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7 14:36:46| 人氣11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原訴人朱綺華悔當「傻婆」:有人叫我打官司!



嗱!珠港澳大橋已經順利地通車了,並且好評如潮,創造了多個世界第一。但是大家還記得嗎?令這項雄偉的工程無端端用多八十億的朱婆吐真言,是大狀黨唆擺自己打官司的。大家認為納稅人這八十億血汗錢是不是好應該向始作俑者追討呢?

『原訴悔當「傻婆」:有人叫我打官司!

■大橋環評司法覆核案原訴人朱綺華。 有線電視畫面

 特區政府在備受關注的港珠澳大橋環評司法覆核案中終獲勝訴,代表多項主要基建工程將如期展開。是次官司一直被指為公民黨幕後策動、試圖以司法手段阻撓香港基建發展的一個典型案例,但該黨就一直否認。不過,是案原訴人「東涌婆婆」、曾擔任公民黨義工的朱綺華在得悉敗訴後,就踢爆是有人叫她打官司。她在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說, 「我根本唔係有心搞,不過佢哋同我講……我唔識得呢條橋,我點有能力」,「我以為就咁講幾句就算喇,點知搞到咁大件事」。公民黨就拒絕承認他們為是案的幕後黑手,但該黨多名「領導」在這問題上前言不照後語。

 港珠澳大橋香港段早前因受環評報告司法覆核案影響未能如期動工,連帶另外70多項大型基建工程亦受牽連,施工無期。高等法院上訴庭3位法官昨日一致裁定政府勝訴,環評報告毋須加上「基線」評估,使大橋工程可以重啟。

累咁多人無工開 俾我仔女鬧

 不過,原訴人方面在敗訴後爆出「上訴羅生門」,黃鶴鳴一方面表示朱綺華未決定會否上訴,仍在等待他的法律意見,但朱綺華在得悉敗訴後接受電視台訪問時就坦言,不想再訴諸法庭,期望事件盡快結束,「唔搞喇」,更突然爆料指是案有「幕後黑手」:「我根本唔係有心搞,不過佢哋同我講,我又矇查查,識咩嘢丫,講真,我唔識得呢條橋,我點有能力!」

 被追問她口中的「佢哋」是誰時,朱綺華拒絕透露,表示「自己做咗傻婆算啦」,「我唔需要講,呢樣我唔會公開,邊個叫我做都好啦,我唔公開」,又指自己的確擔心工程污染環境會影響長者、小朋友的健康,但從無想過會牽連甚廣,「我以為就咁講幾句就算喇,點知搞到咁大件事,俾我啲仔女鬧,佢哋話阿媽你再搞,對唔住都要講句,唔理你㗎喇」,又指自己「唔知道牽連甚廣,咁多人會無工開,我個心反而好唔安樂」。

 朱綺華代表律師、公民黨執委黃鶴鳴在得悉朱綺華所言時表示,朱綺華未決定會否上訴,聲言對此「大感意外」,並稱朱綺華親身所說的是「反話」,「這是她自嘲,點解講到好似畀人擺上檯,(公眾)絕對會誤解咗囉……佢始終老人家,表達能力有啲問題」,又「代答」稱,對方「從來沒有說過有人叫她去打官司」,「過去一段日子,佢一直有好大壓力,包括街坊屋企人壓力,有少少崩潰,所以佢心煩下咁樣講」。

公民黨「高層」講法自相矛盾

 黃鶴鳴並堅稱,是次官司與公民黨無關,但承認「她做公民黨義工,有啲公民黨朋友帶佢去申請法援……佢申請法援時,知道我有做開,指定我做代表律師」。

 公民黨「高層」對有關問題的說法亦自相矛盾。該黨副主席黎廣德堅稱公民黨由頭到尾都沒有參與有關案件,但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其後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卻承認曾向身為公民黨義工的朱綺華提供過意見,在東涌的公民黨人曾就有關問題向她提供一些意見,包括可以做些甚麼等。

 不過,梁家傑辯稱,「朱婆婆到剗家都無講過叫佢(打官司)嘅係咩人」,又稱公民黨從來沒有叫朱綺華打官司,但又以「律師首要是保障客戶利益」為由,稱該黨不會逼朱綺華出來為公民黨澄清,又上綱上線謂,「有人從有關官司開始已對公民黨抹黑、『扣帽子』」。』

天方夜譚!港珠澳大橋通車,一個目不識丁的香港老太,卻曾讓工程損失80億

2018年10月28日


8年前,一個很普通的香港老太太,居然逼停港珠澳大橋,讓香港政府損失了80億元。今天,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也許有人會忘掉大橋初期那一個不和諧的插曲,險些讓這世紀工程夭折在襁褓之中。《世界華人周刊》帶您重溫這段歷史,驀然回首中,也許從中能得到一些理性的思考.....

