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07:56:06 | 人氣(11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詩的意象 ※ 作者:毛翰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的意象 ※ 作者:毛翰

1、於社意象

如果的意象?中人可能不假思索地回答,花雪月、梅竹菊、水青山、黃鶯紫燕等等便是。代西方人也可能作出似的回答,因在他,“整自然是人喻”這樣的命也很流行。意象就是喻人的自然物象、自然景回答,只是不完,自然意象不是歌意象的全部。

雲對雨,雪對風,晚照晴空。
來鴻對去雁,宿鳥對鳴蟲
三尺
,六弓,
清暑殿,天上
曉煙楊,一春雨杏花
兩鬢風霜,途次早行之客。
一蓑
雨,溪之翁。

蒙》篇所列的串意象就不全是自然意象。除了自然意象,有哪些的意象呢?此意不一。其中一見認為,根意象的容,可意象分,除了自然的,有社生活的,人自身的,人造的,人虛構的。

這種可能比,上述《蒙》篇所列的意象就恰好例:“”、“雨”、“雪”、“”、“晚照”、“晴空”、“來鴻”、“去雁”等於自然意象,“途次早行之客”、“溪之翁”於社意象,“兩鬢”、“一蓑”於人自身的意象,“”、“弓”、“清暑殿”於人造的意象,“於人虛構的意象。

這樣將意象一分五,不免有些煩瑣為論述和用的方便起,意象的分,可以考“二分法”,即簡單地分自然意象和社意象。這樣,我不妨“人自身”的意象一般於社意象,如眼睛作窗,頭髮青春的旗皺紋為閱歷和人生桑的見證,都有著天然的聯繫“人造”和“人虛構”之物,如、弓、清暑殿、,以及“人造”和“人虛構”的故事,如大禹治水、嫦娥奔月,也一併歸於社意象。

這樣一分二,簡單,自然意象即物象,社意象即事象。社意象,就是以人種種現象作為詩的意象,包括各事物、人物和人生活景象,以及作生活曲折反映的神仙鬼怪的生活景象。社意象入,其作用自然意象的作用大致相同,也在於抽象情思的具象化,使情思的表含蓄藉。上一章歸納的意象的五作用,也都合於社意象。

 

2、社意象的

意象即事象。造事象,就需要事,就需要借助在傳統詩學“比”手法相的“”的手法。“比”就是物,就是造自然意象。“”就是直其事,就是事。所物以言情,情物也。索物以托情之比,情附物也。物以起情,物情也。”“物”即“事”。事可以是客述故事,事本身就是目的;也可以是借事以抒,其所之事,只是作寄意之象。例如,作為敍事的一,“史”偏重於客史,“只是之史作事象,另寓情思。

意象和自然意象,在中的作用大致相同。人造之物作為詩的意象,自然之物作為詩的意象,在人的感中,是有多大區別的。想,物,自然之梅與詠人造之有什不同?人工建造的亭臺樓閣虛構的天上宮闕大自然幻化的海市蜃,又有多少不同?甚至“人造”的故事,“大自然造”的故事,作為詩的意象,其區別也是有限的。例如,唐人錢珝筆下的《未展芭蕉》:“冷燭無煙綠蠟幹,芳心卷怯春寒,一緘書劄藏何事,東風暗拆看。”就是大自然造的一故事。我們卻把它改成一篇人類創造的故事,只要把“主人公”未展芭蕉,改成一位在深人未的少女就行了,“東風”就是那重色思傾國皇,一切成。

(1)事物意象的

事物包括人的生、生活、科技、藝術、宗教、民俗、災難戰爭育等。其中每一又可分,如“生活”可分為飲食、婚、服、居住、旅行等,“藝術”可分、美、舞蹈、戲劇、文等。人可以將這些事物作意象用於中,以寄

 

