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8 13:59:13| 人氣58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不小心,《紐約時報》把美國政府反華陰謀給說漏了+法輪功翻牆軟件尋求聯邦資助引發爭議***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不小心,《紐約時報》把美國政府反華陰謀給說漏了***

                       2020-07-07 00:04  環球時報

雖然咱們中國人都知道美國政府一直在保護和資助著許多年前被我們政府取締的邪教法X功,讓這個謀財害命的邪教組織給其充當反華宣傳的馬前卒,但對於美國政府與這個邪教組織的直接經濟和利益往來,中國的網絡上一直缺少一些更充分的證據。 

不過,一貫反感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紐約時報》,在其最近一篇攻擊特朗普政府的文章中,卻“不慎”將美國政府和這個邪教組織進行噁心交易的實錘給抖了出來…。。 

此事和美國政府用來對其他國家進行“政治宣傳”和“政治滲透”,乃至煽動“顏色革命”的官方機構“美國國際媒體署”有關。 

原來,在1個月前,特朗普給這個機構任命了一個新的領導人,而此人一上台便開始對這個美國政府的“外宣喉舌”進行了“人事清洗”,將四個下屬部門的領導都給撤掉了。這四個部門中包括常年與美國多個反華勢力勾結,為美國政府進行反華宣傳的“自由X州電台”;在中東和歐洲為美國政府進行宣傳工作的另外兩家電台,以及一個名為“開放科技基金”的組織。 

另外,“美國之音”這個同隸屬於“美國國際媒體署”的反華外宣喉舌,也發生了領導層的變動。 

不過,儘管當時像CNN這樣的美國媒體都報導了“美國國際媒體署”出現的這些劇烈的人事變化,擔心這會令這個美國政府的外宣機構更加“聽命於”特朗普,但這些報導並沒有進一步分析受影響的四個部門會出現哪些具體的變化。 

而如今,《紐約時報》在昨天刊登的一篇報導中,就詳細介紹了其中一個可能出現“不良”變化的部門,即前面提到的那個“開放科技基金”——這,即是我們今天故事的重點。

在這篇名為“批評人士:特朗普的新人選,將令全球互聯網的自由處在危險之中”的報導中,《紐約時報》就首先介紹說,這個“開放科技基金”和被中國取締的邪教組織法X功有長期關聯,給了法X功數百萬美元的政府經費,用於開發一個便於美國政府對中國網民進行“政治宣傳”和“滲透”的互聯網工具(即所謂的“翻牆”軟件)。

《紐約時報》給出的數據顯示,自2013年以來,法X功通過“開放科技基金”已經從美國政府那里至少拿到了多達840萬美元的經費。這也直接“坐實”了美國政府與這個在中國謀財害命、侵犯人權的邪教組織存在直接勾結,常年為其進行反華和邪教宣傳提供經費的行徑。

不過,《紐約時報》稱美國政府在2017年時取消了給這個法X功軟件的撥款,原因是認為該軟件並沒有給“美國之音”等美國政府的反華外宣喉舌帶來更多來自中國內地的瀏覽量,而且這個10多年前開發的軟件已經有點過時了。 

更逗的是,《紐約時報》還無奈地指出,許多中國的愛國網民,乃至在美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即便他們能看到那些攻擊中國政府的內容,也不會動搖其支持中國和中國政府的立場。

一個拿著美國政府的經費研究“互聯網自由”議題的美國智庫學者也表示,僅靠這種“互聯網工具”是無法“顛覆”中國政府的。值得一提的是,該學者曾當過美國CNN駐北京分社的首席記者。  不過,雖然前面提到這個法X功的軟件一度“失寵”,隨著此次“美國國際媒體署”對包括“開放科技基金”領導層的大換血,法X功也重新看到了“機會” ,想要再次從這個“基金”裡拿錢。 

