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0 21:55:20 | 人氣(42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古裝玄幻電視劇《青雲志Ⅱ》分集劇情-第1集~~第9集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古裝玄幻電視劇《青雲志Ⅱ》分集劇情

第1集救碧瑤小凡赴空桑追小凡各方聚渝都   

天地正道,無邊無際,紅塵人心,無窮無盡。千載以來,正魔兩道爭鬥不休,青雲門借上古神兵誅仙古劍打敗魔教,歷經百年滄桑,正魔再起爭端,天音閣普智受噬血珠蠱惑,屠盡青雲山下草廟村村民,唯餘張小凡和林驚羽兩人投入青雲門下。為報師門恩情,張小凡勤學苦練,長大成人,機緣巧合之間,得到噬血珠和攝魂兩大邪寶之力,藉著七脈會武之機戰勝同門一戰成名。其後身俱青雲、天音兩派功法的張小凡在萬蝠古窟中得到魔教天書。三派功法同修,張小凡功力大增,同時也埋下禍根。河陽暗流、空桑詭變、定海奪珠、滿月情殤、流波爭鋒。下山歷練、仗劍行俠的張小凡和陸雪琪、林驚羽等青雲門首徒經歷種種磨難迅速成長。然而,在同魔教的纏鬥中,張小凡卻與鬼王之女碧瑤相戀,幾歷生死,一往情深,奈何正魔殊途,這段感情終究不容於世。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正魔大戰再次開啟雙方傷亡慘重,道玄祭出誅仙劍,橫掃四方,竟欲將張小凡斃於劍下,碧瑤為救張小凡,以身擋劍。青雲大戰,以一對愛人的天人永隔告終,張小凡前往空桑山,尋找曾令他起死回生的天地冥石,期望能夠救醒碧瑤。張小凡和狗爺直奔空桑山,途中張小凡詢問狗爺跟隨碧瑤時,碧瑤是否提起過自己,狗爺告訴小凡,碧瑤幾乎天天提到他的名字。這時,長生堂的人出現在面前,張小凡不願意多惹麻煩,拉起狗爺離開。屋內的玉陽子被鬼王重傷,他命令手下跟著張小凡,期望能夠找到觀星崖靈石療傷。蒼松暗中派遣孟驥守在空桑山,等待時機搶來靈石。狐岐山遙遙在望,前來尋找張小凡的林驚羽提醒蕭逸才多加小心,金瓶兒突然現身。林驚羽向金瓶兒索要張小凡,金瓶兒告訴他們,張小凡和青雲已經沒有關係,讓他們離開狐岐山林驚羽猜測張小凡已經離開狐岐山,前往渝都找復活碧瑤的方法,返身離開。蕭逸才待在原地的工夫,焚香谷李洵也來尋找張小凡,蕭逸才告訴他張小凡的行踪。渝都城內,曾書書公務纏身,忙個不停,連連向小環訴苦。此時,張小凡和狗爺以及林驚羽都已經趕到渝都。故人相見,林驚羽勸張小凡放下一切,回到青雲。對青雲失望至極的張小凡不願意再回青雲,他要救醒碧瑤後,帶她離開,再也不歸於 任何門派。林驚羽告訴張小凡別忘了曾經的誓言,遭到青雲拋棄的張小凡不再相信所謂的正道。林驚羽擔心張小凡墮入魔教,拔刀相向,匆匆趕到的曾書書急忙勸阻二人。曾書書追到屋內,看到張小凡手拿碧瑤的遺物,臉色蒼白,很是擔心他陷入心魔。張小凡後悔自己曾經的過往與執著,是自己害了碧瑤。張小凡聽聞陸雪琪等人都將來到,為了避免多生枝節,帶著野狗離開。張小凡和野狗趕到萬毒門在空桑山的窩點,張小凡回憶在這里和碧瑤一起發生過的事情,忍不住勾起他對碧瑤的思念。這時,孟驥帶人趕到,野狗為了掩護張小凡,被後來趕到的李洵和蕭逸才抓到渝都城中。各方勢力為了尋找張小凡,再次聚在渝都,曾書書謊稱自己沒有見過張小凡。李洵逼問野狗,眾人紛紛指責。林驚羽告訴李洵,當務之急是找到張小凡,眾人準備齊赴空桑山,小環趁機放了野狗。張小凡到了空桑山,夢中都是和碧瑤在一起的情景。張小凡突然發現秦無炎站在旁邊,原來鬼王怕張小凡招架不住青雲門,派秦無炎暗中幫助,因為此行只有七天時間復活碧瑤。張小凡想到夢境中的血蜻蜓,向秦無炎詢問血蜻蜓到底有什麼作用,根據秦無炎的回答,張小凡想到尋找觀星崖的辦法。怕張小凡招架不住青雲門,派秦無炎暗中幫助,因為此行只有七天時間復活碧瑤。張小凡想到夢境中的血蜻蜓,向秦無炎詢問血蜻蜓到底有什麼作用,根據秦無炎的回答,張小凡想到尋找觀星崖的辦法。怕張小凡招架不住青雲門,派秦無炎暗中幫助,因為此行只有七天時間復活碧瑤。張小凡想到夢境中的血蜻蜓,向秦無炎詢問血蜻蜓到底有什麼作用,根據秦無炎的回答,張小凡想到尋找觀星崖的辦法。

