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17:55:38 | 人氣(26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澳洲「中共叛諜」鬧劇 成台灣大選工具】+【中共特工叛逃案收場 台灣再掀“紅三代”鬧劇】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澳洲「中共叛諜」鬧劇 成台灣大選工具】

          議事廳-*柳書曼*、*郝雅璐*-2019-12-02 18:25

11月下旬,《悉尼先驅晨報》等多家澳洲媒體報道了「中共特工」王立強向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投誠」並尋求政治庇護的消息,一時之間,「中共特工叛逃」話題引起熱炒,儘管中國警方已第一時間作出回應稱其為涉案在逃人員,但圍繞着王立強到底是「詐騙犯」還是「中共特工」的身份之謎,中西輿論間形成爭議。隨着台灣方面直接出手,這個在很多人看來只是一場「鬧劇」與「假新聞」的事件,又成為了台灣2020總統選戰的工具。 

中國公民王立強今年進入澳洲後,向ASIO「投誠」。11月下旬,王立強接受澳洲媒體採訪,宣稱自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中共軍改後改組為大陸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設在香港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裏的一名間諜,專門對澳洲、香港及台灣等民主社會進行大規模的滲透。他自稱曾經參與包括將香港書商李波綁架到大陸,使用假名「王強」的護照前往台灣,干預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為國民黨代表韓國瑜提供資金,協助競選高雄市長,以及奉命干預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等間諜行動。 

王立強事件得到澳洲《悉尼先驅晨報》、九號電視網(Nine)、《時代報》(The Age)等媒體關注,隨後包括《紐約時報》等美國媒體也轉載。 


王立強在澳洲媒體上「大爆」中共的情報戰內容。

「中國間諜在澳洲進行政治滲透」並不是新鮮話題。去年澳洲媒體即報道過中國長期在澳洲通過當地華裔向主要政黨捐款,以增加對這些政黨的影響力。中國官方當時否認相關指控,並表示澳洲媒體捏造這些指控是患有「對華焦慮症」,暴露澳洲一邊與中國做生意,一邊批評中國的「投機心態」。 

此次王立強「間諜案」造成的輿論效應明顯更強烈,因為王立強宣稱在香港的間諜機關主要以香港與台灣為滲透範圍。以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為導火線,加上之前發生的銅鑼灣書店等事件,香港社會對北京長期以來積壓的不滿正以暴力抗爭的形式爆發;而近來台灣因為接連在香港事務上對中共上下其手,已經惹得中共反擊。如今正值2020台灣大選衝刺期,外界更是十分關注北京會如何應對甫執政已將兩岸關係拖入冰點,而民調又一路領先的蔡英文。可以說,正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台灣大選這些具有相當話題度的事件,澳洲媒體在此時間點關於王立強的報道才得以如此受關注。 

就王立強事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用極鋒利措辭抨擊澳洲的做法,指出中方有關單位第一時間發布了權威資訊、指出謬誤、作出澄清之後,澳洲個別媒體和人士置若罔聞,仍然堅持錯誤的立場,執意採信一個涉嫌犯罪、完全沒有可信度的人的話,迫不及待地大肆炒作所謂的「中國威脅論」,極盡對中國造謠、抹黑之能事,上演了一齣拙劣的鬧劇,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匪夷所思」。中國駐澳洲大使館曾表示,不歡迎無端抹黑中國的人,中國絕不會接受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殖民」。 


台灣前中情局副局長翁衍慶(圖)列舉王立強受訪內容的十項不合理之處。(聯合報) 

騙取庇護的謊言? 

相比中國和澳洲,王立強事件在正處於總統選戰前的台灣引發的震盪更大,王立強發表的關於中共在台間諜活動,尤其引起強烈的輿論反應,從網民到政要紛紛借機表達立場,再引發藍綠隔空放話。 

不過,在種種吵鬧聲中,也有內行人從專業判斷指出所謂「叛逃特工」背後的端倪。曾從事情報工作三十五年,策反過中國解放軍大校邵正忠、少將劉連昆的台灣前中情局副局長翁衍慶稱,王立強受訪時的說詞,顯示他對中共情報體系了解甚少,只停留在看報看電視的層級,為了爭取在澳洲居留,才自稱諜報人員來爭取政治庇護,顯然是因澳洲政府不相信,便找媒體放話。他更直言,「見過太多這種案子」。 

翁衍慶列出王立強十項不合理之處,包括中共軍委總參已更名為聯合參謀部,但王立強竟不知,聯參部下面何單位從事情報工作,他也不知;王立強聲稱自己作為軍委總參特工參與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但此事是大陸公安部一局(國保)所為,跟總參無關,這種說法完全外行;諜報員派外工作,任務一定單一,他又負責香港,又兼顧台灣工作,違背全世界情報工作原則;王立強所稱其對台的間諜工作,簡直就是照本宣科近期的媒體報道。 

