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5 09:08:56 | 人氣(12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資源詛咒】為何世界第一的石油蘊藏量,反而造成委內瑞拉經濟發展的困境?(續)+**江時學:委內瑞拉政治危機的啟示**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委內瑞拉危機」的圖片搜尋結果

「委內瑞拉危機」的圖片搜尋結果

相關圖片

相關圖片

「委內瑞拉危機」的圖片搜尋結果

【資源詛咒】為何世界第一的石油蘊藏量,反而造成委內瑞拉經濟發展的困境?()

委內瑞拉危機和2014-2018年委內瑞拉示威

全球油價下跌和美國對委制裁令委內瑞拉出口收入銳減。對外貿易受困與國內政策不當令委內瑞拉經濟陷入崩潰邊緣,馬杜洛政府為此大量加印貨幣,導致通貨膨脹令玻利瓦爾幾乎一文不值,物價飛漲令商業停擺,入口貨品價格飛升,食物和藥物短缺,更爆發大規模饑荒。過去3年就有230多萬委內瑞拉人逃亡秘魯、厄瓜多、智利、哥倫比亞、巴西等國,成為南美洲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難民潮。 

在2018年5月的總統選舉中,總統尼可拉斯·馬杜洛順利連任,西方國家批評選舉結果有問題,西方和利馬集團不承認選舉結果並認定選舉結果不透明和不公平。西方觀察家與委內瑞拉反對派人士認為馬杜洛是在通過選舉建立更為有效的獨裁政權,因而認為他並非合法當選。馬杜洛在2019年1月正式宣誓之前,包括利馬集團(除墨西哥)、美國及美洲國家組織等多個國家及組織均呼籲馬杜洛放棄就任。

總統選舉的結果獲得俄羅斯、中國、墨西哥、以及美洲玻利瓦爾聯盟支持和承認。國內方面,馬杜洛獲得親政府的制憲大會支持,委內瑞拉制憲大會在2017年選舉後已實際掌控委內瑞拉國家立法權。 

已被架空的全國代表大會於2019年1月5日宣誓就任後,西方國家與利馬集團對馬杜洛的施壓更趨沉重。

由反對派控制的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在2017年被馬杜洛下令解散並拒絕承認其合法性,西方國家和利馬集團則視其為「國內唯一一個民主的立法機構」。代總統胡安·瓜伊多則獲反對派的全國代表大會單方面任命並支持。 

親總統人士叛逃離國

是次危機轉趨嚴重的導火線為親馬杜洛總統的委內瑞拉最高法院法官克里斯汀·澤帕突然在1月10日宣誓典禮之前逃往美國。該名法官指控馬杜洛「不稱職」和「不合法」。 

委內瑞拉最高法院隨後發表聲明指,澤帕已經逃離,最高法院在去年11月開始對他展開調查,原因是有女性指控他在辦公室性騷擾,最高法院領導層因此建議開除澤帕。 

西方與利馬集團國家拒絕承認

美國等多個國家以及歐洲聯盟、利馬集團等國際組織均支持全國代表大會,表明不承認馬杜洛的合法性,巴拉圭等國更要求馬杜洛下台或被革職,甚或切斷與委內瑞拉的外交關係。 

2018年8月25日,美國政府發布行政令,禁止美國金融機構參與委內瑞拉政府和國有的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新的債務和股權交易,禁止美方機構參與委內瑞拉公共部門現已發行的部分債券交易等。

7月,據美國媒體報導,川普總統召見了他的外交政策顧問,向後者詢問美國入侵委內瑞拉的可能性。川普還會見了進行反政府活動的委內瑞拉軍事反對派代表。 

2018年9月15日,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路易斯·阿爾馬格羅表示,「關於軍事干預委內瑞拉並推翻馬杜洛政府,我們現在不應排除任何選項。」 

2018年11月1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令對委內瑞拉黃金出口實施制裁,禁止美國公民同與委黃金出口等行業有關的個人和實體進行交易,旨在降低出售黃金儲備給委政府帶來的收入。

11月5日,英國央行拒絕了委內瑞拉政府提取其寄存在英國的黃金儲備的請求,理由是「英方認為委當局對這批價值5.5億美元金條的意圖越來越不確定。」 

中俄土與美洲玻盟對馬杜洛的支持

在馬杜洛當選總統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對委內瑞拉馬杜洛政府表示信任,並同時指出,「相信馬杜洛政府和人民有能力處理好委內瑞拉內政。同時,各國應尊重委內瑞拉人民作出的選擇。」