第2集蒼松搶走靈石玉陽子運來療傷   

張小凡讓秦無炎施法引來血蜻蜓聚在寶鼎之中,他們跟著血蜻蜓尋找靈氣充沛的地方,找到觀星崖,張小凡跪請崖主挽救碧瑤的性命。崖主左右為難,帶著張小凡去看靈石。張小凡發現,那塊靈石已經散盡靈氣,此時只有巴掌大小,如果讓張小凡帶走,恐怕連觀星崖都不能維持,將墜入空桑山中。張小凡告訴崖主,碧瑤只獲得七天的性命,再次懇請崖主救人。崖主為難之際,秦無炎低擋不住林驚羽和曾書書的進攻,進入觀星崖,揮劍把靈石擊向張小凡,卻被一直暗中跟著的蒼松奪走。張小凡追趕,被孟驥擋住。失去靈石,觀星崖就要墜落,張小凡、曾書書和林驚羽費盡所有功力也沒有擋住觀星崖墜落。張小凡想不明白到底是是把這裡的情況告訴了蒼松,林驚羽坦然承認,張小凡大怒,一腳把林驚羽踹倒在地。鬼先生聽聞蕭逸才暫理通天峰事務、代理青雲掌門之職,拿出抑制獸神之血的解藥,警告他別插手張小凡復活碧瑤之事,讓他回到青雲。蕭逸才向大夥指責張小凡為了救碧瑤的性命而不顧同門情誼,林驚羽等人辯解碧瑤救了張小凡,張小凡一貫又重情重義,才會有這樣的行為。蕭逸才以會青雲禀告這裡的情況,讓田不易師叔下山懲罰張小凡。林驚羽責問蕭逸才如此步步緊逼的目的,他保證自己把張小凡帶回青雲​​。曾書書見到張小凡竟然和秦無炎成了一夥,並且阻止自己報仇,他認為此時張小凡的心中只有碧瑤,而沒有兄弟,曾書書很是傷心。此時的陸雪琪看到張小凡,想到師父讓自己殺了張小凡的要求,心中也很糾結,她勸說張小凡無論復活碧瑤的結果如何,都不要再回青雲。陸雪琪準備回青雲拖住田不易,給張小凡多爭取幾天時間,這時陸雪琪能為張小凡所做的事情,下一次見面將是敵非友。焚香谷李洵想張小凡索要玄火鑑,張小凡不知道身上藏有玄火鑑,李洵施展法力,張小凡身上佩戴的玉佩立即有了感應,原來,碧瑤當日交給張小凡的玉佩,就是玄火鑑。玉陽子得到靈石的靈力,傷勢漸輕,他擔心義莊離渝都太近,害怕節外生枝,蒼松讓他放心。作為回報,玉陽子答應只要傷勢痊癒,就會幫他奪回煉血堂。時間越來越少,張小凡不知道自己怎麼才能找到蒼松,奪回靈石,救下碧瑤,他只有借酒澆愁。阿 相忙過來安慰他,人活於世,命歸於天,死不過是早一天晚一天的問題。張小凡告訴阿相,自己不過是個凡人,不過想讓自己喜歡的女孩活下來而已,張小凡希望世間能夠消弭仇恨。張小凡不見踪影,林驚羽和曾書書很是擔心,想抓緊時間找到張小凡。次日,林驚羽看到狗爺,逼住他詢問鬼王讓張小凡來這裡的目的。狗爺告訴他,只是想復活碧瑤。狗爺懇請林驚羽帶著自己尋找張小凡,林驚羽以正魔不同為由拒絕,狗爺告訴林驚羽,蒼松和玉陽子在一起,自己上次到義莊就差點中了孟驥的埋伏。

