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4 02:15:06| 人氣86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選賢與能?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自由人 既不會問他的國家能為他做什麼,也不會問他能為他的國家做什麼。他倒是會問,「我和我的同胞們透過政府能做什麼」,以便有助於我們履行我們個人的責任,以便達成我們各自的目標和目的,特別是,以便保護我們的自由。

 

甘迺迪總統就職演說中有一句常被引述的話:「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要問你能為你的國家做什麼。」我們的時代風貌的一個刺眼標誌就是,關於該句話的爭論,多半是針對它的出處,而不是針對它的內含。該句話涉及公民與政府的兩種關係。不管是前半句的那種,或是後半句的那種,都不符合自由社會裡自由人的理想。有家父長思想味道的「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什麼」,隱含政府是監護者,公民是受監護者。這個觀點不符合自由人自己的命運自己負責的信念。有機體統合味道的「你能為你的國家做什麼」,隱含政府是主人或神明,公民是僕人或信徒。對自由人來說,國家不過是組成國家的一群人罷了,不是什麼在他們之外或之上的東西。他以繼承共同的文明遺產為榮,也忠於共同的傳統規範。但是,他認為政府不過是一種手段、一種工具,既不是授與和恩惠或禮物的某種存在,也不是該被盲目崇拜或奉獻的主人或神明。他不承認國家有什麼目標,除非是公民們各自效勞的目標一致。他不承認國家有什麼目的,除非是公民們各自努力的目的一致。

自由人既不會問他的國家能為他做什麼,也不會問他能為他的國家做什麼。他倒是會問,「我和我的同胞們透過政府能做什麼」,以便有助於我們履行我們個人的責任,以便達成我們各自的目標和目的,特別是,以便保護我們的自由。而且當他問這個問題時,一定會附帶問另一個:怎樣避免我們所創造出來的政府,變成反噬其創造者的怪物,破壞我們藉由建立它想要保護的自由呢?我們的內心深處告訴我們,而歷史也一再證實,權力集中是自由的最大威脅。政府是保全我們的自由必不可缺的,它是一項工具,我們能藉由它來運用我們的自由;然而,由於權力集中在政治人物手上,政府對自由也是一種威脅。即使掌控政府權力的那些人剛開始是心懷善意的好人,即使他們後來也沒被他們手上的權力腐敗掉,但是,那權力肯定不僅會吸引,而且也會塑造,另一種性質的人。

 

【資本主義與自由】傅利曼

 

 

所謂「選賢與能」,在目前的選舉制度下,同樣意味著人民是迷途羔羊,需要透過每四年的選舉來產生賢能的政治人物來帶領他們走向政治人物的康莊大道。這種一元化的道路,正是抑制社會經濟多元化發展的力量,也是抑制人們多元化心理發展的力量。對於自由人來說,他不需要接受在政治上稱為是賢能的人來帶領他走向政治人物自認為的大家都相同的康莊大道。因為他自己可以透過自己的自由力量來發展出自己的不同的康莊大道。許多自由人自己發展出許多不同的康莊大道,自然造就了社會的多元化發展。

當前的許多不同的社會的經濟發展停滯,人們的心理、精神疾病的愈趨嚴重惡化,都與許多社會受到該社會當前的社會制度發展停滯、讓社會沒有進一步的發展之情況有密切的關係。

由於大多數的政府都是由該社會的政治同業公會利益團體所把持,因而各式各樣的法律、制度、規章等等,設立許多必要資格的門檻,幾乎都是為了排除他們的自由競爭者人數。雖然他們會說設立門檻是要替人民把關,以提升候選人的賢能品質。實質上則是為了防止自由競爭,排除競爭者,以方便他們繼續壟斷政治利益。如果真的完全開放政治市場,讓社會裡的所有的人都能自由參加政治權力的競選活動,目前的社會制度既得利益的政治同業公會利益團體將不得不跟隨許多自由候選人的腳步,採取改革、開放的政策。否則一直在假裝改革、開放的國民黨與民進黨,很快就會被掃進歷史的灰燼裡。

目前的國民黨與民進黨,就好像台灣的公營中國石油公司與民營的台塑石油公司一樣,它們不需要聯合密談就有自然的默契可以壟斷台灣的石油市場。台塑石油公司只要密切注意中國石油公司的油品價格,跟隨中國石油公司的高價格即可,並獲得高利潤。只有少數幾個經營者的事業,很容易就會有這種自然的默契。當然,倒楣的自然是台灣的消費者。

每四年的人民直選總統活動,並不能讓台灣的社會獲得賢能的改革、開放者。因為人民沒有直接罷免總統的權力,等於是保證了總統的任內,做得再爛,也不會被人民直接開除。自然,國民黨與民進黨在這樣的政治制度內,再怎麼比爛也不會被人民直接開除。

訴諸人民,讓台灣社會能夠得到改革、開放的進步的發展的方法。沒有民間的自由力量來壓迫台灣的政府,他們自然不會有任何需要做改革、開放的準備。他們只會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假裝演著四年或是八年的「苦民所苦」的戲碼。有些台灣官員還會因為人民沒有直接開除他們的權力,對某種代表民意的反彈嗆說:「爺兒們不在乎!

首先,我們要把各式各樣的選舉的官員或是民意代表的任期縮短為一年,每年選民都可以檢視他們的工作成效。成效不好的官員或是民意代表,就可能遭到選民的開除(不能連任),這樣才有所謂他們常言的「民權」。許多選民認為成效好的官員或是民意代表,自然就可以連任,並得到年終獎金的犒賞。

他們當然就會說,這樣的短暫任期,無法讓他們的政策得到連貫的延續。只是,在過去的經驗裡我們應該能夠看出,蔣經國以來,他們唯一在連貫的政策就只是「不改革、不開放」。我們應該打破他們的「不改革、不開放」的政策。

他們也會說,每年的選舉,會花費很多納稅人的錢,他們不應該這麼做。比起他們「不改革、不開放」的政策,讓人民少賺的許多錢,選民的這一點投資是值得的,選民會說:「爺兒們不在乎!」

再者,年滿十八歲的人,無論是本國人或是外國人,台灣人或是大陸人,都可以參加任何官員或是民意代表的自由競選,而且無需高額的所謂「保證金」。我們要的是「選賢與能」,不是選有錢人,只要他能夠提出對台灣社會有進步發展的方案,都可能得到選民的支持,並讓台灣社會得以多元化的進步發展。以排除目前許多國家仍然在深陷的「政黨政治」泥沼。

在下一次選舉時,選民可以去投票所,但是不投票,拉起布條告訴大家,我們不要目前被政黨控制的選舉制度「任期一年,人人可參加,沒有門檻,完全自由競爭,也沒有所謂的『保障名額』」。

這樣才可能會「選賢與能」。不過,同志仍需努力。只有當大部份的選民都清楚知道,目前的社會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才會有壓迫政府的力量。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freudhayek
人氣(867) | 回應(1)| 推薦 (5)|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財經企管(投資、理財、保險、經濟、企管、人資)

Dobora
民主的改變
2014-05-17 11:37:35
版主回應
沒有新的自由,就不會有新的發展.
2014-05-18 04:02: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