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4 00:59:13| 人氣2,116| 回應15 | 上一篇 | 下一篇

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最近有一本書很轟動

   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 What Money Can’t Buy: 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

 書的重點在強調  當金錢買不到的東西愈來愈少,
 我們面對的,不只是財富的分配不公,
 而是必須去思考市場的極限,以及我們要選擇怎樣的人生!

    我正好也寫了一篇在精神上類似的文章

 

因為長期在充滿競爭和功利的行業中工作,我才更加明白「過度功利」的危險。它將使人徹底成為「可用」或是「不可用」的工具,人與人的關係只存在一種行為,那就是交易,買賣過後,用過即丟!人也將失去做為工具和生產之外的所有可能性;每件事物也都會自動轉化成在市場機制中的精準數字,每件事物也都將失去了做為商品數字以外的任何價值和意義。

功利的基本原則只有利己,沒有利他的可能,這就是功利所造成的社會最大的危機,功利的極至,只有埋葬社會的正義和公平,只有視道德和倫理如糞土。

http://tw.news.yahoo.com/blogs/society-watch/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html

台長: 小野
人氣(2,116) | 回應(1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悄悄話)
2012-10-14 11:32:49
小野
謝謝指正
可能我的重點是想說
對其他公共事務的冷漠吧
只想到自己
或許我要求太高吧
整個社會的氛圍都是鼓勵務實向上競爭吧
父母親都是這樣敎孩子吧
這是我沒寫出來的部份
總之謝謝討論
2012-10-15 11:19:58
YLL
您好,
個人拜讀<請問,功利有什麼不對?>一文甚受啟發,感佩您在追求工作績效的同時,也保留了某些傳統儒家士大夫階層的堅持與理想。
想請問第四段末提到「...違反了某些核心價值,我就會立刻遞出辭呈」,能否請您有空時為文談談哪些是您認為不應該向現實妥協的核心價值?
2012-10-16 02:02:18
(悄悄話)
2012-10-16 02:04:48
小野
例如所做所為已經被政黨或是財團操控
本身已經成為操控者達成目標的工具或是傀儡
而我的工作本身已經完全無法實踐我想要的理想時
我會遞出辭呈
過去的每一次離開上班的地方
幾乎都是這樣的
所以我的人生有一半是在家接工作維生
應該說
我很幸運
2012-10-16 15:14:33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日安!小野老師:
功利,有什麼不對?
~~因為今晚冒昧向老師您請益,所以來此想表達感謝,卻意外地看到這標題內容。
愣住許久。想起在頒獎典禮會後與另一對近年屢獲獎,但卻相當低調的文學獎得獎情侶檔聊起與請益有關國藝會補助的申請條件...
對於這樣對文學技巧一點都不懂,只單憑自己的腦袋瓜所想的就直接寫下的門外女我,此刻就處於"要投自己的心所好?還是要投評審口味所好?"的兩難中。因為,原來要能申請國家補助_得有些得獎紀錄。
這對於寫作經驗不多(真的沒幾篇),但現在終於確認是有這方面天份的自己,想鼓起勇氣不想讓神給的才能白白浪費,卻是得面臨兩難中。
老師,單身得獨力撫養幼女的我,如果想要可以幸運如老師提到在家接工作維生,能兼顧理想與現實,那麼,就得先有一番『局面』,才可能如老師您這此時的隨心所遇,那麼就得努力投稿和得些獎項。但我已經都是僅能利用哄完尚未就學的幼女上床睡覺後,才能熬夜爆肝寫東西,所以這兩年來也只能參賽幾個地方文學獎,連練習或多寫幾篇都是根本不可能奢求。因此,我可能得必須"精準算計"爾後的每件作品,才能有可能有獎金、稿費、補助等才能有多一些生活預算來從事更多文學創作,才能彌補已經虛擲浪費了數十年的天賦才能。
那麼,可能就得先屈服於"功利"。接觸文學獎不久,我雖然沒有受限於一般參賽者喜歡寫的親情等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的題裁,但是我底心還是從看了一些評審決策過程紀錄,約略可以琢磨出評審們"大致"會選出甚麼樣的得獎作品。寫那些"皆大歡喜"的文章,應該不難,雖然我書讀的不多。可難得是,自己是不是也寫得開心。