低沉的長號,催
煨桑的香,招一群蒼鷹
靜靜地等待著,要上去吞噬
任剖
人口腰刀
在羽毛上抹血,也不

有捶胸足的哭
也不見對死亡的悚
鼓角中喃喃地
仿佛是送

摘星斗,收穫陽光,放牧白

風蕭蕭,添
獵獵飄縷縷肅
轉經筒旋軌跡
出生死界

、豁的民族
不留
骸,不塑雕像在人
岩石般地自大地
光似地去之空
人生的季交替
任生死的花朵枯

從這塊淨地交出自己
從這上送
坦然地走完各自的旅程
──白
《天葬台》

 

是以天葬一民俗作事象入。天葬,系我藏族地:人死後,遺體被送到天葬,由天葬師將其割碎,投喂、雕等禽,以期亡靈隨之升天。人的動機,也在於通過這的葬,展示一個為的宗教信仰所浸透的民族,其朗、曠達的性格,和迥然出的精神世界。而於“天下熙熙,皆;天下攘攘,皆利往”的外界世俗社雪域高原上的天葬情景,卻無異于一個別有意的事象,會讓我等俗之輩從中得到迪。

 

《拳

依然好毒蛇猛海怪山魈甘拜下紛紛了野生物保法/之王告山林媚人為馬戲團的小丑/茫然四/在古羅馬鬥墟上/孤的人/便只能以自己為對

胸腔性的血/掌心攥著莫名的仇/同樂無窮啊/如果機會親赴沙於死命/或運籌帷幄/於股掌之玩弄陰謀/百的人們為之亢的/莫圍觀流氓鬥毆

咫尺拳上/看拳王一身目凶光傲群雄/那真是過癮啊/便是他手下敗將/在最後一秒爬起作困/也能煽起全場觀眾惡毒的情/想到情同行冤家不共戴天/而狂呼加油加油

人心啊竟是如此陋/此刻夜之歌天之舞都已黯然失色/神父的教天使的勸諭也置之後/全世界的士淑女名政要三教九流/蜂擁賽場或一開電視機致勃勃地看這個文明社金巨/甚至天恢恢的法律也網開一面/明致致死不追究/兩個職業業餘的亡命之徒/赤膊上行一你死我活的/野蠻決鬥

 

代人衷的野蠻運動文明的程背道而堂而皇之地忝列奧運項目。拙作《拳》以一充滿色彩的事物意象,意在借題發揮,抨人之休止的鬥爭傾軋,尤其是中人的“窩裏鬥”,譴責人心的險惡,呼

(2)人物意象的

意象入的人物,包括各種職業、各性格的人物,現實人物、史人物和虛構的人物。人物作意象入,也在於抒發詩家情

 

張喬就以累九死一生的退伍老兵的淒涼晚景,寄寓無盡的家和人生之慨:

  少年隨將討河湟,清返故
  十
萬漢軍零落曲向殘陽
          ──[]
張喬《河湟卒》

 

柳宗元政治失意逐南,其一腔憤懣則隱約透漏于家仙人般的孤高自在的意象中:

  翁夜傍西岩宿,汲清湘燃楚竹。
  
煙銷日出不人,乃一山水
  回看天
下中流,岩上相逐。
           ──[] 柳宗元《
翁》

 

玉以待字中的平民女自喻,抒一介寒士才不遇、久居人下使的哀怨和不平:

  蓬識綺羅香,托良媒益自
  
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
  敢
十指誇針巧,不把鬥畫長
  苦恨年年
他人作嫁衣裳。
           ──[]
玉《女》

 

這幾首人物中,《河湟卒》境界廓大,“曲向殘陽”的意象無窮,《翁》略次之,而《女》境界格局小,“他人作嫁衣裳”的意象寓意明。前者是象徵性意象(徵象),後者是比喻性意象(喻象)。二者相比,象徵性意象更為詩家所推重,管比喻性意象亦不乏佳作。