「環保衛士」朱綺華

2009年秋天,一個很平常的下午,在香港的富東邨,66歲的患有白內障的朱綺華如同往常一樣,在自己住廉租公房的樓底下打發著時間,無事所做。



這時,和她同住一棟樓的鄭麗兒正好買菜回來,遇到了百無聊賴的朱綺華,兩個無知的女人就閒聊起來。



朱綺華因視力不好,經常摔倒,鄭麗兒倒很熱心地幫助照顧她,一來二去,兩人關係很好,朱綺華就認了鄭麗兒做乾女兒。

兩個主婦談一談家長里短倒也算了,但居然談起了「國家大事」,談起了即將開始建造的港珠澳大橋。

鄭麗兒告訴沒什麼文化的朱綺華,據說有些環保團體認為大橋修建會產生空氣微粒,這將影響心臟病、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朱綺華說,自己的白內障就是糖尿病造成的。

鄭麗兒說,大橋的修建有可能對老太太有影響,對她家的小朋友有影響,而政府卻沒有把這些告訴市民。



港珠澳大橋

朱綺華感到很氣憤,她「正義」地表示:我們都是東涌人,我們要站出來,為東涌付出一份力。不單為自己,也為了大家。

於是,鄭麗兒和她一起做起了捍衛環境的「戰士」。"為了香港市民的健康」

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老太太想要和政府打環境保護的官司,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但是,朱老太居然勝訴了!居然逼得港澳大橋大橋停工了,讓港府承受巨大的損失,這件事情有點太不可思議了。

當然這「功勞」還要歸功於鄭麗兒。這個鄭麗兒可是香港公民黨的黨員。

香港公民黨是什麼鬼呢?它成立於2006年,香港政府的反對派,主張鼓吹「本土自主」,提出「香港人仍樂居於此北連大陸、外接全球的國際都會。百年如一,我據我城」的主張。「北連大陸」這一句話就把香港排除在祖國之外了。鄭麗兒帶著朱老太找到了身兼公民黨執委的律師黃鶴鳴。黃鶴鳴與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便做出判斷:「除非司法覆核,否則就難以叫停工程。」



「占中」時,經常出現黎廣德的身影黎廣德找了不少環保專家,要為朱老太的「身體健康」打贏這場官司。於是,2010年1月朱綺華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她在司法覆核中指出,環保署署長批准港珠澳大橋的兩份環評報告,沒有評估臭氧、二氧化硫及懸浮微粒的影響,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合法的,因而要求推翻有關決定。

2010年3月,司法覆核在香港高等法院開庭進行。4月18日下午,香港高院正式裁定港珠澳大橋香港段環評報告不合規格,要求環保署署長撤銷環境許可證。

法官霍兆剛做出裁決的理由是,在環評報告中只提出興建兩段道路後對空氣造成的影響,而對於不興建兩段路的空氣情況則沒有給出數據,所以缺乏做出判斷的基礎。



法官霍這個理由有點太奇葩了,這相當於一個家庭在廚房做飯,油煙對廚房空氣沒有造成危害,但是也要考慮對客廳和臥室的空氣是否造成影響。

原計劃2010年年底動工的大橋,就這樣被迫停了下來。

港人的無奈可香港人不幹了!

這項耗資700億的大橋,停工所造成的不可預計的經濟損失,一下子牽動了敏感而脆弱的港人的心。

2010年4月22日,香港《大公報》率先發表文章《網民斥公民黨與港人為敵》,文中指出:「公民黨」幕後操控66歲老婦綜援(吃政府救濟金)朱綺華,濫用司法程序,推翻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令工程被迫停止,裡面包含著不為人知的政治陰謀。

5月,建造業總工會40名代表遊行至政府總部,抗議環評報告司法覆核影響工程進度及工人生計。他們高喊「反對基建工程政治化」,聲稱:「案件拖延基建發展,最多可能導致逾20萬名建造業工人失業或就業不足」。

同月,特首曾蔭權在香港立法會上,講述他看到北京上海迅速發展後,對香港「好事多磨」的基建和「持續競爭力」的危機感——「部分政黨、政客在大型基建項目快將上馬之際,借環保或保育之名,利用法律程序或其他手段加以阻撓,為求達到一己的政治目的,不惜損害香港整體和長遠利益。」朱綺華的生活也發生了巨大改變。

她一下子成了焦點人物,成為香港媒體和記者追逐的對象。街坊鄰居對她的行為表示不理解,當時預估停工造成65個億啊,平均每人一萬塊,要是發給老人,可以讓多少人受益?

