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9 00:13:06| 人氣11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網議政事】捉鬼變鬼打鬼 和勇割席互插



2020-01-08

勇:「天屍」累小隊退場 和:謀帶風氣情緒勒索

泛暴派過去7個月成日話唔割席,對「勇武暴徒」嘅行為隻眼開隻眼閉,又要成日呃自己啲行為係警方臥底所為,於是又精神分裂地「捉鬼」,結果捉到啲「勇武暴徒」心灰意冷、不同「小隊」損兵折將,近日紛紛宣佈因為「黃絲」嘅捉鬼行動而退出黑暴運動。呢件事喺網上引起兩極反應,「勇武派」鬧爆嗰班「和理非捉鬼天屍」累死手足,「和理非」就鬧佢哋喺度帶風向打擊士氣,仲話冇人想知佢哋係咪要退出,呢啲咪真係「黃絲」所講嘅「將義士當Condom」囉。■香港文匯報記者 甘瑜

繼之前針對警察嘅所謂「屠龍小隊」被爆出因為捉鬼幾近滅團,陸續被警方拘捕後,近日又有多個「勇武小隊」先後宣佈要退出黑暴運動、暫停行動,或者解散,包括「仇士小隊」、「反狗特勤隊」同「火炬小隊」等。

鬧班冷氣軍師捉鬼唔使本

其中,「仇士小隊」話以前佢哋「行動」時都有人開遮幫佢哋掩護,但到舊年11月就有好多成員被捕;「特勤隊」就話佢哋精於「裝修」、襲警、搶犯等,但成日因為髮型俾人當係警察,啲所謂「手足」又唔肯聽前線「勇武」嘅指揮等,直言啲捉鬼行動令佢哋好大壓力;「火炬小隊」亦話佢哋「戴耳機,主動火魔,主動裝修等,都被人指控做鬼」,決定解散。

對於呢個情況,「勇武派」當然火都嚟,大鬧班冷氣軍師捉鬼唔使本,自己唔去衝,仲攞班「勇武手足」嚟較飛。中文大學「獨」講師劉正就喺facebook專頁「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寫長文狠批啲捉鬼言論,狠批啲人捉鬼捉到「手足」要「流亡」,但連對唔住都冇,仲為捉鬼辯護,「×你老×我地(哋)而(??)家講緊放核彈都唔割,而(𠵱)家早咗裝修幾個鐘就要比(俾)你班『和理天屍』割席兼篤灰?」

批打沉「勇武」令飯民重新主導

佢仲點名批評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因為對方話「勇武派企得出嚟就唔應該怕人捉鬼」,直斥有關言論無恥,「每次捉錯鬼,都足以令『義士』被點相、被拘捕,面對數以十年嘅監禁,仲唔×夠牙(呀)?」

劉正話,要人唔怕捉鬼「日後所有『捉鬼天屍』一律以叛徒作看待,『獅鳥(私了)』全面解禁,咁勇武就唔×驚你班『和理天屍』勒(嘞)!」佢仲踢爆,其實「和理非」根本係想打沉「勇武」,「令飯民大台重新主導運動」。

「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陣綫」亦爆粗鬧「捉鬼天屍」,「呢一隊(特勤隊)唔係鬼,人哋有幾個係學生(已FC,睇咗證件),未夠秤做曱甴呀。」

被冷嘲熱諷「你退關我咩事」

撐「勇武小隊」嘅言詞激烈,反對佢哋嘅言論同樣精彩。「激進」分子「肥蔡」蔡佩強噚日就喺fb冷嘲熱諷,叫佢哋收皮,「都係啲(嗰)句,冇人想知,你打又好退又好一概冇人想知,唔好好似傻×咁要人『Un goo goo(氹)』你,我可以100%同你哋講真係冇人會因為你嘅退出而自責,一個都唔會,捉鬼嘅一樣會捉鬼,打仗嘅一樣會打仗,一切如常。」

網民「連登博弈家」亦都喺網上討論區「連登」開post,話「你宣布(佈)退場,關我咩事」,質疑班人係為咗「光環」,話啲「捉鬼天屍」都係有警覺性啫,叫佢哋俾人懷疑係警察時,應該先諗自己做咗啲乜令人誤會,唔好以為「勇武」高級過「文宣手足」喎,最後仲叫佢哋「慳啲啦×頭皮」。

有網民亦附和,「Caar Laa」話︰「嗰啲退場情緒勒索,睇到周身唔舒服。」「Sugano Kento」反問︰「點解棄game要畀(俾)人鬧?老奉幫人擋子彈?鬧嗰啲真係不知羞恥。」有啲激進派就建議︰「捉鬼者一律視為藍絲,直接私了。」

