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8 22:04:27 | 人氣(699)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後全球化時代* +*世界走向後全球化時代,800年前就已命中注定?* + *後全球化時代 香港也成為新冷戰引爆點*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ã€Œå¾Œå…¨çƒåŒ–時代」的圖片搜尋結果

                              *後全球化時代* 

我們已進入一個全新世界: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全球化受到抨擊。特朗普只是問題的症狀,而非原因。 

真正的原因來自:全球經濟的深層結構性變化(即中國崛起)、向數字經濟的轉變以及這兩樣變化對經濟和政治的擾亂。 

即使特朗普明天下台,現在的美國也沒有人可以憑藉“讓我們回到上世紀90年代”的競選綱領去競選總統並取勝。自由貿易和全球化在美國,以及在歐洲甚至在眾多發展中國家普遍受到抨擊。 

當不僅保守的民族主義者,連親商的自由派人士都對貿易問題嚴陣以待的時候,將導致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 

在這個民族主義更為盛行的世界裡,我們不僅會看到資本流動和金融體係被用作武器,還會看到反壟斷政策被用作武器。 

美國擔心中國在高科技領域不斷增長的競爭力會威脅其生存,以至於加大高科技的本土化,甚至會構建將高科技產品和服務貿易按區域分隔開的“分裂網”(splinternet) 。 

為了適應這種貿易保護主義格局,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鑽監管空子的行為以及企業參與的政治交易。 

無論如何,大多數美國公司正在縮短供應鏈——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感知到政治風險在不斷增加,還因為能源價格上漲、滿足客戶對即時產品需求的願望,以及千禧一代人對來源於本地商品的偏好。 

其中一些影響—— 比如為當地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可能相當具有積極性。這些沒有一個是跟特朗普綁定在一起的。這是一個全新的貿易世界。這些挑戰和機遇在特朗普這一篇翻過去之後還將存在很久。

「後全球化時代」的圖片搜尋結果 

          *世界走向後全球化時代,800年前就已命中注定?* 

               -白馬吟劍客-發表于環球 2019-03-22 

在全球化的利益被西方國家吸食殆盡後,當年鼓吹全球化的利益集團又開始鼓吹封閉和退守。後全球化時代,世界正因這些推手而走向封閉。這一趨勢,其實早已露出端倪。 

如今,在已開發國家民眾之中,對全球化是否是正確的發展方向的疑問極速發酵。有什麼人會真正幼稚到去相信外媒呼天喊地的謊話,認為英國脫歐投票的結果只是英國人的一次集體失誤,而川普的當選又僅僅是美國人的一次群體烏龍呢?

事實上,他們所做的就是他們所想的。當年號召「全球化」最為不遺餘力的英美兩國恰恰是如今率先質問全球化後果的先驅,這僅僅只是巧合嗎?  

川普上台後積極退群,在遣返非法移民方面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嚴厲手段,對進口商品大幅提高關稅,這位美國總統手中高舉的反全球化大旗如今已是世人皆知。但要回答「為什麼?」,不得不回顧當初全球化潮流誕生的背景和動因。   

1991年,蘇聯的解體給世界政治經濟的格局帶來巨大衝擊,從二十世紀70年代開始興起的新自由主義思潮從此成為世界範圍內的共識。而完美詮釋這一思潮的便是全球化思想。當時的經濟領域的口號是「企業必須走向世界,不然就會在全球性的競爭中遭到淘汰」。

「唯有全球化才能實現世界性的共同富裕」。而在政治領域,政府官員們也普遍認為「全球化有利於世界範圍內的民主化進程。」媒體一片讚美之聲,全球化的勢在必行、不可違逆的認識自此深植人心。 

如今,曾經率先對推進全球化全力支持、堅定不移的已開發國家的民眾們卻又越來越多地傾向於揚棄全球化,改弦易轍走向封閉,不由得讓人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 



白馬認為,如果基於一個較大的歷史尺度去解釋這一現象的話,其中的一個原因是,13世紀開始萌芽的資本主義隨著不斷地擴張而逐漸走入窮途末路,面臨即使擴大投資也無法獲得利潤的困境。

