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30 17:29:21| 人氣6,263| 回應2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女人天下:蒙曼說唐《亂世紅顏》

 
女人天下:蒙曼說唐《亂世紅顏》

書名:
蒙曼說唐:亂世紅顏
 
作者:
蒙曼
生於1975年,河北滿族人。1992-1999年,就讀於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先後獲得學士、碩士學位。2002年取得北京大學歷史系博士學位,後於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擔任副教授,任教至今,主要研究領域為隋唐史及中國古代婦女史。著有《唐代前期北衙禁軍制度研究》;發表論文《開天政局中的唐元功臣集團》、《公主婚姻與武周以後的政局》、《唐玄宗朝北衙禁軍准內廷體制的形成及其影響》、《唐代長安的公主宅第》等。 
 
蒙曼經由《孟憲實講唐史:從玄武門之變到貞觀之治》的作者孟憲實教授推薦而站上【百家講壇】,年輕、有活力的演講風格吸引了許多觀眾與讀者,透過現代的語言將歷史上的人、事、物故事化,語言輕鬆卻不失專業。在蒙曼演繹下的歷史,成為一幕又一幕的真實景象,浮現在讀者與觀眾的眼前,讓21世紀的我們,能以更完整、更清晰的視野觀看歷史。
 
內容介紹:
權謀、奮鬥、目不暇給的帝位爭奪,都在四個女人的一台好戲裡!武則天釋出大權後,傳位中宗李顯,表面的妥當無法掩飾其中的風起雲湧。太平公主、韋皇后、安樂公主、上官婉兒,各自盤算,尋找陣線聯盟。重俊政變、唐隆政變、重福叛亂、先天政變,一場又一場的政治動亂更迭;連挫中宗、殤帝、睿宗,成就未來的唐玄宗「開元之治」。
 
權謀、奮鬥、帝位爭奪,她們是亂世裡的紅顏。
且看蒙曼再來,說一段中國歷史上最獨特、最激烈的亂世檔案!由於武則天衝破傳統,樹立女主當家的典範,太平公主、韋皇后、安樂公主、上官婉兒,磨刀霍霍,也想嚐嚐權力的滋味。就在武則天駕崩後的十年間,唐朝歷史就像武俠小說的情節一般,前後爆發了五場政變,有幸坐上皇位的人或死於非命,或被迫退位,或被迫交出皇權,成為名存實亡的太上皇,太平公主、韋皇后、安樂公主與上官婉兒這班戲台上的演員奮力演出,在權力、謀略、親情、心機算盡的腳本裡潮起潮落。
 
繼《蒙曼說唐:武則天》之後,蒙曼再次發揮其獨特的說書方式,重新詮釋這短短不到十年的歷史更迭。十年,在歷史洪流裡只是驚鴻一瞥,但是對這座戲台上的紅顏們而言,卻是用盡力氣燃燒生命,追尋武則天突破傳統的權力靈魂,演繹出一段中國歷史上最獨特、最激烈的亂世檔案。
 
  
女人天下蒙曼說唐《亂世紅顏》
 
作者台灣版序言:
我本來無意營造一段勾心鬥角的歷史,因為如果政治被異化為權謀,我們會對政治失望;如果傳統中充滿了小動作和潛規則,我們也會對傳統失望。尤其是,我更不願意渲染女性間的勾心鬥角,因為無論是「牝雞之晨,唯家之索」這樣文雅的儒家宣言還是「最毒莫過婦人心」這樣粗糙的民間話語都始終在尋找例證,而我無意用歷史為這類理念作注腳。但是,《亂世紅顏》擱筆後,我還是遺憾地發現,這又是一部有關宮廷鬥爭的作品,四個女人,為了爭奪權力而攜手,而廝殺,而覆亡。

她們為什麼一定要爭奪權力,而且是最高權力呢?我想,除了絕對的權力會有絕對的誘惑之外,還因為她們都具有不世出的才華吧。試想,如果韋皇后不是在流放歲月發現自己居然比當過皇帝的丈夫更堅毅,如果安樂公主不是姝秀辯敏,光豔動天下,如果太平公主不是頻動大議,屢建奇功,如果上官婉兒不是工詩能賦、兩朝草詔,她們會有爭奪天下的欲望和膽量嗎?這種欲望,我們在青史上本來屢見不鮮,從劉邦的「大丈夫當如此也」到曹操的「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我們手中的史書,濃墨重彩書寫的本來就是英雄的雄心。但是,我們熟悉並認可的往往是男子的雄心。直到一代女皇武則天橫空出世,人們才知道,原來成功的欲望並不專屬男性。武則天的政治成功是一個空前的標杆,其後諸女,無論在武則天一朝是得寵還是失意,都只能把她看作偶像。驕慢如安樂公主,可以口出狂言說:「阿武子尚為天子,天子女有不可乎?」但是,即便是在這句對武則天並不怎麼恭敬的話語裡,阿武仍然代表一個令人眩目的高度。為了能成為阿武第二,她們如飛蛾撲火一般把全部能量投入政治角逐,為了被激發的皇帝夢,她們誰都不擇手段。一段亂世,就在紅顏們的陰謀與「陽謀」之中展開。

常常有人問我,你對自己筆下這幾個女子是什麼感情呢?我說,我替她們遺憾吧。在成功被緊緊收束在政治領域的時代,「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的李太白也會以入翰林為平生快事,因為只有通過這個平臺,才能實現「直掛雲帆濟滄海」的政治理想——自孔夫子以來,這似乎已是士人唯一正確的理想。如同奧運會只設馬拉松這一個項目,不僅李太白,太平公主們也只能在這條跑道上展開角逐。可是,跑道兩旁卻寫著——女性禁止參賽。跑進賽場已經違規了,即便跑在最前仍舊是違規。此後的事情,就猶如一種編織手法的名字——「錯到底」。我常想,如果成功能夠有更多的評價標準,舌吐蓮花的上官婉兒會不會滿足於做一個文壇領袖,秀色天然的安樂公主能否成為頂級名模呢?或者,如果政壇不介意性別和姓氏,政治天分好而又志存高遠的韋皇后和太平公主是否也能締造一個錦繡盛世——即使它不叫大唐?可是,歷史不容假設,生存在這段歷史中的她們也只能倒下。隨之倒下的是她們的追隨者——撇開政治立場,也都是那個時代培養的精英。根據史書記載,開元年間,結束這幾位女性生命的一代英主唐玄宗曾經做過兩件耐人尋味的事情,一是替上官婉兒出版詩集,二是按照太平公主的追隨者蕭至忠的形象來選拔宰相。人心微妙,或許唐玄宗的心裡也不免為她(他)們感到遺憾?抑或他更遺憾的是,歷史,即便是盛世大唐的歷史,也不免在內耗中前行?