呢啲狗咬狗、鬼打鬼,一般市民都係食下花生,但呢堆說話就證明咗一件事,話警察臥底放火、破壞、打人,其實都係班暴徒所為,同警察無關囉。

暴徒犯法走佬避刑責“火炬小隊”內訌解散

2020-01-08 04:23:26


最激的勇武派成員相繼退出抗爭,止暴制亂漸見成效!繼「仇士小隊」上周宣布放棄暴力抗爭後,擅長投擲汽油彈的「火炬小隊」,基於成員陸續被捕,又屢被示威者懷疑是警方臥底感意興闌珊,昨日宣布解散,「反狗特勤隊」和多名「勇士」亦發表退出聲明,曾經聲勢浩大的「勇武抗爭」似已減弱。

「火炬小隊」宣告退出的帖文,昨在分享示威資訊的facebook專頁「hkerstandwithhk」發出,撰文者首句已向所有示威者道歉,「對唔住,我哋要先退一步!」

帖文慨歎,「火炬小隊」一直努力抗爭,甚至「攞命博」拯救了不少「和理非」示威者,但去年十一月理工大學示威者遭警方包圍事件中,隊員已被「手足」質疑是警方臥底,及至最近一、兩個月戴上耳機,在示威現場投擲汽油彈及破壞店鋪時,又遭「同路人」指責是「內鬼」。

除了被誤會,撰文者表示抗爭至今,已失去多名「戰友」,當中三人涉嫌參與暴動被捕,另有兩人失去聯絡多時,隊員已視他們死亡,因此決定將「火炬小隊」解散,隊員將轉為參與「文宣」工作。他慨歎,該小隊難以繼續支撐下去,「奮勇抵抗……無論身心都好勞累!」

據稱擅長投擲汽油彈等「火魔法」的「火炬小隊」甚為神秘,但盛傳成員會在示威現場設置「火炬」暗號,代表他們現身,例如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凌晨,油麻地彌敦道及窩打老道交界出現多個以竹枝搭成、猶如「火炬」的錐形,有示威者透露這是成員通知特定人士已到場的方式。

另外,Counter Dog Response Unit(反狗特勤隊)昨亦在「連登討論區」留言,包括中學生及被通緝人士在內的十多名小隊成員,每次行動都被人當作警方臥底,導致「士氣低落同好大壓力」,更發現小隊有「內鬼」公開隊員個人資料,故宣布暫停破壞店鋪等所有前線工作。

自從去年十一月上千示威者在「理大圍城」一役被捕或被登記資料後,暴力示威參與人數和激烈程度大不如前,加上警方其後接連檢獲真槍炸彈,又搗破武器庫,拘捕包括極端暴力分子「屠龍小隊」及「V小隊」成員共十一人,「勇武派」士氣更為低落,「仇士小隊」已於上周在網上發文,表示近期「捉鬼」事件嚴重影響小隊行動,宣布退出。



【新一哥上任見成效 大量勇武派宣佈退出抗爭】

「新一哥」上任一個多月,除了將警隊沿用多年的格言「服務為本、精益求精」,改為「忠誠勇毅、心繫社會」。他亦曾指出由警司級當指揮官的機動部隊編制不夠靈活,於是研究組成結合防暴及刑偵隊伍的「總區應變大隊」,提升由一名總警司級警管指揮,使「應變大隊」無論去到哪一個警區,均能與當區最高級的警官更容易溝通,互相配合。在上月拘捕臭名昭著的屠龍小隊後。近日多隊示威者勇武派小隊宣佈退出前線抗爭。可見「新一哥」帶領的警隊努力下成功逐步消滅暴徒。



警偵查兩月瓦解「屠龍」

2019-12-16


■10月13日,「屠龍小隊」以「火雨」形式將燃燒彈投擲向旺角警署。  資料圖片

盛傳今次多人落網的極端暴徒「屠龍小隊」,過往的暴力衝擊行為都顯得十分出位,並與另一支極端暴徒「V小隊」在黑衣魔中崛起。據了解,今年10月中旬,多番被暴徒衝擊的旺角警署突然遭「整隊黑衣魔」用「火雨」的方式投擲燃燒彈,而完事後這些人迅速逃離現場。警方事後根據現場視頻觀察,發現這些黑衣魔甚有組織性,因此決定全力偵查搜捕,經過近兩個月的偵查,終於在灣仔及炮台山等處拘捕多人。

