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醫院健髮體雕中心•... MAZDA 3限量首賣汽車吸塵器!限量出清中 國安人員走私香菸 黃國...
2019-06-15 22:40:27 | 人氣(1,00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重生都市仙尊》第10章~第12章 作者:*寫書的老書蟲*

推薦 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仙尊”的图片搜索结果

《重生都市仙尊》 作者:*
寫書的老書蟲*

 

10章 初次煉體

生深知修真不易,完成裂天典的修行之後,立刻就始研究手上的祝融焚天,他明日首次修煉這煉體神功。修之道,是上古之盛行的修真大道之一,但是由於煉體之道太過艱難到近代已非常少,故而莫生前世並沒有接觸過

所以然他已讀過遍,但是小心,修行之前,他是要再次悟一番,保明日的修行能夠順利。祝融焚天功分九南明火的九對應。因問題,莫生如今只能看到神功的第一

第一轉為煉體境,分為煉皮,煉經骨,血,煉髒個階段,煉髒境的修就相基期的修仙者。突破煉體境,就可到神功二煉竅之境,莫生此刻尚不能得其中玄妙。

受境界所限,莫不能靠打坐代替睡眠,定好鬧鐘後,就去休息了。日出之前,莫生就已醒,洗漱一番後陽臺待太升起的那一刹那。

輪紅日自遙遙升起,刹那天地就多了一抹亮色。在普通人眼中,可能只是得世多了點溫暖,但是在莫生的眼中,看到的是太星初升的那一刹那,薄而出的那一最柔和的太

生竭全力的張開,抓住即逝的機會行著祝融焚天的心法,拼命的吸收太。若是有其他人看到此刻的莫生,就會發現他身周的度都比其他地方高了很多。

“好!好痛!”莫哼一:“煉體之道怪不得真他不是人的功法!”然莫生吸收的是一天之中最柔和的太,但即便如此,太之後,他也感受到了以承受的無窮熱力,狂的炙烤著他每一寸肉

就在他快承受不了的候,一直老老實實呆在丹田紫府中的南明始了行。原本靜靜漂浮的赤色火焰,顫動,爆出一股極強的吸力,不僅將正在莫體內肆虐的太一空,個餓死鬼似的,抓住最後的機會外最後一也吸收殆

就是因為這最後一下,莫生才忍受不住烈火焚身的痛苦而痛呼出。不片刻的功夫,南明火像是吃打嗝似的抖了一下,吐出一股火色的元理的沖進了莫生的每一寸皮。比剛剛還要疼上十倍的痛感差點讓生崩掉,好在只有短短的一瞬,然後一股比舒爽,快的感又差點讓生可的呻吟出

“真他暴力!”莫生暗後,才用心體會著初次煉體的成果。“倒是不枉我受此折磨,想不到修之道如此大!”莫生感一番之後,喜形於色的喃喃自

只不是第一次煉體,他就已經達皮初期,相練氣初期。他的皮之中,藏著一股淡淡的色元,使他的皮膚強化了無數倍,至少普通人拿著普通刀以砍的。

緩緩吐出胸中的濁氣,莫生倏地睜開雙眼,瞳之中,芒一而逝,有些迷醉的喃喃自道:“若是不出意外,三月之能突破到煉經境。”

“好臭!”突然一陣惡上了莫生的鼻子,他才發現,自己的身上溢出了一漆黑油雜質難當快的爬起身沖進衛,用滾燙了半多小,才算清洗乾,神清爽的走......