如朱
慶餘獻張水部》“洞房昨夜停紅燭,待堂前拜舅姑。妝罷低眉夫婿:眉深時無?”通過對新媳婦見公婆之前的惶惑不安的情的描,含蓄地表自己近科考的緊張心理,和希望得到舉薦的急切望。曾任水部外郎,世稱張水部的籍旋即有《酬朱慶餘》:“越女新心,自知明更沉吟。齊紈未足,一曲菱歌敵萬金。”以采菱姑娘秀外慧中歌喉出,鼓有信心。一答,在史上傳為

 

時間──
她拿棍子
著小夥子走,
過臉
著她家大丫:
“哪有女娃招後生?
十七大八不知羞……”

昨晚上──
她拿筷子戳著三
女的
咐著:
“抹抹嘴
兒還快走!
省得他,
在咱家
兒幹咳嗽……”
──
志民《倔老婆子》

 

中,志民(1926-1998女,她先後兩個戀愛中的女的一以之的斥口吻生著微妙的化,人意在通過這一人物意象,折射出代的步和念的更新。

 

表妹們總是很柔很美
穿月荷色布衫平底鞋梳好看的

表妹
月光一走路
切得有一點聲
表妹
最流行的裝飾線裝書
古典和一枝梅花
暖和的
表妹
普遍瘦弱

表妹戚都有一
寄人下的感
黑蝴蝶出小巧的檀香扇
表妹
要流好多好鹹澀
心晴朗
表妹很含蓄
表妹
笑不露

表妹的偶像通常叫表哥
表哥在
尾一般都出家了或者
上另一少女
使表妹
們總要在最後的特寫鏡頭裏
大口大口往繡滿的素
平平仄仄地
一枚枚芳心……

很久很久以,中的表妹
就是這樣落寞地生和凋
──詹永祥《表妹

 

表妹的模特是《紅樓夢的林黛玉林妹妹吧。林妹妹穿戴雅致,梳好看的式,為悅己者容。捧一卷線裝書是《西廂記?林妹妹為鶯鶯的故事息。天生愛詩,偏好弄梅,香惜玉,多愁善感,林妹妹是病美人。蝴蝶自然是梁祝所化。要得俏,一身皂,黑蝴蝶是蝶中最俏者,是理想情的象徵,可惜不到。林妹妹感到紅顏命薄故而潸然下。

果然,林妹妹最後
血焚,使其悲人生出個淒惻動人的高潮。在人看,林妹妹的情悲、命不是個別的偶然的事件,而是舊時女性的共同悲,所以詩題作“表妹”,強調這個複數句天、柔媚容,訴說千百年封建教禁下的中女性(以及男性,不然,表哥出家呢)的憂傷哀怨,得十分得。而從純的角度看,“表妹”作意象,人物意象,它在自然意象,如一枝病梅、一的作用大致相

 

天地是牢,日月如囚。
:我可以吃,
但我不能
你自由。

黑也幽幽白也幽幽,
那“”字
  是王者之口──
金口玉牙威威然堂堂然疏而不漏,
著,風淒血冷,
是虎你
著,得皮老骨瘦。
流倜的少將軍
  
蒼蒼白了……

生幽之辱之而不之,
這東方式的虐殺專嚼好男的骨肉。
叫你天天滴血,
無處喊冤,而無處呼痛,
無處用自己的手自己的
穿三千鐵欄
  砸碎王者的
陋!

最可悲英雄以英雄,
五尺
寶劍不能自救。
人的命,一個種族的命
另一
  活著或死去才能
尾或開頭
深刻的悲使我
  每一流血,
每一根手指哭泣……
敲敲我
額頭
敲敲我
的骨
人的音每每一出口,
便
血封喉?

牢是自身牢,
  囚是自身
囚。
──少
老矣,尚能否?
身前一柄佩
身後五百佛
能把世界拯救?