據悉,早在8月25日發生荃灣衝擊事件後,警方開始着手調查黑衣暴徒,惟當時資料並未充足,警方一直處於觀察階段。此時,有自稱「屠龍小隊」的成員甚為囂張,不時在網上發表暴力言論,更高調接受某些煽暴媒體訪問。直至10月中旬一個晚上,在「8.31事件」後多次受到衝擊的旺角警署外突然出現一整隊黑衣人,只見他們以一次過的「火雨」方式向警署投擲大量燃燒彈,而完事後各人都極速逃離現場。警方事後將現場拍到的視頻進行仔細分析,發現該批人與其他「散兵游勇式」的黑衣人不同,他們無論在抵達現場及撤離時都甚有組織性,再加上與在其他地區的暴力事件一起研判,初步判斷該組織應該就是窮兇極惡的「屠龍小隊」。

經過近兩月的偵騎四出和詳細調查,警方終於鎖定數十個「屠龍小隊」的落腳點,終於在12月初搗破數個「暴竇」,將多名疑似「屠龍小隊」成員繩之以法。事件發生後,「屠龍小隊」的Telegram頻道「育龍」一度貼出小隊「覆沒」消息,不過該訊息不久就被刪去。記者發現,在12月7日後,「育龍」已沒有再作更新。不過,在11月下旬,有自稱「屠龍小隊」的人在Telegram開設頻道和發起眾籌,稱聲要籌款供養其他「暴力小隊」成長。

「V小隊」成下個嚴打目標

據悉,大批「屠龍」成員落網後,另一個極端暴力團體「V小隊」將是警方下一個重點打擊目標。據了解,「V小隊」作風較為低調,但卻比「屠龍」更為暴力。今年8月30日,數名暴徒在葵涌警署附近用刀伏擊一名休班警察,事後有人在網上發表長文,詳述事發經過,自稱此事是「V小隊」所為,揚言該小隊的工作「就是專門對付警察」,並稱他們會到「海外受訓」,日後藉機潛回香港發動恐怖活動。 

 蔡英文用完即棄 暴徒竄台被「斷糧」

2020-01-08



近月大聲“撐香港”的民進黨蔡英文,被“港獨”組織學生動源召集人鐘翰林踢爆,對赴台尋求庇護的香港年輕人態度冷淡,民進黨把持的陸委會更從未向他們主動援助。有報導踢爆,目前民進黨當局正對香港暴亂撤資撤援,在台尋求庇護者最多獲十個月援助,每月約8000元新台幣(約合2000元港幣)資金,之後便麵臨“斷糧”。政界中人指出,蔡英文只是把香港暴亂當作選舉工具,企圖掩蓋其糟糕的執政表現;年輕人前途盡毀的沉重代價只有自己承擔,蔡英文肯定不會幫、只會用完即棄。\大公報記者郝壽

蔡英文近月屢次藉香港暴亂抹黑“一國兩制”、攻擊其台灣政敵,又頻稱“撐香港”云云。台灣當地亦有人為香港暴亂提供物資,並聲稱可為參與違法暴力行動的香港年輕人提供庇護。

鐘翰林狗咬狗骨斥卸膊

不過,“港獨”組織學生動源召集人鐘翰林日前接受台灣傳媒訪問時,踢爆民進黨把持的陸委會,從未主動與他商討庇護事宜。鐘翰林提到,六月在台灣與當地官員見面尋求庇護,但對方僅稱港人可依據《港澳條例》第18條申請政治庇護,但具體流程與管道皆未告知,當地官員從頭到尾都“被動”與鍾翰林見面。至於鍾翰林等亂港分子關注的《難民法》,民進黨當局一味卸膊及拖字訣、無實際行動,反而不斷發聲明或開記者會消費香港暴亂。

台灣當地反華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早已揭發,《港澳條例》第18條並無明確機制,為潛逃到台灣的香港年輕人提供庇護。該條例只是民進黨當局用作推託的擋箭牌。資料顯示,蔡英文2007年任“行政院副院長”時,曾揚言要早日完成“難民法”立法程序;蔡英文2012年、2016年參選時,亦把所謂“難民”問題與“人權”掛鈎,作為選舉政治牌,惟如今她對受其慫恿參與違法暴力行動的香港年輕人,卻表現畏縮、不理不睬。

吳秋北勸港青勿太天真

有報導引述知情人透露,目前民進黨當局正對香港暴亂撤資撤援,在台尋求庇護者最多獲十個月援助,每月約8000元新台幣(約合2000元港幣)資金,之後便面臨“斷糧”、須自求多福,而民進黨當局如何處理庇護申請亦快見分曉。立場反華的台灣基督長老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日前仍不忘用“香港暴亂”博搶眼球,聲稱潛逃到台灣的人心理創傷、不安及憂慮云云,但未提他有份為暴亂提供物資、是煽暴及害苦香港年輕人的黑手之一。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指出,蔡英文煽動暴亂純屬政治操作、選舉考量,聲稱支持香港年輕人,結果只是當棋子、炮灰。參與暴亂者涉嫌嚴重刑事罪,台灣社會不可能承擔巨大風險和成本去收容罪犯。香港年輕人不應太天真及受蠱惑,不要淪為別人的工具及可憐蟲,最終前途盡毀的沉重代價只有自己承擔,蔡英文肯定不會幫、只會用完即棄。他亦指出,台灣民眾要擦亮眼睛,認清蔡英文利用香港暴亂轉移視線,掩蓋島內發展、民生乏善可陳的糟糕表現,不要再讓蔡英文損害兩岸福祉。