我前年第一次將短篇小說得獎的作品合集給一位中國籍好友看完後,只見我那爽朗的揚州姑娘挑著眉說:嘿!要不是這本書裡有妳的作品,我根本不會收藏這本。裡面的那些得獎作品內容都這麼"乾淨"到讓我懶得多看。~
小野老師,您知道嗎,我當時是多麼的語塞。好友問我從天堂到地獄都待過的"異於常人"經驗,光寫自己的親身經歷就會很精彩,幹嘛不寫,卻寫得這麼乾淨?__當然可以寫,但是不大可能得獎。不管是要"善良民情"為基本的地方文學獎不能有太驚世駭俗(縱使結局也是能啟發人心)或"獨特"的作品內容,就連不需受限保守官方要求的三大報的文學獎都可能,因為也可能會因評審不相信內容是真的,會被刷掉。
2012-10-21 04:52:20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那麼,文學到底是能不能當成職業呢?想要當成可以謀生的工具,那麼能逃得了"功利"嗎?
我請益的那對情侶檔張英珉、游書珣,跟小野老師一樣,都是從本可提供穩定的學校的教職(都非文科底子),轉了彎,投入文學、投入電影劇本創作,曾獲數次大獎,跟一些公務員背景的完票性質的得獎人不一樣,這兩位"小前輩"是__來真的。但是,文化界,會整樣"培植"這樣的認真文創者呢?依然是苦哈哈地"勇敢"不回頭。
我問他們甫獲今年的台北市電影劇本獎,那會不會拍成電影?不會。那公視、官營的媒體或文化事業會不會給工作機會找這樣有實力,也多次獲獎肯定又敢不怕死當全職投入文創的"新人"?~~~答案是您或許不意外,但我這完全門外女卻十分震驚的__沒有。
我目送這對低調卻互相扶持,也不懂"功利"趁著出席典禮上有您們這些高知名度前輩在場機會,去汲汲經營人脈的情侶檔離去背影,我得獎的喜悅竟上不了心頭。想起樸質的張英珉坦率說過,得獎對他的來說,是下個月的管理費有著落,減低父母的擔心。
我跟他的女友游書珣說_妳敢跟這種人在一起,真的很不怕死,很勇敢。
還好,老天畢竟是不功利的,讓這樣勇敢逐夢的人得獎(我還是覺得得獎是要靠機運),還能有獎金過日子。
但,文化界呢?社會呢?也能不功利的給這樣來真的,不功利的熱血青年機會,好讓他們可以笑中帶淚的證明自己的堅持是對的?
我想,為數不多的全職文創者,都等著答案吧。我也需要一個答案。
我和這對情侶檔只有見過兩次面,都在頒獎典禮場面,他們的低調引起我的好奇,所以是我主動找這樣幾乎神隱在一角的他們談話。我這正想踏進文創界的門外女,對台灣的文藝界,太陌生了,陌生到我想問自己是否有這對情侶把功利放一旁,敢來真的_焚身以火。
2012-10-21 04:57:48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功利,有甚麼不對嗎?在說這句話的人眼中,這對情侶,該是傻呼呼的吧,但是,小野老師,不瞞您說,整場頒獎典禮,我最感動的不是主辦單位精心製作的圖像輸出掛簾,不是台上的洪量朗讀,不是看到從以前就仰敬的文壇前輩您們"活生生"在眼前~
而是,我說的這對情侶檔那低調卻互相扶持的背影。(他們不論是否得首獎或佳作,或獎金多寡,都會盡量出席頒獎典禮,我去年就是在花蓮第一次遇到他們,這也是我雖然得獎經驗不多,但是約略見識到一些典禮上,首獎之外的得獎人常"不克出席"的怪現象。上午的那場新北市文學獎就是如此,評審還特別提起挪揄,只是評審們是否也會記得像這樣懂得尊重主辦單位的不功利的傻後進呢?會主動駐足前去給這對可能常見的得獎情侶檔一個真心的肯定,而不是嘲諷這樣常得獎的老面孔是獎金獵人呢?這對情侶的作品我特意拜讀過,從來就聞不出"功利"味。
小野老師,冒昧地啼了這麼多,但我知道您是可以聽得下去這些啼的,因為從我冒昧打擾您吃豆花的雅興,肯回應我這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阿狗阿貓,便知。
我告訴過這對情侶,不管我何時會"陣亡"、或嚇走,我會將這些體悟、觀察到的文學獎初體驗,寫成文章,就叫"大文學獎家"或是"頒獎典禮上",不然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的。(原來所謂文人,是有分貴族與草民的)
羨慕小野老師您現在的隨心所遇,能在家接工作,能堅持理念,願您能永遠是這樣的小野 。
2012-10-21 05:01:08
小野
謝謝你願意寫那麼長的信給我
其實從事那麼久的創作和評審工作
有點心得

過去我也從來不認為創作可以維生
所以一直朝著走科學的路
直到自己已經有了點基礎後
才決定放棄一切回到台灣

我的人生一半是藉由上班創造一個可以幫助別人創作的好環境 例如電影和電視
直到希望的火完全滅了就離開
不上班的時間就創作

我答應許許多多的評審也是為了在極有限的空間
盡己所能挑出真的好作品
讓好的作品能見天日
對於好的作品能有進一步的曝光
有時我也很替那些有才華的創作者叫屈
例如你所說的電影劇本
這一屆拍台北劇本比賽就有三件作品被看上了
我們都只能在自己有限機會中做自認為對的事