周圍的老人都覺得她欠他們一萬塊錢。

此時,朱綺華還覺得「我是想為大家好,不是為我自己,不是為利益。」

甚至連她的兒子也開始指責她,這時候她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反覆念著「我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

她開始抱怨鄭麗兒「沒想到她這麼壞,把我擺上了台」。但是鄭麗兒卻很委屈地表示,對環評的質疑完全是乾媽的「個人」行為。

朱綺華成了眾矢之的,惱怒和愧疚交加的朱綺華只能把自己鎖在家中,不敢見人,甚至性情大變,開始絕望。

損失了80億

港方的停工,一下子讓澳門和廣東方面陷入巨大的被動。原定的施工計劃全部被打亂。



珠澳大橋工程曾因司法覆核而停工同時,香港環保署對此進行了上訴。終於在2011年9月27日的二審判決中,香港高等法院上訴庭三位法官一致認為,環評報告沒有問題,環保署長也沒有任何疏失,政府獲得了勝訴,港珠澳大橋可以復工。



判決中也指出,原審法官的錯誤並不是原則性的,僅僅是技術性的,這種錯誤在司法活動中總是會出現的。特區政府表示工程立刻重啟,但工程調整後,預算將由此前的約161.9億港元增至250.47億港元,增加近80億元。結果本來預定2016年年底完工的港珠澳大橋,只能推遲到了2017年,大橋的歷史就這樣被一個小人物改變了。

惡行的開端

但是,你以為事情就這樣完了?當然不會!嘗到甜頭的公民黨在之後繼續興風作浪,他們懂得利用「民意」來處處要挾政府,於是2014年的香港「占中」事件爆發也就不足為奇了。港珠澳大橋被停工事件,也讓香港少數人看到了看到了「民意」的力量,也是從這時開始香港「民粹」之風越演越烈,港人對內地的看法越來越......



部分港人是相當短視,他們看不到這座橋給香港將給帶來的巨大變化。一旦港珠澳大橋通車,珠三角有可能成為另一個灣區。灣區經濟作為重要的濱海經濟形態,是當今國際經濟版圖的突出亮點,是世界一流濱海城市的顯著標誌。當今世界上著名的三大灣區是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東京灣區,它們成為帶動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和引領技術變革的領頭羊。



紐約灣的橋樑與隧道

灣區交通便利,就可以發揮高效的資源配置能力,綜合各城市優勢,具有強大的集聚外溢功能,利用濱海發達的國際交往網絡,發揮著引領創新、聚集輻射的核心功能。這個利於整個珠三角經濟騰飛的計劃就是被少數人打著「法制」的旗幟阻止了。



粵港澳大灣區概況

想當初董建華想搞的高科技產業和修建保障房計劃也是因少數港人反對而失敗,如果成功,香港還能向產業鏈高端轉型,說不定還能維持經濟上的持續繁榮。

視野上的短視,給機會也握不住,反而把原因和矛盾指向外部,最後就在空談與扯皮中消耗了自己。

港珠澳大橋毫無意義地損失了80億元,香港占中期間也造成損失3500億港元。

香港還有多少家底能經得起這樣的內耗?

圍觀者的讚歌

最讓人感到費解的是2011年的網絡輿論。

當香港民眾為了大橋停工而憂心忡忡的時候,卻有許多人為朱綺華唱起了英雄的讚歌。

事情畢竟只過去了7年,大家不會忘記當時網上到處是這樣的「言論」:朱老太成了現代公民的典範,港珠澳大橋被叫停是香港司法機構的價值所在、維護法制建設的必要途徑。

當人們的工作生活這些最基本的權利都沒法保證的時候,談別的權益有點扯了吧?

如今,港珠澳大橋即將通車,工程人員在建橋時採用「搭積木」的模塊作業方式,建築工地上根本沒有出現朱綺華擔心的塵土飛揚的情況。她的擔心完全多餘了!環保,只不過是個冠冕堂皇的藉口而已。如今,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對區內融合發展帶來極大促進作用,形成「一小時生活圈」,港人休閒生活空間擴大。近年香港與東協簽署自由貿易協議,香港作為「一帶一路」連接點的作用,強化香港、國家與東協之間的聯繫,大橋將被寄予更多香港發展布局調整的戰略意義。

港人將得要巨大收益的時刻,是否會回想起當初的情景?

誰來為耽誤的工期和80億元買單呢?

台長: Regine Yau
人氣(11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