老人透澈如站在生之上,
:莫談塵事。

 

是王久(1953~下的《張學老人》。張學位特定的史人物,一旦作意象入,其寓意就超越了特定的境,而具有普遍性了。不同的者,以不同的地位、不同的心境去,自會讀出不同的意味。

(3)面和情意象的

自不必,抒情也需要有一故事情,至少是一生活面。面是情的基本位,是某一空中人物活動構成的生活面。如果情是一冊連環畫是其中的一面和情中的作用也相於意象,在於使的情思有所寄使其藝術多姿多彩,曲其妙,避免思的同。看我熟悉的一些唐名篇: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君更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王
《送元二使安西》

 

  朝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
  
岸猿啼不住,舟已過萬重山。
             ──李白《早
白帝城》

 

  去年今日此中,人面桃花相映
  人面不知何
去,桃花依笑春
             ──崔
都城南

 

  清明時節紛紛,路上行人欲魂。
  借
酒家何有,牧童指杏花村。
             ──杜牧《清明》

 

渭城客舍酒,友人出而去;江而下,逐客意外歸來;人面桃花有,奈何人非物是;欲酒家醉,行人示牧童……在這類抒情詩裏,作為敍事成分的面,是人情思的不可或缺的載體,也是美的重要成部分。

七七事後第二年,田1916-1985)鼓人民起抗日救亡的牆頭詩《假如我不去打仗》,其中也有一個場面,一個讓國心,讓國法忍辱偷生的面,一使詩獲得感人的藝術力量而有標語面:

 

假如我不去打仗,
人用刺刀
死了我
要用手指著我的骨頭說
“看,
是奴!”

 

五十年代一枝秀的捷(1923-1971,其《吐番情歌》一中,乎每一首都有一個優美的情而洋溢出人的民族情和樂觀向上的代精神。首《瓜姑娘》:

 

湖瓜田百里,/湖瓜名全疆,/那個種瓜的姑娘,/姑娘的名字比瓜香。//棗爾汗眼珠像黑瓜籽,/棗爾蛋像瓜瓤,/,/好像瓜蔓蔓拖地上。//年人走她瓜田,/都央求她摘嘗嘗,/瓜子吐在手心上,/回家在心坎上……

某年某月,我有機會下渝州、穿中。航程中,邂逅一縷纏綿。改《詩經鄭風》之《有女同舊題,作《有女同舟》:

是曾照文君、昭君的那/你的名字就是一首/月穿千年古意/忽又亮我金秋的

在甲板上,我猜你的身分/影星、模特導遊小姐/你都搖頭/那你是江心出的美人魚嗎/你笑了,我吐露了你的秘密/包括芳和初的失意/感傷時你含的眼睛勇敢地/望著我,一天涯浪子/也失對視著,半小前/素不相的南少女

江岸,延
綿百里的奇峰壁/偶爾點綴著岩羊、舍/雲霧間傳說總顯老而迷

,我唱歌好/於是你抱厚厚的南/一,在船我沉醉于不知何方仙鄉軟語/多好哇,只有一個聽眾的/唱音樂會,多好哇/這峽江之行,一個淒美的逃逸/臨別,你留下電話號碼/提醒我,不要女孩/消失在她那座多的城市

達終點碼頭奈的航程便化作一支旋律/那旋律憔悴在秋中/是如此的助/她自己需要有人扶呢/人憂傷,她如何得起

 

其中的情基本上是原原本本地取自生活,不曾作什麼虛構,作者只是在述一故事。成之後,我自己都驚訝來還可以有如此作法!待回到我習慣的作法,除原生的生活情,借助喻象,又得小一首,曰《》:

 

我那一首
平平仄仄的

填不
你天般的小夜曲

九月
漸遠

無題

尾竹
昨夜星辰
我沉重的
韻腳
跨不出唐人故居

 

清人吳喬有一段名言,“意喻之米,文喻之炊而為飯喻之酒。米形,酒形質盡變。”其,酒也有不同的造方法,米形,酒也未必形質盡變。酒有米酒和白酒之分,和抒情之分。保留著米形,即保留著原的生活景和情的,是米酒,是;形質盡變的,是經過,去除了米糟的白酒,去除了事成分的抒情