既然有著如此遺憾的收尾,那麼,一段亂世,一代紅妝,她們存在的意義又在哪裡呢?我想,她們存在的最大價值可能就在今天吧。如果太平公主輩生在今天,她們既可以興致勃勃地拜票競選,也可以清高地撇撇嘴說:只有二流的人才搞政治。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叫康德的哲學家說過,個人所無法實現的完美,終將由歷史來完成。毫無疑問,這既是我們這些芸芸眾生打拼的意義,也是歷史的終極價值。

蒙曼於北京
二○○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女人天下蒙曼說唐《亂世紅顏》

推薦序:全怪男人太差勁
 
公孫策
再度見識到蒙曼教授的功力。
一段中國歷史上的「非主流」時代,看得人眼花撩亂(五次宮廷政變),卻又因無足輕重,很少被後人引用其故事。可是在蒙曼的筆下,卻能剝繭抽絲般條分縷析。於是才發現,即使是那樣一個「非主流」當家(女性+外姓)的期間,所有發生的事情仍然是有因有果,甚至勢所必然。
 
無論任何一個時空,「非主流」都要比主流來得辛苦得多。什麼是主流?自周公以來,嫡長就是主流;自秦始皇以來,大一統就是主流;自漢武帝以來,儒家就是主流。而人類社會一直到今天,男性都是主流。主流搭的是順風車、順流船,一切都那麼的理所當然;非主流則「失道寡助」(「道」通常指的就是主流的思想),甚至會被打成「逆流」,下場悲慘。
 
非主流當家做主或獨領風騷,最常見的原因就是:主流太差勁,差勁到不行。
從武則天得勢到太平公主失敗,這一段大唐李氏的非主流當家時期,其實就只有一個原因:姓李的男人「太差勁」了。唐高宗李治、中宗李顯、睿宗李旦都是窩囊廢不說,本書第五回,太子李重俊發動兵變的那一幕,李重俊的軍隊都已經打到玄武門的城樓下了,卻仍功虧一簣,只因為對手是上官婉兒,武則天親自調教出來的女中豪傑!而書中寫太平公主與丈夫武攸暨:「武攸暨的不作為,恰好成全了太平公主的作為。」蒙曼直截了當,一針見血。
 
單是皇室男人差勁還不夠充分,專制帝國的統治機器是儒家官僚系統,他們的力量也很強大。這一批信奉「天地君親師」的讀書人,不能簡單的用「奴才」來形容──雖然有奴性沒錯,可是他們是有著堅定信仰的,包括「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也是儒家信仰的一部分。即使在武則天時代,仍有如狄仁傑、張柬之、李昭德之類的有守有為之士。反而到了本書這一段「後武則天時期」,「兩腳狐」楊再思,一個武則天時被主流士人唾棄的無恥文人,可以當上右僕射(實質宰相);本書寫到的「國口」的竇懷貞(竇從一)當上了御史大夫;甚至國子祭酒(國立大學校長)祝欽明還在宴會上為中宗、韋后跳「八風舞」,《資治通鑑》記載他「搖頭轉目,備諸醜態」。易言之,「非主流」的當家人也有高下之分,武則天畢竟稱得上「聖明」,韋后以次實等而下之,若非唐政府官僚系統當時充斥一群沒骨氣的貨色,非主流也很難「叱吒風雲」吧!
 
本書的主角是太平公主、韋后、上官婉兒、安樂公主四位當世「女強人」,但不時出現的卻是「超級女強人」武則天的影子。而作者在序言中亦道出:「無論是韋皇后還是安樂公主,都只是想循著武則天的足跡成為女皇。」所以,我建議讀者在閱讀本書時,把《蒙曼說唐:武則天》放在手邊,有必要時,對照來看,肯定大有裨益。
 
本書「第一男配主角」李隆基(唐玄宗)則是這一段「非主流當家期」的受益者,若非韋后、安樂公主身邊那一幫「貴婦人團」(包括長寧公主、皇后妹郕國夫人、上官婉兒母沛國夫人、女官柴氏、賀婁氏、女巫第五英兒等)收紅包賣官(斜封官)、度僧尼(可免賦役),搞得天怒人怨,又哪有李隆基這個「三郎」(排行老三)的份呢?「嫡長制」可是主流哪!
 
事實上,李隆基是被那些忠於李姓皇族的「骨骾之臣」相中的──高宗、中宗都軟弱,中宗的兒子也不行,只有相王李旦(中宗的弟弟,武則天的兒子)有個兒子很不錯。此所以太平公主發動政變誅殺韋后一黨時,會找這一位二十郎當的姪兒合作,是因為李隆基身邊早已聚集了一幫文武人才,也叫得動忠於李氏的禁軍。
 
至此,「主流」裡出現了英雄人物,於是乎,主流一路順風,非主流望風披靡。可以這麼說,能幹的主流是非主流的「天敵」。我們以「事後諸葛亮」的眼光來看,太平公主找李隆基合作搞政變,對「非主流當家群」而言,不啻引狼入室、與虎謀皮。
 
蒙曼教授在全書結語這麼寫著:「清除了外姓和女性的勢力,武則天時代社會改革的成果才能顯露出來。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大唐王朝迎來了開元盛世。」這話當然對,可是,武則天不也是以女性而能推動改革嗎?所以,最終、最關鍵的「主流」仍在於施政的良窳,武則天英明、勤政、儉僕,本書四位女主角則專務宮廷鬥爭,未見良善施政──開元盛世的意義也在善政,不是嗎?
 
