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30 18:27:27 | 人氣(86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鄭成功的一生及戰役 ☆☆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鄭成功的一生及戰役 ☆☆

鄭成功(1624年8月27日-1662年6月23日),原名森,字明儼、大木,幼名福松,為南明政權的重要將領。南明紹宗隆武帝賜明朝國姓朱,賜名成功,世稱「國姓爺」(荷蘭語:Koxinga),或鄭賜姓、鄭國姓、朱成功。因受南明昭宗永曆帝敕封為「延平王」,而稱鄭延平。其孫鄭克塽追諡為「潮武王」,後世則尊稱「延平郡王」,或開台尊王、開台聖王、開山王、東寧王等。 

鄭成功之父鄭芝龍曾為海盜,後為南明水師將領,出身明朝福建省泉州府南安縣安平鎮(現分屬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泉州市轄下的晉江市安海鎮及南安市石井鎮),母田川氏出身於日本肥前國平戶島(今日本長崎縣平戶市)。鄭成功出生於日本平戶,六歲時回到閩南故鄉,及長被送往金陵求學,成為監生。後繼承發展父業,曾壟斷福建和東洋的貿易,凡福建商船出海均需向鄭氏納稅,因此與荷蘭人的遠東利益衝突(見台灣荷蘭統治時期)。在明朝尚存時,尚與佔據台灣西南部的荷蘭人和睦共處。而在1659年後南京之役大敗後,鄭成功的基地僅剩廈門、金門,為其大軍覓得其它據點,正好此時何斌向鄭成功建議攻取臺灣,驅逐荷蘭東印度公司的控制,以建立反清復明基地,鄭成功遂禁止福建商船與荷蘭人貿易,斷其殖民利益大半,最終成功驅逐荷蘭人在台灣西南部的殖民勢力,以台灣西南隅為基地建立明鄭政權。 

弘光元年(1645年)清軍攻入江南,不久鄭芝龍降清、田川氏在亂軍中自盡;鄭乃率領父親舊部在中國東南沿海抗清,成為南明後期主要軍事力量之一,一度由海路突襲、包圍清江寧府(原明朝南京),但終遭清軍擊退,只能憑藉海戰優勢固守海島廈門、金門。永曆十五年(1661年)率軍約2萬5千人自金門料羅橫渡台灣海峽,翌年擊敗荷蘭東印度公司在臺灣大員(今臺灣臺南市境內)的駐軍,開啟明鄭政權在台灣的統治,但不久即病死。鄭成功死後,臺灣民間陸續建立廟宇祭祀,其中以台南延平郡王祠最為著名與重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7oRSryAlnE

                        韩磊 向天再借五百年



鄭成功父親鄭芝龍原為海盜,一生共有5位妻子,其中第二位妻子田川氏是日本人。當時的日本平戶藩很重視鄭芝龍,平戶藩藩主松浦也送宅邸給鄭芝龍,讓他可以在來到日本時居住。 

明朝天啟三年(1623年),鄭芝龍到日本做貿易時,認識當地女子田川氏,並結為夫妻。 

1624年8月27日(舊曆:天啟四年七月十四日;寬永元年七月十四日),田川氏就在肥前國平戶島上的川內浦千里濱產下鄭森。傳說,田川氏是在平戶千里濱撿拾海貝、海菜時,忽然感到腹痛難忍,便急忙走到一塊岩石上,就因此產下了她的長子鄭森,而現在這塊岩石被叫做「兒誕石」,至今仍立於平戶海邊。鄭森六歲之前跟隨母親住在平戶。1628年年底,當時的福建巡撫熊文燦再度招安鄭芝龍,成為「海防遊擊」。在鄭森六歲的時候,才被接回泉州府晉江縣安平鎮(今福建省晉江市安海鎮)居住讀書,該處現為安海成功小學校址。 



崇禎十一年(1638年),鄭森考中秀才,又經考試成為南安縣二十位「廩膳生」之一。 

崇禎十四年(1641年),迎娶福建泉州惠安進士禮部侍郎董颺先之女董友。 

崇禎十七年(1644年),進入南京國子監深造,拜入江浙名儒錢謙益門下;錢謙益為勉勵鄭成功,乃替他起字「大木」。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闖王李自成攻破燕京,崇禎帝自縊於煤山,是為甲申之變;隨後明山海關總兵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擊破李自成,進駐燕京。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二十九日,崇禎殉難消息傳至淮安。四月,崇禎帝自縊的消息傳至南京金陵,南京諸臣皆認為國家不可一日無君,議立新帝。 

崇禎十七年(1644年)四月二十六日,張慎言、高弘圖、姜曰廣、李沾、郭維經、誠意伯劉孔昭、司禮監太監韓贊周等在朝中會議,李沾、劉孔昭、韓贊周議定以福王朱由崧繼統,祭告太廟並修武英殿。鳳陽總督馬士英與江北四鎮黃得功、高傑、劉良佐、劉澤清等人前往淮安迎接朱由崧。 

