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盆警訊容易被忽視 顧... Toyota WISH首賣不看盤也能輕鬆獲利40趴 國安局私菸案 黃國昌:...
2019-06-16 19:28:55 | 人氣(882)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超級科技─《天外寄生》作者:*迷路的魚*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天外寄生”的图片搜索结果 

              超級科技─《天外寄生》作者:*迷路的魚*

﹝簡介﹞

黑科技原指非人類自力研發,淩駕於人類現有科技和認識水準,乃至於缺乏科學根據違反自然原理的科學技術。這種超越時代的科技,用在好處可以讓人類文明進步,用在壞處能夠破壞文明。

被天外生物寄生的陳央,本是一個普通的地球人類,但現在他需要面對一個難題,擁有了超越現有水準的科技,他該如何使用?

不過,在此之前他要面對另外一個問題,寄生在他身上的天外生物,可不是一個易於相處的好夥伴,相反,最可惡的犯人也不能形容它的邪惡。

它對人類抱有的態度,關系到人類的未來明天,不論是為了自己還是全人類,陳央首先要學會的,就是如何與一個“外星人”相處。

 

第一章 來自天外的寄生體

炎熱的夏季,太陽的火熱與知了的叫聲總是令人煩悶,在午後兩點鐘的時間裏,就更沒有多少人願意從屋裏出來走動了。

陳央抬頭看了看過往的車輛,在這老舊的社區中,並沒有安置什麼紅綠燈,過馬路時就必須要小心謹慎,畢竟上個月一死兩傷的慘劇還在提醒住在這裏的人。

看到沒有車輛了,陳央走過馬路,低垂著頭,慢慢挪動腳步朝著自己樓房走去。穿過一條破舊的巷子,小心避開地上的積水,深入走了約有幾十米距離,陳央的腳步終於在一座八十年代修建的五層小樓房停下。

在這條巷子裏面,緊挨著許多這樣的小樓房,一眼望去晾衣架、衣服褲子雜亂不堪,讓人不禁皺起眉頭。然而就是在這樣臟亂的環境下,這條巷子裏面卻居住了許多來自天南地北的年輕人,為了在東海這座國際大都市尋找出人頭地的機會,他們“心甘情願”居住在這裏,為的就是這裏的便宜房租。

當然,陳央不在此列,他的身份“高人一等”,可不是那些一窮二白的闖蕩者,而是具有龐大的資本,他便是這座小樓房的擁有者,也即是住在這裏的年輕人們口中,深惡痛絕的房東之一。

雖說陳央作為房東似乎年齡顯得有些太過年輕了,才二十四歲的年齡明明應該沒多少資產,但陳央是個“富二代”,這座小樓房便是從父母手中繼承下來的。

有了房子,只憑借著房租,陳央就能夠不必出去工作,天性懶惰的他也樂意如此,畢業後找了幾份工作都不怎麼滿意,便乾脆放棄工作,反正有房租在手也不怕會餓肚子,更何況父母給他留了一家面店,也能增加些收入。而且他很樂觀的認為,等到以後政府拆遷這裏時,他還能有筆巨額的拆遷費等著他,未來簡直不要太美好!

可美好的日子卻在昨晚被打斷了,甚至連他的未來也無法保障,陳央想到這裏,內心就是一陣劇痛。

打開樓下的房門,陳央直奔自己一樓的住所,作為房東,本來有權利選擇最好的居住環境,但陳央卻並不喜歡二樓乃至更高的樓層,小時候遭遇到的地震已經在他內心留下陰影,下意識的不想長時間居住在高處,免得遭遇地震時來不及逃跑。

拿出鑰匙開啟房門,按下門口的按鈕,兩室一廳的房子頓時暴露在燈光下,陳央的臉色顯得更加蒼白了,他默不作聲拿起水杯抿了一口水,嘆了一口氣。

“砰!”