對蒙曼的文筆與析事,自忖無以增色,謹提出「主流-非主流」的另一角度,供讀者做為閱讀本書的參考。
 
二○○八年冬
 
女人天下蒙曼說唐《亂世紅顏》
 
引子:
南朝宋人虞通之在其所著《妒記》中講過一則有趣的故事:
東晉謝安的妻子劉夫人生性嫉妒,不許謝安納妾。謝安的子姪都很替他不平,有一天相約來勸劉夫人。怎麼勸呢?他們在劉夫人面前大談《詩經‧螽斯》一篇。《螽斯》不是通過昆蟲螽斯的擅長生育來讚美文王的妻子不嫉妒,所以文王才能子孫成行嗎?劉夫人聽來聽去,明白孩子們的意思了,就問:「這首詩是誰寫的呀?」孩子們回答:「周公寫的。」劉夫人笑著說:「周公是個男人,自然這麼說,如果讓周姥寫,恐怕就不會這麼說了!」其實,就唐朝,乃至從古到今的整個中國社會而言,無論制禮作樂,還是講經修史,不都是「周公」而非「周姥」嗎?正因為有這樣的文化傳統,所以當我們在史冊中看到魏元忠激烈地反對安樂公主當皇太女時,會視他為忠臣烈士;而看到祝欽明主張讓韋皇后充當祭天亞獻,則斥之為奸佞小人。甚至,這個擁有皇太女和亞獻皇后的時代,也被我們稱為亂世,打入另冊。

然而,所謂亂世,不正是異端思想的發源處嗎?在武則天成功打破女子不得稱帝的規則後,更多的女性認為,女人和男人一樣,也可以擁有公權力。唐中宗一朝,垂簾聽政的韋皇后上表,請求所有不因為丈夫或兒子的功勞而獲得封爵的婦女,都可以把封爵傳給子孫;與此同時,姝秀辯敏的安樂公主則要求唐中宗立自己為皇太女!也許,無論是韋皇后還是安樂公主,都只是想循著武則天的足跡成為女皇,但是,從思想史的角度看,這卻是一些顛倒乾坤的要求。韋皇后的請求意味著,女性可以傳授政治權力;而安樂公主的要求則意味著,女性也可以繼承政治權力!這樣的要求,其實是想把武則天的超常發揮常規化;這樣的想法,也不啻是中古中國的男女平權宣言!

如果女皇成為可能,那麼,女性入朝為官不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嗎?聰明如上官婉兒,未嘗沒有這種想法。中唐詩人呂溫寫過一首《上官昭容書樓歌》,詩的起首便是:「漢家婕妤唐昭容,工詩能賦千載同。自言才藝是天真,不服丈夫勝婦人。」婉兒號稱「內宰相」,然而,內外之間的界限一定就如此嚴格嗎?

毫無疑問,韋皇后等人的女性意識與她們的政治企圖緊密相關,但這並不代表女權本身的虛妄。事實上,一個與唐代的社會現實相違背的普世價值——男女平權觀念正隱藏在醜惡的政治鬥爭中。同樣弔詭的是,也正是政壇紅妝們的理想與奮鬥,使得當時的政治鬥爭更加醜惡。

假如她們成功了,又如何呢?雖然人們常說歷史不容假設,但我還是忍不住玄想。我覺得,歷史曾經有多種可能,就像人生也可能有多種際遇一樣,人類所作出的一切選擇,都只能是實然而非必然。但是無論如何,有選擇就會有犧牲,犧牲掉的可能風光旖旎——如同那些薄命的紅顏;然而,換來的也許更加波瀾壯闊——如同令人低迴不已的錦繡盛唐。其實,歷史的矛盾性與複雜性不也正是歷史的生命所在嗎?
 
 
目錄:
第一集 紅妝時代
一、年少入道
二、自求駙馬
三、舉案齊眉
第二集 初涉政壇
一、薛紹之死
二、梅開二度
三、初露鋒芒
第三集 威風八面
一、心繫李家
二、神龍政變
三、春風得意
第四集 韜光養晦
一、主弱臣強
二、武氏重興
三、明哲保身
第五集 重俊政變
一、清洗功臣
二、後院起火
三、禍起蕭牆
四、身陷危局
第六集 母女亂政
一、韋后崛起
二、安樂弄權
第七集 中宗這死
一、新好男人
二、享樂皇帝
三、糊涂天子
四、暴崩之謎
第八集 韋后專權
一、立儲難題
二、婉兒草詔
三、韋后坐大
第九集 山雨欲來
一、姑姪聯手
二、運籌帷幄
三、引爆政變
第十集 唐隆政變
一、玉殞香消
二、薄命紅妝
三、追殲餘黨
第十一集 睿宗登基
一、皇位歸屬
二、父子相峙
三、李時即位
第十二集 重福叛亂
一、真命天子
二、洛陽起事
第十三集 姑鬥法
一、第一回合
二、第二回全
第十四集 睿宗傳位
一、皇帝難做
二、讓位太子
第十五集 太平重振
一、睿宗收權
二、男寵登場
三、招攬才俊
第十六集 劍拔弩張
一、謀臣現身
二、政變流產
三、形勢陡轉
第十七集 太平之死
一、構陷太平
二、先天政變
第十八集 走向開元
一、無緣女皇
二、政壇流星
三、紅顏絕唱
  
    
女人天下:《亂世紅顏》韋后與安樂公主
 
韋皇后
(?-710年),唐中宗之妻。京兆萬年(今陝西西安)人。神龍元年(705年)中宗複位。勾結武三思等專擅朝政,以其從兄韋溫掌握實權。縱容女兒安樂公主賣官鬻爵,又大肆修建封寺廟道觀。景龍四年(710年)毒死中宗,立溫王重茂為帝,臨朝稱制。不久臨淄王李隆基發動政變,擁其父相王旦復位。被殺于宮中,並被追貶為庶人。
 