禁讀書工作暴徒:消磨意志

鐘翰林在台灣遭民進黨當局冷待並非個案。自稱曾參與暴亂的22歲Nick,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承認,潛逃到台灣後他得到住宿,但生活苦悶,不如在香港正常時多姿多彩,很多時間賴在床上,但不被允許讀書、工作,只能無了期等待台灣當局對庇護申請的處理結果,很消磨意志。

亂港分子一直要求蔡英文為《難民法》立法,以便到台灣尋求庇護,但蔡英文對此置若罔聞。去年底,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公開砲轟蔡英文,指摘其僅口講支持香港“抗爭”,但並無具體措施條文作為基礎,涉嫌只想用港人鮮血來換取台灣人選票。而方仲賢和嶺南大學、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赴台灣商討庇護問題時,民進黨當局同樣避而不見。當時陸委會更警告亂港分子,不要循非法途徑潛逃到台灣,與連月來的煽暴態度大相徑庭。

鐘翰林近日踢爆蔡英文虛偽真面目,則隨即引起蔡英文擁躉口誅筆伐,聲稱他是“鬼”、為蔡英文對手拉票云云。結果鐘翰林與早前的方仲賢一樣,要事後“澄清”並非“指摘”云云。至於鍾翰林提出的質疑,民進黨方面並無回應,不再像近月消費香港暴亂般興致勃勃。

港大《學苑》總編控暴動申赴台被拒

96人被控去年9月29日在銅鑼灣、金鐘一帶參與暴動,案件早前已提訊,正等待警方調查。其中一名被告為港大學生會《學苑》總編輯呂昊峻,昨到西九龍法院申請改保釋條件,想赴台灣參加“學術交流”,法庭駁回其申請。

報稱學生的呂昊峻(19歲)表示,他於去年底接到台灣大學的邀請,擬於本月中到當地參與學術交流,行程包括民進黨領導人蔡英文的選前造勢大會、開票時到民進黨競選總部等。

呂昊峻稱,台灣此行有助他於二月參選港大中央幹事會事時干事一職。控方反對讓他離境,質疑他想參與的學術交流與在港大參選之職無關,而且他留在香港也有不少學府供他交流。

主任裁判官羅德泉接納控方陳詞,駁回呂昊峻的離港申請,呂維持原有條件保釋,包括不得離港。

Telegram現煽惑他人犯罪訊息 女群組管理員許佩怡被控

2020-01-09 



24歲兼職女侍應涉嫌兩度利用應用程式Telegram煽惑他人犯罪,被控煽惑他人縱火及煽惑他人傷人等兩罪,案件今(9日)在東區法院提堂。被告許佩怡暫時毋須答辯,案件押後至2月20日再訊,待警方進一步調查及諮詢法律意見。辯方提出保釋申請,但遭裁判官香淑嫻拒絕,下令將被告還押監房看管。
控方透露,被告是一個現時仍運作中的Telegram群組管理員,該群組牽涉過百條疑違法訊息,被告去年11月已被警方拘捕,電話亦被檢取及接受多次錄影會面,期間一直獲警方保釋,至今天正式被押到法庭及起訴兩罪。
而警方仍在追輯該群組另外3名管理員,其中1人現不在港,控方認為4名管理員是同黨,表明不排除稍後將新增其他控罪及轉往較高級別法院處理。辯方則在庭上澄清,稱被告與另外3名管理員不認識亦無見過,涉案的訊息也不是由被告發出及無證據顯示被告知悉。辯方又指被告2015年已患有抑鬱症,須定期覆診及服藥。
另外,Telegram一個名為「阿囝揾老豆老母」群組自去年8月至11月底,先後向1500人進行大起底包括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長李家超及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等。該群組多次發動示威者進行破壞,包括曾教人用種方法製造汽油彈,並襲擊警方;煽動他人以弓箭進行襲擊。
據悉,警方不排除引用律政司去年在高院取得的臨時禁制令,向相關人士提出檢控。該禁制令規定,任何人在互聯網平台,包括但不限於連登及Telegram,有意圖發布、傳播、重新發布,鼓勵或煽動任何人威脅使用武力的資訊或材料,以致非法對他人身體或財物造成損害。

