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3 16:34:41| 人氣35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揭美國新冠病毒檢測停滯緣由:設計缺陷、手續繁雜、拒絕使用世衛組織提供的試劑

《華盛頓郵報》揭美國新冠病毒檢測停滯緣由:設計缺陷、手續繁雜、拒絕使用世衛組織提供的試劑

《華盛頓郵報》近日報道稱,一家位於德國柏林的公司最近很忙碌,創始人奧爾夫特⋅蘭特和他的團隊最近一直在為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而忙碌。他的公司最新研製出一種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包,隨後在2月底之前這家公司已經給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140萬份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包。




但相比之下,在同樣面臨新冠肺炎擴散嚴峻形勢的美國,廣泛開展的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卻幾乎停止了,美國對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的生產能力不足,只能導致公共衛生官員用有限的條件來確定新型冠狀病毒能以多快的速度傳播。從1月中旬到2月底,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僅僅完成了不足4000份檢測。


在蘭特看來,目前美國所面臨的窘境,是因為美國政府遲遲未能採用私人公司參與新型冠狀病毒測試,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太快,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來不及開發足夠的檢測方法。


隨着美國新冠肺炎確診感染人數快速上升,美國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條件和能力不足的問題日益嚴重。首先,專家表示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行動太慢,沒能及時採用私人公司的專業知識和條件。直到3月中旬,著名醫藥公司羅氏(Roche)等才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特批,開始進行自主研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檢測。


此外,儘管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官員一再表示,之所以廣泛的測試被延遲,是因為了美國民眾的公共健康負責,需要嚴格遵照科學的標準,保證測試安全準確。但美國政府的努力卻因廣泛的生產能力不足而讓問題愈發嚴重,導致美國整個2月份新型冠狀病毒檢測都陷入窘境。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官員並未清晰解釋在檢測試劑生產環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但承認檢測試劑的設計缺陷很有可能也導致了許多測試結果不準確,美國衛生部也在3月初宣布開始對早期的檢測試劑缺陷問題進行調查。




在美國按照一直以來的慣例,都是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專家最先獲得研發病毒檢測試劑的權限,因為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比其他機構都要更早能接觸到病毒樣本;隨後,私人公司在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許可下,才可能研發應對公眾所需的檢測試劑。


對此,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發言人本傑明⋅海恩斯(Benjamin Haynes)在回應中說:“這一過程並沒有我們希望的順利。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有責任確保其實驗室的所有研發活動,測試過程和數據均具有最高的質量,並且具有適當的可追溯性、可複製性和可記錄性。”


另外,該發言人也承認,“現在非常需要私人製造商加速生產檢測試劑”,商業實驗室正在努力開發自己的測試,並希望不久後可以在全國範圍內用於臨床。

但是有專家批評稱,政府官員應該採取更快的行動,儘早引進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以外的私人公司的專業研發力量來應對疫情。


蘭特說:“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擁有優秀的科學家,他們為此感到自豪。”“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採取了錯誤的方法。”

“我們可以感到自豪,我們行動迅速”

最初,美國為新冠肺炎開發診斷測試的努力與世界其他地區還算同步。


1月初

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發表後不久,德國的研究人員宣布他們已經研發了一種診斷測試。 然後,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科學家幾天後也宣布,他們也開發了一個測試,甚至用該試劑診斷出了美國首例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但在那之後,美國應對新冠肺炎的表演很快就落後了,特別是與世衛組織相比,世衛組織在採用德國研究人員開發的檢測試劑之後,已經向世界各國派發了超過100萬份檢測試劑。

世衛組織宣布,早在2月6日,也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發布4周後,世界衛生組織就向全球各國的70個實驗室派送了25萬份檢測試劑。


相比之下,同一時間內美國

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向全國各地的實驗室運送了約16萬份檢測試劑,但隨後在檢測試劑生產缺陷問題曝出後,因為檢測結果不準確,大部分試劑都無法使用。根據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統計,在接下來的3周內,之前派發出的檢測試劑中,只有200份可以使用。


事實上,一直到2月28日,美國派發檢測試劑的工作都處於停滯狀態。之後,聯邦政府宣布修改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檢測試劑,並且放寬了食品藥品管理局對私人公司研發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的限制。

在那段關鍵的時間段內,儘管美國各州的公共衛生官員不斷開始對檢測能力不足提出警報,但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一再向公眾保證檢測試劑研發正在快速穩步進行中。


1月份,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官員在新冠肺炎簡報會上吹噓說,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公共衛生系統”。

在2月12日的簡報會上,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官員梅森尼爾(Messonnier)說,“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已經迅速開發出檢測試劑並且部署到了各州,目前看顯然是成功的。”