崇禎十七年(1644年)四月二十七日甲申,南京禮部率百司迎福王於儀征。 

1644年6月19日,南京諸臣遂於南直隸首都金陵擁立福王朱由崧登基,翌年(1645年)改元「弘光」。 

弘光元年五月(1645年),清豫親王多鐸率軍南下,破揚州、金陵,閣部史可法等人殉國,弘光帝被俘,遭到殺害,弘光朝乃亡。 

擁戴唐王朱聿鍵 弘光元年(1645年),弘光朝覆滅後,鄭芝龍、鄭鴻逵兄弟於福州擁戴唐王朱聿鍵稱帝,於同年閏六月(清曆為七月)改元「隆武」。 

隆武政權成立後,鄭森得隆武帝賞識,封忠孝伯、御營中軍都督,賜「國姓」朱、改名「成功」、儀同駙馬;鄭鴻逵之子鄭肇基,亦受賜國姓;這就是世稱鄭成功「國姓爺」的由來。 

南明隆武二年(1646年,清順治三年)起,鄭成功領軍多次奉命進出閩、贛,與清軍作戰,頗受隆武帝器重。然而真正握有軍政大權的鄭芝龍,卻無意全力抗清,甚至在清軍南下福建時,命令仙霞關守將施福(又名施天福,施琅族叔)將軍隊撤回隆武朝廷所在地福州。此舉導致清軍攻入閩北時幾乎沒有遭受抵抗。 

清朝大學士洪承疇為泉州武榮人,鄭芝龍同鄉,在其承諾給予鄭芝龍三省王爵的利誘下,鄭芝龍不顧鄭成功、鄭鴻逵等人的反對,決意帶著其他幾位兒子北上,歸順清朝。鄭成功勸阻父親不成,只好率領約二十餘人到南安孔廟祭孔,焚燒儒服,向孔子痛哭發誓,曰:「昔為孺子,今為孤臣,向背去留,各行其是,僅謝儒衣,祈先師昭鑒!」出走金門。鄭芝龍本以為降清後得保家業,加官晉爵;不料清軍征閩主帥博洛背約,將鄭芝龍與諸子一同挾往燕京,更出兵攻打鄭家故鄉閩南南安。鄭成功之母田川氏當時已從日本搬至南安定居,碰上此次劫難,於戰亂中自縊身亡;鄭成功得知母親死後,更加堅定抗清決心。 

同年八月,清軍攻克浦城、霞浦;隆武帝出奔江西,在汀州遭清軍俘虜,之後絕食不屈而亡。南明帝系旋由桂王朱由榔繼承,明年改元永曆。 

東南抗清

起兵抗清 隆武政權滅亡,鄭成功避走金門,然後開始於沿海各地招兵買馬、收編鄭芝龍的舊部,更在南澳募集了數千兵力;隆武二年(1646年)十二月(西曆為隔年1月),鄭成功在小金門(今日金門縣烈嶼鄉),以「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國姓」之名誓師反清。 

隆武三年(1647年,明永曆元年,清順治四年)七月,鄭成功會同鄭彩部隊攻打海澄,失敗;八月,成功又與鄭鴻逵部合圍泉州府城,清漳州副將王進率援軍至,鄭軍不敵敗退。 

隆武四年(1648年,明永曆二年,清順治五年),原浙江巡撫盧若騰等人來歸,鄭成功蓄積實力後再次出擊,攻克同安縣。五月,鄭軍圍攻泉州;七月,清靖南將軍陳泰、浙閩總督陳錦、福建提督趙國祚等轉而攻擊同安,鄭軍不敵,守將、軍民死傷無數。不久,清援軍抵達泉州,鄭成功乃解泉州之圍,退回海上。 

同年,清江西總兵金聲桓、王得仁於江西起兵反清,清廣東提督李成棟亦投向明永曆朝廷,使反清復明的聲勢一時大漲;但各方反清勢力在彼此沒有默契、各自為政的情況下,大多淪為地方性的抗爭。不久後,清廷壓制了江西的金聲桓、王得仁勢力;廣東李成棟軍亦於隔年滅亡。 

據《續明紀事本末》卷七記載,紹武帝死後,桂王朱由榔於1646年繼任帝位(年號永曆),但鄭成功不知,隆武四年春正月擁立朱常清為監國。八月林察航海成功後鄭成功始知永曆帝已即位。朱由榔的使節在十月到,晉鄭成功威遠侯,鄭成功奉朔改稱永曆,淮王遜位取消監國及年號。永曆九年四月,永曆帝冊封他為「延平王」,從此亦有人稱成功為「鄭延平」。 

潮州之役

是時,閩南地區呈現混亂的局面,除了明、清的官方部隊以外,到處都有土豪、山賊擁據城寨,相互爭併,並且就近向百姓課收稅金,宛如軍閥;相較於這些地方勢力,鄭成功擁有較完善的軍備,但卻也因為軍隊太龐大,而領土太少,面臨籌集糧餉的重大問題。永曆三年(1649年,清順治六年)十月,鄭成功決定揮兵南下,除打擊閩南清軍外,也打算沿路收服各地的城寨以為糧源。一個多月下來,從清軍手上攻取漳浦、雲霄等地,亦平定了達濠、霞美等寨;十一月,鄭軍攻詔安不克,乃決定轉入粵東,經分水關至潮州一帶征討不合作的零星勢力;至隔年五月之間,又次第收服了潮陽以及周邊許多山寨。 