水杯突然陳央從右手滑落,摔在地上發出巨大的響聲,陳央神色大變,驚恐地看著右手不受控制地開始扭曲,猶如橡膠一般,陡然伸長一米之多,情形之詭異令人不敢置信。

但後面的一幕情形更令人心中發寒,變長的右手彎曲過來,本來手掌的中心位置,開始逐漸撕裂,一層層肉芽翻滾不休,很快變為了一張“嘴巴”。

對,形狀猶如人的嘴巴一樣,長在手掌的中心位置,但這張嘴巴裏面可不像人類的嘴巴那般友好,而是上下布滿了寒光淩淩的尖銳利齒,簡直就像是大白鯊的嘴巴。

右手的劇變才一形成,陳央的恐懼表情剛一浮現,橡膠似的右手猛地化為一道虛影,下一刻,陳央左臉劇痛,被一掌扇得口水橫飛,一聲慘叫跪倒在地。

“人類……”

扇完陳央的左臉,右手根本不受陳央影響,自主地彎曲伸縮,俯視著跪倒在地的陳央,居然從那張“嘴巴”裏發出了聲音。

“我不想再說第二次,假如你還敢不聽我的話,我不介意讓你再次感受一下痛苦的含義。”

“我、我不敢了……”

哆嗦著身體,陳央跪在地上,埋著頭恐懼萬分。

“哼,幼稚的行為,你以為去尋找你們人類的治安維護者,就能解決問題嗎?以你們人類現在的科技,想找出你身體上的問題,無疑是白日做夢。”

右手不斷伸縮,時不時地把“嘴巴”靠近陳央的臉頰,令他更加恐懼。

是的,現在陳央知道,這個“東西”說的話並沒有錯,他恐慌之下,急病亂投醫,天真的以為派出所的員警真的會幫助他,可是當他在派出所報警後,要不是他反應及時跑得快,相信他現在已經在精神病醫院等待檢查了。

對,世界上沒有人會相信陳央說的話,或者說,就算有人相信,陳央也不敢去說了,冷靜下來的他覺得,先不說有沒有人會相信他的“胡言亂語”,就算真有人相信他了,只怕自己離死也不遠了。

此刻的陳央,真是後悔無比,昨天晚上如果他不到處亂跑的話,也許就不會如此倒楣的遇到這種來自天外的未知“東西”,也不會被其寄生,更不會有其現在的糟糕命運。

更叫此時的他恐懼的是,明明昨天晚上寄生後,這東西說話還斷斷續續,猶如嬰兒牙牙學語,可現在,這東西說話居然便如此流暢了,它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人類最大的恐懼來自於——未知,陳央不知道這個地外生物是如何辦到的,他也沒多少興趣去思考這其中的原理,他只知道,這東西對他絕對不友好。

從昨晚到現在,時間差不多過去十六小時了,他就挨了五個巴掌,三十下“腹擊”。對,自己的右手竟然荒謬的攻擊自己的肚子,這他媽的是在開玩笑嗎?

換做以前,陳央肯定覺得這無疑是個笑話,但現在,被天外不明生物寄生了過後的右手,卻讓這個笑話成為了現實,可真正面對這個笑話,陳央卻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了。

“現在,站起來,給我倒一杯清水,快點。”

陳央身體一哆嗦,面對這東西說出來的話,臉頰火辣辣的疼痛不敢讓他違背,連忙站起身,顧不得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用左手倒了一杯水端在右手旁邊。

右手仿佛化為了橡皮泥,能夠自由伸縮不說,還能進行變形,只見其五指猛地伸長數十釐米,好似五條繩子一般纏繞住水杯,拉近“嘴巴”邊上倒了進去。

一杯清水不到兩秒鐘便已見底,右手放開杯子,陳央眼疾手快,趕緊用左手接住,避免了這個杯子遭遇上任的慘劇。

“那個……”

陳央遲疑了下,囁囁嚅嚅不敢說出來。

“你有什麼話想說嗎?”

右手繞了一圈,布滿利齒的“嘴巴”靠近陳央的臉,駭得陳央額頭冷汗直冒。

“你的心跳在加快,身體也在冒汗,你似乎是在做什麼艱難的選擇?”

右手“嘴巴”離開了陳央的臉,在空中旋轉了一圈,突然伸長按下了客廳電視機的按鈕。

電視機“啪”的亮起,熟悉的中央新聞頻道畫面出現在陳央的視線裏。

換做往日,陳央絕無興趣看這樣的新聞,但在今天,他卻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比幼兒園裏的小孩還要乖巧,簡直比聆聽聖諭還要虔誠。

“以後,你每天必須抽出一個小時時間打開電視……”

“為、為什麼?”