安樂公主
684年710年,為中國唐朝唐中宗李顯最幼女,母親為韋后,本名李裹兒。
生於684年,其時正值武則天貶黜李顯至房陵。她出生時,中宗脫下自己的衣服來包住小嬰兒,故命其名為裹兒。公主聰明貌美,母親韋皇后相當喜歡她。成年後嫁於武崇訓;崇訓死後,公主又與武延秀私通,後來就再嫁給延秀。曾自請封為皇太女,此事被魏元忠進諫阻止。
 
安樂公主受溺愛,生活也相當豪奢浪費。她與武崇訓生的兒子才幾歲大,就被封為太常卿與鎬國公。安樂公主又與長寧公主定安公主擄民子民女為奴婢,左臺侍御史袁從一因此將她逮捕,中宗下手詔諭免;雖然袁從一上書希望中宗應大義滅親以正法律,但中宗不聽。
 
雖然受到父親中宗如此寵愛,最後,安樂公主仍與其母合謀,對中宗起了殺機。710年,唐中宗被韋后及安樂公主合謀毒殺,臨淄王李隆基旋即起兵。韋皇后首先被殺,當時安樂公主還在化妝,聽到亂兵攻來,公主逃跑,追兵不久便趕上,當場將她斬首
 
由於皇后與公主母女,毒殺夫婿與父親唐中宗。故她們死後,韋皇后被追廢為韋庶人,公主被追貶為悖逆庶人,但唐睿宗仍依照禮制為她們辦理後事。
 
唐中宗李顯
656年710年,是唐朝的第四和第六位皇帝,在位時間(683年12月—684年2月、705年正月—710年5月)。李顯是唐高宗武則天的兒子,曾改名李哲。一開始他被封為周王,後來改為英王。他的兩位哥哥李弘李賢的太子地位被廢黜後李顯成為太子,並以太子在高宗死後于繼位。
 
李顯繼位後打算建立一支自己的力量與武則天抗衡。他的主要支持人是他的妻子韋皇后的親戚。他打算將韋皇后的父親韋玄貞提拔為侍中,遭到武則天親信裴炎的反對。李顯怒下說,假如他願意,可以將天下給韋玄貞。武則天以此為借口將他廢黜。
 
李顯被貶為廬陵王,軟禁在均州(今湖北丹江口市均州鎮)和房州(今湖北十堰市房縣)。 699年,武則天將李顯重新立為太子。705年,迫於大臣和將軍的威脅,武則天將皇帝位傳給李顯。李顯恢復唐為國號。
 
李顯對與他患難與共的韋后非常信任,與她同參朝政,將她的父親封王,她的女兒安樂公主也得參政,獲大權。安樂公主希望李顯能將她立為皇太女,以繼他的帝位,韋後這時也對他越來越不看在眼中了,希望學武則天般當皇帝。710年有人指責韋后亂淫,韋后怕李顯這次追究,於是與安樂公主一起決定將他毒死,李顯死後,韋后不久就被李隆基所殺。李顯被葬在定陵
 
雖然李顯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兩朝天子,但是他昏庸無能,親小人遠賢臣,是一位不光彩的歷史人物。 
 
唐睿宗李旦
662年716年唐朝第五位皇帝,他一生兩度登基,兩讓天下,在位時間是文明元年至載初二年(684年690年)和景雲元年至延和元年(710年712年)。唐高宗諸子之中排行第八,母為武則天唐中宗是其兄長。
 
龍朔二年(662年)六月一日生於長安蓬萊宮含涼殿,史載「謙恭孝友,好學,工草隸,尤愛文字訓詁之書」。嗣聖元年(684年)二月七日,武則天中宗帝位,立其為帝,改元文明。不過由於是武則天操縱朝政,睿宗毫無實權。載初二年(690年),武則天廢除睿宗,自己登皇帝位,改國號。聖曆二年(699年),武則天封李旦為相王,他的五個兒子被封為郡王,從此他們恢復自由,積極干預內政。神龍元年(705年),張柬之等人發動政變,殺張昌宗兄弟,逼武則天退位,迎中宗復位,不久武則天去世。中宗封睿宗為安國相王,不久辭職。景雲元年(710年),中宗被韋皇后毒殺,改立殤帝李重茂,改元唐隆。 
 
睿宗的三子李隆基等聯絡禁軍將領擁兵入宮,將韋后誅殺,殤帝李重茂遜位。六月二十四日睿宗再次即位於承天門樓,大赦天下,與其子李隆基一起鏟除了殺害唐中宗的勢力。延和元年(712年)八月二十五日,唐睿宗讓位於李隆基,是為唐玄宗,自稱「太上皇帝」,每五天一次在太極殿接受群臣的朝賀,開元四年(716年)病逝,享年55歲。
 
李重俊,
中國唐朝唐中宗第三子。聖歷元年,封為義興郡王。長安年間,任衛尉員外少卿之職。景龍初年,進封衛王,拜洛州牧,實封千戶,不久又升為左衛大將軍,兼遙授揚州大都督。神龍二年秋,立為皇太子但由於他不是韋皇后所生,頗受韋後猜忌,他的太傅也不稱職。後來中宗愛女安樂公主想當皇太女,視李重俊為眼中釘,李重俊地位更加危險。景龍元年七月,他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右羽林將軍李思衝李承況獨孤禕之沙吒忠義等人,矯制發左右羽林兵及千騎三百餘人,先殺韋后親信武三思武崇訓父子於其府第,並殺武三思黨羽十餘人。又派左金吾大將軍成王李千里分兵守宮城諸門,自己則率兵自肅章門,斬關而入,欲殺韋皇后,安樂公主,上官婉兒等人。不幸被攔阻於玄武門之外,士兵臨陣倒戈,斬李多祚及李承況、獨孤禕之、沙吒忠義等於樓下,餘黨潰散。 
 
