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2 10:45:27| 人氣25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海南醫衛貪腐案透視:設備采購成收受回扣重災區

  海南省委日前給予海南省衛生廳原黨組書記、廳長白志勤,現任海南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韓英偉嚴肅通報批評。海南醫療衛生系統43名幹部先後因貪腐被查處,辦案人員查處一個院長帶出一批老板,查處一個老板又帶出一批醫務人員,《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研發現,醫療設備采購成醫務人員收受商業回扣重災區。

  受訪業內人士認為,系列貪腐案件暴露出醫保基金監管乏力、醫療設備采購制度不完善、醫院醫德考評流於形式等醫療體制中的諸多深層次問題,迫切需要健全相關醫療監管制度,完善有效防腐機制。

  套取醫保金凸顯監管漏洞

  在海南紀檢監察機關查處的部分醫院套取醫保基金的案件中,上至院長、副院長,下至科室主任、主治醫生、護士等人人參與其中,病人辦理入院手續時隻要標明“請假病人”,表明這類病人不用繳納住院押金,也根本不用住院,隻是醫院套取醫保金的幌子。

  海南省安寧醫院是一傢主治精神病的專科醫院,2009年至2012年底通過虛開醫囑、虛開檢查項目、虛列住院病人2962人次,套取醫保基金2414萬元。一些偽造的病歷材料,不僅出現多個雷同病歷,甚至不同患者檢查項目的化驗單數據竟然完全相同。

  “科室實有86張病床,而登記的住院病人最高達到225人,是病床數的2.6倍。”海南省安寧醫院臨床四科醫生許勤偉說,醫院利用8個科室1800多名參保患者的資料,虛開診療處方,偽造住院病歷,虛構診療費向社保機構申請報銷。

  據辦案人員介紹,海南省安寧醫院的做法成為醫療行業內“公開秘密”後,一些經濟效益偏差的醫院也千方百計仿效增加收入。例如,東方市八所港區衛生院套取醫保資金83萬餘元;中建農場醫院套取醫保資金47萬餘元。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采訪發現,一方面,“以藥補醫”的醫療補償機制不盡合理。醫院純勞務收入所占比例較小,而財政撥款又嚴重不足,海南一些條件較好的醫院每年財政撥款不足其一個月的開支,醫院主要依靠藥品銷售來補償勞務收入的不足,海南各大醫院藥品收入占收入比例40%以上。因此,一些病人偏少的專科醫院、鄉鎮和農場醫院經營壓力很大,通過騙保的方式為醫院創收。

  另一方面,原有的醫保管理方式不能滿足醫保基金結算和監管的需要。據本刊記者瞭解,海南醫保信息管理系統功能單一,隻有報賬功能,沒有監控和攔截警示,醫保稽查主要依靠現場檢查、票據核查等較為粗放的方式。海口市檢察院的辦案人員說,編造病歷、開處方、治療等多個環節,醫院人員聯手做手腳,監管部門短期內很難發現。雖然也有部分醫院的工作人員對套取醫保資金提出過質疑,但在醫院院長帶頭違規違法時,單位監督機制形同虛設。

  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鵬說,醫保監管需要通過信息技術手段進行精細化審核,更重要的是,要對醫療數據信息進行研發分析,盡快轉型為專業性醫保經辦機構,依托智能化的“醫保基金智能管理平臺”遏制騙保、欺詐等亂象。

  醫療設備采購成收受商業回扣重災區

  海南省衛生廳中醫處原處長黃更榮、計財處調研員陳長琨利用國傢每年下撥200萬元的扶持中醫藥發展專項資金,在醫療采購中,提前告知供應商采購項目的預算價格、參數指標,甚至在制定采購標準時給予傾斜,收取商業回扣動輒數十萬元。