面、情於避免思雷同,成就一首值,也是行之有效的。如果》的“”、“曲”之喻可能他人撞,前方既可能有車擋道,後面也可能有車襲來,《有女同舟》的情使之很難與人不而同,到一窄道上。

在另外一些候,中的面、情可能不是從現實生活中採擷來的,而是虛構的,幻想的,只存在於虛擬世界、幻世界,只存在於與實數世界相虛數世界,與現實世界相的影子世界。如人郭璞《》(其二):

 

青溪千仞,中有一道士。
生梁棟間出窗戶裏
此何是鬼子。
翹跡潁陽河思洗耳。
閶闔西南渙鱗起。
我笑,粲然
蹇修
不存,要之將誰使?

 

借仙界漫餐霞露的瑰,表視權貴意仕、不屑於世功名利祿的超然與憤激情虛擬的游仙情成了抱的好寓所。

穆旦(1918-1977)的《神的形》可作詩運虛擬的一個範例。似于人四十年代的名作《森林之魅》和五十年代的名作《葬歌》,它以戲劇化手法,虛擬了四角色:“神”、“魔”、“人”和“力”。通過這角色的對話,明地表著一個對於今天的者已不陌生,而在代迷信的香火正旺的文革後期,則顯得世人皆醉斯人醒的石破天的主力使神腐絕對力使神絕對,神的腐使神的治失去了合法性,使得魔有機會和可能探神器,而魔掌握了神器之後免又重蹈神的覆……中表憂國憂民的限悲慨,表人性的弱,包括力欲、裁欲的透闢瞭解、情鞭,和於人的深切思。此詩寫于文革鬧劇閉幕的1976年,也是人去世的前一年,也許幾個月。“其也哀”、“其言也善”的言表也一洗玄人以平淡、永,一派返樸歸真、清如水而波的感

 


浩浩
蕩蕩,我掌握史的方向,
有始有
,我推著巨前行;
走了魔,世全由我主宰,
天天到我的教堂致敬。
我的真言已
化入日常生活,
得它曾引起多大的情。
我不知度
多少利的光,
可是如今,我的
系像有了病。


我是病因。你
我的限要求
就使你的全身生出
限的腐
無厭,以為這樣最安全,
被我腐得一天天更保守。
你原
從無到有,力大無窮
一天天的
禮贊把你催眠。
不知那都是我你的酬?
你的任性,人心日漸變冷,
在那心
窩裏有了另一要求。


那是要求我。我在人心

重新
立了和你新的抗,
而且把正
誠實,公正和
你那拿出做我的營養
擊敗的是什?熄的火炬!
可是新燃的火炬握在我手上。
然我受著你威的制,
但我已在你全身
開闢戰場
決鬥吧,就要決鬥刻,
萬眾將推我史的方向。
呵,魔鬼,魔鬼,多
陋的名
可是看吧,等我
地下升到天堂!


神在
召,們擊敗魔,
召,們擊敗
厭惡了神,也不信任魔,
們該首先擊敗無限的力!
神魔之在我們頭行,
了多少
不,不是旁
,而是被迫捲進來
望,像了自身的利益。
打倒一
呼一,失望無窮
絕對力得到了利!
神和魔都要
絕對治世界,
而且都
把自己扮得美
心呵,心呵,你是
這樣容易受
在,我已看到一真理。


人呵,
別顧你的真理,別猶疑!
只要看你
們現在受的束
我是在你
和培育,
我的形象可以任由你
塑造。
只要推翻了神的
治,看吧:
關係將異和。
我是代表未
和你的理想,
道你甘心忍受神的迫?