李重俊政變失敗後,帶下屬百餘騎從肅章門出長安終南山而去。中宗令趙思慎率輕騎追之。李重俊最終於雩縣西十餘里為左右所殺。唐睿宗即位,追贈為節愍太子。
 
唐殤帝李重茂
695年714年唐中宗幼子,前身為溫王。
景雲元年(710年)中宗被毒死以後,六月初七韋后立時年僅16歲的李重茂即位為帝,改元「唐隆」。李重茂即位不足一個月,睿宗的三子臨淄王李隆基、妹妹太平公主等結合禁軍將領,擁兵入宮,將韋后誅殺,廿四日李重茂遜位,睿宗重新登基,李重茂離開長安,恢復其溫王爵位。714年重茂任房州刺史,不久死於房州。
 
李重福
680年710年9月10),中國唐朝唐中宗李顯的庶長子,並不受中宗喜愛。
683年,中宗即位前,李重福就被封為唐昌王,次年,李顯被廢。李顯再次立為太子後,聖曆三年(700年)徙封李重福平恩王,長安四年(704年)進封譙王。神龍元年,中宗複位,韋皇后誣陷,稱李重福與張易之兄弟曾經陷太子李重潤致死,中宗貶李重福為濮州(今山東鄄城)員外刺史,徙(今重慶合川)、(今湖北十堰市)二州,並不讓李重福領事。710年,中宗駕崩,李隆基太平公主擁立唐睿宗複位,睿宗下詔李重福于徙集州(今四川南江)。未及行,李重福用張靈均之謀,潛募勇士,襲擊東都洛陽。先秘密稱帝,改元中元克複,意欲恢復中宗一系的皇統。事情敗露,侍御史李邕閉城據守,李重福投漕渠而死,年三十一。詔以三品禮葬。
 
 
女人天下:《亂世紅顏》太平公主與上官婉兒
 
太平公主李令月
約665年-713年)是唐朝的女性政治家,為唐高宗李治武則天的小女兒,唐中宗唐睿宗的同胞妹妹,生平極受父母兄長尤其是其母武則天的寵愛,權傾一時,被稱為「幾乎擁有天下的公主」。有人依《全唐文·代皇太子上食表》一文認為她的本名是李令月。
 
太平公主出生年份目前尚無確切說法。根據她第一次結婚的時間和她的哥哥李旦出生的時間推定,她可能生於665年前後,是高宗和武后的最後一名子女。太平公主5、6歲時,常常往來外祖母榮國夫人家,她隨行的宮女(一說為太平公主本人)遭表兄賀蘭敏之逼姦,此事引起武則天大怒,加上此前賀蘭敏之曾姦汙內定的未來太子妃,武則天最終決定,撤銷賀蘭敏之作為武家繼承人的身份,流放並中途處死賀蘭敏之。
 
太平公主8歲時,以替已經去世的外祖母榮國夫人楊氏祈福為名,出家為女道士,太平一名,乃是她的道號雖然號稱出家,她卻一直住在宮中。一直到吐蕃派使者前來求婚,點名要娶走太平公主。李治和武則天不想讓愛女嫁到遠方去,又不好直接拒絕吐蕃,便修建了太平觀讓她入住,正式出家,借口公主已經出家來避免和親
 
第一次婚姻
681年,太平公主約16歲時,下嫁唐高宗的嫡親外甥,城陽公主的二兒子薛紹婚禮長安附近的萬年縣館舉行,場面非常豪華,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樹木,為了讓寬大的婚車通過,甚至不得不拆除了縣館的圍牆。 
 
武則天對女兒非常寵愛,她認為薛紹的嫂嫂蕭氏和成氏出身不夠高貴,想逼薛家休妻,有人以蕭氏出身蘭陵蕭氏,並非寒門相勸說,才使她放棄了這個打算。薛紹的兄長薛顗也曾因太平公主來頭太大而怕惹來禍事。不過太平公主在第一次婚姻期間,安分守己,並未有不軌事件傳出。 
 
太平公主的第一次婚姻結束于688年因為薛顗參與唐宗室李沖的謀反,牽連到駙馬薛紹,武則天下令將薛顗處死,薛紹杖責一百,餓死獄中。當時太平公主還正懷著她和薛紹的第四個孩子。事後,武則天為了安慰女兒,打破唐公主食實封不過三百五十戶的慣例,將她的封戶破例加到一千二百戶。
 
第二次婚姻
不久,武則天曾打算將寡居的太平公主嫁給武承嗣,因武承嗣生病作罷(一說是因為太平公主看不中武承嗣)。690年太平公主改嫁予武攸暨[5]。這次婚姻被認為是武則天為了保護太平公主而採取的手段,武則天在太平公主第二次結婚的兩個月後正式登基,太平公主因為成為了武家的兒媳而避免了危險。武攸暨性格謹慎謙退。太平公主在第二次婚姻期間,大肆包養男寵,與朝臣通姦,並曾將自己中意的男寵進獻給母親武則天。
 
武周時期
太平公主「喜權勢」,武則天認為她長相,性格都像自己,常與之商議政事,但武則天生前從不讓太平公主將她參與政事的事情外泄。太平公主畏懼母親,因而行事比較收斂,對外只大肆裝修府邸,購買別業。武則天朝,太平公主見諸史書的建樹只有為自衛而鏟除來俊臣勢力這一件。(有記載稱,薛懷義也是她定計處死的,但也有說法稱,處死薛懷義的是建昌王武攸寧。另有記載稱,太平公主同相王李旦一起作為李家的代表參與了武李盟誓,同樣的,這種說法也存在爭議。)
 
武周末年,武李兩家矛盾尖銳化,武則天召回廬陵王李顯,立他為繼承人,並通過一系列聯姻將武李兩家聯繫起來,以圖能消弭未來的政治鬥爭。太平公主本人雖是武家兒媳,但政治上一直是李家的擁護者。705年,李家的擁護者、宰相張柬之發動兵變,誅殺二張,逼武則天遜位給太子李顯。太平公主由於參與誅殺二張兄弟有功,而受封鎮國太平公主,開府,封五千戶。
 
中宗睿宗時期
唐中宗復位之後,太平公主逐漸走到幕前,積極參與政治。她受到中宗的尊重,中宗曾特地下詔免她對皇太子李重俊長寧公主等人行禮。中宗朝,韋后與安樂公主亂權,唯懼太平公主多謀善斷。
 