  在海南醫衛系統的系列貪腐案件中,除瞭衛生行政主管部門負責人,部分省級大醫院、市縣醫院收受商業回扣的人員涉及院長、科室主任、主治醫生等,涉案人員中九成以上均在采購環節收受商業回扣,藥品、醫療器械、耗材供應等與醫療相關的行業均有涉及。年僅35歲的一傢縣級醫院藥劑科主任王善書在藥品采購中也仿效按照購藥款的2%至3%提取回扣。海南一位參與醫療設備采購的投標商說,為瞭提前得知醫療設備采購項目的采購信息,最好的方式就是送錢,少則5萬元,多則近10萬元。

  本刊記者翻閱大量案卷瞭解到,采購環節成為醫務人員收受商業回扣的重災區。

  首先,由於藥品、耗材采購具有長期性和重復性,且貨款通常定量按期結算,導致商業回扣時間跨度長、次數多,例如,海南一傢醫院總務科科長3年9次收受回扣10萬元,檢驗科主任3年18次收取回扣15萬元。

  其次,由於醫療器械使用的專業性和差異性,醫院科室很容易在制定產品參數時鎖定特定廠傢,為少數幹部謀取利益提供瞭便利。黃更榮坦言,隻要院方提出“技術門檻”就可以輕而易舉地確定最後中標人,醫院設置的技術指標,最後能入圍者也就一兩傢,招投標也就成瞭走過場。

  “迫切需要完善醫療器械定價、采購制度和標準,加大監管力度。”中國醫藥協會副秘書長莊一強說,醫療設備的采購要形成其他專業監督機構為輔,社會中介機構、供應商、新聞媒體、社會公眾為補充的監督體系,避免通過設定特定技術參數,有傾向性招標。

  “築底織網”仍待加強

  本刊記者采訪瞭解到,海南部分醫務人員收受病人傢屬和醫療設備供應商的“紅包”與“回扣”一度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2013年海南醫衛系統違規收受“紅包”、“回扣”專項清退中,共有2055人向省紀委廉政賬戶上繳1261.5萬元。一些老醫務工作者痛心地說,現有的醫德教育、考評制度大多流於形式,沒有起到監督和警示的作用。醫務人員收“紅包”、“回扣”現象普遍存在,說明醫療衛生主管部門和部分醫院日常管理存在嚴重漏洞。

  從這些貪腐案件來看,首先是部分涉案醫院的領導幹部道德底線滑坡,以權謀私,帶壞瞭醫德醫風。海口市美蘭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原主任陳春杏通過刷公務卡及單位轉賬方式支付女兒婚宴費用十多萬元。海口市第三人民醫院兩任院長“前腐後繼”,前任院長吳邦發任職10年,聘任醫生、護士從中收受“好處費”,在藥品采購、醫療器械采購等方面受賄103萬元,後任院長吳清壯也因受賄罪獲刑5年。

  其次,絕大部分涉案醫院的紀檢工作和各項規章制度沒有得到很好執行,群眾監督的約束力比較微弱。從2009年開始,醫衛系統收受“紅包”、“回扣”之風愈演愈烈,然而截至案發前,沒有一人因此受到警告或查處。海口中院辦案法官說,萬寧市人民醫院原院長林俊傑對醫院的管理演變成傢長制,院務會議成瞭一言堂,致使院務會議和招投標等都失去瞭制度應有的約束效應。

  本刊記者瞭解到,海南省委在案件通報中指出,醫療衛生系統對重點崗位和關鍵環節的廉政風險防控制度建設流於形式,權力運行缺乏監督制約,存在“暗箱操作”和“潛規則”等行業不正之風和腐敗現象滋生蔓延的土壤條件,黨組主要負責人對黨員幹部的監管失之於軟、失之於寬。

  對此,海南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已制定和完善瞭規范醫療器械招投標、年度審計、一崗雙責制、醫務公開、定期對“一把手”廉政談話等一系列有針對性的整改制度措施。(記者傅勇濤)



台長: aggartpra
人氣(251)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SDSDS
2021-02-03 12:27:3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