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7 05:21:53| 人氣25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被特朗普叫「邪惡王子」 任正非:你看我像不像魔王?

(觀察者網訊) 

7月18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意大利媒體群訪,包括安莎通訊社、意大利通訊社、《晚郵報》、《共和報》等意大利主流媒體均在場。 

當被問及為什麼孟晚舟事件後不同以往地頻繁與媒體溝通時,任正非答道,美國說什麼大家都容易相信,因此華為承受負面壓力過大,自己有責任出來多講一講。 


「我也不只是為了救我的女兒,也為了救我們公司,所以我要挺身而出。」他說。 

值得一提的是,有記者提及,特朗普已經把華為或者把任正非形容成「邪惡王子」的形象。對此,任正非回應,「現在你看見我了,覺得我像不像『魔王』?百聞不如一見。」 

他還反問道,「我們在美國沒有網絡,也不打算將5G賣給它,怎麼會危害美國國家安全呢,美國這麼著急做什麼呢?」 




                                                         (圖自華為心聲社區)


以下為詳細采訪紀要:

非常歡迎大家光臨,意大利是一個美麗的國家,我非常喜歡意大利。大家有什麼尖銳問題都可以提出來,我會坦誠回答。謝謝大家! 


1、Antonio Fatiguso《安莎通訊社》:直到去年12月,您在媒體上露面都非常少,包括國內的媒體,可能最近十幾年,也就接受了兩三次采訪。但是您女兒孟晚舟被加拿大拘留以後,您出來與媒體溝通更多了,您能解釋一下為什麼嗎?另外,關於您女兒的問題,以您的見解,最終會以什麼方式來結束呢?


任正非:首先,我不是一個不願意多講話的人。過去我在公司內部講話非常多,因為我作為一個領導人,怎麼領導?就是講話。只是過去的講話不面對媒體。自從發生溫哥華事件,美國在紐約東區法院起訴我們,再後來把我們納入實體清單,國際媒體對華為幾乎都是負面報道,因為他們對華為帶有一種成見。我認為,我有責任在危難時刻站出來多講話,把烏雲抹去,透出一點光來。現在天有一點灰色了,不是完全的黑色了,大概有30%的媒體報道比較有利我們,還有70%的報道比較負面。 


第二,美國這個國家太強大了,控制了全球的話語權,美國說什麼大家都容易相信,因此華為承受負面壓力過大,我有責任出來多講一講。

一是增強客戶對我們的信心,華為公司不會垮掉,會對客戶負責任的;

二是增強供應商對我們的信心,我們公司可以活下去的,賣給我們零部件,將來是能付款的;

三是增強員工信心,要好好工作,公司可以活下去,盡管美國打擊很厲害,但是我們公司也很厲害;最後,也向社會傳遞正確的聲音,讓社會理解我們,以前沒有人這麼尖銳地指責我們時,總不能跳出來自己說自己。

現在美國這麼尖銳地指責,正好有機會解釋自己,讓大家了解華為。現在社會輿論對華為理解的大概有30%,70%還是不夠理解,所以還要繼續說下去。 


我也不只是為了救我的女兒,也為了救我們公司,所以我要挺身而出。 


2、Fabio Savelli《晚郵報》:第一個問題,在這種危機時刻,您是否還是一個企業CEO、企業領頭人的崗位?第二,關於5G在歐洲的部署,在歐洲網絡連接基礎設施建設中,華為並沒有提供很多核心網設備。對於您來講,您覺得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年這個情況是否會有所變化?如果華為仍然被排除在核心網之外,是否會推遲5G在歐洲的部署?


任正非:第一,在這個危機時刻,我最適合繼續擔任CEO,我有能力領導這個公司走出黑暗,走向光明。即使得不到美國的幫助,公司也會持續良好發展,會獨立生存下去,而且還會生存得很好,處於世界前列。
第二,怎麼選5G取決於歐洲國家意志決定,也取決於歐洲運營商站在自己角度上的考慮,所以選擇權在歐洲,不在我們。 


首先解釋一下5G是什麼,再說說對歐洲會有什麼貢獻。5G不是4G的簡單放大,2G、3G和4G的業務性質是B2C,B2C業務可以理解成我們每個個人與網絡在通訊。現在互聯網上傳速率低,下載速率大。就像大家感覺到的,你在網絡上傳一個圖像時,現在速率非常慢。