為了打破這一歷史性的危局,資本就秀出了一個絕招,不則一切手段,打破國界掠奪資源和市場。於是,原本由國家為主體適當規範化市場而得以穩定的社會受到所謂的「災難機會主義資本」的擾亂動盪,產生嚴重的貧富差距。受這種動盪波及最嚴重,承受貧困折磨的則是人口最多也最無助的一般民眾。     

目睹這一現象的政治家們馬上嗅到了機會,舉起「國民國家」的大旗,向民眾表達反對全球化資本入侵的決心,因為這更容易獲得國民支持,贏得選票。無論英國、法國還是德國都經歷了類似的過程。在此背景下,封閉化的思潮已然產生。 

從邏輯上看,資本主義會面臨如此危局早就是命中注定。為了追求利潤而不斷加速全球化,將本國的經濟疆域擴展到世界的各個角落,而地球的面積終究有限,到達擴張的臨界點時,趨勢就會反轉,這是很自然的結果。我們如今所處的位置,只不過是800年前就已註定的那場終局的延長線罷了。

 ã€Œå¾Œå…¨çƒåŒ–時代」的圖片搜尋結果

              *後全球化時代 香港也成為新冷戰引爆點*  

         2019-08-12 23:26  經濟日報 編譯林聰毅/綜合外電

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拉赫曼(Gideon Rachman)指出,在這個時代的「中國崛起」和「世界經濟全球化」這兩個偉大故事中,香港扮演核心角色,成為中國大陸與西方之間的重要門戶,如今隨著世界邁入民粹主義動盪以及美中關係日益緊張的後全球化時代,香港也成為新冷戰的引爆點。 

30多年前大陸崛起為世界工廠時,就是從香港邊境開始,由香港的資金、專業知識和國際連結提供動力,而現在世界正邁入後全球化時代,香港再次成為這個故事的核心。 

近兩個月來,香港受到一波波示威遊行的衝擊,這些抗議仍在進行且變得愈來愈暴力與難以駕馭。示威者渴望看到美國國會推動研議中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該法案威脅剝奪美國給予香港享有的貿易與關稅特權。若香港的自治受到北京威脅,這項法案可能會通過。 

示威者對美國總統川普發出制裁的請求,而即使沒有美國制裁,若大陸下重手干預(例如在香港部署人民解放軍),也會引起自發性的信心喪失,導致國際企業撤離。 

有人認為,北京不再需要香港做為通往西方的門戶。但當前香港仍為大陸執行一些重要功能。想在國際市場上市的陸企需要香港這個世界第五大證交所;香港還是法律服務和保險的重要中心;大陸許多有錢家族在香港都有投資和銀行帳戶,不會願意危及其財產。香港示威者知道這些情況,希望美國制裁的威脅將迫使北京對他們的要求做出讓步。儘管可能損害經濟,但有些人似乎急於看到美國收回給香港的特權。 

拉赫曼認為,對北京而言,最重要的是維持香港政治控制的必要性。目前最可能的情況似乎是,大陸想等待示威結束,希望抗議失去動能,隨著時序進入秋季,學生們返回學校和大學,但抗議運動似乎正在升級,而非逐漸消失。

全球化目前有諸多定義,通常意義上的全球化是指全球聯繫不斷增強,人類生活在全球規模的基礎上發展及全球意識的崛起。國與國之間在政治、經濟貿易上互相依存。全球化亦可以解釋為世界的壓縮和視全球為一個整體。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後,隨著全球化勢力對人類社會影響層面的擴張,已逐漸引起各國政治、教育、社會及文化等學科領域的重視,紛紛引起研究熱潮。對於“全球化”的觀感是好是壞,目前仍是見仁見智。

經濟全球化,是指世界經濟活動超越國界,通過對外貿易、技術轉移、資本流動、提供服務、相互聯繫、相互依存而形成的全球範圍的有機經濟整體。即把全世界連接成為一個統一的大市場,各國在這一大市場中發揮自己的優勢,從而實現資源在世界範圍內的優化配置,是全球化趨勢的一個組成部分。(簡單的說也就是世界經濟日益成為緊密聯繫的一個整體)。經濟全球化是當代世界經濟的重要特徵之一,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趨勢。