生,你到天山之後一定要我打電話有,十天之找不到爸爸媽媽,咱警,你首先要保自己的安全,知道?”清妍像子一的叮,莫奈又心中充滿暖意,清妍早上起之後,已一遍又一遍的叮他要注意安全。

生一會兒就出去往天山,莫父莫母已聯這麼多天,他是一刻也等不得,竟拖得越久變數越多,只有早日找到二老,他才能心的修行。修行即是修心,若是心中不,修真者易走火入魔,莫生前世乃是元老怪,怎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再三保之後,莫生才打去了機場,蓉城距天山接近3000公里,只能坐飛機去了。

“若是能到金丹期,何如此麻!”即使定的是,但是飛機裏的空就那大,舒程度不這讓經習慣了靠自己天遁地的莫習慣

修真者到金丹期之後,就可以禦氣飛行,到元之境,更是直入青冥,絕跡,那可比坐飛機暢快多了,而且速度更快。奈何莫生此刻不是最低練氣期修真者,連禦劍飛行都做不到,更何況禦氣飛行了。

經過難熬的四多小時飛行,莫生伸展著身走出了烏魯機場,找人清楚了方向,就包了輛車直奔天山而去。

傅,就到這裏下吧。”莫生看著手定位,叫住了司,付完車錢就下了。

“老爸老就是從這裏上山的?”莫生自道。是一片天山下,人罕至的戈壁。莫生下後,又自行走了很久才這裏。莫父莫母每到一地方,都會發定位給聞清妍。他也知道山的危,留下些定位,就是了以防一,只不們萬萬沒想到,追著他定位而的,不是想像中的警,而是他寶貝兒子莫生。

感受著天山之中散的淡淡靈氣,莫喜的自道:“想到有意外之喜。地球不是星,只是紅塵,城市之中已經沒法留住天地靈氣罷了。”

只要有靈氣存在,突破元就不是奢望,到那,自己就可以空,入茫茫星海,找更合修行的星球,那候,渡劫成仙不再是奢望!“今生我既然有幸雙親,那任何人都害他!” -----------()

 

11詭異狼群

莫父莫母選擇山之路極為荒僻,想也只有這樣罕至的地方,才能找到他不到的百年雪吧。若不是被逼急了,估計沒意冒這麼大的風險,到如此深山老林裏尋傳說中的靈藥

生一路行發現這山路崎陡峭,灌木生,走,自己這樣的修行者來講,自然是如履平地,但是於只是普通人的二老來說,怕是走的極為艱辛。莫生心中二老的感激孺慕之情,法用言,只是下的速度更快了--若不是疼極處,二老大可花雇人來尋找便是,何須親自前,遭受此等苦

連兩日,莫生都發現絲毫人的痕,心中的焦急與擔憂更甚,反倒是因天山之中稀薄的靈氣,他利的突破了裂天典的第一到了練氣初期的次,算是稍稍有安慰。

“嗷!”

突兀的,一高亢嘹亮的狼嚎起,莫生立刻提高了分警傾聽良久,到任何音,正準備候,又是一狼嚎傳來跟著,一接一淒厲狼嚎不斷響起,無邊的野性,正不向莫生所在之靠近。

然莫不能定野狼的具體數量,但是僅憑到的狼嚎聲來,怕是正向著這裏迅速靠近的狼群模小不了,起也得有上百。他此刻不過剛剛開始修行,體內量有限,若是一頭兩頭,哪怕是十幾頭野狼,莫生也無懼,但是到上百的巨大狼群,他在可沒辦法保光所有野狼之後自己能毫髮無傷

到一棵老之上,等待狼群經過,心在暗自狠。“若是二老有什長兩短,群孽畜一想活!”

應該是自己多了,這裏沒戰鬥過的痕,陪著二老一同山的,可是有十人,其中有好幾個手,就算是遇到狼群,也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沒過多久,一密集的前方的灌木叢間傳來,伴著一又一低沉的嘶吼。

狼群,到了!

先是一頭體長近半米的青狼出,然後接二三的出更多。奇怪的是,些青狼出灌木之後並沒去,而是慢慢聚集起。莫生在老之上環顧四周,發現青狼越聚越多,只會兒的功夫,就已近五十只聚在了下。

一刻鐘過後,整整一百二十多青狼聚集在老型最大的那只狼,居然到了一米五的肩高,遠遠超出了正常野狼的限。莫生全力收自己的息,靜靜觀察著下的狼群。
“它
?”