《紐約時報》就在報導中指出,近些年法X功一直在拼命地支持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所屬的美國保守派勢力,所以在“開放科技基金”的領導被撤換後,該邪教組織在美國政壇的一些盟友便立刻去信向該部門進行“遊說”,宣稱法X功開發的這類軟件特別“有效”,應該多投錢支持。 

而且這次法X功方面的支持者更是獅子大開口,直接要價2000萬美元。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這幾乎是2020財年“開放科技基金”從美國政府處獲得的全部經費了。

但《紐約時報》這家同樣反華的美國媒體,對法X功的做法卻頗為排斥。除了引用“批評人士”的說法認為法X功的軟件“言過其實”和“效果欠佳”,該報還在報導中明顯流露出了一種擔憂,即認為法X功是想憑藉之前“跪舔”特朗普的言行,獲得特朗普當局的某種“優待”。 

因此,《紐約時報》在其報導中用大段大段的內容介紹了“開放科技基金”對於巴基斯坦等其他國家的網絡滲透項目,甚至還提到該基金曾拿出200萬美元資助香港的亂港分子在網絡上的活動,想以此來證明如果把所有經費都給了法X功,會導致其他“項目”嚴重受損。

在報導的最後,《紐約時報》再次引用“網絡專家”的觀點抨擊了法X功,稱網絡滲透是個很複雜很多面的話題,但法X功似乎覺得他們可以用一個軟件就解決所有這些問題。

話說回來,雖然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後,可能會為《紐約時報》展現出的美國政府和法X功間的骯髒的勾結與交易感到噁心與荒唐,但這並不能說明抖出此事的《紐約時報》就是“善良”的。因為該報不滿的只是用法X功和特朗普那種很LOW的方式去“反華”,而不是“反華”本身。 

這其實也是國人在認識美國的政治時需要搞清的一個問題,即美國的共和黨與民主黨、保守派和自由派這些主要的政治勢力,在遏制中國、打壓中國、妖魔化中國乃至顛覆中國政府上是有著高度的共識的。  他們的區別只在於方式方法,是給你直接來硬的,還是慢慢折磨你

去年,在中國溫州一家網吧裡玩電子遊戲的人們。中國政府對國內的互聯網進行審查。 

                   ***法輪功翻牆軟件尋求聯邦資助引發爭議***

      紐約時報中文網 -PRANSHU VERMA, 黃安偉- 2020年7月7日

華盛頓——斯蒂芬·K·班農(Stephen K. Bannon)的盟友、保守派電影製作人邁克爾·帕克(Michael Pack)最近解雇了四家美國政府資助的新聞機構的負責人後,很多人擔心他會把這些獨立運營的機構以及美國之音( Voice of America )變成“特朗普電視台”。

不過,新任美國國際媒體署(US Agency for Global Media)主管的帕克上個月也對不太知名的開放科技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進行了調整。該基金是由帕克目前掌管的機構監管的一個互聯網自由組織。 許多人擔心此舉會產生更大的影響。

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開放科技基金已悄然成為世界上受壓制社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約60個國家的20多億人依靠該基金開發和支持的Signal和Tor等工具,在專制社會里安全地接入互聯網,發送加密信息。

在特朗普總統本人的支持下,帕克於6月4日獲得國會確認出任新職位後,解雇了開放科技基金的高層官員,解散了基金由兩黨人士組成的董事會,該基金目前正在法庭上對這些做法進行抗爭。一位聯邦法官上週四做出了有利於帕克的裁決,原告可能會提出上訴。

據《紐約時報》獲得的一封信,上週五,帕克任命了詹姆斯·M·邁爾斯(James M. Miles)為開放科技基金臨時首席執行官。邁爾斯在互聯網自由界鮮為人知,他的任命需要得到該基金新董事會的批准,新董事會里大都是特朗普政府官員,帕克本人任新董事會主席。 清理開放科技基金是宗教自由倡導者支持的遊說努力的勝利,開放科技基金的工作讓宗教自由倡導者感到不滿,這些人通常與保守派政治人物結盟。