景龍三年七月(709年),太子李重俊謀反。安樂公主宗楚客想趁機陷害太平公主與相王李旦兄妹,遂誣告他們與太子同謀,因主審官御史中丞蕭至忠對中宗流淚進諫,「陛下富有四海,不能容一弟一妹,而使人羅織害之乎!」,太平公主與李旦而得以倖免于難,但太平公主與安樂公主的敵對已明顯白熱化。(野史記載稱,上官婉兒崔湜的原因,與太平公主成為情敵,並投入韋氏陣營。)
 
景龍四年(710年)六月,唐中宗被韋后與安樂公主毒死。上官婉兒與太平公主一起草擬遺詔,立溫王李重茂為皇太子,皇后知政事,相王李旦參謀政事,試圖在韋后與皇族之間謀取平衡,但宗楚客與韋后黨羽商議,改相王李旦為太子太師,架空了李旦,打破了這一平衡。七月,太平公主派其子薛崇簡劉幽求一起參與了李隆基等誅殺韋后的行動,清除了韋氏黨羽,並親手將李重茂拉下皇位,擁立相王李旦復位,是為唐睿宗。太平公主因此番功勞而晉封萬戶,三子封王,為唐朝公主權勢之頂峰。
 
太平公主在協助李隆基政變除掉韋后以後,與李隆基發生權爭。她曾經要求睿宗廢掉太子李隆基,並積極培植黨羽。此時,朝中七位宰相有五位是經由太平公主任命,文武百官除了姚崇宋璟等寥寥數人外,大多數都依附太平公主。睿宗則試圖在李隆基和太平公主之間尋求政治平衡,以避免傷害到任何一人。 在此期間,太平公主曾勸說唐睿宗下旨,搜集編撰了上官婉兒的著作,保留了這位才女的作品。
 
覆滅
延和元年(712年八月睿宗傳位太子李隆基,自己退為太上皇帝,改元先天同年,太平公主的丈夫武攸暨去世。先天二年(713年),太平公主準備以羽林軍從北面、以南衙兵從南面起兵奪權。李隆基與郭元振王毛仲高力士等人先發制人,誘殺了左、右羽林將軍和宰相。太平公主見黨羽被誅殺殆盡,不得不逃入南山佛寺,三日後返回。太上皇李旦出面請唐玄宗恕其死罪,被唐玄宗拒絕,太平公主最終被賜死家中,其夫武攸暨墳墓也被鏟平。《舊唐書·武承嗣傳》載,太平公主自殺後「籍其家,財貨山積,珍奇寶物,侔于御府,馬牧羊牧、田園、質庫、數年征斂不盡。」
 
太平公主共有4子3女,與薛紹生有二子二女,其中幼女為遺腹子,封萬泉縣主,十一歲嫁豆盧家,景雲元年(710年)薨,享年24。,與武攸暨生有二子一女。太平公主死後,除次子薛崇簡因是李隆基一黨而倖免以外,其餘子女均被處死。
 
夫婿薛紹,
唐高宗的嫡親外甥光祿卿薛曜城陽公主的二兒子。
永隆二年(681年)薛紹與武則天的女兒太平公主結婚,婚禮非常隆重,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樹木,為了讓寬大的婚車通過,甚至不得不拆除了縣館的圍牆。婚後育有二男二女。
垂拱四年(688年),長兄薛顗參與唐宗室李沖的謀反,武則天下令將薛顗處死,此事牽連到薛紹。薛紹「杖一百,餓死於獄」。當時太平公主正懷著第四個孩子。載初元年(690年)七月太平公主嫁給了武攸暨
 
夫婿武承嗣,
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人,荊州都督武士彟之孫,女皇武則天異母兄武元爽之子。
早年曾隨父被流配振州(今海南三亞)。咸亨五年(674年)三月,由於武士彟周國公的爵位無人繼承,武則天奏請將武承嗣召回,襲爵周國公,拜為尚衣奉御。
 
光宅元年(684年),授禮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垂拱元年(685年),同鳳閣鸞台三品。月余後罷。載初元年(689年),守納言。天授元年(690年),進文昌左相。
天授二年(691年)九月,武承嗣令鳳閣舍人張嘉福,唆使洛陽人王慶之等數百人上表,請立武承嗣為太子。長壽元年(692年),大臣李昭德以武承嗣既為親王,又為宰相,權勢太重,建議罷免武承嗣的宰相職務。當年,武承嗣被罷為特進。
 
聖曆元年(698年),唐中宗李顯復被立為太子,武承嗣做太子的幻想徹底破滅,憂憤而死。贈太尉、并州牧,諡日宣。
 
上官婉兒
664年710年,唐朝陝州陝縣人(今河南三門峽)。上官儀孫女。上官儀獲罪後被沒入宮中,上官婉兒與母親鄭氏同被配沒掖廷。母親鄭氏是太常少卿鄭休遠之姊,在鄭氏培養下,上官婉兒熟讀詩書,明達吏事。儀鳳二年(677年),以聰慧得幸于武則天,頗能詩,武后稱帝時,詔敕多出其手者,時稱「內舍人」。
 
神龍元年(705年),唐中宗復位後,仍得中宗、韋后寵信,專掌起草詔令。太平公主亦多往來,與武三思私通。曾建議中宗擴大書館,增設學士,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又與韋后、安樂公主等人操縱政治,樹立私黨,廣納賄賂。景龍四年(710年),中宗崩,韋后欲效武后而稱帝,臨淄王李隆基發動政變,誅韋后、安樂公主,擁立其父唐睿宗上官婉兒執燭率宮人迎接,並把她與太平公主所擬遺詔拿給劉幽求觀看,劉幽求拿著遺詔求李隆基開恩,但李隆基執意殺上官婉兒,年僅46歲。開元初年,唐玄宗廣徵上官婉兒的作品,編成文集20卷,張說作序。《全唐詩》收其遺詩三十二首。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讀.冊.人
人氣(6,263) | 回應(21)| 推薦 (5)|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人生:人物風采 |
此分類下一篇:牛轉乾坤:己丑立春,從書開始
此分類上一篇:夢想之路:新的美國夢,新的美國價值

