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房顫動4警訊∼臨「微... 銷路最佳五款商務車最新!投信連續3日買超股 俄稱願與美合作 挽救中...
2018-10-09 09:29:43 | 人氣(35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地球與外星房屋的不同而揭密外星人的第12個天體】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火星人的房屋?火星驚現神秘岩石結構 2016-07-05 9:07 AM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日前有火星愛好者稱,已在火星照片上發現一個15厘米高的屋門,可能通往外星人或某種火星生物的住所,並認這暗示火星表面可能生存著某種神秘的微型生物。

2016629Luxor2012UFO宣稱,在美國宇航局(NASA)「勇氣號」探測器拍攝的火星照片上發現一處類似「房屋的結構」,認這可能是火星上的房屋建築。他將這段視頻上傳至YouTube網站。視頻顯示,火星荒蕪的表面有一塊奇怪的「岩石」。

Luxor2012UFO不斷放大「屋門」細看,發現類似於建築的入口,但也可能是陰影或照片上的點。

UFO每日觀察(UFO Sightings Daily)網站的編輯斯科特·華林(Scott C Waring)表示,「這是實的」,「是我整個星期看見的最令人興奮的發現。」他分享了關於這個「屋門」的複雜細節––大約「高15厘米、寬7.5厘米」,「整個頂部堪稱完美」。 

這一發現,正好與上週YouTube用戶Paranormal Crucible的另一發現不謀而合。當時,Paranormal Crucible究火星照片後表示,在距離NASA「好奇號」火星探測車(Curiosity rover)數英呎處,發現一個矮小外星人背靠著火星岩石站立,探頭探腦,疑似進行「窺探」。

Paranormal Crucible說:「照片中看起來是一個矮小外星人,故意在岩石一側,我對照片進行了塗色,添加了眼睛和頭部輪廓,使看上去更像人形生物,這讓我想起阿塔卡馬沙漠發現的外星人,兩者體形十分接近,大約是15厘米高。」

Paranormal Crucible,火星上發現的外星人可能和「阿塔卡馬外星人」屬於同一類。

20031019,一個名叫奧斯卡.姆諾茲(Oscar Munoz)的人在阿塔卡馬沙漠(Atacama Desert )鬼城La Noria尋找歷史遺物時,發現了「阿塔卡馬外星人」的遺骸。

據智利媒體報導,在一座被廢棄的堂附近,穆諾茲發現一塊白布包裹著一具「不長於15厘米(相當於鉛筆長度)的奇怪骨骼」。

這種生物牙齒很堅硬,頭頂奇怪的隆起,身體覆蓋有鱗片,體表膚色暗淡。和人類不同的是,長有9根肋骨。

幾年前,斯坦福大學的究者們從這個樣本中提取骨髓進行DNA分析。他們得出結論說,這是男性人類的一種「變異」,他活了68歲。斯坦福大學加州醫學院幹細胞生物學主任加里.諾蘭(Garry Nolan)說:「我可以確定的說,它絕非猴子,而是人類,或比靈長類更接近人類的物種。」

 

一些神經物理學家在《Acta Astronautica》雜誌上發表的文章中指出,地球人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外星人的原因是那些密切關注此類事件的人並沒有注意到他們眼皮底下發生的事情。

西班牙加的斯大學的加布里埃爾···拖雷稱,在我們想這些智慧兄弟時,我們用我們的猜想和智慧把自己展示給他們。但我們不,人類對世界的獨特感知會限制我們的能力,而且我們很難承認這一點。

西班牙科學家們進行了試驗,在試驗中,他們要求137名志願者在關於當地的衛星圖片中找到各種手工製造的結構體,比如橋梁、房屋、道路 。在一些照片中,除了實物體,還有一個難以察覺的、明顯的異常——一隻大猩猩的微觀照片。而在正常情況下,人們總是能發現這樣的物體的。試驗表明,注意力集中在圖像的一些細節上會使66%的志願者找不到這樣的大猩猩得指出的是,憑此,人類的頭腦就容易理性化、傾向於將知識系統化,幾乎所有的科學家都屬於此類人。

現在,尋找外星人的天文學家和其他科學家都忽略的是,外星智慧生物可能擁有與我們本質不同的自然屬性。外星人可以生活在由暗物質或某種奇異物質形式組成的幾個維度中,使用包括引力波在內的、根本不同的方式傳遞信息,以和其他文明進行交流。