中國既是委內瑞拉的最大債權國,也是石油的最大買主。馬杜洛曾10次訪華。2018年9月訪華時曾尋求中國的經濟援助,最終中國同意向馬杜洛政府貸款50億美元,中國亦同意容許馬杜洛政府延遲6個月償還另外200億美元貸款。

據統計,在過去10年內,馬杜洛政府累計向中國貸款約500億美元,並以石油抵償債務。美國自由亞洲電台認為面對委內瑞拉國內形勢,中國的經濟支持對馬杜洛政府繼續存活非常重要。

5月2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則在回應關於中俄兩國繼續對委內瑞拉提供貸款援助的問題時表示,「中國跟世界上其他國家發展正常的關係,包括開展正常的合作,我想其他國家不應該干涉。」 

委內瑞拉在查維茲時期,曾投資俄羅斯的武器如蘇愷戰機。馬杜洛再次當選委內瑞拉總統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丁發電祝賀。普丁在賀電中表示,相信馬杜洛總統的再次當選將有助於兩國間戰略夥伴關係的發展。

俄羅斯外交部同時對於美國等國家公開宣稱不承認委內瑞拉選舉結果表示遺憾。在美國與美洲國家組織揚言軍事入侵委內瑞拉以武力推翻馬杜洛後,俄羅斯國防部於2018年12月10日派遣兩架圖-160戰略轟炸機、一架安-124大型軍用運輸機和一架伊爾-62飛機飛抵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對委內瑞拉進行為期五日的友好訪問。 

土耳其一向支持馬杜洛,總統艾爾多安在2019年1月24日致電給馬杜洛表示支持,不少委內瑞拉剛開採出來的黃金都存放於土耳其。 

其他國家包括查維茲生前支持的美洲玻利瓦爾聯盟,則對馬杜洛表達支持,且呼籲反對派接受選舉結果,讓馬杜洛上任。馬杜洛回應外界一連串指控,批評有關國家實行「美帝國主義」,又批評外國干預內政是殖民主義。

2019年1月23日,馬杜洛宣布與美國斷交。 

總統地位危機

2019年1月11日,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議長瓜伊多出席加拉加斯的一場反馬杜洛集會。

1月28日,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努欽與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約翰·博爾頓在白宮詹姆士·布雷迪新聞簡報室召開發布會。其中,博爾頓手持的筆記本上寫有的「往哥倫比亞調兵5000人」字樣,引發爭議與猜測。

新任全國代表大會議長胡安·瓜伊多於2019年1月5日馬杜洛就任後,動議組成臨時政府,其表示即使馬杜洛宣誓就任,該國也不會有民選合法總統。瓜伊多亦成為國內第一位譴責馬杜洛就任的人,批評委內瑞拉淪落為「De facto的獨裁政權」,並重申國家已無領袖,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瓜伊多發表的首份聲明呼籲軍方發動政變,並指出,「穿著光榮制服的士兵應當向前踏步,執行憲法,又鼓勵國民對過渡政府有信心和力量,陪伴過渡政府邁進」。 

1月10日,瓜伊多單方面自行宣示就任臨時總統。 

瓜伊多隨後宣布在1月11日於加拉加斯市區舉行市民大會。大會以示威運動形式舉行,全國代表大會宣布瓜伊多在委內瑞拉憲法框架下擔任臨時總統,並公布計劃將馬杜洛革職的計劃。市民大會亦容許社會各界人士參加,包括政黨、貿易組織、女權團體以及學生發表他們的意見,參加人士均提出最終目的是推翻玻利瓦爾革命。學生代表為UCV學生會主席Rafaela Requesens和Marlon Díaz。Requesens呼籲所有政黨和政治組織團結,與支持委國國會的國際組織攜手合作,推倒馬杜洛。委內瑞拉統一工人聯會主席José Elías Torres發表宣言,強調他們的理念,並承諾絕對效忠瓜伊多。 

2019年1月13日,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議長瓜伊多在偕同妻女前往拉瓜伊拉出席公眾集會的途中被委內瑞拉國家情報機構玻利瓦爾國家情報局(SEBIN)短暫拘留,並於一小時後獲釋。委內瑞拉政府事後稱收押行為是情報局特工「單方面的不正常行動」,並已將相關特工停職調查。

利馬集團和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路易斯·阿爾馬格羅對此事予以譴責,而聯合國也對於此事表示關注。同日,瓜伊多在公開集會中再次宣稱自己為臨時總統。 

