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1 10:49:26| 人氣6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喂孩子吃藥存在隱患

喂孩子吃藥存在隱患

2021-06-03 10:21:06.0喂孩子吃藥存在隱患藥片,不良反應發生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藥品調劑,孩子吃29583熱點薈萃/enpproperty-->  如何將一顆藥片均分為1/3甚至更小?給孩子喂藥時,不少傢長會遇到類似的難題。  事實上,“劑量靠猜、分藥靠掰”導致的分不準、不安全等問題,一直以來都是兒科用藥痛點。專傢指出,兒童並非“縮小版的成人”,若照搬成人藥物使用方法,可能會成為一種安全隱患。  尷尬  “兒童酌減”太寬泛  “估摸”分藥憑感覺  最近,徐寧正為孩子吃藥的事情犯愁。3歲多的女兒有些咳嗽,想到傢裡有蜜煉川貝枇杷膏,大人吃著效果不錯,就打算也給孩子試試。“說明書上寫的是成人每日3次,每次一湯匙(15毫升),小兒減半。可這個‘小兒’界定得也太寬泛瞭吧,3歲和10歲差別那麼大,難道都是一半?”  同樣被說明書難倒的還有6歲孩子的媽媽丁冉。“很多說明書上壓根兒沒有明確標註兒童的用法用量,頂多一句‘兒童酌減’,可究竟該減多少,實在很難判斷。”  事實上,即便有瞭明確的用法用量,還是有不少傢長被分藥這件事卡住。前不久,由於孩子食欲不振,程薇帶著10個月的兒子去瞭趟醫院,醫生檢查後開瞭復方胃蛋白酶散助消化。“按照說明書上的用法用量,周歲以下一次0.75克,一袋的規格是3克,意味著每次隻能倒出來四分之一的量。可傢裡也沒有這麼精確的天平能稱重,包裝袋又不透明,每次隻能憑感覺估摸著來,結果不是多瞭就是少瞭。”  為瞭盡可能精確,程薇索性把一袋全都倒出來,分成大致相當的四份。可吃完一份,餘下的三份如何保存又成瞭難題。“這麼弄完總感覺不衛生,也容易受潮,擔心藥效會受影響。”  對此,劉彤的做法顯得頗為豪邁——每次隻吃分出來的部分,其餘的不要瞭。“浪費一點,總比失瞭藥效強。”膠囊類的藥物,她也是將膠囊打開,約摸著分出需要的部分裝回膠囊服用,剩下的直接扔掉。  而對於片狀藥物,分裝的難度在於藥片太小,很難用手固定位置。有的藥片中間還有鼓起,材質也並非適合切割。往往一刀下去,稍偏一點就會大小不均,甚至碎裂成更多小塊。“要是這樣的話,我就隻能把它壓得更碎,再估摸著分撥給孩子吃瞭。”  隱患  能不能分有講究  存好用對難保證  對分藥感到“頭大”的傢長們,轉而去網絡尋求解決辦法,琳瑯滿目的分藥“神器”應運而生。記者以“分藥器”為關鍵詞在網絡平臺進行搜索,出現大量形態、色彩各異的分藥工具,基本針對的都是最難分切的片狀藥品。  細看這些分藥工具,有的呈扁平小盒狀,內有多個分格。有的則呈豎直藥瓶狀,上下多層結構彼此可以擰動分開。除瞭能否收納藥品、是否自帶微型水杯以方便服藥等區別外,這些分藥器最核心的部件即為內置在底部的夾子,以及內置在蓋子上的刀片。分藥時用夾子將藥片固定,按下盒蓋,刀片就會以類似“鍘刀”的方式,將藥片切為兩半。  原理很簡單,宣傳圖也展示得頗為完美,但從買傢評論看來,分藥器仍存在不少局限性。例如藥品隻能分成兩半,如果進一步切割,因其形狀不均很難固定。此外,太大太小的藥片都不好切,有糖衣的藥片也容易碎掉。  “帶刀片的蓋子松,並且刀片也不能把藥切成兩半”“做工不好,切藥片直接變成碎渣渣”“切割藥片的蓋子特別松,分割大一點的藥片蓋子就歪瞭,藥片也不是分成兩半,直接粉碎瞭”……以一款已有近萬人購買的四合一分藥器為例,評論中不乏“難用”的聲音。  即便分藥器成功將藥片分成瞭兩半,想要繼續分切的話,很可能“神器”也無能為力。