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da CR-V首賣 MAZDA 3限量首賣超夯在地麵店一天只賣一餐 曾之喬、林志玲分享美胸...
2019-06-15 21:37:30 | 人氣(494)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重生都市仙尊》第4章~ 第6章 作者:*寫書的老書蟲*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都市仙尊”的图片搜索结果

 《重生都市仙尊》 作者:*寫書的老書蟲*

 

4章 裂天

輕輕撫清妍柔長髮,淡淡的道:“然不是做,我確實好了,而且是底的好了,以後再也不會發病。清妍,今以後,就由我你,孝爸爸媽媽。”

生心中已打定主意,等自己修有成,就父母和清妍資質,若是可以,就一起修真,同求生。 候,清妍就可以作他的修道,一起做一快活神仙。

清妍突然放笑著自道:“果然是做,我的小石一直叫我老婆姐姐,從來叫我名字的。不這個夢真好,我的小石頭終於不要保我,而是要照我了。夢裏的小石,真的好懂事。”

清妍手放在莫生的胸口,輕輕的伏在他的懷裏,像撒的小咪一般,美臉龐輕輕的在他胸口蹭著。“既然是做,那我就做一次小女人,在我家老公弟弟的懷裏睡一回。”

生老,不好意思再動彈了。莫母清妍的那天,莫生就知道自己她的關係然不知道“結婚”是什麼意思,但是他對這個溫柔體貼的大姐姐非常的喜歡,所以一直叫聞清妍老婆姐姐,還要求聞清妍叫他老公弟弟。長大後,莫長生明白了“老公”、“老婆”兩個字的意義,更是變本加厲,不但讓聞清妍這麼叫他,還要聞清妍和他一起睡。

莫父、莫母本不同意,可聞清妍卻對他百依百順,在莫長生十二歲之後,就一直和他一起睡了。不過,以前的莫長生對男女之事懵懵懂懂,兩人倒沒有發生什麼實質性的關係。可現在這個莫長生不是啊!

前世莫長生活了兩百多年,雖然也是初哥一枚,但是對男女之事卻是一清二楚的。感覺到懷中佳人細細的呼吸漸趨平緩,莫長生知道她已經睡熟,就輕輕將她放好,掖好被子,自己偷偷下床走到房間外的露臺上。高級病房帶有一個露臺,倒是方便。

“今天應該是屬於月盈期,正好可以修煉。”莫長生觀察了一會兒天空的月亮,沉吟道:“此星的月盈期為每月中旬,只有十天時間可以吸收月華,就是不知今天是十五以前還是十五以後。”

“我如今一絲真元也無,不知道在這次月盈期間,能否突破到練氣期。罷了,多想無益,抓緊時間修煉才是正理。”莫長生調整好心境,面向月亮盤膝坐好,開始今生第一次入定。

“月華乃是太陰屬性,一次不能吸納太多,還是小心一點較好。”莫長生小心翼翼的按照裂天劍典的功法開始修煉,生怕吸收太多的月華,損傷到經脈。

不得不說裂天劍典和祝融焚天訣十分變態。每一個修真者都有自己的靈根屬性,比如莫長生前世就是極品的火屬性資質,還有中品的木屬性資質,所以修行速度才會那麼快。

修真者只能修煉與自己靈根屬性相符的功法,吸收同屬性或者相生屬性的靈氣,否則不但于修行無益,還極有可能走火入魔。 但是裂天劍典和祝融焚天訣卻無視這一點,所有屬性的靈氣都能吸納,區別只在於效率的高低罷了。

祝融焚天訣吸納的靈氣最終都被南明離火煉化成精華用來鍛體了,而裂天劍典卻是將天地靈氣一股腦兒的轉化為一種叫劍元的真元。按照裂天劍典總綱所述,世間萬法,只管一劍破之,何須管靈氣是何屬性,煉化成劍元便是。

莫長生之前檢查了一下自己的靈根資質,發現這一世的靈根比前世更加優秀,居然是純火屬性,他猜測,應該是被南明離火改造而成。莫長生已經確認,他的神識可以探出身體之外兩米方圓,所以倒是不必像其他初次修行的修真者一樣,要無數次打坐才能感應到天地靈氣的存在,他直接用神識感應就好,效率提升了無數倍。

畢竟是有著兩百多年的修行經驗,莫長生很順利的就感應到了月華能量。放心大膽的吸納神識範圍內的月華能量,畢竟他的神識範圍只有兩米方圓而已,根本不用擔心吸納太多,損傷到經脈。