又是一陣淒厲的狼嚎從側傳來,一隻規模不於先前這個狼群的新狼群,速朝著這裏沖過來

道是狼群在爭奪領地?”莫閃過,片刻之後又否定了這個想法。

如此大模的狼群,不可能在小小的範圍形成,者的地不應該有交集,而且,這兩個狼群的青狼,型明比正常野狼要大,怕是有著某特殊的原因。青狼嘶吼著穿行跳利的牙冒著人的寒芒,油油的眼之中,嗜血暴的性情暴露無遺

兩隻小牛子一狼越而出,比其他青狼大的狼低了下肩高高起,粗的前爪死死抓著地面,狼唇扯了起,尖利的犬突出嘴外。乎是同兩隻頭狼仰天長嘯,朝著方亡命般撞了去。

兩個狼群像是得到了信狂的成了一。它像是將對成了自己不共戴天的生死仇,以一種難以想像的狂之撕咬著自己的同族。狼群的戰爭沒有持太久,因完全是在屠,屠手,也在屠著自己。

短短的半戰鬥束了,百多青狼死掉了一半,不是因剩下的青狼力竭或者害怕才停下,而是因為兩隻頭狼已分出勝負。先狼群的得了最利,它死死的踩著手的屍體,狼高高的抬起,即使失去了一眼睛,它仰天長嘯的狼嚎比先前更加的狂野。

嗥一之後,向著林深奔了去,剩下的一百多青狼慢慢的低下了自己的頭顱,全都走到狼的身後跟了上去。兩個狼群竟合成了一

生眯起眼睛,悄悄在了後面。“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在搞什鬼!”

行了不,狼群就停了下,莫生吃的看到,一比狼群的強壯的青色母狼,正靜靜地躺在一片乾草堆上。生一眼就看出它是母狼呢?因它的肚子鼓的老高,明了崽子。

孕母狼看到狼群到,先是繃緊了身子,然後又放,接著就輕輕點了三下大的狼仔。莫靜靜察著眼前的一幕,一切都太不常了,他非常好奇,是什原因造成了些青狼如此怪的行

“它
?!”

驚訝的看到,一百多青狼緊緊圍住了仔的母狼,然後分成了四群,奔向不同的方向消失在林中。莫豫著不知道追哪一群,稍稍耽了一下,所有的青狼就全都消失無蹤,只好苦笑著從樹了下

“不
,有妖!”

剛剛走近母狼仔的地方,莫生就感到了一股淡淡的妖

“是那母狼!是了,那母狼不知成了妖,那些青狼都是它的手下。不過卻是不明白何狼群要互相廝殺,又何要一分四。”

生想不明白詭異的事情,也就放了,當務之急,是趕緊找到二老,山中透著詭異恐生

嗚嗚......”一微弱的低鳴響起,莫生定睛一看,驚訝的道:“怎麼會這樣?” -----------()

 

12章 幼狼小白

到先前母妖狼仔的乾草堆傳來低低的嗚鳴聲步走到跟前,發現雪白的小,正漉漉的趴在草堆面瑟瑟抖。小的只有巴掌大小,眼睛都尚未睜開,可能是知道自己被遺棄了,此刻的中,竟有一種難言的哀

“你也被遺棄?”莫輕輕蹲下身,捧起只被遺棄的小白狼,惜的自道。沒錯只白色小,竟是一隻剛剛出生的通雪白,絲雜色的小狼。想是因與眾不同的毛,被青色母妖狼和狼群拋棄了。

看著只可兮兮的小白狼,莫生的思緒漸漸飄散,回想起前世被傅收前,孤苦伶仃,四流浪的日子,不由它更多了一抹同病相惜。

“它不要你了,以後就由我來養你。”莫生小心翼翼的了一股手掌中的小西。元性霸道,莫生不得不慎。

不知是因感受到了莫生的善意,是因入它體內它很舒服,小白狼慢慢的停止了抖,漸漸清亮起

“你通
雪白,就叫小白吧。不知道大之後,迷死多少母狼!”莫輕輕抬起小白狼的後腿,確認了它的性,嗯,是個帶把的。

此很欣慰,至少以後不用心自己家的小白,某一天被的非母性犬科害了,反倒是可以禍禍別人家的“女”。

“是了!那母妖狼下的幼崽日後也有可能成為強大的妖狼,兩隻狼群血拼一,或得幼狼的撫養權利的一方不可以繼續跟著母妖狼,可以有機會新的有妖狼首的狼群。”莫輕輕撫摸著手中的小白狼,靜靜思索著。