案件編號:ESCC87/20



【警破暴徒軍火庫及實驗室 拘4人涉製土彈謀炸警】

警方昨日(14日)在旺角通菜街一間劏房搜出爆炸裝置,拘捕三名男子及搜出1個已製成的水喉通土製炸彈。警方又在上水偵破製造懷疑爆炸品的實驗室,再拘捕一名男子。警方形容所檢獲到的炸彈令人震驚,現場引爆時碎片意外炸穿一部升降機門的鋼板。

被捕四名男子分別黃X騫(21歲),大專學生,報稱任私人補習老師、黃X聰(21歲),城市大學三年級學生、余X喬(22歲),公開大學二年級學生及黃X然(29歲),機械工人。四人懷疑是一個隱性勇武派團夥,近期經常參與示威活動。警方指今次被捕四人於元旦參與旺角的非法集會,涉嫌藏有爆炸品、串謀製造爆炸品、藏有毒品及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

現場為旺角通菜街108號利民大廈一個劏房單位。消息指,警方昨日中午帶同搜查令搜查涉案單位,當場拘捕三名年齡介乎21至22歲男子,警方在單位內搜獲一支用水喉通製造的土製炸彈,內有40克炸藥;另有易燃物品、懷疑避彈衣、面具及小量懷疑大麻。

警方增援防暴警到場,先將附近街道封閉,並疏散附近居民,消防亦到場戒備。警方拆彈專家趕到,約於晚上11時拆除炸彈時意外發生爆炸,碎片擊穿梯間升降機門,出現一個洞。警方其後又在上水搗破一個製彈工場,內有大批化學物品及電子儀器,相信用作生產爆炸品,當場拘捕29歲的機械工人。

警方新界北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形容見到該個土彈時非常震驚,土彈須以藥引點燃引爆,若擲入一輛私家車,車內全部乘客必被炸死。陳天柱表示警方初步相信爆炸品涉及示威活動,正調查是否有人準備在今日集會活動或歲晚使用。

屠龍小隊︱承認團滅剩三人各散東西 籲勿再盲目「送頭」

2020-11-03

螢幕前陸續出現三個全身包裹黑衣的身影,與去年初次見面時相比,人數少了,笑聲沒有了,氣氛也更沉重了。「可以喺度重新同大家講一次,係得返我哋三個成員係……」「自由囉。」簡單兩句說話,代表着十多段不再一樣的人生。他們是「屠龍小隊」。

消聲匿迹大半年,這群被稱為「真勇武」的青年首度承認「團滅」事實,仍然自由的成員僅剩三人,全數流亡海外。但眼見越來越多人「被屠龍」遭警察拘捕,又被人冒名行騙,再三考量後決定現身受訪,澄清「拉嘅拉,走嘅走」,亦未曾接受任何形式捐助。逼不得已遠走他鄉,他們重申無悔站到前線,惟坦言「畫面已經夠晒」,籲減少盲目「送頭」並趁機裝備自己,留下火種日後再戰。

「大家睇到個topic就會即刻話,點解唔匿埋啊?點解仲要咁高調啊?其實有啲嘢我哋真係需要交代同埋澄清返嘅。」前線抗爭團隊屠龍小隊,自中大二號橋之戰後,絕迹於大大小小抗爭現場,而每逢傳來消息,都是某某人因屬屠龍成員而被捕,不論槍械抑或爆炸品,只要是看似嚴重的罪名,通通與他們有關;上月涉「串謀傷人」而遭警察國安處拘捕的網媒創辦人,就被指為其中一員。隊員團長(化名)向記者說,不希望再有無辜人士受連累,「嗰個網媒一定唔係㗎啦,一定係唔關事,唔知點解牽涉咗,可能佢曾經報道過我哋啦。令到佢有啲麻煩我哋都覺得唔係咁好意思其實。」

去年12月8日港島區遊行前數小時,警方高調宣佈搗破一個「激進團夥」,並起獲一支手槍。隊員Edward(化名)訪問中首度確認,事件與他們有關,「其實由12月8號嗰刻開始,我哋原本屠龍嘅成員呢,係已經俾人拉晒。我哋要坐(牢)嘅坐,要唔見嘅唔見,要走嘅都走晒」,但其他細節涉及案情,目前一律不便公開,「你話咁之後嗰啲係咩嚟,或者可能因為我哋隊係比較出名啦,班警察每一次報依啲新聞,只要同我哋有少少關係,都會將佢哋標籤做屠龍。」

