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9 11:19:39 | 人氣(16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用生命寫詩* *幻羽*~題+* 吃,誰會想到這就傻樂?哎,裝傻!*

推薦 1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用生命寫詩*

詩人.從這凡塵中擷取了他們的愛憎和靈感.詩句像血般的迸射了出來   

用腦寫詩不及用心寫詩.用手寫詩不及用身甚至整個生命來寫 

*

                                   多少塵沙掩面.年少輕狂. 

                                   愛恨憎惡隨性.一饗貪歡. 

                                   酒尋醉歌迷濛.風流心殤. 

                               刻下這可笑復可愛的生命刺紋. 

                                   冷風透入心坎.血滴滴涼. 

                                   再回首已無淚.追風遠颺. 

                                   醉夢醒情漫漫.沸騰已往.   

*

                                               *幻羽*~題

                                  * 吃,誰會想到這就傻樂?哎,裝傻!* 

早些年,鄭國和宋國打起來了,宋將華元戰前犒勞士兵,大鍋燉羊肉,一人一塊。偏偏到了車夫羊斟這裏,沒了。羊斟沒吃上肉,嘴上不說,心裏卻想不通。

次日交兵,華元將軍剛上車,羊斟一抖韁繩,戰車直奔鄭國大營。華元還問呢:咱這是去哪兒啊?羊斟說:分羊肉你說了算,去哪兒我說了算。結果,華元被俘,宋軍大敗。

諸位大老闆,得罪誰,都不能得罪自己的司機啊!這也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發生在中山國,就是東郭先生遇到狼的那地方。

中山國君也是燉了大鍋羊肉湯,和諸位手下一起吃喝,偏偏沒叫上大將軍司馬子期。該將軍也想不通啊,一跺腳,投奔了楚國了,把中山國的底兒都給交代出去了。轉眼,楚國大軍就到,中山亡國了。

中山國君哀歎:我冤枉啊,不就一碗羊肉湯麼?是就一碗肉湯,可也得一碗湯端平啊。要不手下這幫人,平時裝大個裝慣了,你讓他受委屈,他會受不了的。 

面對飯局上的各種裝,有人想出辦法來,就是以惡治惡。這個人就是三國期間東吳的孫皓。

孫皓把大臣們叫來吃飯,有個規矩,就是必須喝高,不喝醉不許走。為此,他還專門設立了十名監察官,在旁邊看著,看誰敢不喝,不喝就一頓暴揍。別以為這十個人僅僅是監酒,他們還有小本本呢,專門記錄官員們的醉話。

人喝多了,酒後吐真言,不裝了,就難免會發牢騷,說髒話,罵罵娘啥的,這些全都記下來,交給孫皓。孫皓就以此為依據,該抓的抓,該殺的殺,東吳就亡在他手裏了。

這說真話被修理,比不讓人吃好的更惡劣,崩潰!

在這聲色犬馬的塵世,活著猶如正在彈著的琴,彈著彈著斷了一根弦,彈著彈著又斷了一根弦…,直到最後那一根弦也斷了,成為─“無絃琴”,還是要照彈下去─!

                          青山幾度變黃山,世事紛飛總不乾;

                          眼內有塵三界窄,心頭無事一床寬。

人的生命,只在一個呼吸間。行也安然,坐也安然;窮也安然,富也安然;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得失無意;看天際雲卷雲舒。這才是真正的解脫。婆娑世界是淨土,塵境既是真境。紅塵凡夫,人人都需要有一顆禪心。

                           禪是一面鏡,它可以照亮人的心境;

                           禪是一盞燈,它可以指引人的心路。 

人生的境界,是心靈的境界。若心亂神迷,無論我們走多遠,都是難以捕捉人生的真象,難以領略雅韻的風景。唯有心靈的安靜,才能鑄就人性的優雅。這種安靜,是得失後的平和,是誘惑時的淡定,是困苦中的從容,是微笑地面對娑婆世界,慢慢地去看清、看透、看穿、看淡的一個漫長的過程。 

修道者要如那靈山會上的那朵花,給人喜悅。禪,就是一朵花,喜悅芬芳。

憍陳如,是第一位聽聞佛陀開示而到達終點的人,於證得涅槃之際宣稱:「一切升起之法必將滅去!」只有完全體驗到“生起滅去”的無常特性之後,才能體驗到“不生不滅”的實相。憍陳如的宣告,為後來的修行者立下路標,指出要到達最終目標必須遵循的路。 

「了知無常」是一種解脫的方法,行者必需持續不斷地奮鬥,去體驗身心內在的無常實相,唯有如此,才能逐漸證得涅槃。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