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0 14:16:17 | 人氣(91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全球抗議浪潮中的五張面孔**-BBC-+**黎巴嫩爆發革命:推翻整個腐敗政權!**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象徵全世界抗爭的面孔 即將過去的2019年是全球抗議年。

              **2019全球抗議浪潮中的五張面孔**

                    2019年12月10日-BBC-

從香港到智利,再到伊朗、黎巴嫩、伊拉克、加泰羅尼亞、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成千上萬憤怒的人群在今年某一刻走上街頭抗議。 

他們抗議的原因、訴求、方式因不平等,不公正或政治異見而有所不同,他們相距數千公里,但卻相互鼓舞,分享彼此成功經驗。 

他們中的一些人,未必是運動中的領袖人物,卻成了抗爭的代言人,在世界範圍內得到廣泛敬仰。 

但他們是誰,又來自哪裡?

世界各地的抗議者紛紛模仿她的紅鼻子和小丑臉。 

1. 智利:丹妮拉·卡拉斯科(Daniela Carrasco)

36歲的丹妮拉·卡拉斯科是智利的一位街頭藝術家,因參與抗議活動被捕。 

2019年10月20日,她的屍體被發現掛在公園的籬笆上。 

多家智利媒體報導稱,她是被強姦並折磨致死;當局是要用此案警告其她參與遊行的女性。 

薩法阿·薩里成為伊拉克壁畫裡的人物 

2. 伊拉克:薩法阿·薩里(Safaa Al-Saray)

26歲的薩法阿·薩里是一位工程專業畢業生,也是一位詩人。 

他還是一位社交媒體達人,幫助人們提高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意識,寫博文反映年輕人就業難題。 

他曾在2011年,2013年和2015年參加反腐敗示威活動。 

2019年10月,薩法阿·薩里在參加反政府抗議活動時被一枚催淚瓦斯罐擊中頭部,此後不久不治而亡。 

由中國異見漫畫家王立銘,又名變態辣椒創作的爆眼女義工畫像,成了香港抗議的一個像徵。

3. 香港:醫療志願者

今年的香港讓“以眼還眼”有了真正的字面意思。

2019年8月11日警察與抗議者在九龍尖沙咀發生衝突,一名年輕女子的右眼被疑似是警察發射一個布袋彈擊中受傷。 

彈丸是穿透這名女子的安全鏡後致其受傷的。 

有關該名據信是志願醫務人員的女子躺在地上,右眼流血的視頻廣為傳播。 

她蒙住右眼的臉龐很快成為香港抗議的一個符號,象徵香港當局越來越殘酷的鎮壓手段。 

哥倫比亞悼念迪蘭·克魯茲的活動

4. 哥倫比亞: 迪蘭·克魯茲(Dilan Cruz)

18歲的迪蘭·克魯茲是一名即將畢業的中學生,2019年11月被防暴警察的子彈擊中頭部不治。 

朋友說他想學習工商管理,但需要一筆贈款。 

他參加了在首都波哥大舉行的抗議遊行,以聲援像他這樣的學生面臨接受高等教育遇到的困難。 

他的死亡引起了民憤,並引發了新的抗議浪潮。抗議者譴責他們所稱的警方的過分執法。

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阿拉·阿布·法赫 

5. 黎巴嫩: 阿拉·阿布·法赫(Alaa Abou Fakhr)

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阿拉·阿布·法赫 阿拉·阿布·法赫是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38歲地方官員,也是進步社會黨的一員。 

 2019年11月12日他被黎巴嫩士兵開槍射殺。之前的一個月,他開始加入大致和平的反政府和反腐敗示威遊行活動。 

儘管他是死於抗議活動中第二人,但他是死於軍隊驅散路障周圍的人群發射的實彈中,而引起眾怒。 

他被射殺的鏡頭迅速傳開,抗議者開始稱他為黎巴嫩革命的“第一烈士”。

相關圖片

              **黎巴嫩爆發革命:推翻整個腐敗政權!**

         亞當·蔡尼丁和哈米德·阿里扎德 2019年10月22日

黎巴嫩爆發了遍及全國的強大革命運動,戲劇性地改變了當地政治局勢。 

在經濟崩潰,債務沉重的情況下,腐敗的哈里里(Saad Hariri)政府一直在拼命地尋找新的收入來償還其債務,藉以安撫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世界帝國主義機構。不幸的是,與黎巴嫩腐敗當局毫無關係的當地人民,卻需要忍受政府削減社會服務並增加對窮人的稅收。