這場鬥爭是圍繞著法輪功開發的軟件展開的,法輪功是一個受中共迫害的秘密精神運動。一些法輪功成員已成為美國政治值得注意的參與者。由修練法輪功的人創辦的《大紀元時報》已在支持特朗普的廣告上花了數百萬美元,包括發在Facebook和YouTube上的陰謀論廣告。去年,大紀元甚至被Facebook禁購更多的廣告,因為它試圖繞過有關廣告的規定。

現在,法輪功的盟友正在努力推動開放科技基金和美國國務院為法輪功開發的一些軟件提供資金,尤其是一名法輪功成員大約10年前開發的“無界瀏覽”(Ultrasurf)。

2018年,法輪功支持者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集會。

法輪功成員的想法是,如果有足夠多的中國公民擁有這款軟件,他們就可以翻過政府審查的防火長城,看到有關中共鎮壓的新聞。

但網絡安全專家說,像無界瀏覽這樣的翻牆軟件被認為太舊了,而且在中國並未得到廣泛使用。同樣重要的是,那些能看到批評中共報導的中國愛國者或民族主義者們——包括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通常並不會改變他們的觀點。 

“任何研究過中國的信息控制體系和中國的技術演化的人都知道,資助一套翻牆工具不可能推翻中國共產黨,”CNN前北京分社社長麥康瑞(Rebecca MacKinnon)說,她現在負責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一個互聯網自由項目,該項目以前也曾得到過國務院的資助。

批評人士還警告,如果讓遊說者達到目的,將開放科技基金的重點轉移到只支持無界瀏覽這種軟件上,可能會讓互聯網自由的鬥爭倒退幾十年。

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都很擔心。重要的共和黨參議員佛羅里達州的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南卡羅萊納州的林塞·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與其他五名參議員一起於上週三致信帕克,對他解僱人員的做法表示“深切關注”,稱這些解僱給“美國國際媒體署(在他領導下)的未來帶來了嚴重問題”。國會的其他共和黨議員也曾在早些時候表示,他們擔心開放科技基金的未來。 

該基金作為自由亞洲電台的一個試點項目成立於2012年。基金是由時任自由亞洲電台台長劉仚(Libby Liu)創立的。七年後,國會批准開放科技基金成為一個受國際媒體署資助的獨立的非營利機構。議員們2020財年給該基金的撥款是2000萬美元。

其中的大部分資金用於孵化促進人權和開放社會的新技術。該基金支持的項目包括廣受歡迎的加密通訊工具Signal和巴基斯坦的首個全天24小時秘密舉報性騷擾的熱線。

開放科技基金支持範圍廣泛的項目,包括流行的加密短信應用Signal。

開放科技基金還尋求建立和培訓一個技術專家社區,抵禦針對互聯網自由的複雜網絡攻擊。

開放科技基金的基本原則之一是支持開源技術。網絡安全專家說,開發和資助開源工具意味著,全世界的程序員都可以檢查這些產品,確保它們對生活在受壓制社會中的人來說是安全可靠的。 

“想像一下生活在LGBTQ群體被視為非法的國家的青少年吧,他們只想過正常的社交生活,”非盈利數字隱私組織Tor Project的執行董事伊莎貝拉·巴格洛斯(Isabela Bagueros)說。“互聯網使之成為可能,如果你能為他們提供安全保障讓他們那樣做的話,這是生活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

支持法輪功開發者遊說活動的核心人物是裡根政府的預算官員邁克爾·J·霍洛維茨(Michael J. Horowitz)和眾議院的前加州民主黨議員、著名的人權倡導者湯姆·蘭托斯(Tom Lantos )的女兒卡特里娜·蘭托斯·斯維特(Katrina Lantos Swett)。