委內瑞拉國會議長瓜伊多講話過後,全國代表大會發布首份聲明,向傳媒表示瓜伊多已經就任臨時總統一職。其後國會再發表的聲明則澄清了瓜伊多的地位,並強調其已經獲承認為臨時總統,但仍需重奪國家的控制權。基於馬杜洛的認受性被反對派質疑,以及國會按照憲法的第233條、333條和350條而作出決定,因此國會的聲明並不被西方國家與利馬集團視為發動政變。

同日,瓜伊多收到來自巴拿馬的委內瑞拉流亡最高法院院長Christian Zerpa的信,要求瓜伊多成為委內瑞拉代理總統。 

瓜伊多對外宣布就任臨時總統的決定,並呼籲民眾在1月23日舉行全國示威,口號為「是的!我們可以!」(西班牙語:¡Sí, se puede!)。全國示威的日子是希門內斯下台61週年。國會與委內瑞拉解放陣線共同制定示威和遊行的計劃,並組織全國的勢力。國會也在此前的1月11日透露,國會計劃與軍方打好關係,爭取他們放棄支持馬杜洛。 

馬杜洛指出市民大會只是反對派的一場「小孩子」聚會,形容瓜伊多「不成熟」。後來懲教部長Iris Varela作出威脅,表示已經為瓜伊多準備好監獄牢位,又「呼籲」瓜伊多盡快組成內閣,好讓懲教部也為閣員準備好監獄牢位。 

1月21日凌晨2時50分左右,由委內瑞拉國民警衛隊中士菲格羅亞(Wandres Figueroa)率領的27名國民警衛隊士兵在占據國民警衛隊指揮部後宣布發動兵變,並挾持了2名官員與2名國民警衛隊成員。但旋即遭到委內瑞拉軍隊鎮壓,譁變的27名士兵同時遭到委國防部逮捕。此後相繼有委內瑞拉駐美武官、委內瑞拉駐聯合國武官、前軍方情報主管等以及一位空軍指揮官、一位陸軍上校加入瓜伊多陣營。 

1月21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宣布,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單方面宣布任命總統的行為無效,委內瑞拉國會在1月5日之後提交的任何議案均被取消。最高法院憲法法院負責人胡安·荷西·門多薩(Juan Jose Mendoza)表示:「在任何情況下,(立法機關)都不能採取行政機關的行動」。不過瓜伊多在23日的大規模示威集會中,在民眾見證下正式宣誓成為臨時總統。 

1月23日,瓜伊多通過反對派掌握的國會單方面授權並宣布正式就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並得到美國、利馬集團、美洲國家組織以及歐洲聯盟等國家和國際組織的支持和承認。  委內瑞拉國防部長弗拉迪米爾·帕德里諾·羅培茲表示,委內瑞拉軍方不承認全國代表大會主席瓜伊多為該國總統。羅培茲表示,委內瑞拉官兵不承認非法自行宣布就任的總統,「玻利瓦爾國家武裝部隊即是憲法的捍衛者,也是國家主權的保障」,「對於這種受外國利益影響,並以非法形式自稱『總統』的人,祖國的士兵們不會承認」。 

1月28日,美國宣布對委內瑞拉石油公司進行全面制裁。此外馬杜洛試圖將存在英國央行的價值12億美元的黃金運回委內瑞拉,遭到英國央行拒絕。委內瑞拉被迫將約15噸黃金儲備賣給阿聯,換取歐元資金,但賣出約3噸給阿聯後,阿聯阿布達比的投資公司Noor Capital表示,在委內瑞拉局勢穩定之前不會執行進一步的交易。 

1月29日,委內瑞拉政府宣布禁止瓜伊多出國並凍結其銀行帳戶。

位於哥倫比亞邊境的美國人道主義救援物資倉儲地。

2月10日,馬杜洛啟動委內瑞拉獨立以來最重大的軍事演習,以應對美國可能的軍事干預。 

美國政府應瓜伊多的呼籲,向委內瑞拉提供的人道救援物資。但馬杜洛認為美國的物資是進入委內瑞拉的特洛伊木馬,並派人在委內瑞拉與哥倫比亞的邊界橋上用大貨車和集中箱等設立障礙,阻止人道救援物資從哥倫比亞運入,同時馬杜洛宣布關閉委內瑞拉與巴西邊境,有委內瑞拉的原住民因反對馬杜洛政府關閉巴西邊境,與委內瑞拉士兵發生衝突,導致士兵開火造成2人死亡、多人受傷,後又有2人在委內瑞拉和巴西邊境接攘的小鎮參加示威,企圖阻攔軍方車隊時,被軍隊射殺。委內瑞拉副總統德爾西·羅德里奎茲也於2月20日宣布,委內瑞拉停止與位於加勒比海的阿魯巴、博奈爾和庫拉索三島間空中與海上航線。 