事實上,在澳洲媒體集體推送關於王立強的訪談當日,中國上海公安局立即發布了一則情況通報作為回應,通報稱,《悉尼先驅晨報》發布的關於「中國特工王立強叛逃澳大利亞所供稱的特務活動」中的王立強是26歲的中國福建人, 2016年與今年先後犯詐騙罪,目前是涉案在逃人員,上海警方在今年4月已經對其立案偵查,此外,王立強4月逃亡香港的中國護照與香港身份證均為偽造。 

此後,內地媒體報道,王立強是2015年才於安徽財經大學畢業,這樣與其聲稱的2014年便移居香港,隨後進入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2015年便參與了銅鑼灣書店事件有太大的現實差距。從《時代報》發布的一則記者與王立強的訪談也可以看出,王立強全程以中文回答記者提問,而且他的發音甚至與官方普通話標準都有差距,這也是翁衍慶質疑他素質很低,不可能是間諜的原因之一。正如有評論稱,假若這樣一個「螺絲釘」仍能從綁架銅鑼灣書店老闆,到匯巨款幫韓國瑜選舉等重大任務無役不與,只能說明中共情報體系何等不堪,果真如此,各國大可以放一萬兩千個心,再也不必擔心「中國威脅論」。 

無論是來自專業領域人的鑑定還是中國警方的通報聲明,乃至網民的質疑,都在指向澳洲媒體報道的「中共叛逃特工」事件是一個謊言,但是為何飽受質疑的「業餘特工」會「蒙蔽」了澳洲和台灣一眾媒體的判斷?或許並不是他們幼稚到不察真相,而是習慣於此前帶着偏見報道中國的操作模式。 


隨着大陸實力的增長以及對台灣的影響加大,台灣社會情緒開始愈來愈嚴重地被選舉政治主導。

台灣的選前焦慮 

台灣正值2020總統大選前的膠着時刻,此時任何事情都容易被藍綠兩黨拿來作為選舉工具,王立強事件就正朝着這個方向發展。蔡英文政府和台灣媒體此次所抓住的,是王立強所謂「爆料」中涉及的一名大陸商人—中國創新投資董事會主席兼行政總裁向心。王立強聲稱一位名為龔青(向心之妻)的女子直接負責在台灣操縱選舉的工作。他又說,早在去年,他已在三地建立了20多萬個網絡帳號來攻擊民進黨。上周日(11月24日),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發表聲明稱,公司主席向心及公司從未參與過任何情報或特務活動。而自稱王立強的人也從來不是集團員工。翌日向心以及替任董事龔青欲離境時,遭台灣法務部發出通知書,需留下配合調查。 


台灣總統蔡英文則是於11月23日以民進黨競選廣告遭大陸網民改圖的案例,指稱大陸介入選舉的影子愈來愈明顯,呼籲民眾須戒慎恐懼,守護台灣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民主、選舉制度。遭指控接受中共資助的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同日怒斥,在抹黑他為黑道、菜蟲、喝酒、玩女人、炒房地產後,現在又要抹紅他拿中共的錢,他認為此消息是假造的核彈爆炸,強調選舉時若有拿中共一塊錢,將請辭高雄市長,並立刻退出2020年的總統選舉。 

國民黨在上周日發布新聞稿,強力呼籲司法單位盡速查明事實,讓真相水落石出,勿讓不實謠言與假新聞流竄坊間,影響2020大選的公平與公正性,也勿讓任何參選人或政黨遭到不明之冤,或飽受隨時被抹紅的恐懼。國民黨呼籲執政黨須正視此問題,既然已經信誓旦旦要打擊假新聞,就應該對此案拿出積極作為,勿放縱有心人士,借機大打恐共牌,謀求選舉利益。 

有分析人士認為,近年來,隨着大陸實力的增長以及對台灣的影響加大,台灣社會情緒開始愈來愈嚴重地被選舉政治主導,人們擔憂中資對台灣政治的影響,焦慮地認為北京正在對台灣進行「新型態的統戰」。尤其在進入選舉倒數之後,民進黨愈來愈多把這種情緒和「擔憂」利用作選舉工具,一切目的為了贏得選票,無視事件的真實性。目前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在台灣立法院力推《反滲透法》便是案例,「王立強事件」同樣也是佐證。

*上文刊載於第191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2日)〈澳洲「中共叛諜」鬧劇 成台灣大選工具〉。*


向心夫婦被台灣限制出境出海。(中國時報)