當政府宣布計劃對WhatsApp使用者徵收通話費時,整個情勢也就達到臨界點。群眾席捲街頭,數千名年輕人在週四晚間上街抗議。隔天抗議活動變得越來越大,抗議者包括一般家庭,勞工和普通民眾。一整週的浪潮累積成了週六將近有1百20萬人在全國各地參與的大規模群眾運動。週日更有2百萬人在街頭示威。在各個省份內都可以看到不同宗教背景的黎巴嫩人民站在同一陣線。革命群眾在完全沒有任何組織或領導的情況下勇敢地面對來自哈里里盜賊政府的暴力鎮壓。 

本次運動在黎巴嫩擴散地相當廣泛。從北部的賈巴爾(Jabal)省和丘夫(Chouf)省到遙遠的約努布(Jnoub)省都爆發了數百場抗議活動,一舉打碎了政客們歷來塑造和利用來維持他們統治的宗教對立。忍無可忍的群眾團結起來對抗他們的共同敵人,亦即哈里里政府,黎巴嫩富豪們和支持這幫人的帝國主義銀行家。 

誰在為經濟動盪付出代價?

黎巴嫩是世界上最大的負債國之一,其公債高達745億美元,佔其GDP的140%。債台高出的政府卻也伴隨著巨大的社會不均。該國有七位億萬富翁在主導整個國家的經濟,這意味著每50萬黎巴嫩人民中有一位是億萬富翁。這些億萬富翁大多數來自總理哈里里家族或馬克蒂(Makti)家族。這些已經參政數十年的望族,不斷挪用公帑中飽私囊,為自己的政治或個人利益服務。這些行為是在總體失業率超過25%,青年失業率達到37%的背景下進行的(況且這些是官方公布的失業數字,絕對會低估整體情勢的嚴重性。) 

2018年,以哈里里為首的黎巴嫩政府在巴黎會見了來自美洲和歐洲的國際投資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都承諾向黎巴嫩政府提供超過110億美元的貸款,條件是哈里里政府必須要遵行“結構性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強調黎巴嫩當局必須減少財務赤字拿得到這筆貸款。這些花俏的用詞背後意味著嚴重削減對維護勞工和青年利益的支出,以平衡預算。

黎巴嫩爆發了一場跨越宗教鴻溝的大規模革命運動。

這意味著統治階級正在將這場經濟危機的全部負擔交由貧苦大眾買單。攻擊勞工利益的撙節計劃最早於6月開始,大砍公共部門勞工的退休金和獎金,並實施凍結招聘。這當然激怒了每天為生存而掙扎的黎巴嫩人民。該國大部分地區幾乎沒有提供電力和水等基本服務。街市清潔這一最基本的公共服務甚至在2015年被暫停了一段時間,即使到現在也經常無法提供。儘管人們每天窮忙著養家糊口,政客們卻把時間和精力都放在結黨營私的政治遊戲上。黎巴嫩“民主體制”的面具之下,人人都可以看到病入膏肓的貪腐氾濫。 

這一切都是造就當今運動的社會基礎。全國將近3分之1的人口都站出來參與抗爭。這標誌著黎巴嫩階級鬥爭發展的新階段。人民對統治階級日益高漲的憤怒克服了一切統治者們分裂群眾的企圖,並導致了一場試圖推翻政府的統一革命運動。 

試圖推翻政府的人民

過去,該國大多數抗議活動和運動很容易受到宗教政治干擾。從黎巴嫩政治體制的形成開始,其政權就建立在宗教分歧,對立的基礎上。什葉派或遜尼派穆斯林專門擔任不同的政治職務,而基督徒則擔任其他職務。這是法國在統治當地並建立黎巴嫩國體時的有意設計,無疑是為了分裂人民群眾,並確保任何運動都不會威脅到帝國主義的利益。 

儘管如此,當下的運動明顯證明了宗教政治不會阻止群眾。僅在首都貝魯特就有100萬人遊行,抗議者來自所有宗教和背景。什葉派,遜尼派,基督教徒和德魯茲人一起遊行反對剝削人民的腐敗政府。該運動兩個最流行的口號分別是“革命!革命!”以及“人民要推翻政府”!即使是什葉派武裝組織真主黨領袖哈桑·納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也被直接抨擊。許多群眾高喊“所有政客通通下台,包括納斯拉拉”!部分政客一度試圖用花言巧語來哄騙民眾,卻增強了群眾的怒火。 

該運動內最盛行的兩個口號分別是“革命!革命!”和“人民要推翻政府“!