據他們透露,現時小隊成員只有三人成功離港,其中團長身處台灣,Edward人在澳洲,另一成員James則遠在加拿大,流亡異邦掙扎求存(見另稿)。為安全計,他們一度減少與外界通訊,卻因此惹來麻煩,近日網上就有人踢爆,有台灣組織過去一段時間涉冒「屠龍」名義斂財行騙,「我哋收埋自己啫,唔代表乜都唔知嘅。」

團長重申台灣只有自己一人,卻耳聞有人聯同兩名「屠龍手足」募集捐款,甚至利用籌得款項去買電單車等作非應急用途,「我哋無搵過周世倫導演幫手,佢拍嗰套紀錄片唔係我哋嚟,我哋唔認識佢。」寡言的James亦開腔:「你哋咁鍾意冒認嘅話,我覺得你要問吓自己係咪可以經歷到我哋經歷嘅嘢,例如畀幾個警察用兩三把槍喺自己屋企指住自己,或者喺自己屋企俾人打。」

記者曾向被指冒名的台灣紀錄片導演周世倫查詢,周回覆指早前的確曾為台灣流亡者眾籌生活費,但並非為單一團隊籌款;同時因受助者數量眾多,自己不清楚是否有人私下籌款。

歸家無期,三個人只能夠隔着網絡、隔着螢幕,默默關心香港發生的大小事。James指每一次見到新聞播出香港人擁上街頭的畫面,「我自己都會起雞皮、毛管戙,個心情都係有啲激動。」但即使作為公認的「勇武」代表,在新冠肺炎疫情與《國安法》夾擊下,三人亦坦承現階段難有作為,呼籲減少無謂的「送頭」。

「香港係做畫面畀外國睇,等外國去發聲支持我哋,其實畫面已經夠㗎喇,我唔想見到班學生又冇啦啦出去犧牲,跟住唔知係咪又坐十年。」Edward稱同路人目前不應硬碰硬,宜保留實力日後伺機再戰,「點解大家唔留返火種,去下一場有呢啲咁樣嘅運動、咁樣嘅革命嘅時候再企出嚟呢?」James則希望大家利用這段空白期裝備自己,「見識再廣啲、再多啲,用更加多嘅論述,令更多人明白我哋係諗啲咩嘢,去支持我哋嘅理念。」

為家園挺身而出,偏偏從此需離鄉別井,Edward坦言自己及一眾隊友無悔選擇站到最前線,因為有些事比生命更重要,「屠龍可能喺你哋眼中係一啲錢啦、係一啲光環啦,但對我哋屠龍嘅人嚟講,依個對我哋係一個榮耀嚟。個榮耀有咩用啊?其實純粹係自我感覺良好,係令到自己,哦,我喺呢一場運動發生啲咁不公嘅事,我哋企出嚟,我哋冇對唔住自己個心啊。」



【黑色恐怖和你影 黑衣男子偷影食客 
放上網起底 被便衣警斷正】

泛民陣營及黑衣暴徒為了搗亂香港,不惜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仍大搞所謂「黃色經濟圈」。為了打擊不願向暴力低頭的藍店,黑衣暴徒將矛頭轉向幫襯藍店的食客,捲土重來於連登討論區發起「和你影」攝影比賽,煽動網民在各區藍店偷拍食客,然後放上網將食客起底,企圖向全港市民發放「黑色恐怖」。昨日(15日)在藍店空姐牛肉飯,一名黑衣男子偷拍任職警員的食客,一度發生糾紛。私隱專員公署表示,若網民取得他人的個人資料以收起底、欺凌、具煽動性和恫嚇的效用,必定違反《私隱條例》。

泛民陣營及黑衣暴徒為恐嚇市民惠顧藍店而發起所謂的「和你影」攝影比賽,企圖阻嚇消費者光顧藍店。這種不良風氣正不斷蔓延升級,更不斷出現糾紛,嚴重影響社會和諧。昨日(15日)網上流傳片段顯示,深水埗西九龍中心美食廣場的「神戶食堂──空姐牛肉飯」,兩名便衣警的食客光顧,突然發現身邊一名黑衣青年偷拍他們,該黑衣青惡人先告狀大叫:「影張相都唔得呀?」「我影相有咩錯先?」便衣警男子回應:「你做乜影我相呀?法庭已經頒佈咗(禁制令),你如果影我相係侵犯我私隱!」

學生拿出手機並問:「我影緊你咩?」便衣警說:「你影到我!」馬上將青年制服。

另一警員即出示委任證,並向在場人士表示他們正在執行職務,要求在場人士不要拍攝委任證等,然後將青年帶返警署調查。

東主:抵制行徑十分無聊

據了解,被捕青年是23歲公開大學的學生。警方發言人則表示,一名便衣警昨午約3時被一名男子以電筒照射,在場兩名當值警員遂表明身份,帶走涉案23歲何姓男子助查。警員在該男子身上檢獲一支長約18厘米的電筒及電筒零件,何涉「普通襲擊」及「藏有攻擊性武器」被捕。他正被拘查,其後報稱不適,清醒送往明愛醫院檢查。案件交西九龍總區重案組第二隊跟進。