潮州守將郝尚久雖已於隆武四年(1648年)隨李成棟反清,但曾襲擊施琅、鄭鴻逵等部,也曾拒絕鄭成功聯軍的要求,並在鄭軍攻打新墟寨時派兵與之為難,與鄭成功素有嫌隙。永曆四年(1650年)六月,鄭成功軍隊行抵潮州,便以郝尚久立場「不清不明」為由,出兵擊之;郝部不敵,退守府城,揭陽、普寧、惠來等縣盡入鄭軍之手。不久,清軍再次攻入廣東;郝尚久背腹受敵下負氣降清,引清軍入潮州城以抗鄭軍。鄭軍圍困潮州城三月不克、士氣低落,又面臨糧餉接濟問題,只得於八月解潮州圍退回閩南。 

廈門攻守

永曆四年(1650年,清順治七年),時鄭成功族叔(一說族兄)鄭彩、鄭聯的軍隊領有廈門。鄭成功退回閩南之後,為了拓展實力乃藉口鄭聯在廈門橫徵暴斂、使民不聊生;採取施琅的獻策,用計圖取廈門。永曆四年中秋節,鄭成功趁著鄭彩離開廈門的時機,前往廈門拜訪鄭聯,鄭聯大意並未設防,慘遭刺殺身亡。不久,鄭彩得知鄭聯的死訊,更加不敢與鄭成功作對,回到廈門便將兵權都交了出來;鄭成功自此接收了鄭彩、鄭聯大部分的部隊,並且實際取得廈門、金門作為根據地。 


同年十一月,清平南、靖南二王率數萬鐵騎攻入廣州府;鄭成功奉敕南下勤王,令叔父鄭芝莞留守廈門。十二月,鄭成功抵廣東潮州揭陽,與鄭鴻逵會師;兩人商討後,決定由鄭成功繼續率軍南下勤王,而鄭鴻逵則移師往廈門協防。同年,魯王在閣部曾櫻等人陪同下,來到廈門投靠鄭成功,被安置在金門。 

永曆五年(1651年,清順治八年)正月,鄭成功抵南澳。二月二十五日(西曆4月14日),鄭軍艦隊於鹽州港附近遭遇風暴,鄭成功的主船險些解體、翻覆,幾乎所有船上器具,包括鼎灶都一併丟失;據記載當時船上甚至連食物都無法準備,鄭成功本人也連餓兩餐。直到隔天下午風雨漸歇,鄭成功的主副座船才得以回到岸邊與艦隊會合。此乃鄭成功本人於海上遭遇最大的一次凶險,事後鄭成功也重賞主副中軍船的兩位駕駛。 

同年三月,鄭軍抵達廣東大星所(今廣東惠東)。另一方面,清福建巡撫張學聖得知鄭成功的主力軍隊已經前往廣東,廈門防務鬆散,似有可趁之機;乃命令馬得功、王邦俊等趁虛攻擊廈門。馬得功挾持身在南安的鄭芝豹,命其交出船艦渡載清軍往廈門,並且順利在海面上擊敗鄭軍。面對清軍來襲,負責廈門防務的鄭芝莞未戰先怯,只顧著將財物搬運至私人船上逃亡;使得清軍相當輕鬆就攻破廈門,並將鄭家的積蓄、裝備掠奪一空。由於事出突然,董夫人與鄭成功長子鄭經只來得及攜帶祖宗牌位避於海上逃過一劫。清軍僥倖偷襲得逞之後,卻沒打算留在廈門與鄭軍決戰,於是滿載戰利品即返回內陸。這時趕赴廈門支援的鄭鴻逵,正好於海面遭遇返航之馬得功部隊,將其圍困,卻被馬得功威脅將害其母、兄(鄭芝龍)性命,無奈之下只好放走馬得功。不久,鄭成功於廣東得知了廈門遭襲擊的訊息;原本他仍堅持繼續南下勤王,但終因上下將士思歸,哭聲遍聞,乃不得已班師回廈門。收復廈門後,鄭成功追究起責任,將怯戰以逃的叔父鄭芝莞斬首;而放走馬得功的鄭鴻逵則交出兵權、自請退隱東石鎮白沙,不再過問政事。 

同年五月,鄭軍大將施琅擅自處決鄭成功麾下部將曾德,鄭成功以此為由欲誅施琅全家;施琅雖在友人幫助下逃脫,但父親、胞弟均遭處死。經此事件,施琅與鄭成功結下大仇,乃再度降清。 

漳州、海澄之役

永曆五年(1651年,清順治八年)下半年,鄭軍在閩南小盈嶺、海澄(今龍海市)等地戰鬥,獲得了磁灶戰役、錢山戰役和小盈嶺戰役的勝利,克復平和、漳浦、詔安、南靖等地。年底,包括定西侯張名振等人皆來投靠,使鄭軍的聲勢愈形高漲。 

翌年(永曆六年,1652年,清順治九年)正月,清海澄守將赫文興向鄭成功投降。二月,鄭軍攻長泰,清朝派遣陳錦率大軍前往救援;兩軍於江東橋展開大戰。鄭成功仗著對閩南地形較為熟識,在江東橋附近安排了許多伏兵,大敗陳錦,殲滅多數清軍,取得江東橋戰役的勝利。不久即攻下長泰。 

攻克長泰之後,鄭成功集結大軍進攻漳州府府城,將之層層包圍。四月,清軍為解漳州之圍,於是募集百艘船艦進犯廈門,攻鄭成功所必救。鄭成功遂派陳輝、周瑞等率領百餘艘戰艦迎擊,於崇武大敗清軍,取得崇武戰役的勝利。鄭軍在海上大捷,因而對漳州城的施壓沒有稍減;然而漳州守軍亦相當頑強,使得圍城的勢態持續超過半年。 