第3集蒼松破碎靈石碧瑤復活困難   

林驚羽從狗爺的話中猜測蒼松可能藏身於義莊。他感到義莊,見到了蒼松,曾經的師徒展開對決,蒼松把林驚羽打倒在地,抓了起來。義莊外,一直等著的野狗看到張小凡,急忙告訴他,林驚羽一早就過來這邊,張小凡推測林驚羽應該中了蒼鬆的埋伏,讓狗爺通知曾書書。張小凡等待曾書書的時候,秦無炎過來給他出主意,讓他演一出苦肉計,藉機接近蒼松。蒼松勸林驚羽歸順自己,自己就會把靈石拿來送給張小凡,林驚羽自然不相信背叛師門的蒼松,蒼松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了普智和道玄,林驚羽自然知道這一切都是源於蒼鬆的貪欲。蒼松讓林驚羽把萬劍一傳授的口訣教給自己,林驚羽堅決不答應,蒼松準備讓玉陽子吸乾林驚羽的內力。這時,秦無炎帶著張小凡過來歸降,蒼松看到被捆住的張小凡,擔心秦無炎詐降,使出七尾蜈蚣的劇毒下在張小凡身上。秦無炎為了打消蒼鬆的疑慮,提出一系列條件,他謊稱自己可以把靈石帶到鬼王宗,自己在靈石上做點手腳,趁著鬼王復活碧瑤的時候,發動突然襲擊,必能取鬼王性命,到時候讓蒼松兌現自己今天的所有條件,蒼松答應下來林驚羽擔心張小凡的性命,張小凡告訴他,秦無炎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讓自己先期服下一種名叫九轉蛇毒,專剋七尾蜈蚣之毒,這樣以毒攻毒,保管自己無事。林驚羽埋怨張小凡過於相信秦無炎,指責他不顧及師父師娘的教養之恩。張小凡告訴林驚羽,自己對青雲沒有仇恨,有的只是對所謂正道所作所為的震驚和憤怒。狗爺潛入城主府,告訴小環,林驚羽可能已經被抓,張小凡讓自己找人幫忙。小環忙跟著狗爺趕到義莊,卻不見張小凡身影,狗爺擔心張小凡已經進去。而此時的蒼松準備把林驚羽和張小凡推入血陣,秦無炎趁著蒼松大意疏忽發動突然襲擊,張小凡想把靈石搶過來,卻被蒼松搶先一步,雙方一陣激戰。蒼松逃跑時抓住了小環作為人質,逼住林驚羽和張小凡。蒼松讓張小凡交出噬魂,自斷經脈。張小凡祭起噬魂,就要自斷經脈,林驚羽阻止不得。這時,曾書書趕到救下小環,幾人聯手殺向蒼松,蒼松吞下七尾蜈蚣和靈石,變成一隻巨大的蜈蚣身體纏住張小凡,張小凡發現追殺自己的就是蒼松,就在張小凡萬分危急的時候,蒼松走 火入魔倒在地上,臨死前,蒼松運功把靈石研成粉末。希望徹底破滅,張小凡呆愣在原地。鬼王宗,碧瑤保持生命的最後一天,張小凡終於趕了回來,他張開手,只有靈石的碎片,鬼王傷心地離開。張小凡連向碧瑤表示歉意,自己竟然沒能把復活碧瑤的靈石帶到鬼王宗。徹夜難眠,張小凡一直守在碧瑤的身邊。青龍詢問秦無炎這次尋找靈石的經過,秦無炎心甘情願地幫助了自己最不喜歡的張小凡,可是還是挽回不了碧瑤的生命。青龍告訴秦無炎,天書復活獸神時,可以召喚出大量靈氣,這些靈氣也許可以復活碧瑤。陸雪琪回到青雲,水月根據陸雪琪在玉清殿給張小凡求情的情景就知道她一定對張小凡下不了手,不過正魔不兩立,水月讓陸雪琪忘了張小凡。因為歷經青雲之戰,水月經脈盡斷,把小竹峰事務交給陸雪琪。

