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8 05:24:52 | 人氣(30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德國政府為何沒有為中國人權大聲疾呼?】-德國之聲中文網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China Uiguren in der Provinz Xinjiang (AFP/G. Baker)喀什街頭資料圖片

                    德國政府為何沒有為中國人權大聲疾呼?

           2019.12.07 作者-*Wesley Rahn*-德國之聲中文網

政府在新疆系統性地關押穆斯林維吾爾人的行為得到證實。人權倡導者和部分德國政界人士呼籲默克爾總理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採取更堅定的立場。

(德國之聲中文網)上週,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權法案。週二,美國眾議院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該法案要求對中國政府官員進行"有針對性的製裁"。 

香港民主抗議運動已經長達六個月,新疆少數民族遭受壓迫的持續曝光,默克爾總理卻一直吝嗇言辭,沒有明確表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或譴責新疆再教育營。 

德國聯邦議院人權委員會負責人詹森(Gyde Jensen)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現在是時候了,要讓默克爾將新疆問題列入即將召開的歐洲理事會會議的議程,討論歐洲對中國實施制裁的共識。"

默克爾怎麼說? 

11月27日,默克爾在對德國工商會協會的演講中說,德國和歐洲處於全球競爭之中。"一方面是美國,經濟自由的避風港;另一方面是中國的製度,它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組織社會--其特徵是受政府控制,有時甚至是壓制性的。" 

在11月對聯邦議院的談話中,默克爾表示,德國在獲知有關維吾爾人再教育營的報導時必須"理所當然地進行批評",但是她沒有指明要批評誰。她還說,她支持歐盟在此問題上的立場,也希望聯合國人權官員能獲准進入新疆調查。 

針對香港,默克爾說,區議會和平選舉是一個"好徵兆",並說公眾輿論的自由表達是"一國兩制"該有的樣子。 

如何支持香港"和平解決方案"? 

自1997年以來,香港與北京的關係基於"一國兩制"。這個定位表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擁有不同的經濟和行政體系。 

香港的民主運動要求通過直接進行普選選舉香港行政長官,但是北京更希望保留其任命的權力,以確保行政長官對其效忠。 

就在默克爾9月訪問中國之後,知名香港民主活動人士黃之峰表示,他對這位德國領導人"沒有明確要求在香港進行自由選舉"感到"失望"。 

德國埃爾朗根-紐倫堡大學國際人權政策教授金策巴赫(Katrin Kinzelbach)說,德國政府應該對香港採取"明確立場"。"區議會選舉結果表明,香港人不希望受到北京的長臂管轄。"她說, "德國政府應該發表公開聲明,對這個信息表示支持。" 

聯邦議院人權委員會負責人詹森在9月與黃之峰會晤後在社交媒體上說,香港為"自由權利和要求中國兌現一國兩制承諾"而抗爭,德國需要表達"支持"。 

如何支持新疆維吾爾人? 

儘管德國與22個國家一起在聯合國簽署了一項正式聲明,譴責新疆維吾爾族再教育營,但是柏林和歐盟仍未提出一個共同行動的框架,默克爾因在譴責新疆再教育營方面過於軟弱而受到批評。 

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專員科夫勒(Bärbel Kofler)表示:"不斷有報導稱,新疆有超過100萬維吾爾人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中……中國現在必須採取明確行動,改善新疆的人權狀況。" 

金策爾巴赫說,"習近平執政下,中國侵犯人權的規模大幅增加。在這種情況下,將北京奉若上賓是不恰當的--正如德國將在2020年在萊比錫舉行一次特別的歐中峰會。" 

照常與中國做生意? 

默克爾9月份訪華後,西門子公司首席執行凱瑟爾(Joe Kaeser)警告德國不要採取過於尖銳的立場,並主張對中國"謹慎和尊重"。 

凱瑟爾在接受德國《世界報》採訪時說:"如果德國人的就業狀況取決於我們如何處理爭議話題的話,那麼我們就不應該憤怒,而應該認真考慮所有的立場和行動。"

西門子公司、巴斯夫公司和大眾公司都在新疆開設了工廠。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週簽署了香港人權法案之後,黃之峰要求德國政府效仿美國,建立制裁中國的機制。 

美國正與中國進行全球矚目的貿易戰,而柏林與北京的交往則謹慎得多,努力保持穩定關係。中國是德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2018年雙邊貿易額達到1993億歐元。

 "當然,德國政府必須在其對華政策中協調各方利益,包括經濟利益。" 人權問題學者金澤爾巴赫說,"不幸的是,我們如今陷入一種困境,就是與中國的相互依賴。對德國這樣一個民主政體而言,與一個專制政權緊密捆綁,不單在價值觀上令人存疑,同時也很危險。" 

德國應該怎麼做? 