幾個月下來,漳州城內的水糧已竭,一碗稀粥索價白銀四兩,居民以老鼠、麻雀、樹根、樹葉、浮萍、紙張和皮革等物為食,士卒、百姓餓死者不計其數。據說當時,城中軍民互相爭奪食物,即使家中有食物者也不敢烹調,因為一旦被發現燃起炊煙的人家就會被搶,更傳說有人吃人肉的慘況發生,史載「城中人自相食,百姓十死其八,兵馬盡皆枵腹」。

永曆六年(1652年,清順治九年)九月,清軍將領固山額真(都統)金礪率領了萬人大軍開抵福建,進入泉州府;鄭成功才下令解除漳州之圍以待敵軍。鄭成功將部隊布置於江東,欲用擊敗陳錦的同樣方式,來伏擊金礪軍,但卻遭金礪識破,兩軍展開混戰,鄭軍提督黃山、禮武鎮陳俸、右先鋒鎮廖敬、親丁鎮郭廷、護衛右鎮洪承寵都在激戰中陣亡。鄭軍於交戰失利後,只能撤退以確保海澄、廈門的安全。清軍趁勝收復南靖、漳浦、平和、詔安四縣。 

永曆七年(1653年,清順治十年)四月,金礪進犯海澄,與鄭成功展開激烈戰鬥,雙方都是以銃炮作為主戰武器。在清軍的猛烈砲火之下,鄭成功部隊損失慘重,許多部將戰死;鄭成功見軍隊士氣低落,親臨陣前喊話,也險遭砲擊。五月初七日(西曆6月2日)五更,金礪下令以空炮掩護,派綠營打頭陣,旗兵後續,填河攀柵蜂擁而來,企圖一舉登城,被鄭營所拒。天亮以後,鄭成功偵知清軍火藥錢糧不繼,於是誘敵決戰,趁清軍大舉渡河之際,以火攻大破金礪,取得海澄戰役的勝利,海澄得保安全。海澄戰役以後,金礪被清廷召回京師,雙方再度處於相持局面。 

與清議和

永曆七年(1653年,清順治十年)五月,清軍兩度大敗後,順治帝敕封鄭成功為「海澄公」,鄭成功不接受。八月,雙方於泉安報恩寺內議和,鄭軍得以休兵籌措糧餉,稍事整頓。十一月,順治帝再度敕封,並承諾給予一府(泉州府)之地安置兵將,鄭成功仍不接受。 

永曆八年(1654年,明清順治十一年),定西侯張名振見清軍已將軍力集中於福建,則江、浙等地防務勢必空虛;於是乃向鄭成功請師,率領百艘戰艦北上,圖取江南地區。張名振的北伐之師沿長江進攻,直達金山寺,威脅江寧府城;但因後援接濟不及,只得回師。二月,清廷再遣使與鄭成功,承諾給予興、泉、漳、潮四郡為封地;鄭成功以「兵馬繁多,非數省不足安插」為由,再拒絕之。八月,清又遣使往議;鄭成功的親弟鄭渡、鄭蔭也在使節之中。鄭渡、鄭蔭跪求鄭成功答應,但鄭成功卻說清廷沒有誠意,並謂「我一日未受詔,父一日在朝榮耀,我若茍且受詔削髮,則父子俱難料也」,又一次拒絕清朝提出的條件。 

同年,南明西寧王李定國與鄭成功聯繫,希望從東、西合力進攻廣東,則明朝勢力得以合流;若再沿長江北伐,攻贛、皖、蘇各省,則復興大業有望矣。鄭成功派林察、周瑞督軍西進,卻因故延誤了與李定國的約期;致使李定國孤軍奮戰,雖克復肇慶,卻於廣州城外大敗而回。李定國本來對與鄭成功會師北伐,抱有很大期待,甚至促成李、鄭連姻來鞏固盟誼;但卻因鄭成功屢愆軍期而誤了大事,李定國對此相當失望。 

同年十一月,清漳州協守劉國軒向鄭成功投降,引鄭軍進入漳州府城;漳州總鎮張世耀見大勢已去,與以下官員盡皆向鄭軍投降。十二月,鄭軍分兵進擊,拿下同安、南安、惠安、安溪、永春、德化諸縣,軍隊進入興化地方。 

設官改制

永曆九年(1655年,清順治十二年),因為明昭宗和鄭成功勢力相隔遙遠,特准鄭成功設置六官及察言、承宣、審理等官方便施政,同時允許他委任官職,武官可達一品,文職可達六部主事。鄭成功每次拜封官員,都請寧靖王朱術桂等明宗室在旁觀禮,以示尊重體制。鄭成功同時將廈門(當時稱中左所)改名為思明州,並建造演武亭,以便鄭成功親自督察官兵操練。 

同年九月,清定遠大將軍鄭親王世子濟度率三萬大軍入閩,會同駐閩清軍,準備進攻廈門。鄭成功決定放棄已佔領的漳州、泉州兩府屬邑,並拆毀城牆讓清軍無所屯紮,藉此鞏固金門、廈門的防禦。與此同時,還派遣部將率領舟師兩路進擊,一北上浙江,一南下廣東,令清軍腹背受敵、難以兼顧頭尾。北上鄭軍連戰皆捷,攻入舟山;南下鄭軍雖一度攻取揭陽,卻遭到清援軍擊潰,死傷慘重。隔年四月,濟度調集各路水師進攻廈門,於圍頭海域遭鄭軍痛擊,清軍大敗而歸。鄭軍取得泉州戰役的勝利。永曆十年(1656年,清順治十三年)十二月,鄭成功部隊又在閩東北取得護國嶺戰役的勝利。 