2月14日,梅森尼爾還信誓旦旦地表示:“我們可以感到自豪,我們行動迅速。”

2月21日,梅森尼爾承認早期檢測試劑存在問題,但把這種情況描述為“正常”。


根據相關機構統計,在整個2月份,美國各州衛生機構使用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檢測試劑完成的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數量少之又少,各地的衛生官員都開始請求獲得一種真正有效的檢測試劑,或者至少獲得授權使用其他機構的檢測試劑。


“你無法追蹤看不到的東西”

在缺乏準確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的情況下,要求美國政府利用學術界、私人醫療機構的專業知識的呼聲越來越高。

華盛頓州立大學的亞歷克斯⋅格雷寧格說:“老實說,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在檢測試劑上的步伐實在太慢了。”


他的實驗室已經開發了自己的檢測試劑,並於2月18日開始向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申請批准使用的許可,但與其他很多研究中心或者醫院一樣,直到2月29日,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放寬了對其他檢測試劑的限制,這些公共領域檢測試劑才開始被允許運用到患者身上。


格雷寧格還指出,在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檢測試劑曝出設計缺陷後,許多州的公共衛生實驗室陸續根據實際操作找出了針對這些有缺陷檢測試劑的解決方案,就是只要去除掉其中一種成分就可以繼續使用,但這些都直到2月29日食品藥品管理局批准後才可以操作。


檢測試劑失效後,公共實驗室又等待了數周

到目前為止,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在關鍵的前幾周所進行的早期檢測試劑究竟有什麼問題還沒被解釋清楚,是否因為設計缺陷還是試劑被污染,或者是別的原因都不得而知。

對於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檢測方法,該測試過程需要將患者樣本與新型冠狀病毒的三個不同遺傳密碼進行匹配。如果這三次嘗試中的每一次都匹配,才會宣布患者患有新型冠狀病毒。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檢測試劑問題的曝出,是因為即使在已知的冠狀病毒樣本上,第三次嘗試進行比對(稱為N3成分)也無法得出結論。

儘管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檢測試劑問題的原因尚不清楚,但這意味着在2月28日之前的幾周內,美國各州的公共衛生實驗室都沒有獲得有效準確的檢測方法。


早在2月8日,公共衛生實驗室已通知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有關該檢測試劑缺陷的問題,而四天後,也就是第一批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檢測試劑發布後約一周,美國衛生部官員們才在新聞發布會上承認了這一問題。


梅森尼爾(Messonnier)2月12日說:“有些州證實了一些不確定的實驗室結果,我們正在與他們緊密合作以糾正問題,正如我們一直說的那樣,速度固然重要,但在這種情況下,同等或更重要的是確保檢測結果準確。”

在接下來的幾周內,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官員反覆表示,他們正在努力解決檢測試劑在生產環節出的問題。 然後在2月28日,該機構宣布將只報廢已經引起麻煩的測試中的N3成分,並未完全否定這批檢測試劑的實用性。


儘管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早期檢測的問題仍然存在,但絕大多數測試仍然在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位於亞特蘭大的實驗室進行,而且完成檢測的數量還遠遠低於專家表示應該完成的數量。




對試劑短缺的擔憂仍在繼續

2月28日之後,當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官員宣布決定重新配置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檢測試劑時,公共衛生實驗室進行的測試數量開始激增,從每天約25個或更少,增加到多達1500個。同時,私人公司陸續開始被允許研發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


即便如此,仍然繼續有關於檢測試劑不足的抱怨。隨着測試範圍不斷擴大,專家和官員警告說,配合檢測的相關資源仍然會嚴重短缺,包括:用於收集患者樣本的拭子,從拭子中提取基因成分的機器,以及有資格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測試的人員等。


專家表示,即使這些問題得到解決,但

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在早期向各州提供檢測試劑時,檢測試劑不足和設計缺陷導致的結果不準確等問題,都已經嚴重耽誤了美國及時控制新型冠狀病毒擴散。


2月29日,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舉行了一場發布會,其中包括一些州的公共衛生主管,地方官員對最初檢測能力不足表示遺憾。一位記者問:“是否因為缺乏檢測能力,延誤了及時準確發現感染病例,特別是已經去世的患者?”