據《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援引亞利桑那大學科學家的究結果稱,人類對關於外星人存在的相關消息的態度是積極的。

科學家對與發現的脈衝射電源、神秘的太空信號、Tabby星閃光、來自火星的微生物化石信號等有關的新記要進行了語言分析。已經楚的是,在大多數資料中都使用了能喚起積極情的術語,而專題社會調參與者對此事的態度總體上是積極的。

究小組負責人、授邁克爾·沃爾努姆用帶著戲謔的口吻說道,當然,如果在木星附近出現懷有敵意的外星人艦隊,我們不會對此感到高興。

此前有報道稱,美國國家航天局(NASA)的科學家發現了大約100顆系外行星,其中一些的大小和地球相似。

 

據俄羅斯衛星網2018412日報導,一些神經物理學家在《Acta Astronautica》雜誌上發表的文章中指出,地球人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外星人的原因是那些密切關注此類事件的人並沒有注意到他們眼皮底下發生的事情。

西班牙加的斯大學的加布裏埃爾···拖雷稱,在我們想這些智慧兄弟時,我們用我們的猜想和智慧把自己展示給他們。但我們不,人類對世界的獨特感知會限制我們的能力,而且我們很難承認這一點。

西班牙科學家們進行了試驗,在試驗中,他們要求137名志願者在關於當地的衛星圖片中找到各種手工製造的結構體,比如橋樑、房屋、道路。在一些照片中,除了實物體,還有一個難以察覺的、明顯的異常——一隻大猩猩的微觀照片。而在正常情況下,人們總是能發現這樣的物體的。試驗表明,注意力集中在圖像的一些細節上會使66%的志願者找不到這樣的大猩猩得指出的是,憑此,人類的頭腦就容易理性化、傾向於將知識系統化,幾乎所有的科學家都屬於此類人。

現在,尋找外星人的天文學家和其他科學家都忽略的是,外星智慧生物可能擁有與我們本質不同的自然屬性。外星人可以生活在由暗物質或某種奇異物質形式組成的幾個維度中,使用包括引力波在內的、根本不同的方式傳遞資訊,以和其他文明進行交流。

 

下列文摘錄自《第12個天體:地球編年史第一部》

<>眾神的七座城市: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

我們想讓知道的是

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是一首蔚壯觀的長篇史詩,不亞於人類史上發現美洲和第一次環遊世界。實際上重要,因有了這次登陸,我們和我們的文明才會存在。

文:撒迦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

眾神的七座城市

外星高智慧生物第一次登陸地球的故事,是一首蔚壯觀的長篇史詩,不亞於人類史上發現美洲和第一次環遊世界。實際上重要,因有了這次登陸,我們和我們的文明才會存在。

納菲力姆第一次登陸地球

《創世史詩》告訴我們,「諸神」在他們領袖的帶領下,有目的地來到地球。巴比倫版本中,將這些都歸功於馬杜克,說他等著地球的泥土變得足乾燥結實,才好登陸地球,並在地球上進行建設。接著馬杜克將他的決策告訴了一組太空人:我在更上面,們居住的地方,建造了「上部的王城」。現在,我將的對應物件在下部。

接著,馬杜克解釋了他的目的:當離開天上,們應該了集會而降落;上要有休息的地方,來接納們全部。我將把叫做「巴比倫」——眾神的門廊。

因此,地球不只是他們的暫時落地或考察地;而是一個永遠的「家之外的家」。

納菲力姆所在的第十二個天體,這個行星本身就像是一艘太空船在軌道上旅行,穿過了其他的行星軌道;而他們無疑的是先在自己的行星上勘測太陽系。先派出無人探測器觀察地球,不久之後,他們也擁有了能將載人太空船航向其他行星的能力。

當納菲力姆尋找另一個「家園」時,地球肯定最合他們的胃口。地球的藍色,指出有孕育生命的水和大氣;而地球的棕色代表了堅實的陸地;地球的綠色,是植物與動物生命的基礎。然而當納菲力姆最終向地球前進時,看上去一定和今天我們的太空人看到的地球有一些差別。因當納菲力姆第一次到達地球時,地球還處於冰河時期中期——一個極冷的時代,地球經歷冰凍和解凍的時代:

早期冰河時期——開始於大約六十萬年前
首次變暖(間冰期)——大約五十五萬年前
第二次冰河時期——四十八萬到四十三萬年前

當納菲力姆大約四十五萬年前第一次到達地球時,地球上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大陸被冰原和冰河覆蓋著。由於有這多的冰凍水域,降雨減少了,但也不是所有地方都如此。由於風的模式與地形特點的結合,有一些現在很貧瘠的區域,當時卻是富水區,而現在某些只有季雨的區域,在當時卻整年降雨。

海平面也比現在低,因大量的水都結成了冰,覆蓋在陸地上。有證據指出,在兩個冰河時期的最高峰,整個海平面比現在低了六百到七百英尺。因此,當時一些乾地,現在是海和海岸線。在河水繼續流動的地方,們在經過岩石地貌時,創造了深深的河谷或山峽;如果河水是在軟地或泥土上奔流,們將經過大片的濕地,抵達冰河時期的大海。

納菲力姆在這樣的氣候和地理環境中抵達地球,他們會在什地方建立自己的第一個住所?

無疑的,他們將尋找一個氣候相對溫和的地方,這樣他們簡單的臨時房屋才能滿足需求,才能穿著輕便的工作服,而不用穿著笨重的保暖服裝。他們肯定還要尋找可以用、洗滌和工業用的水,有足的水維持供食用的植物和動物的生命。河水能滿足大片土地的灌用水,又能運輸提供方便。

當時,地球上只有一個地方能滿足這樣的氣候條件,而且還能提供登陸需要的大片平地。正如我們現在所知的一樣,納菲力姆將注意力放在三條大河及其平原上:尼羅河、印度河,以及兩河(底格里斯-幼發拉底河)流域。這些流域中的任一個,都很適合早期殖民;而每一個地方,最後都成了一個古代文明的中心。

納菲力姆當然不可能忘記另一個需求:燃料和能源供應。在地球上,石油是具有多種功能、且蘊藏富的能源物,能提供能量、熱和光,無數必不可少的貨物都是由這種極其重要的天然原料製成的。我們由蘇美人的實踐和紀錄可以判斷,納菲力姆用了石油和其衍生物;顯而易見的,納菲力姆在選擇最合適棲息地時,會選擇有富石油資源的地方。

抱持這種想法,納菲力姆可能會把印度河流域放在最後的選擇,因這不是一個有石油的地方。尼羅河多半是第二個選擇;在地質上屬於沉積岩區域,但這個地區的石油只能在離該流域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才能找到,並且需要鑽很深的井。而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毫無疑問的是第一個選擇。一些世界上最富饒的油田,從波斯灣的末端,一直延伸到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發源地。而當在大多數地方人們都要鑽很深的井才能採集石油時,古代的蘇美(現今的伊拉克南部),瀝和柏油是從地表汩汩流出。

有趣的是,蘇美人每一種瀝材料都取了名字——石油、原油、天然瀝、粗瀝、柏油、焦化瀝、膠泥、石蠟、瀝。他們對各種不同的瀝取了九個不同的名字。透過對比,古埃及語只有兩個,而梵語只有三個。

《創世記》中描述過上帝在地球上的住所——伊甸園——那裡有著舒適的氣候,溫暖而略帶微風,因上帝下午要散步,享受涼爽的微風。這是一個有著良好土壤的地方,適合耕種,同時也是個美麗的花園。這裡特別是一個適合種植果樹的園子。這是由四條河流組成水網的地方。「第三條叫底格里斯河,穿過亞述東部。第四條叫幼發拉底河。」(《創世記》214

《創世記》提到的第一條河比遜河(意思是充裕),以及第二條河基訓河(意思是噴湧而出),還不能確認。第三、第四條河已經完全可以肯定了,就是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一些學者將伊甸園的位置定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北部,這裡是兩條河流與兩條較小支流的發源地;其他一些學者,例如史本賽(E. A. Speiser)在《樂園之河》(The Rivers of Paradise)一書中相信,這四條河在波斯灣頂部匯聚,所以伊甸園不是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北部,而是在南部。

《聖經》中「伊甸」這個名字源於美索不達米亞,的原文是阿卡德語edinu,意思是平原。我們回想起古代諸神的「神聖」稱號丁基爾(DIN.GIR,意思是火箭中的正直/公正的人)。蘇美人把眾神的住所叫做E.DIN,意思是這些正直者的家-一個十分符合的描述。