南征舟師返回廈門,鄭成功議處敗戰之罪,原本要處死蘇茂、黃梧、杜輝,但是在眾將跪地求情之下,鄭成功決定將蘇茂一人斬首,黃、杜則戴罪圖贖。後鄭成功命黃梧鎮守海澄,還特別囑咐黃梧以戴罪之身應力圖建功;但是黃梧知道鄭成功一向治軍嚴苛,害怕自己一旦再犯錯就會送命,於是便與副將蘇明商議,決定向清朝投降,獻出海澄縣城。海澄是鄭成功多年來投注了相當多人力、物力建造起來的堅固堡壘,黃梧的投降無疑給了鄭成功一大打擊。 

起兵後的十多年,鄭成功的據地仍然只以金門、廈門等閩南沿海島嶼為主。但鄭成功完全控制了海權,一方面深入內陸廣設商業據點「山五商」,開闢貨源以和外國人貿易、走私來累積資金;一方面以此募兵(包含日本人、南島人、白人、黑人等外籍傭兵)及進口盔甲、銃砲、刀劍等武器來籌備軍力、軍備;又以內陸的商業據點為基,發展反清復明的情報組織洪門。 



鷗汀事件

歷史學者張先清的《17世紀歐洲天主教文獻中的鄭成功家族故事》一文指出,由於鄭軍的階級本性和清廷對沿海的封鎖,鄭軍對攻陷的一些地區採取報復行為。南明昭宗永曆十年(1656年,清順治十三年),超過3000艘鄭氏軍隊的舢板從海口溯中國大陸福安河而上,鄭軍一著陸便開始大為搶劫,不分男女老幼肆意殺戮、強姦婦女、抓捕壯丁並且放火燒毀許多村鎮。此次鄭軍滯留閩東長達十個月之久,直到南明昭宗永曆十一年(1657年)夏天才撤出。同時,於潮州鷗汀寨屠殺了六萬餘人,僅百餘人僥倖得生而已。 

長江、南京之役

永曆十二年(1658年,清順治十五年),鄭成功統率水陸軍十七萬與浙東張煌言會師,大舉北伐。大軍進入長江之前,於羊山海域遭遇颶風,損失非常慘重,只得暫且退回廈門。 

翌年(永曆十三年,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鄭成功再次率領大軍北伐,會同張煌言部隊順利進入長江,勢如破竹,接連攻克鎮江、瓜洲,接連取得定海關戰役、瓜州戰役、鎮江戰役的勝利,包圍江寧府城(原明南京)。張煌言部亦收復蕪湖一帶十數府縣,江南一時震動,百姓紛紛剪去髮辮脫去旗袍並哭聲言道:「時久不見大明衣冠矣!」後因鄭成功中清軍緩兵之計,遭到清軍突襲,使明軍大敗,損兵折將,包括潘庚鍾、甘輝、萬禮、林勝、陳魁、張英等大將皆死於此役。鄭成功兵敗後,試圖攻取崇明縣,做為再次進攻長江的陣地,卻久攻不克,只好全軍退回廈門。南京之戰可說是鄭成功生涯當中最輝煌及重要一役,卻是先盛後衰,大敗收場,使鄭成功反清大業受到重大挫折。 

永曆十四年(1660年,清順治十七年),在福建海門港(今龍海東)殲滅清將達素所率水師四萬餘人,取得廈門戰役勝利,聲威復振。清軍動態 1661年2月5日,清順治帝崩,皇三子玄燁繼位。 

鄭氏降將黃梧向清廷建議「平賊五策」,內容包括長達20年的遷界令,自山東至廣東沿海廿里,斷絕鄭成功的經貿財源;毀沿海船隻,寸板不許下水;同時斬成功之父鄭芝龍於寧古塔(今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流徙處,(一說斬於北京菜市口,即今府學胡同西口,元代以來的刑場);挖鄭氏祖墳;移駐投誠官兵,分墾荒地。 

退守廈門與金門 1661年5月25日,因南京之役大敗,鄭成功只好退守廈門與金門。 



攻取臺灣

自從隆武二年十二月(1647年1月)在小金門(今金門縣烈嶼鄉)起兵抗清後,鄭軍轉戰浙、閩、粵等行省東南沿海,多次幫助明朝宗室與民眾渡海定居台灣及東南亞各地。此外,鄭成功讓華商領取鄭府令牌和「國姓爺」旗號,以幫助保護華人在海外經商時的安全;當時確有很多海外華商採取此法,而得以安全出海經商。

然而,統領數萬人的大軍抗清,卻始終無法取得較大的根據地,鄭成功被迫必須通過海外貿易籌備糧餉。當時荷蘭人常劫奪鄭氏和海外華人至東南亞商船,鄭成功多次派出水軍打擊荷蘭艦隊,並於永曆十年(1656年)到十四年(1660年)期間兩次警告荷蘭人,除非荷蘭人停止劫奪華人的商船,鄭氏將不會與荷蘭貿易。 

