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5 09:34:42| 人氣2,48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傅子貞談八二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八二三砲戰」期間,戰地金門烽火連天,近千名金中師生也被迫遠走異鄉,寄讀台灣各校,還只是不經事的青澀年紀,十五、六歲的金中學生,就要面臨離鄉背井、自力更生的流浪生活,他鄉歲月漫漫,藉由籃球場上的奔馳,這群莘莘學子,用汗水,稀釋心靈深處的濃濃鄉愁,也以籃球,打拼出一頁金中傳奇。
民國十九年出生,現年七十七歲的傅子貞表示,民國四十三年,九三砲戰爆發,金中學生原本在操場集合,砲彈打到金門中學的中正堂前面,引起師生驚惶,因此,學校遷到陳坑村(今成功村)陳景蘭洋樓一帶,洋樓充作辦公室、女生宿舍,並搭建若干教室,涼亭後面,則建有禮堂,除了周一紀念週會在禮堂舉行,遇到下雨天,學生也會到禮堂裡用餐,還兼做教室,禮堂隔璧則為軍中廣播電台。
九三砲戰過後,整體情況安定了好幾年。
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爆發當時,傅子貞在金門中學管理組擔任幹事,負責學生管理等工作,他指出,那時,住家在中興街,街上只有附近的金門日報報社有防空洞,日頭斜西,由大陸看金門,一覽無遺,因此,中共砲火不斷,珠山、古崗等地遭受猛烈砲擊,有人站在報社二樓看,西半島一片烽火,部分砲管因為砲擊得太久,還打到彎掉。
 傅子貞說,當時金門人很可憐,由於中興街附近只有金門日報報社設有防空洞,街坊鄰居在無處可躲下,全擠到報社的防空洞,原本容量四、五十人的洞身,被擠得水洩不通,「前肚堵背後」,熱氣由洞中直往外竄。
當時,報社有一軍官娶金門女子,就住在現在的將軍第一帶,剛好要臨盆,嬰兒的頭都快冒出來了,中共砲火突然由鄉間轉到城區猛轟,打到基督教堂前面的房子,報社玻璃被震碎,發出駭人響聲,本來要出生的嬰兒頭,又縮了回去,孕婦則流著血,死命地爬行到報社防空洞避難,景況悽慘。
那段期間,中共連綿砲火,為怕躲太久沒東西吃,因此,民眾在砲彈來襲時,都會帶瓶水,一些花生或糕餅,做為在防空洞內充饑之用。
「八二三砲戰」期間,中共原本要打陳坑村金門中學旁邊的軍中廣播電台,卻誤打到緊臨的學校禮堂,校長擔心師生受傷,向當時的省主席戴仲玉請示,三日後做成決定,全校師生遷台,分散至各省立高中寄讀。
傅子貞回憶道,那天中午,一輛輛的大卡車,駛進金中,陸續載走九百多位該校高中、初中師生,其中約有十九班的學生,傅子貞帶著二箱行李,三個小孩與妻子,和學校師生一起前往新頭碼頭搭乘登陸艇。
卡車剛抵達碼頭,中共的偵察機便低空飛過,「靠北啊」!有人驚呼,暗叫不妙,眾人看到中共的軍機,趕忙狂奔尋找掩護,還好中共軍機只是刺探軍情而已,並無意轟炸,讓師生們虛驚一場。
當天下午登陸艇便起航,於深夜駛抵高雄港。到達高雄後,師生先前往高雄某省立高中休息,隔天教育廳則派人與台省各校接洽,準備將師生分散到各地的省立高中就讀,傅子貞負責帶領二十多位學生前往台北復興高中,眾人在高雄車站等車準備出發,金中英語教師葉華成原本分配到南部學校,知道傅子貞要到復興高中,一家老小七、八人也跟著去,後來,部分與傅子貞熟識的學生,也要求跟著傅子貞,結果原本二十多人的隊伍,增加到四十多人。
經過一夜的行駛,到達台北復興高中時,已是半夜十二點多,由於校方原本只預期有二十多個師生會來,也只準備二十多副寢具,看到人數倍增,該校總務主任連夜趕到傢俱店設法購足,也多整理出一間教室,充當金門師生的寢室。
出身福建省的復興高中校長陳永康,對同樣來自福建的金中師生相當關心,為了讓離鄉背井寄讀的金中師生,與復興高中師生打成一片,特別安排乒乓、籃球、排球等比賽,先登場的是籃球競賽,當時,寄讀該校的金中師生中,高二生只有二人,其他都是初二生,及一位初一生。
傅子貞籌組、管理金中籃球隊,選出七名球員,包括:二名高二生、五名初二生,分別為:高二生的孫水坤、張文振,以及初二生的陳伯芬、李振智、張飛躍、張春傳等,沒想到充促成軍的金中隊,竟連連打敗該校各班籃球隊,甚至連該校代表隊都俯首稱臣,輸給金中隊近半的分數,讓校長陳永康相當感嘆,復興球員身材這樣壯,訓練這樣久,卻打不過只有二位高中生的金中隊。陳永康交待該校體育組長,未來該校籃球代表隊,由金中隊代表出戰。
另外,金中隊也與北投育英高中進行友誼賽,該校校長是北京大學體育系畢業,裁判則由曾到金中教授體育的北投初中體育老師詹紀銓擔任,育英同樣慘輸金中隊近半分數。
後來,金中隊報名參加在台北三軍球場舉辦的全國自由盃籃球賽,抽到與南部的某高中較技,該校竟也有一半的球員是來自金門,最後亦輸給金中隊。
當時國內知名籃球勁旅國光籃球隊職員,誇讚金中隊表現不錯,並說,國光隊也訓練出一支青少年隊伍,想與金中隊較量。
因為金中隊只有七名球員,而國光青少年隊隊員有十二人,於是傅子貞由板橋高中找來金門學生張水沛,由中和南山高中找來蔡金山,又從強恕高中借將顏伯忠,組成十人的金中隊伍,結果,國光青少年隊仍不敵金中隊,二隊隔一段日子再較技,金中隊同樣獲勝,從此金中隊威名遠播,幾乎打遍台北高中無敵手。
有一次,國光籃球隊靈魂選手蕭振雄,冒名穿上其他高中球隊隊衣與金中隊較量,原本大家都不知道,金中隊分由張春傳、顏伯忠加以看守,但都守不住,換上體型較好的張水沛,一樣看守不住,全隊都很納悶,傅子貞索性自己下場看守,仍然無法守住,賽後,蕭振雄向大家說明自己是國光隊國手,大家才恍然大悟。
傅子貞說,雖然金中隊因缺乏經費,買不起統一的球衣,上場球員的球衣常是各色雜陳,但精湛的球技卻叫人刮目相看。
民國四十九年,砲火停歇後,散居各地的金中師生,再度回到故鄉金門復校,金中師生的籃球傳奇才告一段落。
傅子貞表示,金中學生寄讀台灣各省立高中,在學校搭伙,生活費用全靠金門家人接濟,有時經濟狀況窘迫,校方也會發起募捐。學生生活雖然清苦,流離他鄉日子也不好過,不過,藉由籃球運動的調劑,讓這群離鄉背井的金門青少年,有了生活重心,在連年烽火歲月中,增添些許的生命喜悅,也暫時忘卻了生離死別的戰地夢魘、濃烈鄉愁。

台長: 城中木
人氣(2,4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