讀.冊.人
繼《蒙曼說唐:武則天》之後,
作者再來,說一段中國歷史上最獨特、最激烈的亂世檔案!
由於武則天衝破傳統,樹立女主當家的典範,太平公主、韋皇后、安樂公主、上官婉兒,磨刀霍霍,也想嚐嚐權力的滋味。就在武則天駕崩後的十年間,唐朝歷史就像武俠小說的情節一般,前後爆發了五場政變,有幸坐上皇位的人或死於非命,或被迫退位,或被迫交出皇權,成為名存實亡的太上皇,太平公主、韋皇后、安樂公主與上官婉兒這班戲台上的演員奮力演出,在權力、謀略、親情、心機算盡的腳本裡潮起潮落。

權謀、名利爭奪,無論古今皆然,是歷史中的唐朝皇室,是民主憲政下的第一家庭,都是亂世的紅顏。

作者發揮獨特的說書方式,
重新詮釋這短短不到十年的歷史更迭。十年,在歷史洪流裡只是驚鴻一瞥,但是對這座戲台上的紅顏們而言,卻是用盡力氣燃燒生命。
2008-12-30 17:37:15
嘉林
祝大哥新年進步
尊夫人身體健康^^
2008-12-30 20:08:19
飛天馬
感謝您這一年來提供好多好書參考好資訊吸收
祝福您與您牽手2009更平安更順利更恩愛

飛馬敬上
2008-12-30 22:31:48
芸芸
新年快樂
牛年來臨要頭好壯壯ㄛ~~^_^
2008-12-30 23:31:39
無楚
感謝讀.冊.人送來的至理名言

也許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
但是要身體力行,卻是有困難度

放下真難,捨得又不捨
同理心誰來同理心

在政治上,捉到毛病、挑剔到語尾、語病
馬上大作文章,一付得理不饒人的正義感
曾幾何時,多年過後自己也遇到當年的自己
才知道,別人也和自己以前一樣惡毒

怪別人也怪自己,學不會將心比心
台語古諺說: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見面三分情,大家也會客套的寒喧一下
才不用怒目金剛,相對望無言

社會大學的學問,無遠弗屆
懂得的很多,能做到的很少
學習做人,才知道做人真難
世界上做人最難,也難做人

讀.冊.人送來「滿滿誠心的大禮物」
還需要用歲月來學習與鞭策自己互勉之

早安
2008-12-31 08:42:26
星軍寬
送來元旦小詩, 敬祝先生新年愉快

敬請前輩笑納:



原來景色如電影般不斷切換,

微秒醞釀出陳年高粱,

陶醉來去之間。

歡愉連接欣喜上映,

群聚熱絡的人情,   

不忍散去。

高聲中蓋過所求喃語,

數著同一拍子。  

擁抱力道,

強烈對新年渴求。  

但,

努力是不變的土壤,

豐收在這一年。 
2008-12-31 10:18:12
翱翔
安安~

新年快樂 心想事成~ ^^
2008-12-31 10:43:25
9999號
讀冊大人午安:
讀冊夫人目前身體狀況都還好吧?

新的一年新的希望:

☆  ∣  ☆
        ★
 ╭‧放煙火 ‧╮╭‧放煙火 ‧╮
☆       ★        ☆
 ╭‧新 年 ‧╮╭‧快  樂 ‧╮
☆       ★       ☆
   ╭‧☆‧╮∣╭‧☆‧╮
  ☆     ★     ☆
 ☆      ∣      ☆
        ☆
        ▉    
       ███
       ███
       ███
       ███
       ███ HAPPY NEW YEAR 2009
2008-12-31 12:14:05
初心
來祝福讀冊人
新年快樂,喜悅平安喔~
2008-12-31 14:18:53
讀.冊.人
唐上官婉兒《彩書怨》
葉下洞庭初,思君萬里餘。
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欲奏江南事,貪封薊北書。
書中無別意,惟悵久離居。
首詩是現存詩中最優秀的一首,是寫給被廢的太子李賢的。詩中表達了自己對意中人強烈的思念之情:在這清冷的寒夜,陪伴我的只有清冷的寒風與月光,我太想念你了,家事、國事、天下事,有多少話要對你說啊,但寫信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惆悵我和你分別已經很久了。婉兒當時20余歲,正是少女情懷正濃之時,對宮廷鬥爭的殘酷與複雜認識尚淺。她尚未真正捲入政治鬥爭的濁流中去。因而這首詩筆調格外清新,意境高遠,是上官婉兒的代表作。
2008-12-31 18:17:26
魅兒
新年快樂,天氣很冷,小心感冒
2008-12-31 20:07:52
X96
新年快樂
闔家平安
順心如意
2009-01-03 07:25:37
jolie
新年快樂

^ _ ^
2009-01-05 15:44:20
大師兄
新年快樂
2009-01-05 17:12:23
讀.冊.人
本書講的就是從武則天鐵血統治結束到唐玄宗開元盛世到來這八九年的歷史,同時也是一個女性在政壇上閃亮登場、盡展娉婷的紅妝時代。

本書的主角太平公主、韋皇后、安樂公主與上官婉兒。
四個女人,一段歷史風雲,演繹一段中國歷史上最獨特、最激烈的亂世紅顏悲喜檔案。試想,如果韋皇后不是在流放歲月發現自己居然比當過皇帝的丈夫更堅毅,如果安樂公主不是姝秀辯敏,光豔動天下,如果太平公主不是頻動大議,屢建奇功,如果上官婉兒不是工詩能賦、兩朝草詔,她們會有爭奪天下的欲望和膽量嗎?

