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4 10:32:40| 人氣11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全能神邪教調查:教眾約5%為男性

許多受害者傢庭,為此承受瞭巨大的痛苦。成瞭信徒,奶奶知道自己的孫子就要降生,毫不喜悅;母親知道女兒不慎流產,亦無悲傷;丈夫要燒掉妻子的邪書,妻子操刀相向……

  到這個階段,“全能神”邪教的危害仍以破壞作為社會細胞的傢庭為主,但已經開始侵蝕公權力的社會基礎。

  計劃

  張偉長期在上海工作,2012年10月回到傢裡,發現妻子餘霞“眼神遊移、目瞪口呆、躲躲藏藏”。妻子還帶回來兩個“福音組”的洗腦者,一個“福音執事”,一個“搭配”,一捧一逗,力勸張偉入教。

  不過,她們那些無稽之論在長期研究《易經》的張偉面前被批駁得體無完膚,最後她們下結論,張偉不是“神的羊”,無法得到拯救。張偉警告妻子趕緊與這些人斷絕聯系,隨後又外出工作。

  餘霞沒有聽張偉的警告,2012年12月,“末日”臨近之時,她還參與瞭發傳單。參與宣傳,表明她已經是受到“組織”信任的人瞭。

  這是第三階段,民間反邪教者的經驗證明,到瞭這一步,已經不可能再用道理動員、說服邪教成員脫離邪教瞭,如果傢人反對強烈,她們就會出走,到外地“傳福音”。每個區域,都會有一些傢庭被指定為“接待傢庭”,免費提供外地的“傳福音”者吃住。張偉說,出去傳教的人還會獲得教會的“低保”,以保障必要的生活。

  今年過年,張偉回傢,發現妻子總是鬼鬼祟祟地外出。餘霞是去參加“大幫轟”瞭,那是一種人數更多的聚會傳教形式,往往有數十人參加。

  餘霞表示,寧願離婚,也不脫教,她甚至已經準備外出“傳福音”,包都打好瞭。張偉激烈反對,揚言要“殺瞭她的上線”,教會為保全考慮,決定取消餘霞的“傳福音”資格。

  餘霞說,在當時的情況下,自己接受不瞭任何勸說,大部分信徒遇到越激烈的反對,反而會更加篤信。“因為‘神’早就說瞭,抗拒撒旦、惡魔的反對,是對信徒的最大的考驗。張偉的態度很粗暴,我很反感。”

  傢庭裡鬥爭的雙方,都堅定認為自己才是在保衛傢庭。劉璐說,對於自己的反駁,母親有時會用其學到的邪教思想辯論幾句,有時則默然而笑,說你這些說辭,“神”都早已預料到瞭。母親漸漸不可藥救,父親生病,母親也不關心,說是他因為不信神而遭受瞭懲罰,直到父親去世,母親也無所動容。

  即便傢人不厭其煩曉之以理,難得打開瞭一個口子,教會裡馬上又會派人過來,通過邪說將口子補上。

  必須反戈一擊!

  發現強硬的幹預不起作用,張偉決定改變策略。作為一個精明而有學識的生意人,他不動聲色地開始研究“全能神”邪教的秘密,持續數月,發現瞭邪教徒“最大的弱點”,然後制定一整套方案,一步一步地實施。

  張偉發現,因為是邪教,“全能神”教最側重預防的是信徒的背叛。《聖經》中猶大的故事,作為最重要的“反面教材”被反復宣講灌輸。背叛者猶大的死狀被肆意誇張,制作成圖畫、視頻等各種可怕的信息。

  實踐中,邪教也會編造講述背叛者遭受神罰、下場悲慘的故事。比如,聚會的時候,其中一個姊妹的丈夫去派出所舉報,騎著自行車栽進溝裡淹死瞭;或者某個舉報者,到瞭派出所,卻不會說人話瞭,對著“小青龍”(警察),隻能像狗一樣汪汪地叫。

  這時候的“神”撕下瞭偽善的面具,成為窮兇極惡的流氓。“對於不信我的,我放在一邊,任其亂說亂作,到最後我徹底懲罰他、收拾他……我說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誰若疑惑,必遭擊殺,沒有考慮的餘地,立刻斬草除根,除去我的心頭之恨……”