做為創作者最大的道德就是創作出最好的作品
做為評審最大的道德就是認真的看參賽作品
然後做出最正確的決定
至於比賽結果 就像買大樂透一樣
真的有點運氣

不同的評審組合會有不同的結果
就像我前天參加一個頒獎典禮
我坐在入圍者的席上
在眾目睽睽之下落敗
現場轉播的人都是我昔日的同事
我照樣和台上的歌手一起高歌
人生就是這樣啊
不同的角色扮演
怨不得天怨不得地
更怨不得人

靠比賽賺取生活費實在太難了
就像靠買樂透唯生一樣的難
去做工作賺生活費應該並不違背創作的本質
因為生活本身也是提供創作的材料

以上回答
2012-10-21 14:10:46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日安!小野老師:
感動您這麼快回應。
其實,我也正等著您的回覆,做為給那對勇敢往前的情侶的行路燈。昨天,我也是和您有相同的體認,建議著他們。或許是自己已經人生過了一半,約略可以知道他們會爾後面臨怎樣的風雨(或者該說代價),所以"市儈"地建議或許有份穩定的收入可以更放心的創作,我甚至也建議單純又不擅經營人脈的他們,或許可以試著和一些前輩們"打交道"(不是諂媚阿諛),而是聽聽這樣已有番局面的前輩們,走過怎樣的行路。只是,我終究不算有甚麼局面,可以有說服力,搞不好,還是一個心盲領著另一個心盲。
謝謝您的這番話,我會轉給他們看到的,至於是否能有幾番了悟,那就不是我能決定的。只是我底心還是希望明年、後年、伍年後、十年後,還能在網路上看到他們的消息,甚至看到他們的作品在螢光幕上出現。畢竟,就如我最尊敬的一位夫子所言的"這世界不缺聰明人,很缺有心人"~~
2012-10-21 15:08:58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我這一生沒上過多久正式學校,所以老師並不多。而肯真正尊稱一聲"夫子"的,只有一個。以下是我這輩子ˋ到目前為止,唯一打從心底肯心服口服甘願尊稱一聲"夫子"寫給他過二十六歲生日的兒子。這位夫子,是"彼岸"的一位"天生贏家"。
擁有政協光環的他,依照世俗標準,已經有一番傲人成就,年紀不大就已經是被諮詢、請益、可以給政府提意見的角色,也數次受邀來台,他絕對是常人眼中所欽羨的天生贏家。
在我心中,也這麼認定他是個天生贏家,卻是來自他超凡的睿智、勇氣與在檯面上成功人物已少見的良心(這最為重要,少了良心,只能算稱是個__人物,而已。),另外的,就是他沒有因為成功,就"賠上了自己"。
我也曾將夫子寫的這第一篇,分享給這對情侶檔。現在分享給小野老師您,與分享給這對情侶檔不同的出發點是,對他們是"行路燈"的學習,而分享給您是,這夫子跟您一樣,是智者,是人眼中的成功者,卻也仍有人到中年,已少見(或是不復見)的傻勁,做某種我們這些市儈凡人中不會幹的傻事,而這些傻事,卻可能會是在很久很久之後(或是千秋),人們才會感念的對事。
本想寄到您的信箱,因放這,有點搏版面的嫌疑,但是您的電子信箱雖然公開在您的留言版,但畢竟不是我向您要的,突然去信,是唐突,比也怕您寫過郵箱或email已經常承受不少"壓力",所以只好將我的夫子這篇寫給兒子的"祝壽",在此分享給感覺和這位夫子~很相似的您。作為我對您願意指點後進的感謝之意。
PS看到留言版您婉拒了台中文學獎的邀約,有點遺憾,去年第一屆沒有投,這幾天有些空,想趕在截稿前動筆~~真可惜,套句夫子的話,文學獎界不缺知名度高的評審,但很缺少肯提攜後進的良心評審。
我最近突然天掉下來有個機遇主編某文化部補助給地方政府出版的書,已經"震撼教育"過文壇的"官場現形記",也約略體會外界常嘲諷的所謂文人的相輕與狹隘,更加敬佩小野老師您的氣度與道德了。(這次我負責的是主編其中一本短篇小說合集,要不是我提到的那情侶檔鼓勵我,該來真的,我還沒有那麼大的勇氣敢實實質核稿,砍掉連我這學養不足的文壇幼幼班都看不下去的所謂~大作。)
2012-10-21 15:46:54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以下為我的夫子所寫。小野老師,您不一定要有所回應喔!有些東東,不一定要回覆來回覆去才叫做有交流。我不太使用部落格就是怕沒太多時間回應像我這樣"閒雜人等"的~撂話~^__________^。