「世界走向後全球化時代?」的圖片搜尋結果

台長: 幻羽

幻羽
全球化曾一度為世界各國帶來無窮無盡的機遇,跨地域的商品貿易、快捷及緊密的人口流動基本上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發展模式。全球化的降臨能為一國帶來急速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但這種優勢及機遇僅局限於初始階段,經過一段時間後全球化帶來的經濟及社會發展便會到達瓶頸位置且逐漸停滯不前。這種現象最容易呈現於社會階級流動性之上,以往草根階層可以借全球化之利白手興家,憑個人努力亦能鯉躍龍門晉身社會上層。全球化的優勢促成了新資產階級的興起,其逐漸壟斷多個行業的發展並形成資本的高度集中。世界上大部分財富集中於小部分人之手,而這種貧富懸殊的情況會越趨嚴重,中產及社會底層向上流動的機會亦越來越少。香港社會是典型進入全球化瓶頸位置的地區,雖然香港的生活條件優厚、社會繁華富裕,但普遍社會中下層卻難以向上流動,在通貨膨脹的環境下薪金停滯不前,一生更受困於高昂的房地產價格而營營役役;本土市場亦已接近飽和,多個領域皆被國際級的大企業所佔據。雖然香港整體經濟水平不斷上升,但小市民與上層階級的差距卻越拉越遠,真正得益的仍是大資本家。
與此同時,全球化造成的激烈競爭環境卻未有絲毫減輕,在新一波發展浪潮下反而更為嚴峻。科技發展本已導致職位流失,而全球招聘及全球分工等造成職位競爭的情況進一步惡化。以上情況在世界多國十分普遍,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等皆為人民對全球化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之反彈。作為一個國際商業之都,香港無時無刻也處於激烈的競爭環境之下,如何自保將成為新一代要面對的難題。以勞動為主、不須人類感情及思考的工作將於未來逐漸消失,加上本土的高端職位會隨全球化下勞工地域流動性增加而不斷減少,未來香港的就業市場環境定會出現重大倒退。
2019-11-18 22:19:50
幻羽
事實上,地區發展到達瓶頸位置、向上流動困難、就業市場暗淡等並非香港的獨有現象,世界多個經歷長時間全球化及開放市場的國家亦發生著同樣事情。全球化培養出一批主導或獨佔市場位置的小眾,這批小眾因全球流通性增加而迅速積聚財富,同時其亦因此能將財富分散,形成經濟上的「日不落帝國」。在全球化出現之前,上層階級或會因區域性的不穩定因素而沒落,但全球化的出現使其可以廣於世界各國投資,分散風險,某程度上鞏固了以上階級的地位及勢力。社會中下層將成為後全球化時代的受害者,所謂「受害」的意思並非指生活質素的倒退,而是社會階級的固定化。止步於現有市場、滿足於現有制度的思維將被全球化的時代巨輪所淘汰,如何打破現存的桎梏實乃世人今後應當思考之事。(文:何智華)
2019-11-18 22:22:41
幻羽
所謂“後全球化時代”的到來就是企業將在全球化進程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從離岸到回岸,從海外到本土,隨著3D打印、人工智能等技術的飛躍,全球經濟的發展將經歷企業從全球化到本土化的微妙轉變。但無論我們討論的是全球化還是本土化,都必須要以當前的現實以及未來可能發生的情況為基礎,而不能停留於全球經濟的過往。
全球化雖然是一個宏觀字眼,卻與無數企業及企業管理者的命運息息相關。正如作者所言:“正是千千萬萬企業的決策共同塑造了總體貿易模式與投資流向。”因此,決定全球經濟是否進入後全球化時代的不是宏觀經濟學家,也不是政治家,而是企業本身。(文:英.芬巴爾·利夫西)
2019-11-18 22:36:23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