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1 16:51:27| 人氣14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冠狀病毒有可能破壞發展中國家經濟並加劇不平等+國際移民組織呼籲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保障移民的尊嚴和人權**

推薦 7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兒基會/Vincent Tremeau 由於2019冠狀病毒,布基納法索等發展中國家或將需要來自國際社會的更多的援助。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2019冠狀病毒有可能破壞發展中國家經濟並加劇不平等**

                  聯合國新聞-經濟發展 2020 年3 月30 日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今天表示,日益嚴重的2019冠狀病毒危機有可能對發展中國家造成不成比例的打擊,這不僅意味著短期內的健康危機,而且是在未來幾個月乃至幾年內的毀滅性的社會和經濟危機。 

開發計劃署指出,發展中國家的收入損失預計將超過2200億美元,非洲將失去近一半的工作機會。據估計,全球55%的人口無法獲得社會保障,這些損失將影響到社會各個層面,包括教育、人權,最嚴重的情況是危及到人們基本的糧食和營養安全。 

開發計劃署指出,資源匱乏的醫院和脆弱的衛生系統可能會不堪重負。確診人數激增可能會進一步加劇這一情況,因為最不發達國家中有多達75%的人沒有肥皂和清潔水。糟糕的城市規劃和某些城市的人口過剩、廢物處理服務薄弱,甚至交通擁堵也會阻礙人們便利地獲得醫療設施,這些都可能造成進一步的負擔。 

開發計劃署與世界衛生組織正在密切合作,幫助各國為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做好準備,並在危機後進行重建,特別關注最脆弱人群。 

開發計劃署正在為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中國、吉布提、薩爾瓦多、厄立特里亞、伊朗、吉爾吉斯斯坦、馬達加斯加、尼日利亞、巴拉圭、巴拿馬、塞爾維亞、烏克蘭和越南等國家的衛生系統努力提供支持。 

由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領導的2019冠狀病毒快速應對基金已經啟動,啟動資金為2000萬美元。這筆資金正在通過快速通道進行支付,使開發計劃署的團隊能夠立即向各國提供援助以響應其國家應對行動。開發計劃署預計,至少需要5億美元,以便為100個國家提供支持。 

開發計劃署已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並強調了三項優先行動:提供資源以幫助阻止病毒傳播、提供支持應對疫情,並提供資源,防止發展中國家經濟崩潰。 

同時,開發計劃署將支持各國減慢病毒的傳播速度並為弱勢人群提供社會保護,促進整個政府和整個社會的響應,補充衛生部門的努力。 

從長遠來看,開發計劃署將與各國合作評估2019冠狀病毒造成的社會和經濟影響,並採取緊急恢復措施,以最大程度地減少長期影響,特別是對脆弱和邊緣化群體的長期影響,並幫助社會更好地恢復。 

伊拉克報告42人死亡 另一方面,伊拉克今天報告稱,自今年2月24日該國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已有46人死亡,這使伊拉克成為東地中海南部地區新型冠狀病毒相關死亡人數第二高的國家,僅次於伊朗。 

世界衛生組織預計,由於實驗室測試能力的提高,伊拉克感染病例數將在未來10天內激增。目前,位於伊拉克納傑夫、巴士拉和巴格達的三個實驗室開始進行病毒檢測。與幾週前每天最多進行100次測試相比,現在每天開展的測試已超過4500次。 

截至3月30日,伊拉克各地報告了630例確診病例,46例死亡和152例康復病例。2月24日在納傑夫省報告了第一例確診病例,一天后在基爾庫克省報告了涉及一家四口的確診病例。大多數確診病例都有前往伊朗、中國和歐洲等受感染國家的旅行史。 

世衛組織將繼續密切地監測局勢,並加強與伊拉克中央政府和聯邦衛生部的溝通與協調,以保持盡可能提供技術和後勤支持。

人道協調廳圖片/Shahrokh Pazhman 自今年年初以來,約有13.6萬阿富汗人返回家園,而脆弱的衛生系統將阿富汗置於感染冠狀病毒的風險之中。 

  **國際移民組織呼籲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保障移民的尊嚴和人權**    

                    聯合國新聞-移民與難民 2020 年3 月30 日

全世界有3.5%的人口是國際移民,總數達到2億7200萬人。當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席捲全球之時,幾乎所有的經濟部門都受到了影響,而移民人數集中的服務業等行業更是蒙受了沉重的打擊。與此同時,就像在任何一場危機中所體現的那樣,這些來自“遠方”的“外國人”常常成為社會矛盾的替罪羊,遭受歧視和污名化。為此國際移民組織發出呼籲,在應對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的同時,必須尊重每一個人的尊嚴,包括移民。請聽聯合國新聞黃莉玲的報導。 

自去年年底2019冠狀病毒在中國武漢被發現以來,在短短3個多月的時間內已經擴散到全球各個地區,目前已有超過20萬人染病,1萬多人死亡。用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的話來說,人類正在跟這種病毒打一場戰爭。的確,這是一場沒有硝煙、但卻比充滿硝煙的戰場更加危險和激烈的戰鬥。     

農發基金圖片/Christine Nesbitt 移民勞動者每月向家中寄回的200-300美元占到這些家庭收入的近60%。   

受這場戰爭影響的是一個個普通的人,包括那些漂洋過海在世界各地謀生的移民。國際移民組織發言人喬爾·米爾曼(Joel Millman)在接受聯合國新聞採訪時,對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對移民帶來的影響深表關注。 

米爾曼:“我們將移民定義為工人、流離失所者、尋求庇護者,他們出於各種原因在世界各地以龐大的人數存在著。當然,他們是人,他們是我們的鄰居,我們的家人,是我們的孩子在學校認識的人。在這場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中,他們是與我們所有人一樣受到影響的人。國際移民組織認為最重要的是以有尊嚴的方式對待人,並充分尊重人權,這在當前的情況下也不會改變。”     

