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2 09:06:13| 人氣981|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六六空難生還者專訪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A君是當年「六六空難」生還的六名金門民眾之一,二十多年前的剪報,他還完好如初地擺放在抽屜裡。談起這段人生中最大的轉折,他望著窗外越來越急的梅雨,長嘆口氣。
 民國七十二年六月六日中午,天氣陰沉,A君因公赴台,趕搭每周僅有二班的政委會軍用飛機C119,由於尚義機場正在擴建,飛機停在跑道上,他們這些乘客還搭軍車前往。
 中午十二時三十五分左右,飛機在跑道上奔馳,準備起飛。一路上碰碰聲響不斷,「也許是引擎不順吧」,A君閉上眼,軍用飛機C119機齡已老,鄉親戲稱「老母機」,響聲不斷早已習以為常。
C119機形肥短,乘客沿機身兩邊對坐,中間走道則置放行李。當天的行李、高梁酒很多,堆滿走道,讓A君無法舒展雙腿。
 A君坐在機尾出口處,由於碰碰響聲如同放炮,持續甚久,他瞄向窗外,見機身無法拉高,飛機起飛二、三分鐘了,還看得到料羅灣岸。
 正納悶著,看見二位空軍士官匆忙跑出,試圖解開走道中央固定行李的伸縮繩,準備打開機尾後的二扇門,將過重的行李丟掉。A君鬆開綁在身上的安全帶,幫忙他們拉開機門。飛機突然如坐電梯般往下掉落,行李四處飛撞,接著機尾便斷裂、碎掉,A君和這二位空軍士官全被彈出機外。飛機往前衝了五十多公尺後,沉入海中。
 被撞昏的A君,直到落海吃到海水後才又驚醒過來。二位空軍士官拼命朝陸地方向游去,A君原本跟在後頭,但因風浪太大,決定保持體力,用仰式、蛙式留在原地漂浮等待救援。二位空軍士官最後體力用盡,消失在海浪中。
孤獨無援的A君,在茫茫大海中,內心相當惶恐,但想到家中出生才三個月的孩子,不希望孩子沒了父親,因此,重燃起熊熊的求生意志。在原地停留半小時後,A君轉過頭,改朝機頭方向游去,和張峰杞等幾位生還者相會,靠著幾根浮木,在海上互相照應。大約五十分鐘後,才被相關單位從海上救起,渾身發抖地送往花崗石醫院。
 九位生還者即使送到醫院,剛開始消息也全被封鎖,連父母家人都不能前往探視。直到傍晚,在軍中擔任雇員的妹妹,才通過各種關卡,闖關來探望。
 國內報紙也是直到事發多日後的六月十日才見報。消息來源還是來自海外,據瞭解,因地區飛機起降,中共都會進行監視,因此,飛機失事的第一時間內便獲得消息,中共在對東南亞華人廣播時,便將這消息傳出,意在醜化台灣的交通設備落後、不安全,部分華僑收聽後,輾轉打電話到台灣求證,才將消息曝光。
 失事現場極慘,讓人不忍卒睹,有的屍體漂流到馬山外海,經與中共協商後,屍體才得運回;有的因綁著安全帶,直到二、三天後打撈機身,屍體才浮上來;有的則隨著強大海流,沉入海中,根本找不到屍體。
A君的好友、同事,在這場空難中不幸喪生,前一刻,猶記得談笑風生,轉眼間,卻已天人永隔,「六六空難」讓他上了一堂嚴肅的人生功課,也令他對人生有了全新的體悟,但是,當年料羅灣上一片哀號,各種鬼怪傳聞不斷,即使在二十多年後,A君仍然無法忘懷,六月六日料羅灣上的那一幕幕慘痛記憶。

台長: 城中木
人氣(981)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