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7 13:15:27 | 人氣(18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武漢新型肺炎VS非典:“二師兄比大師兄更狡猾”**要認真*防控的“四早”措施: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

推薦 1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武漢新型肺炎VS非典:“二師兄比大師兄更狡猾”**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童朝暉,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長,呼吸危重症專家。他於1月18號到達武漢,主要目的是協助救治重症患者,同期到達的還有北京協和醫院內科重症監護室主任杜斌、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邱海波等人。

  2003年,童朝暉曾帶領43名醫務人員建立“中國頂級SARS病房”,收治的近百名病人無一例死亡。他曾發現並診治北京市首例H5N1、H7N9、H5N6禽流感患者,並於2019年11月11日診治近109年來北京市首次出現的兩例肺鼠疫患者。

  記者| 曹玲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童朝暉(左二)身著防護服

  三聯生活周刊:此次武漢新型肺炎的重症患者大概佔多少比例,救治情況如何?

  童朝暉:重症患者的比例現在沒法計算,因為不知道分母有多大。

  重症患者都在ICU,治療時間較長,一般需要上呼吸機或者上體外膜肺(ECMO)治療。重症患者即便是病情穩定了,也要轉到普通病房繼續治療。目前武漢每天都有重症患者死亡的病例,據我了解還沒有重症患者出院的例子。

  目前武漢的醫護人員短缺,特別是缺少處理危重症患者的專業醫生和護士,對救治工作有一定影響。

三聯生活周刊:重症患者有什麼特點?

  童朝暉:重症患者一般年齡偏大,基本在五六十歲以上,還有80多歲的,他們有一些心腦血管、糖尿病之類的基礎疾病。這群人即便得了普通肺炎,也可能出現嚴重的急性呼吸衰竭。在我們日常工作中,65歲以上老年人得肺炎的病死率有百分之七八十,再加上武漢新肺炎比一般的肺炎要嚴重,治療起來較為困難。秋冬季節原本就是呼吸道傳染病高發期,甲流、禽流感、病毒性肺炎都可能會引發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ARDS),病死率超過50%,老年人更高。

三聯生活周刊:救治難度和非典相比如何?

  童朝暉:2003年非典時期,患者很多是青壯年,相對好治一些,插管率沒有那麼高,多髒器器官衰竭的比例沒那麼多。相比較而言,我覺得此次重症患者的救治難度比非典更大。

  三聯生活周刊:目前當地醫務人員的狀態如何?

  童朝暉:醫務人員要說不緊張、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有些門診醫生因為患者多、物資缺乏等問題壓力很大,出現絕望、崩潰的情況。相比之下,ICU不缺醫療物資,醫務人員的狀態也較為穩定,有時候我為了減輕大家的壓力還會和他們開個玩笑。

  之前,武漢存在醫務人員不足的問題,現在全國對武漢進行了支援,應該可以解決人手問題。目前,主要希望政府能解決醫務人員的交通、飲食、休息等具體問題。

  三聯生活周刊: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與SARS相比,有什麼區別?

  童朝暉:二者最大的區別在於其前者表現得更為隱匿,可謂二師兄比大師兄更狡猾。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和SARS都屬于冠狀病毒,從進化起源和病毒的親緣關係上來說,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的相似程度為80%,變異程度為20%,這符合微生物變異的特點。總體上來說,冠狀病毒肺炎的發展規律、病理生理特點、流行病學可能會大同小異。

  臨床上,SARS是感染後出現發燒、肺炎等症狀後,才具有較強的傳染性。而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潛伏期長達兩週,潛伏期即有傳染性,且起病隱匿、進展緩慢,有的患者不一定發熱,沒有明顯呼吸道症狀,只是輕微咳嗽,有的患者表現只有乏力、頭痛,伴有消化道症狀。

  醫生還發現,隨著疫情的發展,很多患者沒有明顯的接觸史,問不出他們在哪、和誰進行了接觸。他們散佈到全國各地甚至國外,成為了潛在的傳染源。總之,此次疫情中很多患者看起來不像病人,隱藏在人群中不易被發現,連大夫也無法輕易辨別。

  輕症、隱性感染者是此次疫情防控的重點。對於這群人,只能通過不斷地宣傳教育,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性,自行嚴格在家隔離,從而保護自己、保護家人,也是對社會負責。

三聯生活周刊:秋冬季節原本就是呼吸道傳染病高發期,對於一些症狀輕微、又不知自己得了何種疾病的人,您有什麼建議?

  童朝暉:目前,武漢發熱門診的患者數量增加較快,這些患者不一定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普通感冒、流感、肺炎和新冠狀病毒肺炎很容易搞混,老百姓有點發燒、咳嗽就會往新肺炎上懷疑。首先,你要判斷自己有沒有接觸被感染的人;第二,普通感冒往往是以打噴嚏、流鼻涕、鼻子不通氣為主要症狀,流感往往以高熱,渾身肌肉酸痛、嗓子疼為主要症狀,體溫可能比冠狀病毒引起的還高,大家可以根據簡單的症狀大致做一個判斷。

  目前並沒有有效的抗病毒藥物,無論是感冒、流感,還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如果症狀較輕,希望能自行在家隔離休息。

  三聯生活周刊:有報導說,之前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在服用艾滋病治療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一天后體溫就有所好轉。國家衛生健康委頒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版本中,也指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可試用於新型冠狀病毒的抗病毒治療。對此您怎麼看?

  童朝暉:我認為不能以個體和個案的經驗來說明藥物是否有效,這是不嚴謹不科學的。此藥物過去用於治療艾滋病,並沒有治療冠狀病毒病的適應症,所以說它是否有效現在不清楚。目前只能說試用,或者可以做一些對照研究進行觀察,而非在在臨床上進行廣泛應用。

三聯生活周刊:您認為此次疫情為什麼會擴散開來?

  童朝暉:這個問題不該問我。每次疫情都有所不同,2003年非典發生在北京,北京長記性了,現在新肺炎發生在武漢,可能下次武漢會長記性,但是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三聯生活周刊:您在非典十週年的時候接受采訪認為,世界上不斷出現新的病毒和微生物感染疾病是正常的,您如何看待此次疫情,防控的重點在哪?

  童朝暉:這個世界上會不斷出現新的,或者死灰復燃的病毒和微生物感染疾病,這是自然規律。既然這種自然規律無法避免,如何才能避免發展成大規模流行的傳染病?我們要認真落實傳染病防控的“四早”措施: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要在第一時間控制傳染源,用最少的時間、最快的速度把疾病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內,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責任編輯:張玉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