來自中國藥學大會暨第十三屆中國藥師周論文集的一份研究表明,用手工、剪刀、刀片、切藥器四種分劈方法分別對7種不同大小的藥片,進行對半和四半分劈;參考歐洲藥典半片分劑量評價標準測評本次藥片分劈情況。結果顯示,7種藥片的分劈測試中,有5種通過瞭切藥器分劈半片測試,而分劈四分之一片的片劑用四種分劈方法均未通過測試。  “一些傢長嘗試在傢自行分藥,可能造成許多用藥安全隱患。”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藥學部主任藥師、北京市醫院管理中心總藥師趙志剛指出,哪些藥物能分、哪些藥物不能分,需要專業藥師來判斷。有的藥一旦分開,就會破壞原有結構,影響藥物本身的療效。比如緩釋片,如果分開服用,緩釋機制便可能受到破壞,藥物突然釋放,導致中毒。  “即使是能分的藥物,傢長也很難確保分得準、存得好、用得對。”趙志剛稱,不同年齡段的兒童個體差異很大,用藥劑量不能簡單依靠傢長感覺酌情減半。另外,不同藥物單位也不同,有的是毫升,有的是毫克,傢長一旦弄混,導致用藥過量,後果也會非常嚴重。此前,有研究發現,中國兒童用藥不良反應發生率接近成人的2倍,其中新生兒用藥不良反應發生率更接近成人的4倍。  建議  豐富劑型添選擇  專業分藥增服務  國傢食藥監總局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等發佈的《2016年兒童用藥安全調查報告》數據顯示,176652條國產藥品批文中,僅有3517條為專用於兒童的藥品(兒童專用藥指通用名中明確說明兒童用藥的藥品,不包含用於兒童但通用名中未說明是兒童用藥的藥品),占比僅為2%。從品種來看,3500多個常規藥品中,兒童專用品種隻有60多種。  趙志剛認為,目前我國兒童用藥在供給方面存在不均衡的問題。其中,治療常見病的非處方藥數量明顯增加,部分領域甚至出現過剩的現象,但治療腫瘤、神經系統疾病及罕見病等所需的處方藥嚴重不足,主要表現為缺少適合兒童的品種、劑型、規格,絕大多數藥品說明書缺少兒童的適應癥和用法用量。“由於兒童臨床試驗匱乏,相關研究數據不足,醫生往往隻能事先與患兒傢屬說明情況,再結合用藥經驗,在成人劑量基礎上,按照體重或年齡等指標換算兒童所需的劑量。”  然而,分藥具有一定的技術要求。趙志剛認為,應出臺相應規范,制定具體的操作標準,由專業藥師來完成,在確保衛生條件達標的情況下,用天平等精密儀器進行稱量,並予以妥善保存,明確保存期限。  在這一方面,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作出瞭較為積極的探索。其藥劑科設置瞭一個專門的藥品分包崗位,每天兩名專職藥劑師於此碾磨藥片,按從三分之一到十六分之一不等的規格,裝入小巧的分裝袋中。再用不同顏色的記號筆標註分包日期,最後摞成一沓後放到密封盒裡,供該院住院的兒童病人使用。當然,開展分裝工作的耗材以及人員成本,暫時隻能靠科室和醫院來支撐。  “分藥這項工作本身需要投入人力和物力,在許多發達國傢都會通過單獨收費的方式對藥品調劑服務進行補償,一般兒童用藥調劑費比成人還高,因為調劑需要精準分劑量,更加復雜。”在趙志剛看來,要想解決兒童用藥短缺的問題,應當從多方面著手。“兒童用藥研發不可能一蹴而就,比較現實的做法是在現有藥物基礎上生產更多便於分裝和使用的劑型,如液體劑型、顆粒劑型等,同時提供適合兒童使用的規格(如微型片劑),並盡快落實藥學服務補償機制(兒童用藥調劑費),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藥師來做,從而讓兒童用藥安全更有保證。(記者 魏婧 宗媛媛)

台長: aggartpra
人氣(6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