但始料未及的是,當他控制著月華能量按照裂天劍典的行功路線運轉一個小周天的時候,月華能量直接濃縮了無數倍,變成了微不可見的一點真元,進入丹田紫府沉寂下來。

南明離火對它頭頂的真元視而不見,兩者一上一下,互不幹擾,讓莫長生長舒了口氣,放下來了心中的擔憂。但就在此時,原本只能探出身周兩米的神識,突然暴漲十倍,將身周方圓二十米以內的月華能量全部吸進了體內,然後一股腦兒的沖入丹田紫府,鑽進先前修煉而成的那點真元之中。原本微不可見的真元終於可以看到了。

感知著凝練無比的真元,莫長生狂喜而又無奈的苦笑起來。喜的是此時修煉出來的真元比他前世金丹期的真元都要凝練,無奈的是這轉化比例實在是變態。

他簡直不知道該怎麼換算這轉化比例了,如果不是他有神識相助,如果不是裂天劍典修行一個周天后神識自動暴漲十倍,如果不是他發現即使一次性吸納這麼多月華也沒有任何不適,那他肯定會放棄修煉裂天劍典。

他剛剛吸納的能量,若是用來修行前世的功法,轉化出來的真元數量是裂天劍典的一千倍!還好裂天劍典吸收煉化能量的效率也比前世的功法快了近百倍,否則以這種轉化比例,莫長生這輩子都沒希望達到金丹期,更談不上渡劫飛升了。

不過按照裂天劍典的說法,他現在修煉出來的真元只能算是偽劍元,只有達到金丹期之後,才能稱之為真正的劍元。莫長生此時尚不清楚兩種劍元之間的區別,故而還是將紫府中的真元稱為劍元。修煉了一會兒,直到感覺自己的經脈隱隱作痛,莫長生才停下來,發現時間還沒過去多久,一邊感歎現在修為的差勁,一邊回到床上準備休息。

要知道,修真者達到金丹以後,就算是不眠不休的修煉一年,也不會感到不適,而剛開始修煉的修真者,卻得適可而止,否則必然會經脈受損,影響以後的修行。莫長生躺下前,暗示自己,明天早上要早點起來,試試看能不能吸收太陽升起的那一刹那,洩露出來的最溫和的太陽精氣,誰知醒來的時候,卻是那般旖旎……()

 

5章 指過柳落

莫長生剛剛開始修行,和常人差不多,還是需要休息的。可能是他今天經歷了太多事情,所以睡得十分香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長生......”莫長生迷迷糊糊的聽到了一道微弱的幾不可聞的聲音傳進他的耳朵,讓他瞬間驚醒。莫長生尷尬的抬起頭來,發現自己正像一隻八爪魚一般,死死的纏著聞清妍。

可能是纏得太緊,聞清妍的臉色有些微紅,莫長生趕緊放開被自己纏得緊緊的聞清妍,一個咕嚕爬起身來坐在床頭,右手習慣性的摸了摸鼻子,訥訥地說不出話來。

“小石頭,你真的醒了?我昨晚不是做夢?”聞清妍飛快的爬下床去,整理好淩亂不堪的睡衣,關切的望著莫長生。

“我真的醒了,以後也不會再犯病!”莫長生微笑著說道:“我已經與以前不一樣了。”

“這一次,我昏迷這麼久,是因為我終於知道以前犯病的原因了,姐姐聽說過雙重人格嗎?”莫長生已經想好該怎麼解釋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在他確保有自保之力之前,是不會告訴任何人自己真實的情況的。聞清妍激動的點點頭,一眨不眨的盯著莫長生的眼睛,等著聽他的解釋。

“其實我以前就是雙重人格,只不過其中一個人格平時出不來罷了。八歲的時候,我遇到過一個老爺爺,他說我骨骼驚奇,十分適合做他的傳人,就教了我一套內功秘笈,說我練成的時候就可以恢復正常。”

“我的另一個人格平日裏都在不停的修煉,平時都是我主導身體,所以我才會顯得那麼笨。這一次,我終於修煉成功,兩個人格融為一體,以後再也不會發病了。”莫長生將自己臨時編的解釋講了出來,努力的控制著自己不吐出來。

 這橋段在武俠小說中簡直爛大街了,可是也比他真正的來歷要容易接受的多。 他總不能對聞清妍講,你的老公弟弟其實是個你們眼中的仙人吧?