坤:
今天你跨進了26歲!老爸祝你不僅生日快樂,而且人生快樂。
你可能已經意識到,人生的閱歷翻閱太快,再過幾年,奔三的生活就結束了。
你的年齡優勢將逐漸褪去,你得進入靠閱歷、經驗、人脈、資源打拼的時代了。

男人在面對家庭、事業和社會時,要無聲地承擔更多的風險,不掛在嘴上,而是擔在肩上。
有時要有忍受甚至享受誤解的胸懷,這一點,老爸是從無數經歷中得到的“人生樂趣”。
無論幹什麼,一定要善於將自己最擅長的優勢(包括短期內可以通過打拼、彌補而後發形成的優勢)與未來最有前途的行當之間找到“關聯”,上帝不會眷顧三心二意的遊仙,定會青睞有心智的“笨鳥”。

江蘇奧石的經歷,有偶然也有必然。
我希望你認真總結那些對自己有用的點滴——這個世界不缺聰明人,很缺有心人。
當新的十字路口來到你面前的時候,不要只看見機遇。我建議你優先按照對自己最切合實際的資源條件來比對,尤其要注意最能發揮自己長處的東西,只是,不要給自己設置成長的障礙——低估自己的能力,尤其不要低估勇氣的力量。
如果一個事業不能可持續地積累經驗和人脈資源,那這個事業就頂多算臨時謀生的職業。
而經驗的積累如果能夠近距離地得到先輩、朋友和業內高人的幫帶,你就成長得快;反之就如苦行僧。人脈的積累與個人的稟賦和性格有關,助人者恒人助之(幫人者無論事情大小總會善緣聚多,集為助己之力),我對你很有信心。媽媽的人生和老爸的人生都可以作為你成長的教材,我們不是完人,但是各自有優點,希望你擇其善而從之。
2012-10-21 15:54:36
今天在宜蘭豆花攤旁"叨擾"小野老師的那位<無緣婆婆>作者
我知道你有夢,有夢的人就有未來。
最怕的是不思三天后的事情的人,最怕的是只知道過小日子的人。這是男人的恥辱。
在走進家庭之前,你得學會經營家庭,不要因為來自親戚朋友的各種“道德指揮棒”而迷失了自我。面對各種對你的要求、各種對你的建議,你需要冷靜地考慮的不是那些看起來永遠正確的道理,而是提出這些要求和建議的人是否“混得不錯”,儘量與比自己強的人為伍,此乃近朱者赤,包括生活和事業。

這個社會還會惡化下去,你太知識份子的靦腆之心和寬厚處事,對朋友是好事,但是對生存和競爭無益。
當自己無法變成狼的時候,選擇與狼為伍、靠狼群謀生,是個不錯的選擇。一如老爸身邊那些社會小兄弟——你X叔叔等——給老爸帶來的江湖幫助。當自己不能變成專家時,就選擇跟專家搭檔藉以發揮自己的長處,一如老爸拿管理的長處與Z阿姨的技術“狼狽為奸”而成就的專案、一如蔣強拿他的IT專長服務於公司中眾多技術專家——而他自身毋須成為化工專家。
嫁接彼此的長處,是巧妙成事的良機!

人生其實最多三個10年。
人生其實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但是,如果能成一件事,就是成功。
如果能在這一件事上有影響力,就是個人的大成功。
全在“用好資源、一心一意”。
老爸即將在我專長的談判理論領域迎來又一個挑戰和機遇,我打算用一年多的時間,對自己的成就進行全面的否定,重新審視並改頭換面,我對虛假的學術沒有興趣,但是對在全行業的影響力和作用十分在意。你知道我的專業領域從機械——管理——貿易——鋼鐵——化工,還有政治、文學,老爸從不放棄努力。我失去了許多別人打牌的樂趣,我得到了更多成功的快樂。得失相權,我自己覺得值得就行。當然許多人覺得我生活單調,那是他們的問題。

老爸永遠是你堅強後盾,你的條件比許多同齡人好許多,我想你有理由比老爸更快樂、更成功。

寫在你的生日
2012-10-21 15:55:45
胡愛晏
J.K羅琳(ROWLING)《臨時空缺》The Casual Vacancy
「我的暴風雨中沒有烏雲」
iPeen愛評網書評 by胡愛晏(WHOIAM) 2013.3.16

本文同步發表於愛評網、文化部藝文部落格、痞客邦
開放轉載
http://www.ipeen.com.tw/comment/433100
http://blog.moc.gov.tw/redirect.do?id=209065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37689690
2013-03-16 21:29:47
蒼蠅水
2020-01-11 08:42:0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