“啪!”

一絲血水從陳央嘴邊滲透出來,他用左手捂著臉,驚恐地看著右手。

“我說過的話,不想再說第二次,記住,每次如果你讓我再說一次,就要挨一巴掌。”

“我、我記住了。”

顫顫抖抖,陳央面對這未知生物,不敢反抗。

“好了,你剛才有什麼話,現在可以說了。”

右手盯著電視,“頭也不回”。

“我、我……”

陳央鼓起勇氣:“那個,請問你寄生在我的身體上,到底是想幹什麼?”

“啪!”

 

第二章 化客為主

“你、你又打我?”

陳央快哭了,這十六個小時挨的打,比他這二十多年還要多。

“你以為我想寄生在你這卑微、醜陋、渺小的生物中嗎?”

右完陳央一巴掌後,放下一句話,卻沒有解釋陳央的問題。

“那、那你什麼時候走……”

問完這句話,陳央趕緊用左手捂住臉頰,心驚膽顫的迎接又一巴掌。

但出乎意料的是,右手並沒有打他。

“等完成我的目的時,我自然會離開。”

右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很奇怪,只有一張“嘴巴”的右手,明明沒有眼睛,陳央卻感覺出了那股冷意。

恐懼在內心滋生,陳央低著頭,牙齒一咬,鼓起最後的勇氣問道:“那你有什麼目的?我、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能告訴我,我一定拼命幫你完成。”

“沒那個必要,我不在乎你的感受,只要你聽我的命令就行。”

右手就像對待一個蟲子一樣,有些不耐煩了,“人類,閉上你的臭嘴,接下來一個小時之內,不準說話,不準動。”

陳央第一時間閉上了嘴巴,比聽父母說話還要順從。假若他的父母看到這一幕場景的話,肯定會後悔,小時候下手還是太溫柔了。

陳央看起了新聞,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認真”看新聞,但本性難移,看了十幾分鐘後,他就左耳進右耳出,眼睛都失去了焦距,一片高僧坐禪“風範”。

老人們常說,現在的年輕人浮躁無比,一點耐心都沒有,這話絕非沒有道理,以前的陳央最大的毛病就是沒有毅力與耐心,像長不大的孩子一樣,對自己沒有興趣的事情從來只有五分鐘熱情,失去熱情就要放棄。

甚至發展到後來,有強迫癥似的,與朋友吃飯等人等個一兩分鐘都如坐針氈,焦慮無比,乃至會在朋友來後大發脾氣,一來二去弄得朋友覺得他很古怪,覺得這人不可深交,交情也就淡下來了。

可得過強迫癥的人就知道,強迫癥發作起來,根本由不得自己,盡管陳央覺得自己這麼做不對,可呆坐一會就總是焦慮急躁,怎麼也忍耐不下來。

然而此時此刻,若是陳央的朋友在現場,肯定會驚訝到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那個在位置上坐不到幾分鐘的陳央,今天居然能夠老老實實坐了十幾分鐘,更恐怖的是,坐姿比軍人還要端正,十幾分鐘愣是沒有動彈哪怕一絲一毫。

一個小時後,冷汗浸濕了後衣的陳央,終於聽到了右手發布的命令:“把電視關了。”

如釋重負的陳央站起來時差點摔倒,用左手揉了揉發麻的大腿,趕緊以最快的速度來用遙控器關閉電視機。

“接下來,去把電腦打開。”

打開電腦?

陳央有點疑惑,但不敢違背命令的情況下,只能走進自己的房間打開電腦。

電腦緩緩開機,經典的XP圖像慢慢在螢幕上浮現。

“太慢了,太慢了……”

右手發出不耐煩的聲音,在空中凝視著螢幕,小拇指陡然伸長一米之多,卷住鼠標控制著移動。

見到這般詭異的一幕,陳央嚇得臉色發白,眼見這麼恐怖的事情竟然出現在自己的右手上面,換成任何一個人來也不會比陳央好過。

老舊的電腦終於開啟了,右手控制著鼠標,點擊瀏覽器上起了網。

“請、請問你打算,打算幹什麼?”