一個世紀以來,統治階級利用該國的主要宗教分歧來正當化自己的統治以及他們對勞工階級和弱勢團體的剝削。但是,這種膚淺解釋的虛假內含已經人盡皆知。來自各個宗教的政府首長們像一群小偷一樣團結起來,捍衛這個腐敗的政府。值得一提的是,甚至納斯拉拉也表示支持政府,聲稱要求政府下台只是在”浪費時間“。實際上代表著部分什葉派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的真主黨,始終將自己包裝成”為窮人發聲“的政黨。但是,隨著其影響力的增長,也從政府和經濟中的到更多好處。它也是現在自稱”全國團結“執政團隊,也就是所有統治階級政黨為了穩定黎巴嫩資本主義而結盟中的非正式成員。納斯拉拉在支持政府的主張中透露了他真正的利益來源。 

這也向群眾暴露當前的任何一個政黨都不可信任的事實。所有黨派的政府官員都被抗議者們抨擊。什葉派抗議者襲擊了黎巴嫩南部的民意代表辦公室,卻遭到了同是什葉派的真主黨民兵暴力鎮壓。這在作為真主黨據點的黎巴嫩南部是前所未有的情況。這突出了整個體制所面臨的危機。群眾對資本主義體制失去信任,並企圖奪回他們對自己命運的控制權。 

Thawra hatta al nasr!革命直到勝利為止!

由於這場巨大的運動,哈里里政府已經撤回了許多撙節措施。自抗議活動爆發後,對WhatsApp使用者徵收通話費用的法案幾乎立即被取消,此後四位政府首長已經辭職。哈里里內閣推出的新預算聲稱不會包括削減預算或增加稅收,並包括一些結構性改革。但這些姍姍來遲的措施都是不夠的。政府顯然對鉅額負債,高失業率和黎巴嫩社會的普遍惡化沒有任何解答。這種“解決方案”是治標不治本的。問題的根源不在於個別稅收,而是整個為黎巴嫩的勞工和窮人帶來無盡痛苦的資本主義體制。 

這就是為什麼群眾不斷前進的原因。看到政府正在做出他們幾天前還聲稱不可能的讓步,群眾正在建立信心並感受到他們的集體力量。他們可能沒有確切地意識到自己想要什麼,但他們知道他們無法繼續忍受當下的生活和社會環境。 

儘管缺乏組織,但群眾各種同一訴求仍然在群眾之間產生。最明顯的是政府下台,但隨之而來的是其他要求,包括終止維安部隊的暴力鎮壓,釋放所有被拘捕的社運人士,以及取消對群眾徵收的任何稅。此外更有解決失業,通貨膨脹和貪腐的要求。 

現在有必要將整個運動組織起來。首先,運動需要吸納整個勞工階級的參與,勞工們是唯一有能力使社會完全停止運作的社會力量。積極的運動人士已經在分享圖像宣傳計畫於星期一發動的總罷工,這項策略也廣泛受到民眾支持。每個工廠,大學,鄰里和村莊都應成立抗爭委員會,以協調罷工和抵抗政府鎮壓。此外,也必須呼籲黎巴嫩國軍的基層士兵參與現在的抗爭運動。 

這些抗爭委員會應該在地方和全國范圍內聯繫起來,討論表決抗爭的訴求,例如推翻政府,終止一切鎮壓,釋放政治犯,取消所有撙節措施,為鄰里提供水電,恢復公共部門勞工的養老金,停止凍結招聘等。此外也必須提出國有化作為解決經濟危機的方式。幾十年來,如哈里里、馬特基斯和一小群其他黎巴嫩政商權貴不斷剝削社會大多數。這些人的資產必須連同其所有親信以及任何過去掏空國庫的人們一起被徵收。他們的公司和財富應被用來提高生活水平和發展整個黎巴嫩社會。

如果運動得以組織起來,政府很容易就可以被推垮。勞工階級是真正製造財富並運轉社會的階級。沒有勞工們的允許,黎巴嫩社會將無法運轉,總罷工將充分發揮其力量。 

應該為這場危機付出代價的人不是黎巴嫩的勞苦大眾,而是業主,銀行家和帝國主義者們。他們幾十年來一直靠剝削勞工為生。絕對不能相信這些人有任何改善黎巴嫩局勢的能力。人民必須通過自己在街頭掌握權力來達到社會改革。革命情緒在中東各地都蠢蠢欲動。從摩洛哥到阿爾及利亞,突尼西亞,蘇丹,埃及,約旦和伊拉克,群眾再次挑戰了他們衰弱的統治階級。即使在像伊朗和土耳其這樣的國家,這些運動也只是被該地區大國之間的衝突暫時抵消了。革命如果得以在黎巴嫩得到勝利,將會為所有中東勞工階級造成巨大的鼓舞,讓他們得以開展以比2011年更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 

打倒掏空國庫的政府!打倒腐敗的權貴!黎巴嫩革命向前邁進!黎巴嫩的社會主義革命是中東更大範圍革命的火花!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