納菲力姆將美索不達米亞作他們在地球上的家,至少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雖然最後納菲力姆在乾地上建造了太空船基地,但仍有一些證據證明,至少在一開始,他們的密閉太空艙是迫降在海裡,激起一片濺水聲。如果這是他們的降落方法,美索不達米亞附近的不止有一片海,而有兩片——南部的印度洋,以及西邊的地中海-所以在緊急情況下,不一定要指定在一片海洋降落。和我們即將看到的一樣,迫降在海洋裡的海灣也是必要的。

在古代的文獻和圖畫中,納菲力姆的太空船最初叫做天船(celestial boats)。可以想像的是,這些「航海」太空人,在古代史詩文獻中,是被描述從海底「天國」而來的人,於是「魚人」形象就這出現了。而且他們還上了岸。

這些文獻,實際上將一些在太空船的AB.GAL的穿著描述魚。一部文獻中,講到伊師塔的神聖旅行,尋找著在一條隨著「沉沒的船」離去的「大加魯」(Great gallu,意思是主要的導航員)。貝羅蘇斯傳播了有關奧安尼斯(Oannes)的傳奇,他是「賦予理性者」,他是在王權下落地球第一年,從「巴比倫王國邊境的厄立特里亞古海」而來的一位神。貝羅蘇斯記錄,雖然奧安尼斯長得像一條魚,但他在魚頭下有人頭,在魚尾巴下也有人。「他的聲音和語言也和人類接近,發音晰。」

那三位讓我們得貝羅蘇斯所寫內容的希臘歷史學家們,記錄這些魚人會週期性的出現,從「厄立特里亞古海」而來-現在的阿拉伯海(印度洋西部)。

納菲力姆會降落在印度洋,與他們選中的美索不達米亞的地點離了數百英里,而不是降落在波斯灣,那裡離選中的地點要近得多?古代紀錄間接證明了我們的觀點-他們的第一次降落是在第二次冰河時期,那時現在的波斯灣還不是海,而是一片沼澤和淺湖,不可能在那裡降落。

這些來到地球的第一批高智慧生物,在阿拉伯海降落,將他們的道路直指美索不達米亞。沼澤地延伸到了今天的海岸線之內。在濕地的邊緣處,他們建立了在我們星球上的第一個據點。

他們把叫做埃利都(E.RI.DU,意思是建在遠處的房屋)。多合適的名字!

一直到現在,波斯文的ordu 都意謂營地。這個詞在所有語言中都生了根:Earth(意思是地球、陸地、大地)在德文中是Erde,在古高地德語是Erda,冰島語是Jordh,丹麥語是Jord,哥特語是Airtha,中古英語是Erthe ;而且,回溯到過去,Earth在亞拉姆語是AraihaEreds,在庫德語是ErdErtz,在希伯來語中是Eretz

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埃利都,納菲力姆建立了地球站,一個半部是冰的星球上的孤獨前哨站。

建立七座城市

蘇美文獻,以及後來的阿卡德譯文版,按照建立順序,列出了納菲力姆的據點或「城市」。我們甚至還知道各個據點是由位神所管轄。一部認是阿卡德「大洪水碑刻」的原本蘇美文獻,講到了前七座城市中的五座:

在王權從天國下落之後,在高貴的王冠之後,王權寶座從天國落下了,他……完善了這些程式,神聖的律法……在純潔之地創建了五座城市,叫出們的名字,將們設計中心。
第一座城市,埃利都,他給了努迪穆德領導。第二座城市巴地比拉,他給了讓努濟格(Nugig)。第三座城市拉勒克,他給了帕比爾薩格(Pabilsag)。第四座城市西巴爾,他給了英雄烏圖。第五座城市舒魯派克,他給了蘇德。

那個讓王權從天國落下,計畫修建了埃利都和另外四座城市,並安排們各自的長官或指揮者的神,名字很不幸的被塗掉了。然而,在所有文獻中都寫著的那位涉過濕地邊緣、上了岸,說「我們在這裡安家」的神是恩基,在上述文獻裡綽號是努迪穆德(意思是他是造物者)。

恩基(EN.KI,意思是乾地之主)和艾(E.A,意思是他的家是水),這位神的兩個名字都非常合適。埃利都,在整個美索不達米亞歷史中,都一直保存著恩基的權力位置,也是王權的中心。這裡是在一片從濕地水中人造的陸地上修建。在一被克萊默叫做〈恩基和埃利都神話〉的文獻中能找到證據:水的深處之主,王恩基……修建了他的房子……在埃利都他修建了水岸之房……王恩基……修起了一座房屋:埃利都,像一座山,他從大地升起;他將建在一個好地方。