用著討好的語氣,陳央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閉上你的嘴巴。”

沒有回答陳央的詢問,右手還在瀏覽自己需要的資訊。

陳央只好從螢幕上尋找這個未知生物的打算了,但他只看了一眼,登時就無語了,因為在右手的操控下,螢幕的瀏覽速度根本就不是人類肉眼所能接受的,陳央才看見了開頭幾個字,整個頁面就瀏覽到底關閉了。

十幾秒之間,幾十個頁面開關不斷,終於,陳央這臺陳舊的破電腦卡死了崩潰了。

叫你看這麼快,這下好了吧。

心中才生出一點點幸災樂禍的情緒,陳央神色一變,一陣慘叫,一股從身體深處傳來的劇痛猛然襲來,令他呼吸一滯,只是短短幾秒鐘疼痛,就如同經歷了地獄般的磨煉,汗水大面積滲透出來,忍不住嘔吐起來。

“記住,人類,你的情緒我也能感覺到,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右手探伸過來,居高臨下看著陳央嘔吐,“再對我不敬,下次就把這次的教訓延長到十秒鐘。”

陳央恐懼萬分,他以為扇耳光,轟擊肚子已是莫大的懲罰了,可經歷過剛才那陣急痛,他才明白,這種直接刺激痛覺神經的懲罰,簡直比千刀萬剮還要痛苦。

“好了,拿上你的鑰匙和銀行卡,我們出去。”

陳央麻木的,顫顫抖抖站起身,也不去管地上的嘔吐物了,聽從命令拿起鑰匙和銀行卡,一步步朝房門外走去。

“砰。”

關上房門,陳央走出小樓房。

下午三點多鐘的太陽仍舊刺眼至極,陳央眼神無光,臉色蒼白,猶如行屍走肉一般,看到外面的陽光神情都有些恍惚。

“呃?”

正當陳央恍惚之時,右手突然不受控制地往上一伸,正好巧之又巧地抓住了一個小花盆。

這、這是怎麼回事?

陳央看著這從天而降的花盆,臉色更加蒼白了,要不是右手忽然接住花盆,他的腦袋此刻怕是已經砸破了。

“啪……”

右手隨意地花盆丟在地上,立即破碎,花朵和泥土濺落一片。

“啊,對,對不起。”

一道柔弱的女聲從頭頂傳來,陳央抬起頭,原來是住在二樓的一名女房客,他記得似乎叫做蕭蕊,才在這裏住了不到一個月時間。

蕭蕊低頭看見因為自己的不小心,差點讓花盆砸到房東頭上,當下嚇了一大跳,趕緊下樓準備去道歉,誰知走到樓下門口,卻發現除了一地破碎的花盆與泥土外,房東的身影早就不見了蹤影。

一天前的陳央遇見這種事,心裏肯定會不滿的留下來譴責下對方,但今天他可沒這功夫與時間,在右手的命令下,不得拖延半點時間,直接朝著目的地前進。

“人類,給我注意一點,還有下次就讓花盆掉在你頭上。”

聲音通過肌肉骨骼直接傳達到陳央的耳膜裏面,在外人看來,陳央只是臉色一白,身子一抖,卻聽不到任何奇怪的聲音。

下午的烈日帶來熊熊熱氣,走在大街上,熱得人們恨不得把全身衣服脫個精光,走在太陽底下的陳央感覺不到一點熱,相反,他覺得很冷,這種發自內心的寒冷,甚至連灼熱的陽光也無法驅趕走,反而不斷累積,讓他更冷。

直到陳央感覺寒冷遍佈全身上下的時候,走了將近二十分鐘沒有出一滴汗水的他,抬起僵硬的脖子看了目的地一眼。

這是一家工商銀行。

很普通的一家銀行,與中國大部分的銀行都沒什區別,陳央對此毫無興趣,他走入銀行大廳,刷了號碼坐在座位上等待。

下午排隊辦理銀行業務的人並不多,沒過幾分鐘就輪到了陳央,他摸了摸口袋,拿出銀行卡走近櫃臺,“取一萬元錢。”

一萬元,該死的,他總共的存款才只有三萬餘元,這麼一下子就取出一萬元錢,陳央心痛無比,然而他不敢反抗,這是“右手”的命令。

輸入密碼,接過銀行職員遞過來的一遝錢,陳央還有些迷茫,右手讓取一萬元錢到底是幹什麼?