2月22日,瓜伊多來到哥倫比亞邊境城鎮庫庫塔。按照瓜伊多的計劃,力圖讓這批物資入境委內瑞拉。馬杜洛政府被迫關閉委與哥倫比亞邊界的西門·玻利瓦爾國際大橋、桑坦德大橋和聯合大橋。大批民眾趕到哥倫比亞與委內瑞拉邊境與委內瑞拉軍方對峙,衝突造成300多人受傷,同時有數十名委內瑞拉政府軍士兵變節投奔哥倫比亞。馬杜洛宣布,委內瑞拉與哥倫比亞斷絕外交和政治關係。不過馬杜洛卻接受歐盟與俄方的「人道主義援助」。 

哥委邊境衝突結束後,瓜伊多並未回國,並在哥倫比亞與美國副總統彭斯會晤,雙方同意加大對馬杜洛施壓的力道。之後瓜伊多前往巴西、巴拉圭、阿根廷、厄瓜多,與巴西總統雅伊爾·博索納羅以及巴拉圭總統馬里奧·阿布鐸·貝尼特斯等領導人會面,並決定在3月4日前返回委內瑞拉。

2019年3月7日的衛星照片顯示第一次大規模斷電對委內瑞拉國內照明的影響。

3月7日和9日,委內瑞拉大部分地區發生兩次大斷電,該國23個州有22個陷入停電,其中9日開始的停電持續數日,原因是有人網絡襲擊委內瑞拉電力系統。馬杜洛指責美國和反對派是幕後黑手。委內瑞拉新聞部長羅德里奎茲稱,此次停電的原因是委最重要的古里水電站遭到反對派蓄意破壞,目前正在搶修恢復。反對派領導人、臨時總統瓜伊多則表示,「在奪權的最後,電會來的。」 

3月18日,宣布倒戈瓜伊多的委內瑞拉駐美外交人員以服從瓜伊多的名義,接管了位於華盛頓的歸屬於委內瑞拉國防部的兩座大樓,以及位於紐約的一座領事館,將委內瑞拉駐美武官辦公室中的馬杜洛的畫像摘下,並將瓜伊多的畫像取而代之。 

3月21日,十餘名玻利瓦爾情報局情報人員分別對瓜伊多幕僚長馬雷羅和國會議員貝爾加拉位於首都加拉加斯的住宅進行了近三個小時的搜查。馬雷羅和貝爾加拉的司機被帶走調查。瓜伊多、美國和利馬集團要求馬杜洛方面應當立即將他們釋放。 

3月23日,俄羅斯空軍兩架大型飛機搭載俄方官兵包括將軍瓦西里·通科什庫羅夫在內的大約100人和裝備,抵達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俄羅斯衛星社表示,這些飛機是被派去「履行技術軍事合同」。一名委內瑞拉官員表示,俄羅斯軍方此行是為了討論設備維護、培訓和戰略。 

3月25日下午,委內瑞拉多個地區再次發生停電,政府在停電後幾小時內成功恢復部分地區電力供應。但當天21時50分左右,全國多數地區又再次停電。委政府指責反對派對古里水電站進行縱火破壞,企圖徹底破壞發電和輸電系統,導致政府此前恢復電力供應的工作前功盡棄。26日和27日委內瑞拉全國停工停學。 

3月28日,委內瑞拉總審計長艾爾維斯·阿莫羅索宣布,委內瑞拉國家審計署在對瓜伊多個人財產進行審計調查後發現其支出與收入水平不符,決定剝奪瓜伊多議長職務,並禁止瓜伊多擔任一切公職15年。 

2019年4月30日,反對派領導人萊奧波爾多·羅培茲與反對派軍人合影。

2019年4月委內瑞拉內亂

4月17日,美國財政部發表聲明說,委內瑞拉中央銀行因其在委金融領域的運作而被制裁,該行一名官員也一同被制裁。 

4月27日,馬杜洛政權以反對派議員吉爾伯·卡羅參加瓜伊拉多陣營示威遊行為由將其逮捕,並傳喚瓜伊拉多11名助手。美國立刻做出反制,宣布制裁委內瑞拉外交部長豪爾赫·阿雷亞薩。同日,委內瑞拉退出美洲國家組織,馬杜洛政府指責美洲國家組織干涉委內瑞拉內政,屈從美國利益。 