第4集小凡苦尋復活術化身鬼厲入魔教   

田靈兒哭著說很想念小凡,其餘眾人都安慰田靈兒不必哭泣,都覺得小凡肯定會回來的。蘇茹安慰眾人,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路要走,不必傷心,並告誡眾人不要再提小凡,就當大竹峰從無此人吧。林驚羽一人來到祖師祠堂,萬劍一詢問蒼松如何?驚羽說他和小凡一起殺了蒼松,萬劍一聽聞無聲,最後只得嘆氣一聲。雪琪一人站在橋上看著遠處無聲,驚羽來到其旁一起眺望青雲山脈。小凡一人來到曾經和碧瑤相處的樹下,回憶起往事,人生苦短,曾經往事是如此的幸福快樂。小凡和鬼王約定十年光陰,十年後找不到復活之術,就讓小凡入鬼王宗,利用天書之力復活碧瑤。滿月之井水雖已乾涸,但小凡想救碧瑤之心從未改變。十年後,小凡回到狐岐山,青龍帶他進入了鬼王宗。三生七世,永墜閻羅,只為情故,雖死不悔,張小凡化身鬼厲,身著一身暗黑衣服站在鬼王宗門口。鬼王在墓前詢問小凡十年時光,可有收穫?小凡表示一無所獲。鬼王任小凡為鬼王宗副宗主,並取消了張小凡之名號,化名鬼厲。鬼厲覺得這只是一個代號,無關緊要,鬼王知道鬼厲還難受。鬼王說復活碧瑤決不可操之過急,並說明最少四卷天書就可啟動法陣,鬼厲詢問最後一卷天書下落,鬼王說最後會讓鬼厲知曉的。鬼王準備把天書總綱傳於鬼厲,鬼厲詢問鬼王為何有總綱,鬼王說總綱一直在鬼王宗手中。鬼王說一旦總綱進入鬼厲體內,鬼厲體內的天音青雲之功法會和為純粹的鬼王宗之功法,並讓鬼厲與青雲門從此斬斷,再無瓜葛。小凡動身回青雲尋回小灰。幽姬說鬼王好久沒看碧瑤了,青龍表示鬼王並非不見,只是把傷痛藏在心中,並未拿出。幽姬說自己若是碧瑤醒來發現小凡變身鬼厲,是喜歡小凡還是鬼厲,青龍說這些都不重要。鬼厲坐在碧瑤前訴說著已發生之事,並說自己和碧瑤一樣都是鬼王宗之人,都是魔教妖人了。鬼厲知道碧瑤還是喜歡二人初次見面所穿之衣服,但那舊衣服已經縫縫補補,破舊不堪了。鬼厲說等碧瑤甦醒,就帶碧瑤浪跡天涯,再不問世事如何。鬼王詢問鬼先生借天書之力復活碧瑤成功率有多少,鬼先生說表示不知道,因為從未有人試過。鬼先生擔心鬼王隨便給鬼厲許下諾言,鬼王慎重考慮,也覺得不是很妥,也 準備好了留一條後路。驚羽詢問雪琪是否有小凡的消息,雪琪也不是很清楚,並說曾書書也在探查小凡,確定小凡並未到過渝都。驚羽說小凡若是真入了鬼王宗,自己劍下必不留情。雪琪提醒驚羽要是非分明,驚羽說雪琪很像是水月。大仁過來催促二人快去開會,蕭逸才打聽到魔教眾人和天音焚香谷都派弟子前往死澤,並決定和林驚羽陸雪琪幾人去往死澤一探究竟。大竹峰內,田不易表示大仁很懦弱,毫無堅持底線的能力,並說大竹峰弟子沒一個弟子讓他省心,田靈兒脫口說出田不易是想小凡了,田不易聽完甩袖而去。

第5集鬼厲告別田不易正道魔教聚死澤   