他們在帕克剛上任期間曾努力推進自己的議程。

6月13日,也就是帕克上任三天后,霍洛維茨以嘉賓身份出現在班農主持的一個脫口秀節目中。班農曾是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師。霍洛維茨譴責了開放科技基金的首席執行官劉仚。劉當天正好向董事會遞交一份將於7月份生效的辭呈。帕克於6月17日將其解僱,並解散了董事會。

斯維特曾公開表達過她對開放科技基金領導層的不滿,因為他們不願將該基金的大部分資金用於無界瀏覽等項目。斯維特聲稱,無界瀏覽是對抗中國防火長城的最有效工具之一,儘管專家批評,由於無界瀏覽是閉源軟件,因此沒有辦法獨立驗證其功能,或保證終端用戶不會被跟踪。

“開源、閉源,我們不想在這些事情上糾結,”斯維特說。 

許多互聯網自由專家不同意使用閉源工具。

“任何頭腦正常的人都不應該提倡封閉源碼的應用程序,”互聯網自由非營利組織Kandoo的創始董事尼瑪·法特米(Nima Fatemi)說。“我們說的是在伊朗、中國和俄羅斯境內已經受到如此多壓制的人,使用這些工具並不能保證安全;這些工具實際上將他們置於更危險的境地。”

帕克上任的第二天,斯維特給他和國務院的官員們發了一封信,要求將2000萬美元的資金用於無界瀏覽等翻牆項目。美國國務院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卡特里娜·蘭托斯·斯維特一直公開表達對開放科技基金領導層的不滿。 

帕克將劉仚解僱的一天后,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官員們收到了蘭托斯基金會(Lantos Foundation)提倡為無界瀏覽等項目提供資金的來信。

斯維特否認她本人與國家安全委員會有過接觸,但她說,她不能排除她的基金會是否有人與國家安全委員會聯繫。國家安全委員會沒有回复記者請求置評的電子郵件。

帕克在宣誓就職一天后就凍結了開放科技基金的大部分資金,基金的現任和前任官員對這種做法感到震驚。 

資金中有大約200萬美元的預算是用於培訓香港居民如何對抗中國的網絡攻擊的。凍結資金可能會對香港的民主運動造成打擊。資金中還有700多萬美元是用於資助能夠對抗封鎖美國之音等美國政府資助的廣播機構提供的新聞的技術。

據時報獲得的一封電子郵件,美國國際媒體署已在一周多前解凍了開放科技基金的資金。國際媒體署沒有回复記者的置評請求。

最初為無界瀏覽遊說資金的努力曾在2009年和2010年,也就是奧巴馬政府的第一個任期達到了頂峰。宗教自由倡導者霍洛維茨也是這些努力的領導人。

據時報審閱的記錄,自2013年以來,開發無界瀏覽的公司從美國政府獲得了至少840萬美元的資金。

據時報看到的文件,2017年,美國國際媒體署的前身廣播事業管理委員會(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對該公司進行了一次內部分析後,公司不再得到資助。

分析顯示,取消資助對讓中國公民翻牆訪問美國之音中文網等新聞網站“沒有影響”。

據無界瀏覽創始人、法輪功成員克林特·金(Clint Jin)提供的一份未經證實的分析報告,無界瀏覽在中國、伊朗和俄羅斯等國擁有逾600萬用戶。

多位網絡安全專家對這個數字表示懷疑。 “這是解決一個非常複雜多樣問題的一種短視、單一工具,”網絡安全專家組成的“衛士計劃”(Guardian Project)的創始人內森·弗雷塔斯(Nathan Freitas)在談到無界瀏覽這種翻牆軟件時說。“這是用一種方法來解決所有的問題。”

*黃安偉(Edward Wong)是一名外交與國際新聞記者,在時報任職超過20年,其中13年駐伊拉克和中國進行報導。他因關於伊拉克戰爭的報導獲得了利文斯頓獎(Livingston Award),也曾入選普利策獎候選名單。他是哈佛大學尼曼學者,並在普林斯頓大學擔任費里斯新聞學教授。*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