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8 18:49:28 | 人氣(30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2020聯合國新聞十年回顧:第三篇*※*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主頁2010-2020聯合國新聞十年回顧:第三篇

聯合國圖片 左起:羅興亞人從緬甸越過邊境逃往位於孟加拉國的考克斯巴扎爾;聯合國維和人員完成任務告別利比里亞;來自印度的青年氣候活動家,今年8歲的希普里亞·坎古加姆(Licypriya Kangujam)在西班牙馬德里參加《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5屆締約國大會。

我們回顧過去十年的最後一部分內容是啟動2030議程,這是聯合國為所有人創造更美好未來的藍圖;針對羅興亞難民危機所做出的人道主義反應;成功結束聯合國利比里亞特派團的任務;儘管在馬德里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5次締約方會議結果有些令人失望,但應對氣候危機正在出現新的勢頭。

2017: 針對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 

難民署/Roger Arnold 來自緬甸的羅興亞穆斯林族人面臨殘酷迫害後逃往孟加拉國,聯合國官員表示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   

2017年8月,緬甸軍方士兵在該國西部與孟加拉國接壤的若開邦實施了一次鎮壓,指責若開羅興亞救世軍中的羅興亞分裂主義者對警察和安全哨所發動致命襲擊。 

人們普遍認為,這次軍事行動導致了針對主要為穆斯林的羅興亞平民的眾多暴行。羅興亞人是一個少數民族,過去曾多次遭受迫害。時任聯合國人權事務負責人的紮伊德·侯賽因形容這次軍事行動具有“ 種族清洗教科書式”的所有特徵。 

扎伊德指出,有報告稱緬甸當局在與孟加拉國的邊境埋設地雷,並要求返回者提供“國籍證明”。鑑於自1962年以來歷屆緬甸政府都在逐步剝奪羅興亞人的政治和公民權利,提供這一證明實屬不可能。

截至當年9月,超過50萬羅興亞人抵達孟加拉國,使庫圖巴郎難民營人滿為患,使聯合國機構難以應對。 

聯合國人口基金警告說,逃離緬甸動亂的羅興亞婦女和女孩遭到強姦和性侵犯的可怕報導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同時一些獨立的聯合國人權專家呼籲國際社會採取行動,呼籲人們關注“對羅興亞人犯下的嚴重侵犯和踐踏人權行為的可信指控,包括法外處決、過度使用武力、酷刑和虐待、性暴力和基於性別的暴力、強迫流離失所,以及燒毀和摧毀200多個羅興亞村莊和數万所房屋”。

迄今為止,自鎮壓行動以來,聯合國難民署共記錄有74萬4000多名難民抵達難民營,使庫圖巴朗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營。 

大批難民返回家園的可能性似乎微乎其微。2019年9月,聯合國責成進行的一項調查得出結論認為,在政府試圖“消除他們的身份認同並將他們驅逐出境”的過程中,仍然生活在緬甸的羅興亞族人面臨的滅絕種族威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 

2019年12月,緬甸事實上的領導人昂山素季在國際法院為緬甸軍方辯護,反對岡比亞代表伊斯蘭合作組織提出的種族滅絕指控。國際法院是解決國與國之間爭議的聯合國主要司法機構。 

與此同時,2019年11月,負責審理個人犯罪行為的國際刑事法院授權就針對羅興亞人犯下的危害人類罪,即驅逐行為,進行調查。 

更多詳情請收看2017年年終回顧。

2018:聯合國完成任務離開利比里亞聯合國圖片/Albert Gonzalez Farran 利比里亞非政府組織和文化團體舉行文化表演歡送聯合國維和人員。   

利比里亞曾是不安全和動蕩的代名詞,在1989年至2003年期間經歷了15年的衝突,其中包括兩次內戰,法律和秩序蕩然無存,近25萬人死亡。 

2018年,扭轉國家命運的努力得以完成:當年1月,喬治·維阿接替埃倫·約翰遜·瑟里夫擔任國家總統,這是近四分之三個世紀以來,利比里亞人第一次看到權力的和平轉移。 

今年3月,聯合國駐利比里亞特派團結束了使命。聯利特派團是聯合國安理會在2003年旨在結束戰爭的和平協議得以簽署後成立的。在1月份的就職典禮上,維阿總統稱讚該特派團確保了“十多年來該國境內持續的和平”。 

聯利特派團成功創造了一個安全環境,使100多萬難民和流離失所者能夠返回家園;支持舉行了三次總統選舉,並幫助政府在經過多年的戰鬥和不穩定之後,在全國各地建立權威。 

3月31日,該特派團被一個聯合國國家工作隊取代,駐利比里亞的17個聯合國基金和機構留在該國,重點關注發展和改善利比里亞人民的生活。

2018年9月,維阿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再次感謝聯利特派團的工作,指出它"帶來了穩定,幫助重建了利比里亞的機構和社區"。 

他說:“我們是一個維和成功的故事,我們感謝所獲得的支持”。 

更多詳情請閱讀2018年年終回顧。

「聯合國新聞十年回顧第二篇2014」的圖片搜尋結果       

2019: 應對氣候緊急情況的新動力   

今年,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為應對氣候危機注入了新的動力,包括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世界氣象組織、《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秘書處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在內的多個權威機構發布了一系列令人警醒的報告,傳達了一個鮮明的信息,即除非大幅削減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否則世界將面臨全面的環境災難。 

今年9月,古特雷斯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召開了氣候行動峰會,這是他不斷施加壓力的一個高潮。今年早些時候,他在峰會結束後向世界領導人發出警告,希望他們拿出減排的具體計劃,而不是“漂亮的演講”。 

在這方面,本次會議可以被視為一次成功。許多國家宣布,除了2015年在關鍵的《巴黎協定》中做出的承諾之外,還將採取更多行動應對氣候危機。 

幾個國家發出了遠離化石燃料的信號,並做出財政承諾,幫助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影響;主要企業宣布了其運營中的氣候目標;2000多個城市承諾將氣候風險置於決策的中心。

然而,16歲的活動人士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憤怒而慷慨激昂的演講緊緊抓住了人們的注意力,她抨擊世界領導人說:“你們讓我們失望了,但年輕人開始明白你們的背叛。後代的目光都在註視你們,如果你們選擇讓我們失望,我說,我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 

秘書長對格蕾塔·桑伯格的憤怒表示歡迎,他在會議結束時表示“勢頭、合作和雄心有所增強”,但也警告說,“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5屆締約方大會於12月的前兩週在馬德里舉行,這是邁向可持續全球經濟的漫長旅程中的下一個里程碑。 

許多評論家和活動家認為這次會議令人失望,因為在氣候變化加劇的關鍵問題上沒有達成總體共識。然而,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拒絕將第25次締約方會議視為一次失敗,發誓“我們決不能放棄,我也不會放棄”。他表示存在幾個進展的跡象和不斷增長的變革勢頭。 

例如,歐盟承諾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73個國家宣布將提交一份增強的氣候行動計劃(或國家自主貢獻)。在區域和地方一級,清潔經濟的雄心也明顯高漲,14個區域、398個城市、786個企業和16個機構投資者正在努力到2050年實現淨零二氧化碳排放。

開發署圖瓦盧辦事處圖片/Aurélia Rusek 氣候變化所導致的海平面上升,使圖瓦盧等地處沿海低窪地區的太平洋島國極易受到影響。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