華盛頓州金縣的公共衛生負責人傑夫⋅杜欽(Jeff Duchin)回答說,最初檢測能力不足問題確實很嚴重,最開始的檢測被限制在特定人群範圍內,只針對前往過此前受影響嚴重的幾個國家的旅行者,或者與已感染人員有密切接觸的人。-----(央視記者 劉旭/環球網)



*一個估值8億美元的公司破產要多久?8個月*




昔日投資人擠破頭的“明星項目”終於徹底瓦解。

2020年3月17日,企查查消息顯示,社交電商平台淘集集的運營主體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歡獸)新增破產重整信息,顯示該公司主動申請破產,經辦法院為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繼2019年12月9日凌晨,淘集集在其官方微博上發布併購重組公告至今,終於再次露面。


彼時,在這封題為《已儘力未盡責》的公告上,淘集集聲稱,稱由於資金未能如期到賬,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輪併購重組失敗,公司將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組。言語間,有意優先破產重組路線。

其後,淘集集一直未有宣布新的進展,大部分的商家和廣告代理商也未有獲得償還。而今再次出現,已是主動申請破產。


從估值8億美金到破產清算,淘集集僅用了8個月。“算是給激進的創業者一個警示”,接近淘集集融資的投資人林峰對投中網說。


四面楚歌

淘集集風雨飄搖的傳聞從2019年10月便已甚囂塵上。也自2019年10月伊始,淘集集官方微博便成了隔三差五闢謠、彙報公司波動進展,呼籲商家理解並支持其業務的平台。在此之前,這是社交電商賽道2019年出現的大黑馬。

淘集集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個社交電商平台,於2018年8月5號上線試運營,目標成為中國最大的在線集貿市場,服務8億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費者,張正平創辦的另一電商品牌“閃電降價”多被認為是其前身。


上線2周內累計獲得200萬元的銷售額,9個月MAU超4000萬,一年用戶超1.3億,這曾是淘集集交出的成績單,也是吸引流量型投資人最大的誘餌。而今,不過幾個月8個月的時間,一切天翻地覆。

位於上海五牛控股大廈26、27層的淘集集總部,2020年春節前依然有零星的商戶前來討要少則上千元,多則數百萬的拖欠貨款,而今這裡早已人去樓空。在民間自發做的淘集集拖欠商戶欠款的調研數據中,接受調研的數千家商戶中,拖欠數額上百萬的商戶逾15%。


曾經負責接待商家維權的淘集集員工轉而成了維權對象。自2019年11月開始,淘集集400位員工便再也未能領到工資,據淘集集破產清算前的HRD說,淘集集此前已為員工預留11月工資,但由於自11月28日起,公司所有的支付寶賬戶被凍結,故而工資和社保都無法如期發放。


受牽連的還有其各個業務鏈條的合作商。淘集集的廣告代理商每日互動曾發布公告稱,每日互動全資子公司杭州雲盟數智科技有限公司對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旗下主要產品為淘集集)的應收賬款餘額合計7340.22萬元,賬齡在6個月以內,每日互動上述應收賬款存在無法收回的重大風險;亦有快遞公司對媒體透露,淘集集拖欠其快遞費用近千萬元。


破產清算之前,有維權商家曾對媒體透露,淘集集的公司賬戶上僅有2500萬元,而虧空大概在17億元-18億元,涉及的商家超過千人。“基本拿不回錢了”,淘集集離職員工李鷺對投中網表示,“這些商家是最慘的,很多人甚至在這裡堆積的貨款幾乎是全部身家,甚至是高額貸款。”




搖擺的投資人

在各種公開言論中,淘集集創始人張正平不止一次將淘集集所面臨的危機歸結為資方失信。梳理淘集集的整個融資流程,從B輪融資啟動以來,傳言資方無數,但最終都未融資成功。


“已經錯失拼多多,不能錯過淘集集”,這是淘集集融資之時的口號。這輪融資自2019年6月開始啟動。林峰是在2019年年中的VC圈聚會中開始了解這個項目的,回憶起那次聚會,林峰記憶猶新,“做FA的朋友起的頭,在座的FA都想參與到淘集集的融資中去,但這個項目實在太火了,根本不需要FA”。彼時,哪怕是資方,也在某一段時間內為能拿到淘集集的投資份額而危機感十足。這是淘集集釋放出融資信號並接受資方談判的第一階段。


張正平在2019年10月對商家的道歉信中也闡明了當時被資本的熱情吹捧起的野心,“投後8億美金,融2億美金,拿到了多個口頭offer,當時自信滿滿,要把淘集集做成百億美金以上企業。”

然而在鎖定投資機構的第二階段,簽訂TS的資方的投資款遲遲未能到賬。主要有兩個版本。


一位參與這次融資份額爭奪的市場排名前五的投資機構投資人則告訴投中網,在蜂擁而上的投資者中,淘集集選定的是最頭部機構的美元基金,但給到投資承諾之後,資方對淘集集的增長曲線有了更高的要求,正式投資並未按照既定時間進行。