北伐南京失敗後,鄭成功所部元氣大傷,並且面臨軍糧不足的問題;為了解決大軍的後勤給養問題,鄭成功決定聽從何斌之建議奪取時由荷蘭東印度公司支配的台灣。 

永曆十五年(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鄭成功親率將士二萬五千、戰船數百艘,自金門料羅灣出發,經澎湖向臺灣進軍。荷蘭當局於福爾摩沙島西南建有兩大防禦要塞,一為位於大員(今台南市安平區)的熱蘭遮城(Fort Zeelandia),二為位於台江內陸赤崁地方(今台南市中西區)的普羅民遮城(Provintia)。同年三月十四日(西曆4月12日)和二十四日(西曆4月22日),鄭成功兩次寫信給揆一,令其投降。使者說:「此地非爾所有,乃前太師練兵之所。今藩主前來,是復其故土。」後來《臺灣通史》收錄〈與荷蘭守將書〉則與當時荷蘭所記書信不同,因此〈與荷蘭守將書〉被學者認為可疑甚至可能是杜撰的。 

攻取普羅民遮城

1661年四月二日(西曆4月30日),鄭軍經由鹿耳門水道進入台江內海並於禾寮港(今台南市北區開元寺附近)登陸,意圖先求取防禦薄弱的普羅民遮城。隨後鄭軍在台江海域與荷蘭軍艦展開海戰,擊沉荷軍艦赫克特(Hector)號,取得台江內海控制權,並同時在北線尾地區擊敗荷蘭陸軍,以優勢兵力包圍普羅民遮城。  不久,永曆十五年四月初六日(1661年5月4日),即迫使普羅民遮城守軍出降。 

寓居臺南

永曆十五年五月十八日(1661年6月14日),鄭成功改赤崁為「東都明京」,設承天府及天興、萬年二縣。鄭成功下令屯墾台灣的範圍,北達噶瑪蘭(今宜蘭縣),南至瑯嶠(今屏東縣恆春鎮),後因大肚平埔族拍布拉(Papora)族大肚王阿德狗讓與瑯嶠「番人」的反抗而減緩擴張,在初次征討阿德狗讓失敗後、鄭軍設下伏兵斬殺之。然中部地區的原住民持續抵抗,直到鄭經朝仍時有起義。鄭成功時期的實際統治區域大約是從二林(今彰化縣二林鎮)到茄藤(今屏東縣佳冬鄉)的範圍之間。 

取得普羅民遮城做為據點之後,鄭軍隨即由海、陸兩面圍困熱蘭遮城。由於考慮到兩萬大軍的糧餉調度不易,鄭成功並沒有做持久戰的打算,一開始即對熱蘭遮城施壓,試圖脅迫荷蘭軍隊投降。遭荷蘭大員長官揆一(Frederik Coyett)拒絕其投降要求之後,鄭成功一度下令強攻熱蘭遮城,卻遭遇荷軍極頑強抵抗,鄭軍損失慘重。由於強攻不下,加之大軍糧食短缺,使得鄭成功被迫改變策略,派出大部分的軍隊至南北各地屯田、徵收錢糧,以解大軍乏糧的燃眉之急,對熱蘭遮城改採長期包圍的戰略。 

永曆十五年七月,荷蘭東印度公司從巴達維亞調遣的援軍抵達大員,除了六百多名士兵、十一艘軍艦以外,增援部隊亦為熱蘭遮城帶來大量補給品與火藥。時鄭成功的軍力仍分散台灣各地實行任務,駐守於大員以及普羅民遮城市鎮的軍力預估不到三千,遂使荷蘭軍重新燃起反撲的希望。 

永曆十五年七月中旬,停泊於外海的荷蘭援軍遭遇強風侵襲,被迫離開大員海岸,前往澎湖躲避風雨;其中荷蘭軍艦Urck號擱淺,船上人員皆遭鄭軍俘虜。此一變故,使鄭軍獲得整備的戰機,待荷蘭軍艦於八月回到大員海域時,鄭軍雖未能調回多數兵力,卻已然完成作戰的準備。 

永曆十五年八月中旬,荷、鄭兩軍於台江內海展開激烈海戰,鄭軍大獲全勝,擊沉一艘荷蘭軍艦,並奪取船隻數艘,自此荷軍喪失主動出擊的能力。 

鄭芝龍在北京被殺 南明昭宗永曆十五年(1661年11月24日),輔政大臣蘇克薩哈矯詔令斬鄭芝龍,與其親族11人於燕京柴市(今北京市府學胡同西口),另一說是在寧古塔),鄭氏在北京老少無遺。 

攻取熱蘭遮城

永曆十五年十二月(1662年1月),日耳曼裔荷蘭士官Hans Jeuriaen Rade叛逃,鄭成功在其提供之情報的幫助下,砲轟擊毀熱蘭遮城的烏特勒支碉堡,使熱蘭遮城之破終成定局。 

永曆十五年十二月初九日(1662年1月28日),荷蘭大員長官揆一修書予鄭成功,表示同意「和談」,歷經數次談判。 

永曆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1662年2月9日),荷蘭大員當局終於向鄭成功屈服,退出台灣。 

呂宋騷亂

源於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西班牙開始殖民統治「菲律賓群島」;明萬曆三十一年(1603年)和明崇禎十二年(1639年),西班牙殖民當局,兩次屠殺在最大島呂宋的華僑華商,死亡人數高達五萬餘人。 