事件中的食肆「神戶食堂──空姐牛肉飯」東主郭德英表示,網民抵制藍店的行徑十分無聊,並表態支持警察,指示威者手法破壞法治,又認為若非暴徒犯法,警隊就不用出手等。

上載照片供「人肉搜查」
網上的「和你影」攝影比賽愈見猖獗,根據「比賽賽規」,網民要到各區藍店拍下食客消費或進食之容貌,然後放上網供網民「人肉搜查」,起食客底。發起「比賽」的帖文更表明,比賽目的為「經濟攬炒,希望大家略盡綿力,多多宣傳......俾藍絲知道當日光顧藍店有機會被起底、報復。」帖文一方面「溫馨提示」手足盡量避免逗留藍店,以免發生誤會,同時又警告其他黃絲,若光顧藍店,一律被視作拍攝對象。

連日來已有多名食客中招,連泛暴派林卓廷也遭殃,被人發現光顧美心集團旗下的食肆,被人質疑是偷食、違反誠信。

帖文「提醒」網民,香港雖然沒有肖像權,但影相時都要小心別太明目張膽,最好別讓人發現,發現即閃。帖文亦歡迎網民發揮創意,投票選出「我最喜愛男/女藍絲」、「我最喜歡藍絲組合」及「最滋味藍絲大獎」等獎項。

李國永(Li Kwok Wing)

No.1320M

個人簡介
中三學生
Dob:2002年09月08日
Tel:24973243
Facebook:David Li
劣跡
亂港搞手,反對派臨時演員,綽號「Lunch哥」。

自2020年1月起,频繁參與「和你X」系列非法示威活動,手持文宣,大叫政治訴求,
播唱「港獨」歌曲,為港獨張目以及維持運動熱度。2020年4月底至5月初,
先後兩次在IFC參與示威活動,兩度違反限聚令被票控以及罰款。

2020年7月1日香港《國安法》實施后,仍不收手,
先後於7月6日、7日、9日、13日分別在中環 IFC中庭、沙田新城市廣場、西九龍又一城中庭、
馬鞍山新港城商場聚集,喊口號、唱數字版「獨」歌,并四處張望,只要遠遠見到警察入場執法,
即收拾行當與同伙「著草」。
人際關係
父親李瑞文;
母親林麗娟。
Lunch哥咁把炮? 想上位,爭奪「龍頭」?
2020-08-25



香港國安法實施令一度肆虐的黑暴活動得到有效遏制,但記者獲悉,有黑暴分子不甘於暴亂「完敗」,最近在連登及 Telegram 等社交平台設置群組,除秘密召集「勇武分子」加入外,也煽動支持者在「8.31」及「9.06」等敏感日子進行大規模黑暴活動。知情人士透露,一班黑暴分子在籌劃階段為爭取金主支持,更為爭奪「龍頭」(話事人)位置內鬨,兩班黑暴人馬為錢反目,在一輪罵戰後,原發起人被踢出局,整個行動計劃由另一班「老手」接手。
內鬨事件始於本月17日,網民「牛肉麵」在連登發貼,聲言要與政府「全面開戰」,計劃在9月6日召集黑衣人到旺角聚集,聲稱要借今次黑暴行動「重燃香港人當初嘅團結」,打算當日在旺角一帶與警察大打游擊戰,如果有警察驅趕,便「大家一齊入內街,再出返嚟打過」,企圖用此方式挑起更大規模及時間更長的黑暴行動。
據悉,「牛肉麵」是一名「資深」煽暴分子,去年曾多次在「連登」發帖煽動進行「勇武抗爭」。對於他此次宣稱要「全面開戰」,引來不少黑暴分子附和,紛紛留言要「手足歸位」,但亦有人質疑,因為行動過於高調,以及沒有「和理非」掩護,會大大增加被捕風險,要求「牛肉麵」解釋如何才能避免「送頭」(被捕),在多方壓力下,「牛肉麵」便開設新Telegram群組,邀請不同派別的煽暴成員討論。
開群組煽暴引發罵戰
「全面開戰」群組開設後數小時,已有超過200名黑暴分子加入,但群組成員的反應與「連登」留言的反應卻有天淵之別,一面倒反對「全面開戰」。面對網上批評質疑,「牛肉麵」仍堅持自己要負責當天的活動,雙方爭持之下引發罵戰,群組人數亦急升至800多人。最後,有人踢爆「牛肉麵」真正身份其實是醜聞不斷的「白咭David」。據悉,「白咭David」在去年修例風波期間曾積極參與黑暴活動,但由於其經常博出位及言行怪異,所以一直被黑暴組織杯葛。
「白咭David」發現身份曝光後,曾企圖力挽狂瀾,把大批反對者踢出群組,但最後無奈宣布把「行動權」交給其他頭目。至8月23日,新接手的頭目在網上正式宣布會在9月6日發起「新全面開戰」,行動內容與「白咭David」的計劃大致相同。
據了解,新頭目曾在2019年多次發起黑暴活動,他們把「新全面開戰」視為再次打響大規模「街頭抗爭」的重要契機。為達成目的,他們已公開及私底下要求民陣在9月6日發起遊行,以掩護黑暴在當日的行動,但直至昨日為止,民陣一直未對當日是否舉辦遊行作公開表態。
爭做大佬盼獲金主支持
其實,另有一批黑暴曾計劃在8月31日發動「遍地開花」行動,以紀念所謂「旺角事件」一周年,但由於當日不是假期,有黑暴組織者認為難以發起大規模行動,遂把注意力放在9月6日。據了解,為挑起輿論注意及迫使民陣配合,有黑暴組織仍會在8月31日發起「快閃」行動,為一周後的「全面開戰」熱身及試陣。