,哪里有迫,哪里就有反抗;
推翻了神,入天堂。


而我,不
的幽,躲在他身後,
不管是神,是魔,是人,登上
座,
我有各
他的誓言,
以我的腐
蝕劑伸入各角落;
不管原
是多的形象,
最後……人已多少次
體會了那苦果。

 

3意之象

物象入,其作用是立象意的。有候,人在中描景物,不是了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而只在感自然造物的神奇,只是禮贊那景物本身的美。寄意之象,可能成了“意之象”;托物言志,可能成了“玩物志”。事象入,也可能只是事而已,別無寄意。

(1)得象忘意又何妨

子主“得而忘筌”,“得意而忘言”。意思是,就像捕得了魚兒就可以忘掉具一,悟得了意就可以忘掉言。用以論詩,後人在“意”“言”之加入了一仲介──“象”。意、象、言,遂為詩之三要素。在意象中,人以言造象,以象寓意,言是用來營造意象的,意象是用寄寓情思的。因此,情思得以傳達了,就不妨忘掉意象;意象得以造了,即不妨忘掉言。“得意忘象”、“得象忘言”遂成前人津津道的作及鑒賞中的一至境。但是,在作和鑒賞中,也不必是“得意忘象”、“得象忘言”的。

譬如,有
時為不可以反過來“得象忘意”呢?當詩人手植一意象,如“明月松照,清泉石上流”,如“二十四明月夜,玉人何教吹”,意象靈動,明可人,此中依稀有真意,但那寄在“可言不可言之”,那旨在“可解不可解之”,者又何必冥思苦想,上下求索,析,“把這紛擾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呢?

詩無達詁時無須達詁,但得美,又何仁乎智乎?甚至“知人世”的功夫也不妨省去,,醉其象,不知其人,不知其意,也有什不可的。講圍棋,個圖形很好看,但得目,又何必錙銖計較辨其戰術然,是一很高的弈境,前提是弈者和弈者都具有很高的棋

而忘筌,乃是一唯目的的思方式。只要目的到了,便可忘掉一切為達目的所曾經運用的手段和經歷程。只要得到了,那所曾使用具及捕魚過程都可而忘之。其,手段(及程)目的,未必只有種關係模式。在某些候,我可能更看重那工品般的造型精美的具,和捕、垂的充滿樂趣的程,而不在意最終獲得了多少魚兒──不是“得而忘筌”,而是“得筌而忘”。超然于功利目的的人,如姜太公,是不會為幾條鮮魚而忘乎所以的。七月七日鵲橋,也不是了孕育一小牛郎。

的意象經營意。目的淡化之後,手段(及程)本身就成了目的,家便不妨“得象而忘意”。

(2)自然意象的非意象化

物象入
,大致有兩種情形:

一、旨在立象
意。此狀寫景物的目的,在於表有所寄、有所附。意象置是景,意置象。人的興奮點在於托物言志,借景抒情,以象寓意。

二、
物而已。此狀寫景物的目的,在於再自然美,呈示景物自在的值。其中可能具有的喻意味,漫不心。其詩給人的印象是,得象忘意,玩物志。

在中
國詩史上,托物言志、借景抒情一路,一直被認為之正宗 ,受到推崇,而玩物志、得象忘意之作的存在受到疑。“物之作,在借物以寓性情,凡身世之感,君乎其,斯寄託遙深,非沾沾焉一物矣。”歌必於政治教化,必以美刺,持這種唯政治功利是用主義詩觀的白居易,更是否定“余霞散成,澄江”式的物之作,認為“不雪、弄花草而已”,“麗則麗矣,吾不知其所焉”。王式的山水,即便不被否,也要強調其社的、人生的喻意味。而在某些西方人看,山水景物只是主的客觀對應物,山水景物入更不能立自足的、粹的存在。

這當然是失之偏的。就像我,偏重客觀敍史的“史偏重主觀評史的“”,有著同的存在值一,我應該,偏重描摹客景物的、得象忘意的“物”(恕者生造),偏重抒的、以象寓意的“”,是有著同的存在值的。詠歎自然的篇,其中有人生的或社的寄非判藝術品位高下的標準求寄實際上是否定詩對自然美的粹的摹詠歎