鬼厲一人來到青雲山腳,詢問小灰是否願意跟自己去鬼王宗,小灰欣然答應,鬼厲心中有些慰藉,雖然過了十年,可是與小灰的感情從未斷過。鬼厲轉身準備離開,可是小灰跳往地上,帶著鬼厲來到了大竹峰頂的懸崖邊。田不易終於見到了小凡,田不易已感覺到小凡不再是小凡了,小凡說自己已改名為鬼厲。田不易說小凡身上一派肅穆的殺氣,鬼厲卻說田不易身上的氣從未改變。田不易知道小凡此次來是帶走小灰的,並說明從此之後小凡與大竹峰從此再無故人之誼了。鬼厲說大竹峰永遠是他曾經的家,曾經的一切都存在於他的記憶之中。鬼厲感激田不易在他孤苦無依時收留於他。鬼厲說田不易永遠是他的師傅,自己永遠不會對田不易和蘇茹動手。雪琪一人站在小竹封頂,想起過往,雪琪動情出手舞劍,並決定下次若是與張小凡再見面時就是敵人。驚羽告訴萬劍一,只有在祖師祠堂才能做到不忘初心,萬劍一說那是驚羽修為不夠。鬼王告知鬼厲死澤可能會有天書第三捲和神水,鬼厲動身去往死澤。曾書書準備去往死澤,小環死纏曾書書讓他帶著自己,並說自己只要能看見鬼厲平安就足夠了,曾書書犟不過小環,只能帶著小環前往死澤。小環擔心魯班鳶無法帶著二人,曾書書表示不要擔心,他曾經和小凡就是一起坐著魯班鳶來到渝都的。曾書書和小環來到死澤,便一起捉弄了一下野狗。曾書書向野狗打聽情況,並詢問正道來了多少人。野狗說大王村中有很多的人,身份不明,分不清是正道還是魔教,並讓小環和曾書書不要輕易進去。小環想到方法混進去,小環和野狗扮成算命師進入了客棧,並打聽消息。秦無炎打扮成普通人請小環測一測自己名字秦無炎的吉凶。小環和野狗懷疑這個人是否是秦無炎,但是無法確定。小環和秦無炎說明此次秦無炎來死澤是大好的運勢,秦無炎給了小環十兩銀子後離去。再次進來的是鬼厲,小環和野狗都驚訝鬼厲的突然出現。鬼厲讓小環測一測鬼厲二字運勢如何。小環苦笑說現在的小凡一不相信鬼神之說。鬼厲笑著說小環長大了,說完並轉身離開,任憑小環喊自己不為所動繼續離開。野狗看見鬼厲已到和小環告別,追隨鬼厲而去。鬼厲詢問野狗何時到的,野狗說自己已經等了十天了。鬼 厲質問野狗為何將死澤金光之事廣為傳播。野狗說沒有不透風的牆,大家都知道了,也不差他一個了。鬼厲一語道出是鬼王讓野狗如此做,二人可以坐收漁翁之利。秦無炎突然出現,暗示鬼厲長生堂也在此地,並暗示鬼厲先除去長生堂才為重要。小環告知曾書書鬼厲已來過,曾書書激動地讓小環開天眼測出鬼厲在哪裡,自己要去見見鬼厲。小環讓曾書書冷靜下來,並說就算自己測出鬼厲所在,他準備和鬼厲說些什麼,曾書書冷靜下來自嘲道見到鬼厲,確實沒什麼可說的。此時,焚香谷的李洵等人正巧來到客棧之中,李洵嘲諷曾書書不好好管著渝都城,跑到死澤來做什麼。曾書書亦嘲諷李洵看好自己玄火鑑,莫被他人偷走,還懷疑是他人所偷的。焚香谷眾人聽聞紛紛要上前教訓曾書書,李洵攔下眾人,並決定和曾書書單挑。

