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7 17:15:01 | 人氣(2,87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香港正迎來一場“人民戰爭”---一張喚起“坦克人”記憶的香港抗議照片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週日,香港示威活動期間,一名警察拿槍指著抗議者。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張喚起“坦克人”記憶的香港抗議照片

                 ERIC NAGOURNEY 2019年8月27日

一名男子身著白襯衫和黑褲子,手裡拎著兩個購物袋。他盯著一輛坦克。 另一名男子身著短褲和背心,手裡握著一把收起的傘。他逼視著一名拿槍指著他的警察。

作為勢單力薄的公民勇敢面對中國當局的強烈影像,這兩張照片現在被拿來做比較。

第一張照片攝於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抗議期間,抗議活動後來遭到政府的殘酷鎮壓。這名不久被冠以“坦克人”之名的抗議者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這張標誌性的照片在天安門鎮壓事件30年後依舊在流傳。


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一名抗議者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他被稱為“坦克人”。沒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第二張是由《紐約時報》攝影師林亦非週日攝於香港,當時警方在這個半自治的中國領土與抗議者再次爆發衝突。抗議活動現已進入第三個月,這張照片在社交媒體上引發共鳴,已被分享幾千次。對許多人而言,這張圖片勾起了對天安門事件的回憶。

林亦非是西方新聞機構中,少數從一開始就在報導香港抗議活動的攝影師之一。抗議者佔領機場和地鐵站時,他在那裡,他們遭神秘蒙面男子攻擊時,他也在那裡。

時報國際圖片編輯戴維·弗斯特(David Furst)表示,林亦非在抗議者當中有很深的人脈,也一直在密切關注他們的行動。他說,從其報導的綜合性上可以看出來這一點。 林亦非表示,週日他只是在設法時刻關注事態進展。

和平遊行之後爆發了暴力衝突,很多抗議者手持象徵抵抗運動的雨傘。香港警方把槍瞄準了手持棍棒的抗議者,一名警察在另一名警察摔倒後向空中鳴槍示警。

林亦非看著這名身穿短褲背心的抗議者走近一名警察,跪倒在地。 “他說,'別開槍',”這名攝影師說。

警察沒有開槍——但把他踢倒在地。 林亦非的照片攝於片刻之後,抗議者站起身來往後退,手裡拿著傘。

沒人知道1989 年在天安門對抗坦克的男子後來的下落。甚至連他的名字都無人知曉,至少對普通大眾而言。一些人認為,他肯定已經被處決了,也有人覺得他也許倖免於難。

這名香港抗議者的名字也尚不知曉。但看起來他仍然安全。林亦非看到他在人群散去後離開。

現年33歲的林亦非是香港本地人,他說在別處拍過更嚴重的衝突。但在自己的家鄉,感覺就不一樣了。

“我之前在其他國家報導過抗議活動,”他說,“但從沒想像過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香港。”


週六在香港九龍灣,抗議者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週日,香港街頭的抗議者。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示威者周末聚集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週五,裝甲車在位於香港對岸的深圳灣體育中心集結。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深圳部署武裝警察部隊的行動表明,除了派出解放軍,北京還有其他選擇。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深圳灣體育中心的演習包括人群控制的演練。 THOMAS PETER/REUTERS


上週,《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被抗議者捆綁並毆打後,被送出香港機場。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週日,儘管遭遇傾盆大雨,仍有上万抗議者在香港舉行遊行,並無視警方禁令將集會延伸到維多利亞公園之外。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週二,抗議者在香港國際機場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6月底香港的一次抗議活動。中國官方媒體將這些示威活動描述為一個缺乏民眾支持的小型暴力團伙所為。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抗議者於7月1日沖進了香港立法會大樓後,中國官方媒體發表了一系列譴責文章,但沒有解釋抗議者抗議的原因。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國官方媒體的敘事幾乎可以肯定是反映了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國領導人的看法。 WANG ZHA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