聞清妍顯然也是看過武俠小說的,聽完莫長生的解釋,想笑又不能笑,害怕傷到莫長生的自尊,憋得滿臉通紅。“算了,長生你能醒過來就好,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莫長生知道聞清妍不信他的解釋,但是他必須得讓她接受,不然以後會很不方便。“姐姐不信我對不對?沒關係,我可以證明給你看。”

“我怎麼會不信小石頭呢?我們小石頭練成絕世武功還要好好保護姐姐呢!咱們先回家!”聞清妍完全把莫長生當成小孩子,敷衍著他。莫長生知道多說無益,等著回家之後,給她展示一點東西。

莫長生每隔幾年都得來住一段時間醫院,聞清妍和這裏的醫生都混成老熟人了,所以出院手續辦得很快,一會的功夫,聞清妍就帶著莫長生回家了。莫長生的家在離西南交通大學不遠的陽光社區,是一個獨門獨院的小別墅。

莫父,莫母對自身平時的花銷很節儉,但是對莫長生和聞清妍卻很大方,這棟小別墅,就是他們專門買下來,留給莫長生和聞清妍做婚房的。平時只有莫長生兩人住這裏,莫父,莫母都住在酒樓附近的老房子裏。

“長生,你休息一下,姐姐先去給你做早飯,一會兒姐姐還得去店裏,你吃完就在家看電視,等我回來。”剛到家,聞清妍就要開始忙活,莫長生拉住了她,鄭重的看著她的眼睛,淡淡的說道:“清妍,我不是看小說看傻了,你跟我到院子裏來。”

聞清妍從來沒見過這樣的莫長生,不知不覺地就跟著他走到了庭院裏。莫長生走到庭院中心栽種的柳樹之下,雲淡風輕的站在那裏。盛夏時節,別墅的小花園裏花紅柳綠,細長的柳條從柳樹上垂下來,隨風搖曳。莫長生慢慢的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並成劍指,輕輕的劃過樹上垂下的柳條。

聞清妍吃驚的長大嘴巴,因為莫長生手指所過之處,柳條像是被無比鋒利的劍刃劃過一般,全部斷成兩截掉落在地上。聞清妍三步並作兩步沖到莫長生跟前,一把抓過他的右手左看右看,然後又蹲下來撿起地上的柳條仔細查看,接著就呆住了:“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可是怎麼這麼真實?”

莫長生淡淡的看著聞清妍,等著她冷靜下來。聞清妍呆立良久,終於接受了莫長生是個“武林高手”的事實,然後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莫長生這下繃不住了,手忙腳亂的給她擦著眼淚,結結巴巴的道:“清妍你怎麼哭了?你......你別哭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聞清妍哭的更大聲了,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不斷從她眼角滑落。莫長生怎能明白,這麼些年,他父母也好,聞清妍也好,哪個不是活在隨時可能失去他的恐懼之中。

聞清妍此時見到莫長生證明瞭他是武功高手的說法,再聯想到他之前所說,從今往後,他再也不會犯病,而且會比普通人更加健康,埋在心中的壓力一朝釋放,怎麼可能不情緒崩潰,喜極而泣呢?

像是要把這些年的壓力全部釋放出來,聞清妍哭了很久很久才恢復平靜,然後她就一把拽住莫長生的耳朵,蠻橫的道:“你剛剛叫我什麼?清妍?要叫姐姐知不知道?別以為你變厲害了我就治不住你!” ……()

 

6章 酒樓風波

莫長生傻眼的看著眼前無比陌生的聞清妍。以前的聞清妍可是非常溫柔的人,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對他發過脾氣,更別提揪他耳朵了。他哪里知道,以前聞清妍不過是心疼他,從來不表現自己的真性情而已,她如果沒點脾氣,還不得被學校的那些蒼蠅煩死。

更何況,此刻聞清妍也是故意如此,她是想試探莫長生恢復以後,會不會有其他的想法,要知道她的一顆芳心早就全部系在莫長生身上了。女人的心思男人永遠也猜不透,好在莫長生對她是十分在乎的:“姐姐,好姐姐!老婆姐姐!你快放手,疼!”

其實聞清妍根本沒用力,一點兒都沒弄疼他,不過莫長生可不會傻乎乎的表現出來。聞清妍偷偷舒了口氣,繃緊的身子也放鬆下來,故意裝出兇悍的樣子:“不管你以後多厲害,也要聽姐姐的話知道嗎?不然我就把你耳朵揪下來。”

莫長生默然。鬧了一陣,兩人商量起正事。

“長生,爸爸媽媽已經失聯十多天,電話根本打不通,我只知道,他們好像是跟著當地的采藥人進山了,要是再過幾天還沒有消息,我都打算報警了。”莫長生之前已經聽聞清妍說過這件事,他之所以在聞清妍面前展露身手,也是因為此事。
“你放心,我明天就出發去天山找他們,憑我現在的本事,只要找准方向,想要找到他們不難。”聞清妍此時對莫長生的本事瞭解不多,但就憑剛剛那一手,也足夠厲害了,聽他這麼說,輕輕點了點頭。

“嗯,那你要隨時和我保持聯絡,不然我會擔心的。還有,進山后十天之內,不管有沒有找到爸爸媽媽,你都要回來。”

“長生,我必須要去店裏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莫長生想想自己現在什麼事也做不了,就點頭答應下來。就算祝融焚天訣和裂天劍典再霸道,他也不敢在太陽已經升起來的時候修煉,太陽精火可不是鬧著玩兒的,稍有不慎,可就得玩火自焚了。

“或許等我突破到高階修真者的時候,才可以肆無忌憚的吸收煉化太陽精氣吧。”......

