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17 13:10:05| 人氣1,21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快樂的再咬金城武一口-【武俠】(201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大概是走進了「華山(藝文中心)」,我才想起了該怎麼對【武俠】(2011/07,導演陳可辛,金城武、甄子丹、王羽聯合主演,英文譯名Swordmen「劍客」),真的可以很可口地給它「論劍」一下。

 

很妙的是,這影片最弱的一環,正就是影片最想具有創意的地方。

陳導說,他想用科學的方法來拍武俠片,他同時還想用科學辦案的方法來把武俠片,放大為貨真價值的推理懸疑片。

 

甄子丹演的一如以往地「僵」,湯唯演的比過去更「硬」,老而彌堅的王羽從頭到尾都放射出一股「爆」力;於是,身為本片的破案捕快金城武先生,只好委身於「柔軟」了。

 

金先生的演法很難不令人想起,他在【墮落天使】(1995)中的騎豬殺豬模樣:那麼快樂的失戀,那麼大言不慚的小偷,&那麼地令觀眾又笑又心碎。

 

在電影進行過程中,看著甄子丹望著要來揭他過去底細的金捕快,我幾度都懷疑甄大俠想必因為禁不住笑而NG了好幾次──哪有人武俠片的捕是這麼好像是「偷雞摸狗」般地在辦案的?

金捕快在片中的身手看似要從「蛛絲馬跡」中放大出被掩蓋的線索,反而在一步步零亂又柔弱的肢體語言中,讓觀者產生捕快與小偷難以區分的幻覺身影。

 

然而,還好有金先生這等“零亂又柔弱的肢體語言”,否則觀眾必身陷於影片「僵」、「硬」、「爆」,而喘息不得。

電影最後,金捕快在甄子丹與王羽這對義父子「很牽強」地大對決(實在看不出來,這對義父子有生死一搏的必要性)中,正是用他的(針灸之)針刺破王羽罩門所繫的腳底,才使得甄子丹脫困。

結果是,甄子丹不敢殺義父,導演用雷電劈了王羽,而正義化身的金捕快卻命喪王羽之掌下。

 

結局很呆,不過卻暗藏一妙招。

陳導最後神來一筆地用了一個魔幻鏡頭:那個撐著傘、臉上帶著柔弱笑容的金捕快,站著看著身受重傷坐倒在地上的金捕快死去。

這是什麼意思?

應該很有意思,金捕快就連自己即將死去的那一刻,還在死命地偵探自己倒底是怎麼被擊斃的。

正是這一奇詭又充滿金氏笑點的鏡頭語言,証明陳可辛對武俠片革新的絕對誠意:即便這部電影這次被我這般玩完了,我還在思考這部電影還有什麼需要/值得更進一步的「科學方法」,才能把華語武俠片超越過【臥虎藏龍】(1999)

 

我們的強烈感受與感慨是,沒有金氏“零亂又柔弱的肢體語言”,陳可辛的自我反省與謙虛很可能不知要被困在「僵」、「硬」、「爆」的繭中多久而難以估量。

 

仰望高掛在高架橋上的金城武大廣告看板,

旁觀高貼在「華山」牆上的殺豬女人小海報,

我們突然察覺:在這個反(男人)沙豬,而女人強力殺豬的年代,

「金城武」這個男人真是遙不可及!

他只能存在於虛幻的廣告看板、電影中的角色;

他一旦落入現實凡塵中,既是摧毀當代人的夢幻,也同時終結他自己的奇幻。

是的,無論女人再怎麼殺豬拔毛,男人再怎麼反沙豬地偵探創新,大家(男人與女人)只有更思想起那個快樂地騎在豬上喃喃不休的金城武,是多麼可愛、可憐卻豪情,又是那麼親和、純樸卻癡情,令人覺得隨時都想咬他一口。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電影開演」

台長: 顏士凱
人氣(1,21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偶像後援(藝人、後援會) | 個人分類: 戲弄到影劇 |
此分類上一篇:伊能靜的包皮,賈靜雯的皮包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