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圖片/Fardin Waezi 阿富汗沃達克省的幾名兒童映在池水中的影子。   

從歐洲、北美洲,到中東,以及越來越多地在南美洲、非洲和亞洲,經濟中某些部門佔壓倒性的大多數從業者都是移民,尤其是在服務業中。這些行業在2019冠狀病毒造成的經濟危機中受創也是最嚴重的。 

米爾曼:“食物準備行業可能是最明顯的,移民同時也集中在看護老年人、醫院工作人員、看門人和建築工人等行業。所有這些行業,以及更多其他行業,都是外國人佔多數。如果國家和城市鼓勵人們呆在家裡,而不去酒吧或飯店,不去劇院或參加體育賽事,那將會產生巨大的影響。移民匯錢回家的能力、賺取對他們的家庭和社會都至關重要的金錢的能力將會受到巨大影響。上週末我去了西班牙的畢爾巴鄂(Bilbao),我簡直不敢相信:到處都關著門。而且,如果你想待在外面,就會被勸回家。對於一個依靠旅遊業生存的城市來說,這對勞動力會有著什麼樣的影響?” 

許多移民從事著收入低微的工作,在像美國這樣的沒有全民醫保的國家,他們或許買不起醫療保險,生了病難以就醫。還有一些移民可能沒有證件,即使身在福利國家也被排斥在社會保護網絡之外。這些移民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怎麼辦?     

9歲的阿卡納耶麗(中)逃離委內瑞拉的暴亂,現在與她的母親和妹妹住在哥倫比亞。    

米爾曼:“多年來,我們一直在說我們希望人們都能獲得公共衛生服務:如果每個人都健康,社會也會更健康。如果移民可能正在傳播傳染性疾病,你應該希望這個人可以與你的醫生、檢查人員和醫療專業人員聯繫。我們擔心的是在當前這種特殊的流行病時期,會像以前一樣,把它跟外國人、旅行者或來自遙遠地區的人們聯繫起來。幾十年來,我們在艾滋病和結核病的問題上就看到了這種現象。我們告誡不要助長這種恐懼,它不僅將移民妖魔化,還使你自己的人民處於危險之中,因為如果你讓人們感到恐懼,如果他們擔心自己去醫院會發生對他們不好的事情,那麼他們將永遠不會受到檢查。發生這種情況時,對每個人都不利。當前的疫情與其他任何突發衛生事件都沒有什麼不同,在某種意義上,為了社會的利益,為了每個人,即使是來自國外的人 ,都必須能夠使用你們國家的機構,以便保護公共健康。” 

新型冠狀病毒門戶網站和新聞更新 讀者可以在這裡了解到來自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機構的有關2019冠狀病毒疫情的信息和防疫指南。  有關聯合國新聞的每日更新報導,請單擊此處。 

目前世界上有幾股大的非正規移民潮,包括從處於動盪中的中東地區國家敘利亞、伊拉克、也門等逃往歐洲等地的難民,從中東和非洲各國取道利比亞並經地中海前往歐洲的移民線路,以及南美洲從委內瑞拉等國逃往該區域各國以及向北試圖進入美國的移民潮等。國際移民組織發言人米爾曼表示,目前還沒有觀察到因為2019冠狀病毒的大流行而對移民走向造成什麼改變。 

米爾曼: “從非洲經地中海遷徙到歐洲的移民,在過去的兩到三年中,數字急劇下降,而且不會因為大流行而突然發生變化,人們不太可能由於這種大流行而逃離非洲。現在還處於初期階段,在遷移問題上,我們目前還沒有看到與新型冠狀病毒的任何联系。但是,由於這種傳染病對伊朗造成了沉重打擊,因此生活在伊朗的阿富汗人——數十年來一直生活在伊朗的數百萬人——開始大量返回阿富汗,在有的過境點大約每天有9000人。移民組織直接與相關國家的衛生部以及世界衛生組織合作,以監測邊境流量,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提供協助。” 

隨著2019冠狀病毒的蔓延,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都已經採取了某種形式的邊界限制,有的國家部份關閉邊界,有的國家全面關閉邊界,全面關閉邊界的包括德國、西班牙、丹麥、波蘭、烏克蘭頓、哈薩克斯坦、澳大利亞、智力、阿根廷等國。這些措施也無疑會對移民的去留產生著巨大影響。         

米爾曼:“ 我們對邊界和邊界關閉有明確的政策。各國不僅有權決定自己的邊界政策,而且對自己的人民和更廣泛的全球社會有義務去認真監視邊界。為了與恐怖主義、疾病和犯罪集團作鬥爭,我們需要知道誰在出入邊境。因此,我們一直主張安全、透明和常規地移民。我們認為,了解進入一個國家的人員並對其進行檢查是有益的。但是,當你關閉邊境時,你將不得不面對一些後果:某些人將轉向犯罪集團,試圖規避這些封鎖,並通過無法檢查的非官方港口或非官方邊境口岸進入。這在公共衛生緊急情況下尤其危險,因為如果你是在犯罪集團的幫助下進來的,那麼沒人會檢查你的健康狀況或文件。這不是什麼新事:在公共衛生與公共安全之間,人道主義與人的自由過境之間始終存在一個利益平衡的問題。我們的立場將始終是,最好的邊界安全是透明的邊界檢查。” 

黃莉玲,聯合國紐約總部報導。     

難民署圖片/Luiz Fernando Godinho 200多名委內瑞拉移民與難民離開巴西與委內瑞拉邊境附近的羅賴馬州首府博阿維斯塔,前往巴西國內的其他城市進行重新安置。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