不知道,他似乎也無權知道。

說起來,他還從沒有一次性拿著過一萬元的現金,以前他會覺得一萬元的現金很多,現在拿在手上才明白,其實一萬元錢並不多,就這麼小小的一遝太少了,陳央覺得再給他十遝他也不滿足。

 

第三章 購買

好了,現在這一萬元錢雖然在法律上還屬於他,但陳央心裏明白,再如何不舍,這一萬元錢實際上也不屬於他了。

麻木地回過身,陳央慢慢朝著銀行門口走去,站在一邊的銀行保安一臉警惕地看著陳央,似乎想從陳央面無表情的臉上看出一點什麼一樣,但他失望了,這傢伙好像只是一個普通的市民,雖然神色與行動有點古怪,可並沒有做什麼出格的舉動。

於是保安轉過頭,離開了緊盯著陳央的視線,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銀行大廳內,就在這一瞬間,“砰”的一聲,腦後傳來的聲響立即引得他回頭。

搶錢!

腦海裏浮出這麼一個念頭,銀行保安當了快五年了,作為保安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敢在銀行門口搶錢,他臉色一變,急忙從後背拿出警棍沖向門口,那個被搶的倒楣年輕人仿佛嚇呆了,居然還站在原地不動,任由搶錢的黑襯衫男子向遠處跑去。

“快……”

跑進年輕人的身邊,保安正想喊一聲“快報警”,這三個字中的第一個字才從嘴邊喊出,眼睛一花,那個年輕人身影消失。

“好快。”

保安驚駭了一跳,明明搶錢的黑襯衫男子都已經跑出二十多米遠了,那個被搶的年輕人竟然瞬息就跑到了男子的後面,猶如老鷹抓小雞,右手一把抓住男子的脖子一扔,男子好似葫蘆滾做一團,慘叫連連。

“我靠。”

保安已不知該說些什麼好了,這戲劇性的一幕讓他的大腦都有點當機的感覺,他揉了揉眼睛,拿著警棍小跑到兩人身邊。

看著年輕人撿起被搶的那一遝錢,保安嘴巴一張,“你……”

下一刻,保安身體僵硬無比,手腳冰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眼睜睜看著那個年輕人撿起錢,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話也不說,轉身就走。

良久,直到地上的黑襯衫男子的慘叫才把保安驚醒過來,背後已經濕了一遍。

那是什麼樣的眼神?

不是憤怒,不是害怕,也不是慶幸,更不是冰冷。

是一種“無”……

什麼也沒有,一絲感情色彩都毫無的眸子與瞳孔。

不,保安猛然醒悟,那不是“無”,而是像人類踩死螞蟻一般的毫不在意,踩死一隻螞蟻,人類會有什麼情緒產生嗎?

突然之間,保安有種屈辱的憤怒生出,但仿佛被老虎注視過一樣,又帶著一股死裏逃生的虛脫感,他知道,他只怕一生也無法忘記那個眼神,雖然註定說出去也會被別人當成是幻覺對待。

另一邊,已經轉過幾條街的陳央,正在忍受右手賦予給他的懲罰,每走上一步,來自雙腳的疼痛讓他感覺就像走在火堆中似的,走上一步,就渾身顫抖一下,牙齒哆嗦個不停,冷汗像不要命一般拼命往下淌。

這是對他大意的懲罰,按照右手的說法,這種痛覺神經的刺激,已是最低的程度了。

陳央知道沒錯,剛才要不是右手控制他的身體,他絕無可能追得上搶錢的男子,更不要說搶回錢,他連一隻雞都沒殺過,又怎麼打得過身強力壯的搶劫犯。

錢回來了,值得高興,可陳央覺得寧願把這一萬元錢丟了,也不想承受這非人的痛苦。

人類忍耐痛苦的能力是有限度的,一旦超過這個臨界線,人類自身便會陷入昏厥來逃避痛苦,可在未知生物能夠控制陳央中樞神經等器官的情況下,再強的痛苦陳央都只能清醒的忍受。

所以,走在烈日的大街上,對陳央而言仿若地獄。

好在,這種懲罰只有十秒鐘,度秒如年之下也硬撐過去了,陳央得到右手的“法外開恩”,允許站在街邊休息一分鐘。

“呼呼呼……”