        【中共特工叛逃案收場 台灣再掀“紅三代”鬧劇 

             -多維新聞- 2019-12-03-13:20:00

喧擾輿論多時的“中共特工叛逃”事件似乎已一步步浮出,繼中國官方公布一則“中國間諜”王立強的往昔認罪視頻揭穿澳媒包裝的所謂間諜投誠事件後,日前,英國媒體《每日電訊報》澳大利亞版頭條刊載“中國間諜鬧劇”。

被否認的間諜案 報道引述多個消息源稱,澳大利亞情治機構告知內閣,自稱是“變節間諜”的中國籍男子王立強“名不符實”,對澳大利亞沒有任何利益可言,指王立強以間諜為借口,企圖尋求庇護或是居留權。

在此之前,澳大利亞前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也對所謂的“中國間諜案”的可信度提出質疑:“以我的經驗,如果一個人真的是來自某個國家從事如此高級別諜報活動的間諜,這個人將被我們的情報界層層包裹,遠離媒體。”

本以為這場“鬧劇” 會在澳大利亞媒體的沉默與尷尬中平息,不料,間諜案竟在台灣引發一起中共前領導人家族輿論事件。

據報道,此前被王立強指稱是中共間諜而被台灣檢方限製出境的中國創新投資公司董事會主席向心,不僅沒有隨著王立強“間諜案”的鬧劇恢複平靜,反而再被卷入輿論旋渦。

“人造”的紅三代 就在《每日電訊報》披露出澳大利亞官方“否認”王立強“中國間諜”身份的同一時間,台灣國防部心戰處參謀官黃澎孝在臉書(Facebook)聲稱,向心是中共元帥葉劍英的外孫,母親是葉向真,父親是鋼琴家。

澎孝給出向心是葉劍英外孫的理由為,第一,中國創新投資公司背後是管理中國軍工供應的中國國防科工委,第二,向心曾擔任過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秘書,黃澎孝據此推導向心為中共紅三代。

緊接著,黃澎孝認為向心與鄒家華妻弟、葉劍英次子葉選寧長得很像。但葉選寧子女年齡與向心不符。

隨即,黃澎孝聯想到“外甥像舅”,認為向心應該是葉選寧胞妹葉向真的孩子,“向真與向心的巧合讓他心頭一驚”,後聯係到“中共前海軍中校情報員姚誠稱向心就是葉劍英外孫,亦即葉向真的兒子”,因而認為自己線索完整,即向心是葉劍英外孫。

隨後黃澎孝的言論在台灣輿論迅速發酵,諸多台媒亦聲稱向心是葉劍英後人,引發更大範圍的海外媒體關注。 不過,公開信息顯示,葉向真與丈夫劉詩昆的獨子為劉曉迎,所謂“向心是葉劍英外孫”的說法不攻自破。

12月1日,被認為是葉劍英孫女的微博博主“葉靜子mag”在社交平台連發兩條微博否認向心是葉家人, 頭像為葉靜子本人的“葉靜子mag”說,“鄭重聲明一下:這兩位與葉家沒有任何關係,素未謀麵。今天在寶島上發生的新聞純屬炒作”。“再次澄清一下,今天寶島上的新聞所提到的向心和龔青二位與我素未謀麵,更加不是親戚。特此聲明”

然而,這條聲明未能停止輿論的討論。正如多維新聞在《從郭文貴到王立強 那些走出國門的中國“騙子”們》一文中所說,王立強究竟是不是一個中國特工已經無足輕重,重要的是他通過自己的講述所構築越來的一套漏洞百出的故事,已然可以被政界、媒體各方用以達到各自的目的。即使他的的確確而且承認自己是一個騙子,可能也無法戳破這個已經被很多局外人接受的騙局。

也正是這樣的邏輯,在“中共特工叛逃”事件上扮演跟風者的台灣媒體與政客不僅沒有反省為何會炮製出中國間諜案的烏龍新聞,以及思考這樣的誤導給台灣媒介、台灣政壇所帶來的信譽危機,而是接著再衍生出向心是葉劍英後人這樣的“新聞”來。

事實上,從王立強的“間諜烏龍事件”到“向心是葉劍英外孫”的輿論,台灣內部不乏理性的分析與質疑,如此前台灣前中情局副局長翁衍慶所列出的“王立強間諜案”的十項不合理之處,為台灣輿論帶來專業的判斷分析,但部分台媒以及政客卻無視這樣的聲音,並企圖為“中國間諜案”煽風點火。也正是這樣的輿論與政治生態,使得在很多人看來是一場“鬧劇”的假新聞,已經成為台灣2020總統選戰中的工具。


「中共特工叛逃案收場」的圖片搜尋結果"
澳大利亞媒體報道的所謂“中共特工”王立強曾指滲透台灣選舉行動,這一言論被民進黨借用攻擊國民黨。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