第6集碧波潭前憶往昔設伏大敗玉陽子   

庭院外焚香谷氣焰囂張,曾書書自然也不甘示弱,即將開戰之時被天音閣法相叫停。陸雪琪也跟了過來,她的出現還是一定程度震懾了李洵,李洵藉口給陸雪琪面子便離開。陸雪琪和曾書書交流收集的魔教動向,陸雪琪問起鬼王宗,曾書書欲言又止,最後告訴了她小凡來過。小環自己在茶館很無聊,金瓶兒帶了小環愛吃的冰糖葫蘆來看她,小環十分開心。金瓶兒希望小環能回渝都,不要參奪寶之事。曾書書此刻趕回來,金瓶兒便悄然離開。林驚羽與法相在火堆前守夜,驚羽十年裡常常想起慘死的草廟村村民還有墜入魔道的張小凡。法相說自己和師傅時常掛念小凡,可惜小凡如今成了鬼王宗副宗主,天下正道視其為眼中釘。法相問林驚羽如果遇到小凡會怎麼辦,林驚羽坦然正魔遲早一戰,無論將來戰場上二人如何兵戎相見,他都會把小凡當作自己這世上唯一的兄弟。野狗納悶為什麼鬼厲那麼討厭秦無炎,他覺得大家都是壞人。鬼厲並非計較秦無炎背叛渝都老城主,而是因為秦無炎身上中了毒神的毒仍未解開,所以即便投奔了鬼王宗,他的身份立場也模糊。野狗透露毒神也來到了死亡沼澤,鬼厲提醒他不要湊熱鬧,只管取得神水。周小環的師傅週一仙在湖邊遇到了鬼王萬人往,兩人算是老相識了。鬼王羨慕週一仙遊歷人間,悠然自得。週一仙覺得鬼王從小就對權力十分看重,如今更是難以割捨,鬼王年輕的時候週一仙曾用天罡神算為其算過一卦,當初週一仙是有一說一,鬼王煞氣太重,邢克妻兒,如無解救之法,人到中年必定喪妻,膝下無兒,如今真是一一應驗。但周一仙也坦言,天罡神算這法子不假,但自己沒沉下心來學,當年說的卦像其實是騙鬼王的,想打擊下他的洋洋得意。其實是真是假在鬼王心裡已經不重要了,斯人已逝,何堪回首。週一仙勸他放下一切,讓泉下妻女不再為他擔心。鬼王望著這渝都城下女兒最喜歡的碧波清水,心裡卻始終放不下魔教的那份責任。鬼王告別老友,轉身離開。正所謂天涯路,從來遠,兒女意,向來癡,天高海闊八萬丈,芸芸眾生盡匍匐。星萬點月正明,蒼天冷,冷如霜,可笑萬物如芻狗,誰為覆雨誰翻雲。林驚羽攜曾書書等人踏入了死亡沼澤外面的森林中,這里大霧瀰漫,危機重重,瘴氣纏繞而盤旋上升,若強行御劍飛行則會中毒身亡,大家似乎都見到了沼澤中央隱約的金光,但現在卻又看不到這光芒。蕭逸才再次強調大家要注意安全,叢林深處,毒霧越來越大,忽然一大片毒蟲噴湧而來,眾人聚集在一起才擊退了他們,曾書書在地方發現了蜜煉草,他推斷這附近會有毒蜂出沒。法相探路回來,他發現一條小路通向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那裡目前還算安全。陸雪琪感覺他們被跟踪,所以決定分頭去查看附近是否有魔教出沒,眾人約定天黑前在無底坑會合。原來這跟踪陸雪琪的人便是玉陽子的部下孟驥,玉陽子了解情況後決定趁著天黑偷襲青雲弟子,他認為只要奪得寶物就再也不怕鬼王宗的追殺。小環和曾書書率先抵達了無底坑,此時蕭逸才、李洵眾人也走到了這裡。林驚羽在路上感覺似乎有人在附近出沒,他追了過去。這一邊陸雪琪受到了飛刀傳信,上面寫著堤防偷襲。李洵又出言不遜,污衊青雲前來是找叛徒張小凡,他還譏諷青雲的內亂。此時陸雪琪也趕到了無底坑,李洵見到陸雪琪後便帶人離開。如今就差林驚羽未歸。陸雪琪告訴大家東有毒蜂,北有雨水浸泡的死屍,蕭逸才決定等驚羽回來和大家向西前行。此時驚羽一路追擊,竟發現那人是妙公子金瓶兒。金瓶兒受鬼厲之託,告誡林驚羽無底坑附近的眾人有危險。小環和曾書書在東邊發現了焚香谷眾人,他點燃蜜煉草吸引了大批毒蜂,李洵等人被毒蜂團團圍住,李洵和燕虹發現了哈哈大笑的曾書書和小環後十分生氣。陸雪琪讓大家隱蔽在四周並佈置了陷阱,果然不久玉陽子帶手下來無底坑偷襲,他們發現青雲弟子都躺在地上,無人守夜,便衝上去亂開席子,卻發現裡面是空的。蕭逸才帶人現身,眾人和玉陽子混站起來,膠著之際,陸雪琪從天而降,以神劍御雷真訣重創玉陽子。林驚羽好奇如何獲知玉陽子偷襲之事,陸雪琪拿出了字跡熟悉的紙條,林驚羽 看罷便知一二。玉陽子受傷頗重,他決定繼續前進放手一搏。玉陽子療傷中發現有異動,忽然一棵頭顱拋了過來,玉陽子定睛一看大怒,原來是孟驥。秦無炎和金瓶兒緩緩現身,大膽承認了斬殺孟驥的行為。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傷害,玉陽子自恃聰明,卻為自己埋下了禍根。多年前玉陽子曾潛入逍遙澗,殘殺合歡派弟子並奪取寶物,而就在前幾日的大王村,玉陽子殺了萬毒門弟子數名後得其毒藥,並用毒藥毒殺合歡派弟子,妄圖挑撥兩派關係,幸好此事被秦無炎查出。玉陽子前有毒公子、妙公子,他轉身發現身後又來了血公子鬼厲。