金澤爾巴赫說:"鑑於香港局勢的激化,制裁是正確並且相對簡單的做法,可以對現有的出口規定進行審核。在這一形勢下,歐盟應停止向香港出口催淚彈和橡皮子彈。" 

因共同經濟政策,制裁要在歐盟層面上製定,而歐盟對中國的聲音並非總是一致。金澤爾巴赫認為,德國可以成為一個推動歐盟採取此類步驟的驅動力,但這尚未發生。不過,德國究竟能否在歐盟內成功推動這樣一個路線,也是未知數。 

默克爾總理在11月表示,每個歐盟國家在對華政策上自行其是,發出不同的信號對歐洲來說是"危險的"。 

詹森說:"從長遠來看,民主和人權應高於經濟考量,因為我們看到中國是威權國家,而你永遠搞不明白威權國家如何發展經濟。"

BORTALA CHINA Anti-Terror-Truppen in Xinjiang (Imago/VCG)幾年前,新疆暴力襲擊事件頻發,中國當局因此強化各類安保措施,旨在遏制極端勢力、分裂勢力。大約在2014年~2016年間,新疆各地開始小規模修建“教育培訓中心”,對少數重點人員以及宗教人士進行“集中封閉式培訓”。圖為新疆雙河市的街頭巡邏武警。

(德國之聲中文網)基民盟人權問題專家米夏爾·勃蘭特(Michael Brand)對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對華政策提出了強烈批評。勃蘭特接受《世界報》採訪時表示,在如何對待中國的問題上,默克爾總理已經失去了勇氣和耐力。他表示,鑑於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藏人的壓制以及越來越長的嚴重侵犯人權的清單,西方不能繼續熟視無睹了。《世界報》發表題為《尋找新的對華政策》的評論,對勃蘭特的觀點表示支持,並認為德國對華政策的盲點並不僅局限於人權問題。評論寫道: 

"重新審視德國對華政策已經刻不容緩。中國早已不再是一貧如洗的發展中國家,而以貿促變、促成該國民主化轉型的期望也早已落空。無論是在戰略、經濟,還是意識形態領域,中國都已經成為西方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有鑑於此,西方必須盡快制定出顧及上述各種因素的新的對華政策。也就是說,以來自中國的核心技術為基礎的產品,比如華為和5G,對其安全風險也應更加慎重對待。此外,也應採取更強硬的手段對中國在貿易上的一些做法予以反擊。歐盟存在的意義恰恰在於,歐洲各國齊心協力來應對中國這樣的超級大國。西方各國還應密切關注中國操控和影響公眾輿論的嘗試,比如通過資助西方大學滲透研究機構等等。今年春天,歐盟出台了對華戰略文件,對北京發出了明確的信號。而德國似乎仍停留在對華政策的老路上。德國對華為參與5G網建設所帶來的安全風險視而不見,就凸顯了這一問題。這也反映出,在對華政策方面,默克爾總理已經沒有了雄心大志。她非但沒有去推動就對華政策進行必要修正,而是在阻撓這一進程。" 

過去幾個月來,中國方面一再重申,如果美國一意孤行,繼續"干涉中國內政",中國將採取"嚴厲的製裁措施"。但《商報》評論認為,特朗普總統簽署《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後,中方宣布的反制措施卻顯得"異乎尋常的溫和"。評論認為,無論是禁止美國軍艦在香港停靠,還是對非政府組織的活動加以限制,顯然都不能傷了特朗普的"元氣"。

評論寫道:  "中國沒有採取更為強烈的反制措施的確令人驚訝。畢竟過去幾個月來,一旦涉及北京所謂的'內政',中國的反應要比以往更為強烈。正是在這一大背景下,特朗普簽署了兩項旨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法案。對北京來說,這無疑是一種嚴重的挑釁。北京本來可以給美國沉重一擊,可以讓特朗普暴跳如雷,那就是打貿易牌。但中國政府並沒有這麼做。一個可能的原因是,18個月的貿易戰和經濟增速放緩已經令中國底氣不足。另一種可能性則是,中國嘗試將貿易爭端和香港問題區分開來。"

Bundeskanzlerin Merkel in China (picture-alliance/dpa/M. Kappeler)基民盟人權問題專家猛烈抨擊默克爾總理的對華政策。中國對特朗普簽署《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予以“溫柔”回擊。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