4月30日,瓜伊多和人民意志領導人萊奧波爾多·羅培茲以及部分支持瓜伊多的軍人來到加拉加斯東部拉卡洛塔軍事機場附近。瓜伊多在現場發表講話,要求軍隊停止支持馬杜洛,並呼籲人民遊行前往委內瑞拉總統府推翻馬杜洛。支持馬杜洛的安全部隊趕到現場後與反對派支持者爆發衝突,委內瑞拉政府軍、親政府民兵與反對派軍人、示威者在首都加拉加斯等地爆發激烈衝突。

本次武裝衝突導致69人受傷。瓜伊多隨後離開現場。有部分支持反對派的士兵逃往巴西駐委內瑞拉大使館避難。 

4月30日下午,委內瑞拉國防部長帕德里諾·羅培茲表示,「反對派當天上午發動的政變行動已經得到控制」,「80%參與政變的軍人已經歸隊」。當日晚間,反對派領袖萊奧波爾多·羅培茲及妻子莉蓮·廷托裡和女兒進入智利駐加拉加斯大使館,翌日清晨轉往西班牙大使館。 

4月30日21時,馬杜洛在米拉弗洛雷斯宮發表全國電視講話,身旁有政府高級官員和武裝部隊成員,指稱委政府已挫敗政變陰謀。 

2019年4月委內瑞拉內亂發生後,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允許馬杜洛政府對包括參與糾紛的七名反對黨議員採取司法行動,其中就包括委內瑞拉議會第一副主席桑布拉諾。

5月7日,委內瑞拉制憲大會決定取消七名反對黨議員司法豁免權。5月8日,馬杜洛政府將桑布拉諾逮捕。同時美國副總統彭斯宣布取消對參與糾紛的委內瑞拉國家情報局前局長曼努埃爾·里卡多·克里斯多夫·菲格拉(Manuel Ricardo Cristopher Figuera)的個人經濟制裁。 

5月9日,美國海岸警衛隊的詹姆士號巡邏艦試圖靠近拉瓜伊拉港,在距離委內瑞拉海岸14海里時被委內瑞拉海軍驅逐。 

5月10日,委內瑞拉重新開放自2月下旬關閉的與巴西的陸路邊界和與阿魯巴島的海上邊界。同月,馬杜洛開始與反對派進行第一輪談判。

6月8日,委內瑞拉開放部分在2月時關閉接壤的哥倫比亞的邊境通道。 

7月19日,委內瑞拉指責美國軍機未經允許擅自闖入委內瑞拉空域,美國則反指委內瑞拉軍機在國際空域威脅美國軍機安全。

7月25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對同馬杜洛有關的5名委內瑞拉公民、5名哥倫比亞公民以及13個實體實施制裁。7月27日,委內瑞拉軍方再次譴責美國又一架偵察機侵犯其領空。 

2019年8月5日,美國政府宣布對委內瑞拉政府實行經濟禁運。委內瑞拉政府在美國的所有資產及資產權益都被封鎖,不得轉讓、交付、出口、撤銷或以其他方式處理。而繼續與委內瑞拉有業務往來的個體、公司、國家則會面臨美國的制裁。馬杜洛為抗議美國制裁,決定不派代表到巴貝多參加與瓜伊多的對話。 

2019年9月16日,第一輪談判結束。馬杜洛政府宣布與進步前哨黨等4個反對黨簽署協議,涵蓋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但瓜伊多所在的人民意志以及正義第一、民主行動黨等主要反對黨並未簽署協議。 

議長地位危機 2020年1月5日,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選舉委內瑞拉反對派中反瓜伊多勢力的代表、無黨籍議員路易斯·帕拉為新一屆議長,委議會167名議員共有140名議員到會,其中81名投票支持帕拉。 

與此同時,瓜伊多及支持者被警衛禁止進入議會大樓瓜伊多稱,只有親政府的政界人士和批評他的反對派代表才被允許進入議會。隨後,胡安·瓜伊多召集一批議員在《國民報》社大樓內開會,會議選舉胡安·瓜伊多為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議長。胡安·瓜伊多在會上宣誓就職。 

國際反應 

2019年1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與支持者握手。 

2019年1月,新當選就職的馬杜洛與薩爾瓦多總統桑契斯會面。

對馬杜洛的國際支持

2019年1月1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馬杜洛總統宣布推動經濟復甦等國家治理舉措,這有利於委內瑞拉改善民生,符合各方利益。各國應尊重委內瑞拉人民已經作出的選擇。 

1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再次表示,「中國支持委內瑞拉政府為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穩定所作努力」,「反對外部干預委內瑞拉事務,希望國際社會共同為此創造有利條件」。 