這裏兩點可以疑:一、是不是所有的都必有寄者是否就有存在值?二、如果一定要有寄,那?身世之感、君是寄,政治喻、思想教化是寄,而自然之物之,是不是也可以作

如果
在王川集二十首》,《文杏》“文杏裁梁,香茅結為宇。不知棟裏雲,去作人雨。”是以山中悠悠白化雨人隱約出世入世的彷徨,那《辛夷》“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人,紛紛開且落。”只山中芙蓉自自落,又寄呢?遠離塵世的自得意或寂寞

生活不必是人唯一的興奮點,置身大自然物我忘的,有何妨而又,不刻意寄“身世之感,君”呢?

古往今
,物象入,托物言志者庚信《秋夜望單飛雁》:“失群寒雁,夜半單飛在月奈人心,今暝渠俱不眠。”以秋夜孤之雁,寄破家亡、身世零之慨,到菊、梅、於吟石灰以明志,比比皆是,不。但有寄寓“身世之感、君”,或寄意淡,若有若,也為數不少。例如,駱賓王七詠鵝》,只在摹擬鵝的天真漫模

 

蘇軾《海棠》只在表花的可花之

東風嫋嫋泛崇光,香空蒙月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紅妝

 

日照香生紫看瀑布前川。
流直下三千尺,疑是河落九天。
──《望
山瀑布》

楚江,碧水流至此回。
岸青山相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望天
山》

 

山瀑布,於楚江天,李白也只是摹,只是驚歎自然山水之雄奇美妙,並沒於人生或社的任何寄。有人,李白過對國壯美山川的描,抒人的愛國之情。似乎有些牽強。如果峰、天山坐落在外仙於出途中,呼“疑是河落九天”,感“孤帆一片日邊來”,又是抒了什呢?不至於外的瀑布就不能“流直下三千尺”,外江就有“岸青山相出”吧?

 

纖細如一握楚腰/在風裏/甩開蔥綠的水袖/嫋嫋婷婷/舞出千古流//二十四橋簫聲/化作婉黃鸝落一路清幽/五亭之下/引出多少明月/在碧波中漂浮//北海的白塔飛來/依依不再走/隔江的金山涉水而/分一片奇峰/在湖中淹留//最多情是水垂柳/把綿綿幽思/寫滿蕩漾的綠綢/是杜牧的是姜白石的能猜透
                    ──
河浪《瘦西湖》

 

昔日蘇軾出守杭州,一句“欲把西湖比西子”即千古唱,後人再度游,往往是眼前有景道不得,敢再以美女取喻?今人河浪(1941- )此番知州瘦西湖之一“瘦”字,喻以雅好腰的楚王中那婷婷舞女,已神形肖,仍不免怯。乃再三調藝術想像,以簫聲月色勾天上,白塔奇峰聯絡江南,垂柳波拂為壯聲色,可用心良苦!而河浪此篇僅僅禮贊自然山水別無的。

詩畫同理。曾深受封建教禁的中人,在人體藝術這個領域,清,卻總不清藝術與色情的界此,有的美家提出了一個簡單標準:表的作品,有寓意的為藝術寓意的色情。這顯然又失之偏、武,甚至之嫌。竟人是一美妙絕倫的造物,能用作意象另有寄固然好,僅僅展示其自身的美,包括女性的柔之美和男性的陽剛之美,此外別無,也不是什大逆不道。有於社的或人生的寓意,有於哲的或宗教的寄不是判一首以及一幅、一支曲、一段舞蹈的藝術值高下的標準

“言志乃
人之本意,物特人之余事。”如果這裏的言志是指托物言志,物是指“物而已”,事”和“本意”也可以三七,二八,一九,但不至於十零吧。我然也的托物言志,主張詩應該無所寄。我只是認為,“托物言志”或“玩物志”,偏重寄人生情會憂思,或沉迷自然之美,禮贊自然造化,兩種詠可以存。