第7集張小凡救下小環秦無炎暗中加害小凡   

身受重傷的玉陽子在樹林裡遇到了秦無炎和金瓶兒,在金瓶兒的質問下,玉陽子才知道自己陷害合歡派弟子、試圖嫁禍於萬毒門的行動已經暴露。一個黑影一步步走來,待走近後,玉陽子驚呆了,因為站在對面的那個人,就是化身為鬼厲的張小凡。張小凡呵斥十年前定海神莊一戰,玉陽子從自己手中奪走了靈石,因此毀掉了復活碧瑤的唯一希望,還曾把碧瑤困在流行湖中一天一夜。玉陽子知道張小凡此番是向自己報仇的,試圖垂死掙扎,讓張小凡放過自己,將來自己會皈依鬼王。張小凡金瓶兒等人根本不相信玉陽子的說辭,小凡舉起噬血珠,廢掉了玉陽子的全身修為,和金瓶兒前後離開了。而秦無炎趁張小凡施法的時候,悄悄釋放了毒瘴,小凡的噬血珠吸入了大量的毒瘴而他卻渾然不知。待小凡離開後,秦無炎對玉陽子施了蟲蠱,使得玉陽子慘死。青雲門一行人前行途中看到了慘死的玉陽子,玉陽子麵目猙獰,全身手腳形狀畸變,驚羽和陸雪琪認為此事應該是張小凡所為,因為玉陽子毀掉了靈石。雪琪感慨,世間只有一種邪術會讓人墮落,那就是恨。張小凡行走在死亡沼澤中,野狗形影不離地跟隨,發現張小凡神智越來越昏迷,但是以為是噬血珠的影響,兩人仍然向前行走,為了儘早找到神水,救活碧瑤。小環行走途中被蟲子咬傷,書書擔心她的安危,便帶她休息了一會兒,因此落在了後邊。行走在前的雪琪等人意識到書書和小環落下了,便四處尋找。書書和小環遇到了蟲陣,並無功法的小環慌亂下狂跑,經過此地的張小凡救走了周小環,把小環帶到了山洞中。野狗看到小環十分激動,但是張小凡神誌昏迷,對著小環叫碧瑤,他腦海裡,都是碧瑤鼓勵自己的場景。野狗看到瘴氣都向小凡的身上匯集,意識到事態不對,小環拿出了隨身攜帶的解毒藥給小凡服下。毒神聽到了秦無炎的計劃,派百毒子去偷襲張小凡。野狗奮力抵抗,金瓶兒也在關鍵時刻趕到,百毒子沒有得逞。金瓶兒幫張小凡封鎖了數脈,但是一些毒氣已經進入體內,要他好生調養體內的真氣。小凡回想起之前秦無炎的舉動,知道是他暗中做了手腳。小環擔心張小凡的安危,執意要和他們一同前行,加上金瓶兒表示會照顧好小環,小凡便沒有再多說什 麼。百毒子無功而返,毒神表示如今青雲弟子日漸靠近,問秦無炎有什麼辦法,秦無炎表示前邊有一片淺灘,裡邊有睡蓮,可以在裡邊施法,而毒神的眼神愈發狠烈,他表示到了用秦無炎的時候了,秦無炎跪地求生,但是毒神仍然在他的體內施了血蠱,讓他去淺水灘中布下血海蠱陣。秦無炎踉踉蹌蹌地離去,他回想起過去的事情,從自己幼年,毒神就在自己體內種下蟲蠱,讓自己時時刻刻感受到萬毒侵蝕,生不如死。他也回想起了碧瑤,因為碧瑤時照亮他生活的唯一光亮。

第8集小凡一路暗中相助念昔日情救下大仁   

秦無炎仰天大笑,一臉悲涼,他走向淺灘,在水中施法,布下了血海蠱陣。而此時,百毒子看到秦無炎的遭遇,看到了毒神的狠心,出言試探,得知毒神早已有了除掉秦無炎的想法。雪琪等人找到了書書,得知小環不見了,書書離開前去尋找,雪琪也要跟隨書書一起尋找小環。蕭逸才抱怨不已,表示自己早就說過不要帶小環進入沼澤,驚羽從中調停,表示自己前去和書書一起尋找小環,要眾人前行至淺灘處,在那裡匯合。小凡要野狗把小環送到大王村,畢竟前路重重危險。小環不肯,金瓶兒從中勸說,告訴小環張小凡現在身上還有毒氣,如果遇到萬毒門的人小凡還要分心保護小環,小環同意離開。金瓶兒陪著小環前行數十米,就遇到了前來尋找小環的書書。書書看到小環的身邊是金瓶兒和野狗,擔心小環有什麼危險,衝上前去指責了金瓶兒,金瓶兒詳細說明了經過,野狗誤會書書沒有照顧好小環,指責了他。小環替野狗說話惹得書書不滿,轉身離開了,金瓶兒告訴小環曾書書這是關心則亂,要她不要和書書置氣,趕快追上書書。待小環離開後,金瓶兒囑託野狗照顧好張小凡,自己要去殺掉百毒子,不然日後合歡派和錦繡坊的人們永無寧日。青雲弟子行至淺灘前,李洵和燕虹也在此處,雪琪要等書書驚羽回來,因為青雲子弟要行動一致。燕虹本想先走,卻被李洵拉住了,李洵想藉雪琪等人的法力順利找到天帝寶庫。燕虹往淺灘處洗手,卻發現自己手顏色開始變化,兩隻手都開始畸變,頭痛欲裂,李洵也被異木纏身。雪琪出劍相救,秦無炎現身,眼看著李洵和燕虹生不如死。書書和雪琪意欲一劍刺向秦無炎,張小凡現身用噬血珠擋住了雪琪的劍,雪琪和書書震驚了。書書衝小凡大吼,質問他為什麼要救秦無炎,因為張小凡很清楚,秦無炎是害死了曾書書外公的人。但是張小凡寥寥數語,讓曾書書明白了他的用意,張小凡表示要么殺了秦無炎,但是李洵和燕虹也會因為沒有解藥身亡,要么放了秦無炎一馬,為李洵和燕虹換取解藥。李洵連連表示要解藥,秦無炎交出了解藥,張小凡帶他離開了。張小凡為秦無炎療傷,秦無炎追問張小凡為什麼要救他,張小凡表示因為他才是除了鬼王之外,唯一能讓自己想起碧瑤的人。其 實,在張小凡的心裡,他在和碧瑤對話,他在向碧瑤解釋自己為什麼救下秦無炎。金瓶兒去偷襲百毒子,發現林驚羽也在暗處,金瓶兒對百毒子出手,百毒子趁機逃走,金瓶兒本想追隨,但是林驚羽攔下了他,追問他小凡的下落。萬毒門的毒神派出了毒人攻擊青雲弟子,宋大仁和蕭逸才在和毒人對戰的過程中都受傷了,有一個聲音在暗中和書書說話,告訴他,用火燒隨後再用玄冰,書書按照此方法,解決了毒人。雪琪問書書怎麼想到這個辦法的,當著蕭逸才的面,書書轉移了話題。書書找到了張小凡,他對張小凡一笑,感嘆到鬼厲的這身衣服還挺霸氣的,他說明了來意,希望張小凡出手救助受傷的宋大仁,給自己解藥,小凡同意了。