鄭成功於攻下台灣不久後,得知在被西班牙人在菲律賓有殺戮與掠奪華僑的罪行,勃然大怒。 

鄭成功乃於南明昭宗永曆十一年(1657年),致函給爪哇島巴達維亞的一位華僑甲必丹,要求他停止與菲律賓的西班牙殖民者進行貿易往來。鄭成功曾多次對菲律賓華僑表示關切,並提出要率兵攻取菲律賓,以懲罰西班牙人。 

南明永曆十六年(1662年)四月,通過義大利籍神父李科羅向菲律賓的西班牙總督遞交國書,譴責其殺戮掠奪華僑的罪行,令其「改邪歸正,俯首納貢」。但西班牙人反因此在馬尼拉進行了第三次對華僑的屠殺。 

鄭成功聞訊大怒,決定揮師征討,為華僑報仇。他一面撫恤安置從菲律賓逃到台灣的華僑,一方面組織籌備軍隊,派人暗中與在菲律賓的華僑聯絡,以便到時可裡應外合,但尚未出兵即過世。   

攻取台灣

攻取台灣時,命世子鄭經鎮守廈門,鄭經與五弟鄭智乳母陳昭娘私通,生下鄭克𡒉(𡒉,讀作:zāng)(字型:上臧下土)。鄭成功原不知陳昭娘是鄭智的乳母,還以得到愛孫而大喜。而鄭經岳祖父唐顯悅怒,寫了一封信給鄭成功,備述詳細,並罵道:「三父八母,乳母亦居其一。令郎狎而生子,不聞飭責,反而簣賞。此治家不正,安治國乎?」鄭成功立刻派人慾殺鄭經之母董王妃、鄭經、陳昭娘、鄭克𡒉,以表其嚴厲治家的決心。 

死因之謎

鄭成功患何種病症而死,缺乏真正病程的記載與醫療紀錄,唯一能確定的是:發病的時間約在1662年6月16日(永曆十六年5月1日),死亡的日期則是6月23日(永曆十六年5月8日),年僅39歲。鄭成功逝世,距離1662年2月9日荷蘭大員長官揆一正式退出台灣不到半年。 

道明會神父李科羅1676年的著作記載:「國姓爺罹患了嚴重的日射病,因為極度憤怒與痛苦,而囓咬手指、撕抓臉面,五天後便將靈魂交給了魔鬼。他直到臨死之前仍然犯下許多駭人的行為,對於服侍他的人拳打腳踢,不斷下令將人處死,最後臉上帶著猙獰的表情死去。」

邵廷采的《東南紀事》:「壬申五月,成功死於台灣。成功感風寒,月朔受謁,尚坐胡牀,諸將不知其病。數日,卒,年三十九。」

1713年出版的江日昇章回體小說《臺灣外紀》記載:五月朔日,成功偶感風寒。但日強起登將臺,持千里鏡,望澎湖有舟來否。初八日,又登臺觀望。回書室冠帶,請太祖祖訓出。禮畢,坐胡牀,命左右進酒。折閱一帙,輙飲一杯。至第三帙,嘆曰:「吾有何面目見先帝於地下也!」以兩手抓其面而逝。

根據康熙時代作家夏琳所著之《閩海紀要》:「五月朔,成功感冒風寒;文武官入謁,尚坐胡床談論,人莫知其病。及疾革,都督洪秉誠調藥以進,成功投之於地;嘆曰:『自國家飄零以來,枕戈泣血十有七年,進退無據,罪案日增;今又屏跡遐荒,遽捐人世:忠孝兩虧,死不瞑目!天乎天乎!何使孤臣至於此極也』!頓足撫膺,大呼而殂。」沈雲於1836年所撰寫的《臺灣鄭氏始末》:「五月癸酉朔,成功病,強掖黃安登將臺,望彭湖,有船東至否?安曰:『無之。梧、琅奸計,北既赤族,又將滅是。中冓事隱,安見顯悅非為梧賣者?願王勿疑,疑則左右皆義、祿、霸等。父子至親且若是,他更何以自處』?成功益忿怒,狂走。越八日庚辰初八日,嚙指而卒,年三十有九。」

身後

後來,其子鄭經也於永曆二十四年(1670年)和二十五年(1671年)兩次準備派艦隊征討馬尼拉,但因為三藩之亂,鄭經率軍西渡中國大陸,支援福建的耿精忠而未能實現。



官方評價

鄭成功死後,兒子鄭經自廈門起兵,自襲延平郡王,打敗了控制臺灣的鄭成功之弟鄭世襲,在臺即位。然後改東都明京為東寧;他依陳永華之議,移植明朝中央官制,仍奉已死之南明永曆帝為正朔,而實際控制台灣之延平王政權,則成為南明抗清之最後一塊領土。 

永曆三十二年(1680年)鄭經及陳永華先後死去,權臣馮錫範擁鄭經次子鄭克塽繼位;後施琅領清軍攻克澎湖,鄭克塽乃於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降清。南明延平王政權統治台灣合計僅23年的時間而已。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三月,台灣正式納入大清帝國版圖,隸屬福建省,設台灣府轄台灣縣,鳳山縣與諸羅縣。