近人周《介存齋論詞雜著》有:“初學詞求有寄,有寄託則相宜,斐然成章。既成格調,求託則指事情,仁者仁,知者知。”究其,他是有寄,只是,以致“作者未必然,者未必不然”。而拙著這裏標舉的,是得象忘意、玩物志式的,是真正的讀這種無仁者不其仁,智者不其智,作者未然,者何必然。

(3)意象的非意象化

要表的,是人的主世界,和人所面的客世界。在主世界一方,要表的是情、理、美,即世界和人生的情感體驗、思想悟以及美感受。客世界要求於的,物和事,自然之物,之事。其所之物、所之事,可以作意象,寄寓主情思,也可以不作意象,只是物、事而已。

意象中,有,它的寄意可能很淡,中我所能體會到的,只是淡淡的情,若有若的思。或者,社事物、人物、面和情等,有時並不是作的意象入的,不是希望通過對的吟,另抒情。它本身就是吟的物件,而不是徵象或喻象。它已不再是手段,而是目的。這時,一般作意象的事物、人物、景和情,已非意象化了,其也不再是“立象寓意”的抒情,而只是“口述故事”的,“筆錄”的史

人以詩筆記錄生活最多最成功的,大概莫於杜甫,他的“三吏三”等號稱詩史。於杜甫這樣以史,也有人不以然,認為,缺少空靈蘊藉之美。有人聲稱三李(李白、李、李商)的浪漫瑰麗詩風的“寫實”敬而之。然而,竟除了表功能,詩還有再功能;除了教化功能,詩還認識功能。在孔老夫子那興觀群怨之,也有“多鳥獸草木之名”的功能。管後者可能是次要的,或者不是歌最的。即便是“物以托物寄興為上”,也不能否定甘居其下、意寄物和事之的存在意看杜甫《近序:

 

永泰元年,郭子儀與紇約,共吐蕃。此年二月,吐蕃朝,詩紀其事。

犬戎遁逃,牧不敢侵洮。
渭水逶迤白日
瑟秋高。
崆峒五原亦
事,北庭中使。
聞贊普更求,舅甥和好應難棄

 

僅僅是“詩紀其事”,事即其目的,事之別無它意。不管你喜歡與否,之一格。首《江南曲》津津道於江南土民俗,曲同工:

 

江南人家多橘姬舟上
土地卑
濕饒蟲蛇,牌入江住。
江村亥日
長為市,落帆度橋來
青莎覆城竹
屋,井家家潮水。
長幹午日沽春酒,高高酒旗江口。
樓兩,夜唱竹枝留北客。
江南
歡樂多,悠悠處處盡經過

 

而陶明的《桃花源詩並記》,前之“”:“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溪行,忘路之近。忽逢桃花林,百步,中無雜樹,芳草美,落英繽紛人甚之。前行,欲其林。林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口入……”已經讓心旌曳,不勝嚮往之至了,作其主部分的刻意抒情的,倒有像是蛇足,一般者甚至只知《桃花源》,不知有《桃花源》:

 

嬴氏者避其世。黃綺之商山,伊人亦逝。

湮,來徑蕪廢。相命肆耕,日入所憩。

桑竹垂餘蔭,菽稷隨時藝。春長絲,秋熟靡王

荒路交通,犬互吠。俎豆古法,衣裳新制。

童孺行歌,斑白歡遊詣。草榮識節和,木衰知風厲

雖無紀曆志,四自成。怡然有餘樂,于何智慧!

蹤隱五百,一朝敞神界。淳薄既源,旋複還幽蔽。

游方士,焉測塵囂外?躡輕風,高舉尋吾契。

 

憾的是,這種詩並記”的形式至今被沿用著。往往是詩題之下,先個見死不救或的什足以出世日下人心不古的新或故事,引出詩興,然後以分行文字大感慨。作為讀者,遇到這種作品,我通常是匆匆覽過其“”,不再其“”的,因在知道其所之事以後,我完全想像得出,它接下要抒什情,言什理,感什慨了。然,得好的除外,例如前述文福的《美》。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