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表示,從委內瑞拉事件上可以看到,西方人為操縱政權的更迭,這點反映了西方在國際法和國家主權方面的態度。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國際事務委員會副主席安德烈∙克利莫夫向衛星通訊社表示,俄羅斯此前已經承認馬杜洛是委內瑞拉合法總統,這一立場不會改變。 

1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丁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通電話,普丁在電話中表示,俄羅斯對委內瑞拉的合法政權表示支持,「破壞性的外部干預嚴重違反國際法的基本準則」。 

古巴政府承認馬杜洛為委內瑞拉合法總統。古巴外長對委內瑞拉與美國斷交表示支持。墨西哥外交部發言人則表示,該國和委內瑞拉間的外交關係目前沒有改變。

尼加拉瓜政府代表表示,該政府聲援由馬杜洛領導的委內瑞拉政府。 

玻利維亞前總統埃沃·莫拉萊斯對美國干預拉丁美洲的行為表示譴責,並稱「帝國主義的魔爪再次試圖破壞南美洲人們的民主和自決」。 

1月26日,聯合國安理會開會商議委內瑞拉局勢,中國和俄羅斯公開支持馬杜洛,也駁斥美加、拉丁美洲與歐洲國家提出的重選要求。 

2月28日,聯合國安理會表決美國起草的決議草案。該決議草案呼籲必須防止委內瑞拉人道主義局勢進一步惡化,援助運入委內瑞拉應「暢通無阻」,並要求委內瑞拉立即舉行大選。表決時,安理會15個成員國9個投贊成票,3個棄權,俄羅斯和中國行使否決權,南非投反對票,決議草案未獲通過。 

3月,美洲開發銀行原定要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召開第60屆理事會年會,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拒絕給瓜伊多代表頒發籤證,美洲開發銀行決定取消要在成都舉辦的年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表示,「泛美行年會是金融界的會議,應該聚焦金融合作,不是討論敏感政治議題的合適場合。」 

對瓜伊多的國際支持 

2月18日,美國總統川普在佛羅里達州委內瑞拉裔社區中發表演講。 

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與委內瑞拉反對派人士舉行會晤。

美國總統川普發表聲明指出,「委內瑞拉民眾勇敢地公開反對馬杜洛及其政權,要求自由和法治」,「我將繼續充分利用美國的經濟和外交力量,敦促委內瑞拉恢復民主」。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呼籲委內瑞拉民眾追隨瓜伊多的提議,參加由反對派組織的反政府抗議活動,「發出自己的聲音」。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1月3日與秘魯外交部長舉行會面,討論向馬杜洛施加壓力,「把民主和繁榮還給委內瑞拉人民」。美國國務院發布消息指,美國與巴西政府討論了在地區共同應對挑戰的問題,「包括支持委內瑞拉、古巴和尼加拉瓜人民恢復民主治理和人權」。

此外,蓬佩奧還會見了哥倫比亞總統伊萬·杜克·馬爾克斯,討論了對委內瑞拉的干預。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約翰·博爾頓稱,「美國堅決支持委內瑞拉唯一合法的民主機構——國民大會及其恢復民主的努力。」美國政府同時極力游說土耳其停止再作馬杜洛政府運送黃金的渠道。

美國外國資產管制辦公室轄下的商業組織、為加拉加斯及附近地區提供電力的加拉加斯電力公司亦加入支持國會的行列。在蓬佩奧及約翰·博爾頓游說下,英格蘭銀行拒絕了委中央銀行行長提取12億黃金的申請 

1月2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應瓜伊多的請求,美國準備向瓜伊多臨時政府提供超過2000萬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又指會尋求切斷馬杜洛的石油收入來源。蓬佩奧同時提議,美洲國家組織應再次召開外長會議,並邀請臨時政府代表與會,以繼續討論委內瑞拉的和平、民主過渡,並敦促美洲國家組織成員國儘快承認瓜伊多的臨時政府。 

美洲國家組織為首個發聲支持國會的國外組織,並表示「歡迎瓜伊多根據憲法第233條就任臨時總統。國會將得到國際社會和委內瑞拉人民的支持。」同日,巴西和哥倫比亞也就瓜伊多即任代理總統表示支持。 

美國、加拿大、利馬集團等國家和部分組織發聲支持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並將委內瑞拉國會稱為「唯一的民主機構」。委內瑞拉商會聯合會亦切斷與馬杜洛的關係,並改為支持反對派的國會和過渡政府。「委內瑞拉債權人委員會」也對國會方面表示支持,委員會曾經在2017年尋求與馬杜洛達成協議但失敗。英國聯同德國、法國和西班牙聲明,若馬杜洛無法在八天內召開大選,便會承認瓜伊多為臨時總統,歐盟外交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亦代表歐盟提出相同的要求。 