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氣,汗水早就把陳央的頭發弄濕透了,他的臉頰上也全是汗水乾涸的痕跡,因為忍耐痛苦而布滿血絲的眼睛,死死盯著地面。

“還有下次,懲罰延長到二十秒……”

聲音從右手骨骼直接傳到耳膜內腔,陳央身子聞言一抖,不敢有一絲反駁的話,繼續朝著目的地進發。

他的下一個目的地是二手舊貨市場,那是三環路比較有名的二手市場,不論是傢俱還是電器,應有盡有。

可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他不得而知。

能夠肯定的是,來這裏絕對是來花錢的,陳央摸了摸口袋中的一遝錢,這毋庸置疑。

後面,證明瞭陳央的猜測沒有錯,在右手的一個接一個命令之下,他的嘴巴也越張越大,看看,他都買了些什麼東西。一臺19英寸的顯示器,兩臺27英寸的顯示器,一個電腦機箱,還有別人的二手顯卡和各種電子產品。

雖說都是些二手貨,但也足足花了三千多元錢,更令陳央疑惑的是,這個寄生在他右手的未知生物,似乎對這些電子儀器有著獨特的看法,在陳央看起來不錯的顯示器與顯卡,但在右手摸了摸以後,卻予以否決,反而選擇那些外表不怎麼樣的東西。

陳央不敢明說,心內卻有些嗤之以鼻。

右手好像察覺到了陳央的情緒,給了他一道突如其來的疼痛懲罰後,淡淡說道:“人類,不是越好的東西就越能好用,只有適合自己要求的才是最好用的。何況以你的資金,按照你們人類的標準來劃分,作為平均收入水準線以下的你,有什麼能力買最好的東西?”

哦,那還怪我了?

收入水準不行還真是對不起和抱歉了。

隱隱約約閃過這個想法,陳央急忙讓腦袋變“空”,他可不不想再接受一道懲罰了。

之後,漫步到五金市場的陳央,又在右手的直接指示之下,購買了電鉆和能夠鉆混凝土石頭等堅硬物質的電錘,以及各種亂七八糟的電纜、螺絲刀、釘子、管材、金屬板材等等。簡直就如收破爛的一般,買的這些七零八落的東西,多到令陳央頭皮發麻。

最後,在花完了九千多元錢後,一場瘋狂的購物行動才宣告結束。

陳央嘴皮子抖了一抖,看著堆積在一起的雜物,沒有辦法,只好在老闆的建議下,叫了一輛麵包車,給了一百五十元錢的運輸費,才拉到自家的小樓房跟前。

司機可不會好心的幫助你搬運貨物,收了錢拍拍屁股就開車走了,留下陳央鬱悶地看著門前一堆貨物,嘆了口氣。

“人類,給你十分鐘時間,把所有的東西搬到地下室去。”

“地下室?”

陳央不是驚咦十分鐘的限時時間,而是對地下室這個詞語而感到驚咦,地下室確實有,就在一層樓梯下麵,平時那裏放了些雜物,陳央已經許久沒有到地下室去過了。

“只有十分鐘的時間……”

右手再一次重申了時間限制。

陳央不敢怠慢,連忙從一大串鑰匙中找出地下室的鑰匙,先跑去打開地下室的大門,捂著鼻子不去聞空氣中的臭氣,開啟了地下室的電燈按鈕。

謝天謝地,已經許久沒有使用的白熾燈,在按鈕按下之後,並沒有使什麼小性子,如以往一樣發出昏黃的燈光,把足足有一百多個平方的地下室暴露在陳央的眼皮子底下。

木頭、水泥袋、不用的傢俱、各種垃圾口袋,這就是地下室的真實面目。

陳央立即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果然,下一刻——

“人類,搬完東西後把這裏打掃幹凈。”

該死,這麼大個地方要打掃多久?

陳央好不容易有了一絲血色的臉龐,又變得雪白起來。

垂頭喪氣地回到門口,陳央開始搬運貨物。

“呃,陳先生……”

一道柔軟帶著詫異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自行點閱<<<<<<<<<

https://tw.hjwzw.com/Book/Chapter/35136

《天外寄生》目錄 第 1~508(完結)

                “天外寄生”的图片搜索结果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