清朝

康熙帝曾說「朱成功明室遺臣,非吾之亂臣賊子」,也寫下楹聯:「四鎮多二心,兩島屯師,敢向東南爭半壁﹔諸王無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贈與泉州三邑南安鄭氏祖墳。然,清廷初期官方卻將鄭成功視為叛國與海賊定義。 

清末,為籠絡台灣人,清廷逐漸將鄭成功形象定位為「忠義典範」。1874年,清廷派遣欽差大臣沈葆楨來台辦理海防事務,沈葆楨在該年底與其他官員聯名上奏,以鄭成功「感時仗節,移孝作忠」之義,應屬"為民表率",而奏請皇帝准為其建祠祭祀。此舉,係有助於「正風勵俗、正化人心」之效。翌年(1875年),光緒帝悉准其奏,正式在台為鄭成功立祠,並由禮部追諡「忠節」。同年三月,沈葆楨拆除了舊的開山王廟,在原址重建福州式建築式樣之「延平郡王祠」一座。沈葆楨並親寫對聯一副:「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刱格完人。」  自彼時起,鄭成功即成為清廷所承認之模範人物。台灣重要官員包括劉銘傳、唐景崧等人,亦皆曾為延平郡王祠作讚頌楹聯。 

日本

臺灣日本統治時期,日本殖民當局以擁有大和民族血統之鄭成功統治過臺灣,以此解釋日本統治臺灣是繼承遺儲,合理化日本對臺灣的統治。當時在臺灣的公學校曾教學童唱「鄭成功之歌」。臺南的延平郡王祠被改稱為「開山神社」,並整修為神社樣式,但其福州式建築格局大致保留。戰後國民政府再改回為延平郡王祠,並將原日式與福州式交雜之建築全部拆除,改建為較高級別之宮殿式建築並於入口牌樓加設國徽,以示為中華正統。

日本存在小中華思想且深受水戶學影響,而水戶學基於明朝遺臣朱舜水影響,使得日本史更重視大義名分論而發展為尊皇論。《大日本史》即是其扼要之精神依歸。無論明治維新思想,亦或今日歷代天皇系譜,無一不受《大日本史》思想之沾染。在此思想體系下,對於明朝遺臣鄭成功一生從事反清復明的功過,日人四方赤良評為:忠義空傳國姓爺,終看韃靼奪中華(韃靼本蒙古一部落,為明朝中後葉時的外患,明朝時的漢人,通稱住在長城以北的蒙古人和女真人為韃靼)。 

中華民國 

要了解戰後中華民國政府對鄭成功的評價,可觀察擔任「民族英雄鄭成功祭典」主祭者的變化。此一始於1946年由台南市政府主辦的活動,起初由台南市長主祭,1963年之後由行政院派內政部部長擔任主祭官,升格為中樞祭典;2017年,行政院尊重社會各界多元聲音,回復由地方首長,即台南市市長主祭。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由國民政府派遣來臺宣撫的國防部長白崇禧,途經台南時,即前往延平郡王祠向鄭成功行禮,並立一石坊於祠前表彰鄭成功的「忠肝義膽」,藉此宣揚忠於領袖、國家的精神。1950年,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撤退來臺後不久,總統蔣中正親題「振興中華」匾額,懸掛於延平郡王祠正殿入口。1963年拆除原福州式建築改以中國北方宮殿式建築以示正統。  由於鄭成功退入臺灣的情境,與在第二次國共內戰中落敗的國民黨蔣介石政府相似,且鄭成功「民族英雄」、「忠於領袖」、「傳統文化美德」等形象可作為宣傳樣板,因此除官方祭祀、宣傳外,教科書中也多所讚揚鄭氏的「民族精神」,並強調他「光復台灣」與「矢志反攻大陸」的事蹟,將其與蔣中正同樣宣稱為偉人;「民族英雄鄭成功」在臺灣遂逐漸成為連詞,至今在臺灣的許多雕像與文獻上,仍然能夠看到。但目前台灣的歷史教科書不再指鄭成功「收復台灣」,而是改以「驅逐荷蘭,進入台灣建立第一個漢人政權」來表達。蓋因台灣在荷治時期以前,本來就不曾受中國或任何國家管轄。鄭成功本人亦將台灣視為「海外」、「不服之區」。 

在2013年,臺南市議會原住民議員谷暮·哈就質詢原住民遭到不平待遇,她問臺南市政府舉辦的鄭成功文化節「與原住民有什麼關係?這是對原住民的殖民,也是原住民的文化浩劫」。她批評市府歌頌鄭成功,鄭成功到台灣「是漢人的殖民政權,原住民真正的聲音在哪裡?台灣的獨特歷史難道只是鄭成功,有沒有看到原住民的啜泣與眼淚?」教育局長鄭邦鎮在答詢時表示,相關節慶缺乏主體思維,台灣都是後來的人在統治,屬於殖民,而不是經由原來住民同意而移入的移民,反而最早到的人被趕走,就像原住民。 

現今有部分台灣人主張鄭成功與荷蘭、西班牙、日本、清朝和國民黨政府一樣,都是外來殖民政權,主張政府應顧及不同族群的情感。2017年3月,中華民國原住民立法委員Kolas Yotaka更要求內政部長取消「民族英雄鄭成功祭典」。同年4月行政院核定鄭成功祭典改由台南市長主祭,中央政府不再派內政部長代表出席,打破自1963年以來的中樞主祭慣例。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