歐洲國家要求馬杜洛8天內重新舉行總統大選,否則承認瓜伊多。馬杜洛拒絕。2019年2月4日,法國、西班牙、德國、英國、葡萄牙、瑞典、丹麥、奧地利和荷蘭等歐洲國家宣布承認瓜伊多臨時總統身份,並呼籲委內瑞拉儘快舉行選舉。 

2月28日,安理會就俄羅斯起草的決議草案進行表決。這份決議草案敦促通過和平手段解決委內瑞拉目前的問題,國際援助進入委內瑞拉應得到委內瑞拉政府的同意,並在其要求的基礎上提供。表決時,美國、德國、英國等7國投了反對票,另有4個國家棄權。這一草案也未能通過。 

3月1日,美國財政部在一份聲明中譴責馬杜洛政權阻止國際援助進入委內瑞拉,指責6名現任或前任委內瑞拉安全官員控制各個群體阻止救援物資入境,並宣布對此6人進行制裁。 

3月4日,德國駐委內瑞拉大使凱瑞納在加拉加斯機場迎接返回委內瑞拉的瓜伊多。馬杜洛政府隨即發表聲明稱德國大使凱瑞納因為支持瓜伊多,限令他在48小時內離境。德國外長馬斯稱驅逐令「是一項令人無法理解的決定,只能加劇而不是減緩緊張局勢。德國和歐洲盟國對瓜伊多的支持毫不動搖」。美國副總統彭斯表示,美國「將吊銷包括馬杜洛政權官員及其家人在內的77人赴美簽證」。 

3月11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對一家俄羅斯和委內瑞拉合資銀行實施制裁,理由是該銀行為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提供相關支持和服務。 

5月10日,因從委內瑞拉運送石油至古巴,美國對兩家運輸企業季風航運公司(Monsoon Navigation Corporation)和塞雷尼蒂航運公司(Serenity Navigation Ltd.)進行制裁。 

5月15日,美國交通部以委內瑞拉局勢危險為由下令停飛一切美國與委內瑞拉的客運和貨運航班。自由時報指出,這一行動將會造成委內瑞拉通貨膨脹,物資短缺,美國從空中封鎖委內瑞拉將加劇該國人道主義危機。 

6月2日,加拿大以馬杜洛政府拒絕延長加拿大駐委外交人員簽證為由關閉加拿大駐委大使館。6月9日,馬杜洛政府以關閉委駐加拿大的三處領事館作為回應。 

2019年6月28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將凍結馬杜洛之子小馬杜洛在美國的財產,同時禁止美國公民或公司與小馬杜洛有生意往來。 

11月10日,玻利維亞爆發抗議10月選舉舞弊,導致埃沃·莫拉萊斯辭職離開玻利維亞。玻利維亞臨時總統珍尼娜·阿涅斯隨著宣布切斷與委內瑞拉馬杜洛政府的外交關係,同時承認胡安·瓜伊多為該國合法總統的地位。 

其他輿論

部份消息指委內瑞拉已經無限期封鎖維基百科。消息傳出前,胡安·瓜伊多的條目出現編輯戰(尤其是西班牙語條目),主要爭論點為瓜伊多是否擔任臨時總統。 

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指,有中國大陸網民因在推特上發表「委內瑞拉如何從世界上最富有的民主國家變成極權社會主義國家」、「習近平向世界輸出共產邪惡」等內容,被西安市公安局閻良分局援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處以罰款500元的行政處罰。

2019年1月25日,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視察位於哥倫比亞邊境的美國輸委物資中心。

相關圖片

                 **江時學:委內瑞拉政治危機的啟示**

                   來源:環球時報-作者:*江時學*  

                          2020-01-14 02:44 

26日前,委內瑞拉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代表大會進行了換屆選舉,議員路易斯·帕拉當選新一任主席。馬杜羅總統承認這一選舉結果,並表示政府將繼續與反對派進行對話。同時,“自封總統”的瓜伊多表示因其無法進入會場、無法投票而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他在反政府報紙《國民報》報社組織了一次所謂“選舉”,聲稱自己再次當選全國代表大會主席,可以繼續擔任他自封的委內瑞拉“臨時總統”。委內瑞拉現在成為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同時擁有兩個國家元首和兩個立法機關領導人的國家,政治危機持續惡化。 