在八年多的時間裡,
一共爆發了五次宮廷政變,兩個皇帝(武則天、唐殤帝)被迫退位,一個皇帝(唐中宗)死得不明不白,還有一個皇帝(唐睿宗)被逼無奈當了太上皇。

韋皇后,
是武則天的三兒子唐中宗李顯的皇后,此人在歷史上以淫蕩和狠毒著稱。根據現存史書記載,她不僅在丈夫活著的時候就不守婦道,包養男寵(就是現在的情人),還喪心病狂,為了能早日當皇帝,不惜痛下殺手,毒死自己的丈夫。

安樂公主,
對她的描述之詞可真不少。她是唐朝歷史上最美麗的公主,號稱「光豔動天下」;她也是唐朝最得寵的公主,父皇母后對她千依百順;她還是唐朝最有野心的公主,居然大膽提出要當「皇太女」,以後要接班當皇帝;她也是唐朝最狠毒的公主,史書說她竟然和母親合謀毒死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唐中宗李顯。

上官婉兒,
她和武則天本有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卻又深得武則天的賞識信任;她雖然出身於掖庭女奴,卻能品評天下才子;更傳奇的是,她為皇帝起草詔書,號稱「女中宰相」,風光無限,最後卻又機關算盡,抱著自己起草的詔書悲慘地死去。

太平公主,
本書的一號人物。
她有一個皇帝父親(唐高宗)、一個皇帝母親(武則天)和三個皇帝哥哥(孝敬皇帝李弘、唐中宗李顯、唐睿宗李旦),但是,她最大的理想還是自己當皇帝。她參與推翻了一個皇帝(武則天),擁立了兩個皇帝(唐中宗、唐睿宗),可最後還是逃脫不了悲劇命運,死於曾與自己同仇敵愾的皇帝(唐玄宗)之手。

本書講的這個時代,就是從由她參與的一場政變開始,並以針對她的一場政變而告終。一個前無古人、充滿魅力的紅妝時代。
2009-01-06 11:39:04
任我行
紅顏會亂世
大概都是因為有笨蛋皇帝啦
哈哈~
還有
讀冊人才不是老朽呢
是超有氣質的不朽啦
耶!

^_~
2009-01-07 10:10:27
任我行
詩人不作做茶人

   ↑

這樣多情的詩人可能會錯過
漂亮的採茶姑娘喔

@@

所以有時候詩人
偽裝一下下做茶人也不錯

@@

哈哈哈~~小行愛瞎掰啦^O^


天氣變冷了
要注意你們家超可愛的小孫子喔
要給小寶貝包暖暖
也要給自己穿暖暖喔
還有
讀冊人夫人的皮蛇好點沒呢?

祝福^_^
2009-01-08 11:31:27
讀.冊.人
《亂世紅顏》延伸閱讀:崔湜
字澄瀾,定州人。擢進士第,累轉左補闕。
預修《三教珠英》,附武三思、上官昭容,由考功員外郎驟遷中書舍人,兵部侍郎。俄拜中書侍郎,檢校吏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為御史劾奏,貶江州司馬。安樂公主從中申護,改襄州刺史。韋氏稱制,復同中書門下三品。睿宗立,出為華州刺史,除太子詹事。景雲中,太平公主引為中書令。明皇立,流嶺外。以嘗預逆謀,追及荊州,賜死。湜執政時,年三十八。

《酬杜麟台春思》唐崔湜
春還上林苑,花滿洛陽城。鴛衾夜凝思,龍鏡曉含情。
憶夢殘燈落,離魂暗馬驚。可憐朝與暮,樓上獨盈盈。
2009-01-08 17:41:35
讀.冊.人
《亂世紅顏》延伸閱讀:沈宋之宋之問
西元656~712,字延清,一名少連,唐汾州(今山西省汾陽縣)人。 武后時官尚方監丞左奉宸內供奉,工詩,其詩與沈佺期齊名,稱為沈宋。以媚附張易之而被貶官,後流嶺南賜死。

《奉和晦日幸昆明池應制》唐宋之問
春豫靈池會,滄波帳殿開。舟凌石鯨度,槎拂斗牛回。
節晦蓂全落,春遲柳暗催。像溟看浴景,燒劫辨沉灰。
鎬飲周文樂,汾歌漢武才。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

《亂世紅顏》延伸閱讀:沈宋之沈佺期
字雲卿,生年不詳,約卒於玄宗開元初。唐相州內黃人(今河南省),高宗上元間進士,武后時任修文館學士,工五言詩,辭情靡麗,與宋之問齊名,時號沈宋。有文集十卷傳於世。

《奉和晦日幸昆明池應制》唐沈佺期
法駕乘春轉,神池象漢回。雙星移舊石,孤月隱殘灰。
戰鷁逢時去,恩魚望幸來。山花緹綺繞,堤柳幔城開。
思逸橫汾唱,歡留宴鎬杯。微臣雕朽質,羞睹豫章材。
2009-01-08 17:50:28
荔荔
讀冊人您好

可以請您轉此篇給敝人嗎

謝謝您呀
2009-01-17 14:24:08
版主回應
荔荔您好:

歡迎您來,
已經尊命奉上此文,靜請查收與確認。朋友之間亦請勿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鄉心新歲切,天畔獨潸然。
老至居人下,春歸在客先。
嶺猿同旦暮,江柳共風煙。
已似長沙傅,從今又幾年。
2009-01-17 14:51:04
曼殊沙華
原來不是現在的女人要堅強而已!
自古至今都是! 真是女人難為....
現在的社會, 男人的成長緩慢了,
在觀念和行動力都停滯或者被主觀所困,
女人的腳步趕上了, 甚至超越,
於是, 不論在心靈或事業的成長, 都超越男人,
但說真的, 有時候不是因為我們女人好強或追求自我實現, 而是環境所逼, 必須自立自強.....
2009-01-21 09:48:56
版主回應
曼殊沙華您好:

歡迎您來,
無須感慨,自古巾幗一向不讓鬚眉,有唐一代出現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皇帝,女人天下,非關女性意識,該是天、地、人聚合的難得機緣。

讓我們期許兩性都能做自己,如此方能有一個溫暖與健全的家,無論是職場女強人或是主婦,只是角色不同,無損女性應有的貢獻與重要,讓我們把握當下,惜緣自在。
2009-01-21 10:51:10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