莫家酒樓離兩人的別墅距離不遠,在蓉城最繁華的春夕路附近。酒樓的名字叫天仙食府,意為這裏的東西像天上仙人的食物一樣美味。天仙食府已經開了十幾年,是這裏最著名的酒樓之一,平時生意非常好。

莫長生跟著聞清妍來到自家酒樓,卻感覺十分陌生。這才發現,十幾年來,自己竟然連家裏的酒樓都沒來過。酒樓是開在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層小樓裏,聞清妍告訴他,這座小樓很早就被莫家買了下來,如今房價暴漲,光這棟樓就價值驚人。

小樓的正門,一塊巨大的牌匾掛在正中,上書四個燙金大字“天仙食府”。此刻還未到開門營業的時間,但是工作人員已經全都開始忙碌起來。

“聞掌櫃,早上好!”

“早上好,聞掌櫃!”

莫長生剛剛走進大門,一片問好聲就響了起來,不過他發現所有人都穿得是古裝,問好的時候也是叫的“聞掌櫃”,他不由詫異的看向聞清妍。

“不用奇怪,這是咱家酒樓的特色。”聞清妍一邊打招呼,一邊給莫長生解釋:“我一會兒也要換衣服,你要不要試試?”莫長生看著周圍穿著旗袍的女服務員,還有穿著青衫長袍的男服務員,十分感興趣的點了點頭。

“一樓是大廳,二樓、三樓是包間,更衣室在二樓,你跟我來。”莫長生跟著聞清妍來到更衣室。聞清妍找了一套新的長衫給他,然後就去女更衣室換衣服了。莫長生很快就換好了衣服,站在門口等著聞清妍。

“好漂亮!”莫長生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聞清妍換上旗袍,又挽起了秀髮,玲瓏有致的身材配上傾國傾城的容貌,實在是美得不可方物。聞清妍聽到莫長生脫口而出的話,喜滋滋的微笑起來。“沒白費我一番精心打扮。”

聞清妍工作起來就像完全換了個人一樣,雷厲風行,一絲不苟。哪怕是不起眼的角落,聞清妍也會認認真真的檢查,一旦發現有問題,她就會叫來當值的服務員和領班訓斥一番。

“真凶!”這是莫長生看完聞清妍訓人之後,偷偷在心裏說的。

莫長生跟在聞清妍身邊看著她忙的不可開交,一點兒忙也幫不上。好在人一旦忙碌起來,時間就會過的很快,沒過多久,酒樓就開始營業了。天仙食府不愧是老字型大小,從飯點開始,就沒有過空桌子,生意好的不得了。

“這還不算什麼!”忙完了中午的飯點,聞清妍終於有時間歇下來陪莫長生聊天。

“咱家酒樓有特色,東西乾淨,口味絕佳,名氣也有,再加上咱家不用交租金,大部分菜的價格都不算貴,生意好是正常的,晚上的時候還會更忙。”莫長生暗暗咋舌,自己倒是會投胎,莫家絕對算是富貴人家了。

時間過的很快,還沒歇多久,晚上的客人開始過來用餐了。晚上的生意果然更忙,酒樓外面已經排起了長隊,酒樓裏又響起了“小二們”嘹亮的招呼聲。

“地字五號桌,請客人進來用餐!”

“天字八號桌,請客人進來用餐!”.......

莫長生百無聊奈的呆在聞清妍旁邊,看著她迎來送往,熟稔的和來吃飯的客人打著招呼,也不知她是否真的認識那些人。即使有人因為她美麗的容貌調笑幾句,她也絲毫不見生氣,而是圓滑的推搪過去。

好在莫家在這裏還算薄有名氣,沒人敢真的對她動手動腳,否則莫長生可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幹掉對方。於是莫長生就開始氣呼呼的看著這一幕不時的發生,自己在那兒生悶氣了。

“不好了,聞掌櫃,您快去看看,三樓飄仙閣的客人鬧起來了!”一個女服務員突然跑到聞清妍身邊,急切的說道。……()

“都市仙尊”的图片搜索结果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