如果汽車要采用無人駕駛,一秒鐘要傳出非常多的圖像才能保證安全。如果按照現在的傳送方式,不能實現工業自動控制。而5G整個頻道的寬度是4G的10-100倍,上行帶寬也可以做到非常寬。所以,5G改變了4G的信息傳輸結構,不僅能完成B2C業務,還能完成B2B業務。B2B後面的「B」,是指高速運行的火車、汽車、飛機、工業4.0自動生產的結構等。 


5G現在分兩種形式:一種是5G和4G兼容的NSA模式,比如現在4G手機可以在5G網絡上使用,僅僅拓寬了帶寬,沒有起到未來工業自動化控制的作用。4G和5G共用系統的核心網,可以用原來4G的;另外一種形式是5G單獨組一個網的SA形式,由於它不需要兼容4G的很多內容,它的終端設備、系統設備都會變得比較簡單,這樣它的上行速率會非常快,時延是毫秒級的。


比如,意大利非常優秀的醫生,遠程指導中國鄉鎮醫生給病人動心髒手術,那麼在現場看到醫生的動刀速度,與在視頻中看到的動刀速度必須一樣,不能有滯後,否則就不能指導動手術了。又如,在座各位都是搞媒體的,電視傳播速度快一些就會有拖尾,說明是有時延的,獨立的5G網絡就會消滅這個現象。5G獨立組網時,就需要我們這種新型的核心網。 


5G基站本身是不打開信息包的,傳送系統也不打開,所以不涉及信息安全問題。只有傳到核心網時,才打開信息包。英國特蕾莎•梅首相講「核心網以外的設備,英國都可以采購華為產品」,是正確的;最近英國議員辯論以後又說「只有用華為的核心技術,才可能實現最先進」。


從這點來講,是由歐洲的國家和運營商來選擇的。
中國現在發的5G牌照、現在運營商建設的5G網絡,還是4G和5G混合組網的模式。5G獨立組網全世界只有華為一家做好了,中國招標法規定,必須有三家公司做好了才能開始招標,所以,中國只有從明年才能開始獨立組網的5G SA。我們在等待高通的進步。 


3、Filippo Santelli《共和報》:現在美國隨時有可能停止關鍵部件對華為的銷售,包括芯片、服務器、軟件。對於技術廠商來講相當於判了死刑,華為能獨立於這些美國供貨商嗎?怎麼實現獨立?多長時間內可以獨立?


任正非:我們現在就能夠完全獨立,不依賴美國而持續為客戶提供服務。而且越先進的系統,我們越有能力完全獨立於美國之外而生產。當然,有些落後的產品,過去歷史上生產的舊產品,我們沒有繼續開發零部件,這些產品有可能會有影響。但是我們有新技術和新產品去覆蓋過去這些舊產品,繼續為客戶提供服務。 


4、Bruno Ruffilli《新聞報》:今天我們看到了華為的股權室,了解到您有一票否決權,如果共產黨或者中國政府要求華為公司在網絡設備上或者終端設備上安裝後門,這方面您也可以一票否決嗎?


任正非:那當然了,我肯定一票否決。大家也要看到,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講「中國企業絕不允許裝後門」;國務院李克強總理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答記者問時,也講清楚了「中國企業不允許安裝後門」;李克強總理在克羅地亞參加「16+1」會議時,專門給華為員工講了「你們千萬不要安裝後門」。所以,國家領導人有指示,我們有信心、有底氣,可以堅定表態與各個國家簽「華為網絡無後門」協議。 


第二,如果我們安裝了後門,全世界客戶都不買我們的設備,我們公司破產了,誰來還債?員工可以辭職去創業,唯有留我還債,你認為我會希望是這樣的格局嗎?不希望。 


5、Andrea Biondi《24小時太陽報》:第一,關於您的女兒孟晚舟事件,您現在是否擔心,您認為這個事件會以怎樣的方式告終?第二,現在國際上有很多指控,總把華為和信息安全、安全問題或者安裝後門聯系在一起。面對這些指控,您的回答是什麼?


任正非:第一,我女兒的事情還是要通過法庭判決來解決,因為法庭是尊重事實、重證據的,相信最終法庭會做出公正、公平、公開透明的判決。 


第二,意大利、德國提出建立歐洲統一的網絡安全標准,每個企業都要接受這種檢查,我認為這是正確的。華為接受了全世界最苛刻的檢查,至今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相信其他企業也會接受這種檢查,這樣對歐洲安全是有保障的。-----(觀察者網) 


台長: 聖天使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