  在一些“全能神”教勢力龐大的地方,教會內部組織有護法隊,以“割耳”、“斷腿”等殘忍方式懲罰“叛徒”和反對者。但護法隊並不廣泛存在,張偉說,自己老傢所在的地區就沒有出現過。

  張偉打瞭個比方,信徒們就像一群羊在一條高速公路上狂奔,前面是天堂的誘惑,後面是地獄的恐嚇,兩旁則是各種可怕的懲罰故事的約束,沒有退路,無暇懷疑。

  張偉發現的秘密是,邪教徒最恐懼的事情就是自己被定為“猶大”。餘霞說,這的確是一種巨大而真實的恐懼,想起來,就像面對災難一樣,吃不香,睡不著。

  鬥邪

  張偉秘密回到老傢,在妻子外出聚會的時候,不斷跟蹤。掌握證據之後,他與有關部門取得瞭聯系,將妻子“抓獲”,逮到瞭公安局,公安局再根據張偉提供的線索,到其他邪教徒傢裡盯梢,並對外宣稱是根據餘霞的揭發。

  這一下,就坐實瞭餘霞“猶大”的罪名,她再也不可能回歸教會,信徒們也不會再信任她。

  餘霞揚言離婚,這是她追隨教會、洗脫罪名的唯一辦法。張偉同意,但拒絕用協議離婚,堅持要到法院起訴,訴由是妻子參與邪教活動。一聽此話,餘霞當即默然。

  張偉不予理會,依然起訴離婚。

  張偉說,怕被暴露,這是邪教徒的另一個弱點。“如果丈夫以離婚威脅,一般來說做瞭信徒的妻子都會很爽快地簽協議,她們在當時的思想狀態下,不會在乎傢庭,但起訴離婚,她們就不敢。”

  張偉知道鬥爭還沒有結束,必須清除妻子周邊的邪教徒,才能讓她今後不再入彀。

  他找到瞭餘霞的上線傢裡,提出索賠100萬元。“你把我老婆帶進邪教,導致離婚,她也出現精神問題,所有損失必須由你承擔,這一點,法院也支持。”

  上線拒絕賠償,張偉就動粗,砸瞭她傢的電視機,並用毛筆在其門楣周圍寫滿“邪教之傢”。此前,張偉已經與有關部門溝通好,隻砸東西,不傷害人,對方可以報警,自己可以賠償。

  對方被嚇得不輕,沒有報警,第二天,幾個跟餘霞同一小組的信徒全部不知所蹤。

  此時,張偉可以放心瞭。他再拿出美國邪教問題專傢瑪格麗特·泰勒·辛格關於邪教思想控制方式的書籍,讓妻子自己認真研讀,同時耐心地為她剖析邪教與真正的基督教之間的區別。

  餘霞終於慢慢蘇醒。“一開始他用粗暴的言語攻擊邪教的方式讓我反感,完全聽不進去,後來我看瞭書,感覺書上所說的手段‘全能神’教確實一件件都在用,我才慢慢覺得自己真的上當瞭。”

  張偉說,書讀到1/4,餘霞跑來跟自己說:“我被趙維山騙瞭!”

  王璐最終也決定報警,並請求警察經常上門接觸母親,進行環境隔離。常年在外奔波的劉璐,現在也請假在傢陪母親。

  上線來傢裡收走證據,還暗示母親不要做“猶大”,否則將受“神”的懲罰。王璐說,以前跟母親講法律,母親會說,法律隻能管人,管不瞭我們。而真正面對警察的時候,母親還是開始怕瞭。

  “全能的神”,其實最害怕光線。

  作為農民的劉宏,現在依然沒有辦法挽救妻子,妻子每天早出晚歸,農活、傢務活一概不理。“隨便吧,將就著生活。”

  在鄰村,有一傢的閨女已經出走一年多沒有音信,一個小夥子腦溢血傢人拒絕送醫死亡,卻被認為是“去瞭天堂享福”。

  劉宏把僅餘的希望,寄托於政府對“全能神”教的徹底清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上一頁12下一頁



台長: aggartpra
人氣(11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