健康問題時更加主動。


我也相信,國家倡導的新基建,是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基礎設施建設,將在交通、能源等領域大大提升效率,推動經濟增長。以車路協同為基礎的智能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將能夠提升15%-30%的通行效率,從而為 GDP 貢獻2.4%-4.8%的絕對增長。


我更相信,隨着人工智能技術平台的開源和開放,越來越多的應用可以很方便地開發出來,惠及經濟社會的方方面面;未來最主要的操作系統軟件將不再是基於 PC 的或者基於手機的,而是基於人工智能深度學習框架的。深度學習框架會對上承接各類智能應用,對下主宰各類 AI 芯片的結構。






在我看來,AI 的發展會經歷三個大的歷史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技術的智能化,人工智能60多年前被提出,近10年經歷了算法的快速迭代和創新,通過雲計算、大數據的賦能,已經逐步發展成為一個新型的技術平台,但是人工智能科學家們的努力主要集中在概念導入、技術探索與諸如人機對弈這樣的局部應用探索上,並沒有演變為一種產業甚至經濟現象;


第二個階段是經濟的智能化,隨着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人類產生的有效數據成指數級上升,雲計算的發展則提供了海量計算所需的算力,加上經濟和社會普遍的數字化和互聯網化所創造的基礎環境,人工智能終於得以開始在廣泛的經濟領域施展魔力。


這個階段又可以細分為兩個子階段,在前半段,人工智能的發展主要圍繞通用能力的開發和作為一種資源的 AI 能力的平台化,以及在智能搜索和信息流推薦這兩個標誌性行業的應用;在後半段,人工智能開始全面的產業化,也就是行業應用與商業化的全面普及;


第三個階段是社會的智能化,也就是人工智能將從經濟領域滲透到廣泛的社會領域,全社會和全球範圍內的智能協作與制度創新將是這個階段的主要特徵,最終這種協作和變革又會對經濟產生更深遠的影響,人類將真正進入智能社會。


目前,我們正處於從經濟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後半段過渡的時期。經過前半段的發展,在全球範圍內已經出現了少數幾家通用 AI 平台和一些專註於某個垂直行業的細分 AI 平台,在信息搜索、信息流推薦、無人駕駛這幾個垂直行業,人工智能也證明了或初步證明了其對所在行業的顛覆和重構潛能。


幸運的是,百度從一開始就處於搜索引擎這一迄今為止人工智能規模最大的應用場景;十年前我們又開始將通用 AI 能力的開發和平台化,作為我們的一個重要戰略;幾年前,我們在無人駕駛和智能交通這一垂直行業發力。現在百度大腦已經代表中國領先的通用 AI 能力,每天的調用量突破了1萬億次。






我們同時還通過飛槳這一深度學習開放平台和智能雲服務平台,賦能人工智能開發者和產業智能化的企業。飛槳上的開發者數量已經達到194萬,服務的企業達到了8.4萬家,基於飛槳產生了23.3萬模型,覆蓋各行各業。百度智能雲則憑藉 AI 能力引擎和 AI 開發平台這兩大核心優勢,成為產業智能化的主要推動者之一和雲服務領域頭部玩家。我們的 ACE 智能交通引擎作為一個垂直平台,也已經成為交通領域人工智能化的先行者。


上個世紀90年代,美國通過“信息高速公路”計劃,大大擴充了互聯網的基礎設施,從而將人類帶入了互聯網時代;今天,中國正在積極推進的“新基建”計劃,可以看成是人類在進入智能經濟和智能社會前最大的基礎設施擴張工程,它有很大的希望會在中國率先掀起全面人工智能化的潮流,而百度希望為這股潮流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百度將自己定位於專註對外賦能的 AI 平台型公司,我們希望每一家企業不管你多小,都可以像用水和電一樣使用我們的平台能力和服務,從而快速實現 AI 化轉型,最終這又會使每一個普通消費者受益。

百度也是中國唯一在智能交互、智能基礎設施和產業智能化領域都形成了優勢的 AI 平台型公司,這種定位也可以使我們避免與生態夥伴競爭,並始終將開放作為一項基本原則,從而專心致志扮演好 AI 賦能者的角色。


人工智能最終能否從產業化準備階段過渡到全面應用和普及階段,以及這一過程需要多長時間,我們相信這種角色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作為一家把技術作為信仰的公司,我們樂此不疲。不久前,圍繞這一定位,我們還確立了兩個小目標,一是到2030年使百度智能雲的服務器數量達到500萬台以上,一是在未來5年為社會培養500萬名 AI 人才。




但目前人工智能所處的階段,也是一個容易產生迷茫甚至悲觀的階段,這是大多數顛覆性技術在加速普及之前的必經階段。就像互聯網在2000年後的幾年裡經歷的那樣,一些公司消失了,一些人永遠離開了這個行業。我還記得當時一些海歸甚至因為失去信心而重新回到了國外,因為百度也是從那個低谷期爬出來的,我對此記憶猶新。但是,當迷霧消散時,一個經濟和社會全面互聯網化的時代開始了,熬過寒冬的小人物們成為了新的英雄。


當年我對互聯網的信仰,還是今天我對 AI 的信仰,都沒有一絲絲改變。我仍然認為 AI 是堪比工業革命的大浪潮,它一定會徹底改變我們今天的每一個行業。而這次疫情會成為一個契機,它讓人們產生了掌控命運的緊迫感,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人工智能不再遙遠,而是就在我們身邊,延長了我們的雙手,強大了我們的大腦,豐富了我們的視覺,消除了時空的障礙。

迷霧終將散去,智能經濟和智能社會終將成為現實,而人類終將掌握自己的命運。

謝謝大家!-----(鈦媒體)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