“小白可能是因基因突並沒承母妖狼的妖,所以才遺棄這裏。”莫得自己的猜想應該八九不十,不了,有自己在,日後小白和它的同胞兄弟相比,必然是小白更加大。

身而起,傲然挺立,一股烈的自信薄而出。莫得“食神”的外之前,可是有一更加深入人心的名,那就是“丹器雙絕--生大”!

只要幾爐靈丹,怕小白不能大?不定,它日後有可能成為靈獸,那候,別說是它的同胞兄弟,就算是母妖狼,也遠遠比不得它。莫小白狼放在衣兜面,重新上路了,老爸老媽還現蹤跡在,快有一月了,但願別出什事情。......

“小祖宗,你可叫了,我不是正在你找奶媽麼?”莫滿臉苦笑的看著已了一路的小西,自己怎就忘了,小伙需要喝奶呢!可的小西出生到在整整半天了,一口奶都喝到,要不是它的不停的哀嚎,莫這個粗心大意的主人,差活活把小給餓死。

可是在深山老林面,莫生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出奶喂它,只好一邊將大拇指塞到小伙嘴,不停的入一絲絲劍它,一處尋找著仔的母伙找

皇天不苦心人,莫直不敢回想自己一路上的辛酸苦,有多少母糟了他的鹹豬手啊!不,莫生可沒辦法知道,找到的母是不是正在哺乳期。此刻的莫生,正死死的按住一母豹子,右手摸著母豹的腹部敏感部位,得意忘形的狂笑著,像傳說中的h變態大叔。

“天可憐見,莫某人於找到了!”看著小白狼婪的吃著母豹子的奶水,莫生深深的松了口,不由的泛起了愁,不能母豹子上路吧?出乎意料,小白狼始吃奶之後,母豹子竟然不再扎,反而充滿母性的舔著小白狼,看向小西的眼神竟然著清晰可情。

此一幕,格外的奇,忍不住輕輕撫摸了一下母豹子的脖子。小白狼吃喝足之後,莫它重新放回了衣兜面,母豹子入了一股元作,就準備重新上路了。

至於小西再麼辦,莫生表示,他於找奶很有經驗了,知那母豹子竟然跟了上。莫此,也由得它跟著,這樣倒也省的他不停的去找母了,大不了,每次喂完小西,自己入一股元作為報酬好了。 .....

蓉城,天仙食府。

小姐,我真的是很有意。您看一道膳的秘方我萬買,不是一道菜而已,十格可是高上天了!”清妍看著面前這個禿頂中年,恨不得狠狠一巴掌甩在他上。

入天山深天,這個撒大酒店理的中年男人就找到清妍,是要購買莫家祖膳秘方。

“真我是不明事故的小女生?”清妍恨恨的想著。

中年人名叫李仁,第一次給聞清妍報價候,居然出的是三十萬買下莫家所有祖傳藥膳秘方的離譜價格。清妍想著和,好的叫人送客。狗皮膏,天天跑到天仙食府她,哪怕她已非常明的告她,膳秘方是非品,方也不管不,仍是死皮賴臉糾纏

“李理,您再這樣,我可就要警了。您已正常工作了,我再一次明你,膳秘方不!”清妍失去了耐心,不想再休止的糾纏下去。

仁收起上的假笑,整了整有一的西服,冷著一張臉道:“小姐,李某人來這裏趟,可是足了意。你可以去渝城打,我撒大酒店是什背景。我在可是很客的跟您配方,要是,那可就不好了!” -----------()

相关图片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