2013年查韋斯總統去世以後,根據委內瑞拉憲法的規定,副總統馬杜羅任代理總統。馬杜羅繼承了查韋斯的所有內外政策,繼續挑戰美國在拉美的利益。因此,美國始終沒有放棄推翻馬杜羅政府的決心。2019年1月10日,馬杜羅在最高法院宣誓就職,開始為期6年的第二任期。但在1月22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視頻講話,呼籲委內瑞拉人參加第二天舉行的反政府遊行。瓜伊多正是在這場反政府遊行中自行宣布就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 

隨後,在美國的遊說和支持下,瓜伊多得到世界上50多個國家的承認。蓬佩奧還宣布,應瓜伊多的請求,美國準備向其提供超過2000萬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特朗普總統更是多次稱美國將出兵委內瑞拉,用武力推翻馬杜羅政府。在美國的支持下,瓜伊多一度被認為是馬杜羅政權最有力的挑戰者。 

然而,現在一年時間過去了,事實表明,美國和瓜伊多的如意算盤都落空了。國際上的許多分析人士認為,這次議會選舉事件表明,瓜伊多獲得的支持在減弱,他的號召力已今非昔比。 

實際上,從去年4月底瓜伊多試圖發起政變失敗後,他的影響力就在減弱。從去年11月份開始,有幾個小反對黨公開與瓜伊多作對,和馬杜羅政府直接對話。新選上的主席帕拉原來也是一個反對派政黨成員,從去年底開始嚴厲批評瓜伊多。也有分析人士認為,帕拉現在已經成為馬杜羅“意料之外”的盟友。此外,馬杜羅政府和反對派用和談的方式解決危機的大門還未被徹底關閉。經挪威斡旋,馬杜羅政府與反對派的代表於2019年7月在巴巴多斯舉行第三輪對話。 

不過,到目前為止,美國還沒有放棄瓜伊多。除了蓬佩奧發表聲明祝賀瓜伊多,美國負責西半球事務的代理助理國務卿科扎克還稱,瓜伊多仍然是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全國代表大會當天的選舉是虛假無效的。由此可見,委內瑞拉曠日持久的政治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危機和外交危機離解決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委內瑞拉何以至此?值得我們深刻思考。 

委內瑞拉是“石油之國”,農業資源也較為豐富,國民的受教育程度較高。但是,這一切有利於經濟發展的條件,卻未能成為現實。 

首先,委內瑞拉危機的根源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查韋斯政府和馬杜羅政府治理國家的能力較弱,既不能很好地應對反對派的搗亂和破壞,也無法協調各個利益集團的利益分配;既不能製定和實施正確的經濟政策,也無法巧妙地處理與不同國家的關係。 

其次,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都應該根據不斷變化的內部條件和外部條件,以人民的嚮往為己任,不斷探索和調整髮展道路。委內瑞拉也曾做出過嘗試,前總統查韋斯曾提出的“21世紀社會主義”和“玻利瓦爾革命”等主張,都是要探索和調整髮展道路,但最終都虎頭蛇尾或半途而廢。 

導致這一不良後果的主要原因與委內瑞拉的兩個政治現實息息相關:一是委內瑞拉政府與反對派有著難以消弭的隔閡,無法在國家的發展道路上達成高度的政治共識。二是委內瑞拉的底層社會與中產階級和上層社會的分裂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從而使社會凝聚力蕩然無存。在過去十多年,委內瑞拉的反對派動輒發動遊行、示威、抗議和罷工,用“街頭民主”這一極端方式表達政治訴求,使國家政治穩定喪失殆盡。 

最後,委內瑞拉危機的背後還有美國黑手的影響。眾所周知,美國始終將拉美視為其“後院”,決不允許高舉反霸、反美大旗的查韋斯總統和馬杜羅總統能長期生存。因此,美國不僅支持反對派在2002年4月11日發動政變,將查韋斯總統趕出總統府,而且還對委內瑞拉實施經濟制裁,並在外交上和輿論上孤立馬杜羅政府。事實表明,美國的這種霸凌主義行為使委內瑞拉危機進一步惡化。 

這也給我們留下了幾點啟示:第一,國家治理能力至關重要;第二,政治穩定是推動經濟發展和構建和諧社會的基礎;第三,發展道路的探索必須以本國的政治現實為基礎;第四,做大蛋糕和分配蛋糕同等重要;第五,“槍桿子”的重要性不容低估;第六,霸凌主義行為無法解決任何一個國家的危機。

                    (作者是上海大學拉美研究中心主任)

相關圖片

相關圖片

「委內瑞拉危機」的圖片搜尋結果

「委內瑞拉危機」的圖片搜尋結果

            ç›¸é—œåœ–片

相關圖片

相關圖片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