發起非法遊行,隨時會面臨被捕風險,但一班黑暴不惜反目仍要爭做「龍頭大佬」,或涉背後的利益。知情人士向文匯報記者透露,在去年「修例風波」期間,每次黑暴行動的發起人,都可以名正言順地發起「眾籌」,向「家長」(金主)及支持者募捐,如能聯絡到在台灣的「黑暴金主」,每次也最少能獲得六位數的金錢支持,如果黑暴行動後沒有被捕,等於是「零成本」,至於「龍頭大佬」最後要用多少錢「搞行動」,只有「天曉得」。因此,每逢有行動的機會,黑暴內部必定「爭崩頭」,甚至不惜「手足」火併。

狂徒李國永追罵陳母 警拘兩人通緝7女

2020-08-26




陳彥霖死因研訊踏入第二日。然而,耹訊甫開始、事實仍未完整呈現之際,攬炒派和煽暴文宣走火入魔,不但抹黑警方安排「假老母」、「戲子」作供掩蓋真相,又在庭外和網上追罵陳母「唱衰」女兒。警方昨拘捕在庭外爆粗追纏陳母的17歲男生及一名家庭主婦,另通緝最少7名女子。

而死因裁判官為保障證人應有權利,也批准陳彥霖家屬以特別通道出入法庭。

陳彥霖家屬前日下午離開西九龍裁判法院時,受到近20名男女的騷擾,用粗言穢語大罵陳母是「假老母」、「收錢死全家」等,其中一名青年向陳母竪中指罵陳母「×你老母」,陳母及家人登上警方私家車時,一度被人攔住去路。

警方昨日下午2時許,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附近拘捕有份追罵陳母的一名17歲男學生,以及另一名65歲姓賴女子,二人涉嫌擾亂公眾秩序罪被扣查。

被通緝的7人,年齡介乎40歲至60歲。警方批評騷擾證人的行為嚴重影響法治。

據了解,被捕男學生李國永,人稱「Lunch哥」,於中華基督教燕京書院讀中六,有注意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他在過去一年參與「和你Lunch」,劣跡遍布各大商場及機場,曾因違反檢疫令被票控。

至於另一名被捕姓賴婦人,報稱退休及家庭主婦,據知前日有人如潑婦對陳母追堵辱罵。警方不排除兩人昨日再伺機追擊陳母。

官准家屬特別通道出入

死因研訊主任曾藹琪昨甫開庭即表明,有份作供的陳彥霖之母何姵誼及外公何潤來,24日離開法院時遭大批公眾人士不停辱罵,甚至發生肢體碰撞,最後由數名警員護送下始成功登上車輛。惟他們離開時仍存在一定困難,更有一輛汽車一直尾隨,陳母及陳外公等人只好駛至長沙灣警署求助,而尾隨的車輛也作罷。曾藹琪要求法庭讓他們經特別通道出入。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聽取研訊主任的陳詞後,批准家屬以特別通道出入法庭。

有網民對煽暴的陰謀論感到不齒,認為「只不過未有跟你哋的劇本而行,就污衊人係假證人,有啲過晒火位,當全世界傻仔。」而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昨在facebook斥造謠者:「法庭都證實係親生阿媽,都仲夾硬話係假,仲要出言侮辱和推撞,一定要拉。」





台長: Regine Yau
人氣(11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