第9集青雲眾人遇上魚怪雪琪要小凡回到青雲   

宋大仁和蕭逸才都服下了解藥,宋大仁隨口問起書書是在哪裡找到解藥的,書書不知如何回答,恰好此時,雪琪和驚羽回來,書書急忙走上前去,悄聲追問有沒有遇到什麼事,驚羽和雪琪給書書使了眼色,書書頓時明白了。其實,剛剛,在雪琪和驚羽前去探路的時候,看到了遠處金光大作,推測那是天帝寶庫之處,待兩人已欲轉身離開之時,遇到了毒神率領的萬毒門弟子,但是還不等兩人動手,萬毒門弟子是被不遠處的張小凡施法,打倒在地的。雪琪驚羽趁機離開,他們兩人也猜到了是張小凡在背後相助。蕭逸才聽到了書書雪琪和驚羽的喃喃低語,表示要他們不要再嘀咕了,自己知道這解藥來自張小凡那裡。雪琪不想蕭逸才誤解張小凡,便把張小凡一路相助的事情悉數道來,蕭逸才仍固執地認為如今張小凡已經是鬼王宗的副宗主,正魔不兩立,宋大仁出演言替小凡辯解,他表示小凡一向心善重情義。但是蕭逸才仍然堅持,他提醒眾人銘記此次前來師門的任務。宋大仁只能感慨,最好還是不要和小凡相見了。毒神氣憤百毒子辦事不利,施展了蟲蠱,這讓百毒子痛不欲生,體內同樣被施加了蟲蠱的秦無炎也不得不現身,求師父饒命。毒神對誰都不相信,只是眼前,找到天帝寶物需要人手,所以他放過了秦無炎和百毒子。毒神率領萬毒門的弟子趕往天帝寶庫,前方危險重重,毒神表示身邊就有一個人質。原來,金瓶兒一直穿著萬毒門弟子的衣服,尾隨在隊伍的最後。百毒子要除掉金瓶兒,秦無炎出口相救。張小凡時常假想碧瑤就坐在自己身邊,和自己說話,沉浸其中,專注認真,野狗叫自己他也感應不到。晚上,雪琪等人就地在樹林中休息,驚羽的腦海裡迴盪的還是小凡拒不回青雲,和自己分道揚鑣的場景,一團黑氣突然出現,在斗爭過程中,小環和書書被帶走了。其實,這是沼澤中的怪物——魚怪。但是眾人對此毫不知情,雪琪認為在死亡沼澤的魔教除了萬毒門就是已經成為鬼王宗副宗主的鬼厲。雪琪在尋找書書和小環的過程中,和張小凡相遇,她劍指小凡,但是小凡沒有躲避,也沒有還手,雪琪問張小凡為何不還手,小凡表示昔日並肩作戰之義,相救之恩,鬼厲銘記入心。雪琪把他們的遭遇,小環和書書被帶走的 事合盤脫出,張小凡當即表示自己要前去查看情況,望著小凡的背影,雪琪說出了自己一直想說的話,她要張小凡待此事了結,和自己一起回青雲吧。張小凡表示自己已經很久不用張小凡這個名字了,說完就離開了。林驚羽和宋大仁、蕭逸才阿相一行人在尋找小環書書的過程中遇到了秦無炎的偷襲,大打出手的過程中,驚羽被魚怪帶走。驚羽看到了小凡,他勸小凡醒醒,人死不能複生,小凡聞言卻表示,既然他知道人死不能複生,就應該明白張小凡已經死了。死亡沼澤中的萬毒門、李洵燕虹等人都遭到了魚怪的襲擊。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