另據財新報道的版本中,彼時阿里曾接觸過淘集集。一名接近淘集集高層的知情人士透露,也因為阿里給了淘集集TS,淘集集因此回絕了其它機構的投資意向。不僅如此,淘集集還將服務器接口變成了阿里雲。期間,阿里要求進行詳細的盡調,包括再次審核後台增長數據。但到了2019年9月底,阿里仍未對淘集集真正投資。




其後,在經歷了10月初入駐商家的集中擠兌之後,為補天價欠款,淘集集再度尋求新的資方。

2019年10月15日前後,市場傳言,京東京喜曾有意參與淘集集的投訴談判,該消息並未獲得京東方面證實;隨後,傳出蘇寧方面有投資意向,並在11月期間在淘集集上線過“蘇寧官方旗艦店”進行流量測試,隨後店鋪下架。


後來的事情隨着這次破產人盡皆知了。淘集集曾試圖併購重組,俱敗。對此,張正平出面解釋稱,併購重組失敗的主要原因仍是融資金額未能如期到賬。本輪融資確實存在兩位潛在投資人,投資人A最終決定觀望;投資人B簽了投資協議,但多次拖延打款時間。最終淘集集支付寶賬戶都被司法凍結,申請方竟是投資人B的相關企業,直接導致貸款、退款都無法結算,超出淘集集能承受的最後時間期限,只能宣布破產。


在淘集集最後的公告中,張正平用“已儘力未盡責“來總結這一系列拯救行動。對於投資人B,張正平頗有怨言。多次提及投資人B,這位已經簽署投資協議的投資人,收走公司所有公章和銀行密匙,4次拖欠打款。非但如此,投資人B的實控企業申請訴前保全,司法凍結公司支付寶賬戶,給公司的運營直接造成毀滅性打擊。


在此之前,這一市場上的明星項目僅經歷過一輪融資,兩輪融資之間,淘集集估值漲了3倍。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淘集集的母公司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曾在2018年10月獲得險峰旗雲、DST、TigerGlobal Management三家資4200萬美元A輪融資,投後估值2.47億美元。




(淘集集母公司上海歡獸實業有限公司融資信息)

淘集集自身千瘡百孔

融資遲遲未定,增長壓力更甚。但淘集集在資金趨緊的情況下,堅持燒錢補貼。

早前,投中網曾試用淘集集,發現凡是首次註冊的用戶,淘集集即送1元現金,舊用戶每邀請一位新用戶入駐平台,即送25.5元現金。此外,淘集集還會在極低線的城市通過手推車掃碼註冊送錢的方式推廣,也會讓夫妻老婆店的店主推廣,拉到新用戶店主可拿到其前3單傭金。這種補貼拉新的模式,對現金流的要求非常之高。


淘集集不收傭金,高額現金補貼從哪兒來,答案是拆東牆補西牆。為了滿足資方,有更好看的數據,便開始挪用商家貨款充當市場營銷的費用,承諾給商家的回款賬期賬期,也從消費者確認簽收後的第7天,變為確認簽收後的1個月、2個月、3個月,再到7月後的不再打款,最終引發了10月商家討債的風波。對於這一舉措,林峰曾對投中網評論,“路子太野”。


截止資金缺口曝光之前,淘集集的用戶規模已達1.3億。在淘集集用戶破億時,張正平曾表示,這對淘集集而言依然不夠快,2019年下半年淘集集還要繼續提速,加速進軍下沉市場。供應商被煽動上門“集中要錢,集中擠兌”,終導致了今日的境況。


雖然用戶數量龐大,但淘集集的用戶留存並不樂觀。事實上,從2019年7月開始,淘集集的銷售業績就已經停滯增長,為保持融資期的數據好看,淘集集的大規模補貼並未停止。這場補貼大戰直到2019年雙十一開始顯現,在蘇寧在淘集集上開放入口之後,“其日活和GMV效果都非常不錯,至少是翻倍了。”李鷺說。最後,這也僅僅是淘集集倒閉前的迴光返照。


“你去抖音上隨便搜一搜淘集集,都會說價格比拼多多便宜,質量卻還不如拼多多。”李鷺對投中網說,“留不住用戶,別的都很難說。”


但李鷺亦提及,這也並非僅僅是資方的問題,在自身未能獨立造血的前提下,仰賴外界融資來填挪用貨款的窟窿,“太可怕了。窟窿太大,除了阿里、騰訊、蘇寧這樣的大財團,別的資方都很難補上”。而這一切,“但凡財務和風控早期能夠阻止一下,淘集集就不會走向今日的境地”。-----(應受訪者要求,林峰、李鷺為化名/投中網)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