這些和其他大多數文獻段落都認,這些地球最早的「殖民者」,必須應付這些淺湖或充滿水的沼澤。「他帶來……讓小河變得乾淨」。努力疏通河床和支流的阻塞,讓濕地和沼澤的水排開,引入更優質的水,獲得更乾淨的用水,進行灌。蘇美人的事,也提到了一些土或抬高水的行,以保護這第一批房屋。

學者叫做〈恩基和大地秩序〉的「神話」文獻,是迄今止發現最長、保存最好的蘇美事詩。有四百七十行詩,其中的三百七十五行至今都晰可讀。的開頭(大約前五十行)很不幸破損了。接下來的詩文,描述了恩基的得意,他建立了與諸神阿努(他的父親)、寧替(Ninti,他的姐妹)和恩利爾(他的兄弟)之間的關係。

在這些引言和介紹之後,恩基自己「拿起了麥克風」。和聽上去一樣不可思議,事實上,這裡的文獻就是恩基登陸地球後的第一人稱報告:當我到達地球,這裡洪水氾濫。當我到了草地前,土堆和山丘在我指揮下堆積起來。我在一個純潔之地修建了我的房屋……我的房屋-的陰影延伸到了蛇濕地……鯉魚在裡面,小蘆葦叢中,搖著尾鰭。

詩文繼續描述,用第三人稱開始記錄恩基的功績。這裡是一些節選:他這些濕地分界,在裡面放進了鯉魚和……魚;他這些灌木叢分界,在裡面放進了……蘆葦和綠蘆葦。他讓恩比魯魯(Enbilulu),運河的監察員,管轄沼澤和濕地。
他在其中放網讓魚無從逃脫,他的陷
無法……逃脫,他的圈套沒有鳥能逃脫,一位愛魚的神……的兒子……恩基讓他管理魚和鳥類。.
恩基木杜(Enkimdu),溝渠和水
的那一位,恩基讓他管理溝渠和水
他是……鑄造,庫拉(Kulla),大地上的造磚者,恩基讓他管理鑄造與製磚。

詩文中還列出了恩基的其他功績,包括淨化底格里斯河的水,用運河連接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他的房屋在充滿水的河岸,靠近一個碼頭,蘆葦筏和船隻能在那裡靠岸,也能在那裡下水。很適當的,這座房子叫做E.ABZU(意思是深處之屋)。恩基在埃利都的聖域,從此以後用這個名字流傳了千年。

毫無疑問的,恩基和他的登陸團隊探索過埃利都周圍的土地,但他似乎最喜歡走水路。他在一文獻中說:濕地「是我最喜愛的場所;向我張開懷抱」。另一文獻說,恩基在濕地裡航行他的船,船叫做MA.GUR(字面上的解釋是轉向之船),也就是說,一艘行駛的船。他描述他的船員們是樣「同時劃起船」,樣「唱著美的歌曲,讓河流也跟著欣喜」。在這樣的時刻,他傾訴:「神聖的歌曲和魔法滿了我,充滿水的深處。」

蘇美國王的名單指出,恩基和他的第一隊納菲力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待在地球上:在第二個指揮官或「殖民首腦」到來之前,過了八個SHAR’S(兩萬八千八百年)。

當我們仔細審這件天文事件時,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學者曾被一個明顯的蘇美「困惑」纏住,說不楚黃道十二宮中誰才是與恩基有關的。魚-山羊的標誌,代表著摩羯座,顯然與恩基有關(而且,確實能解釋埃利都創始人一詞,A.LU.LIM的意思是閃光水域中的羊)。然而,常常描述艾/恩基是著流水的花——最初的寶座或水——他肯定是位魚神,因此又與雙魚座有關。

天文學家弄不楚,那些古代占星師到底是怎麼觀察那些星群像魚或送水人的輪廓。答案是這來的。黃道帶星座的名字其實不是因星群的輪廓而來,而是根據一位原來生活在某個時候的神的主要活動或稱號而來,那時的春分點剛好落在某一個黃道宮上,就這一星宮命名。

如果恩基登陸地球——如我們所認的那樣——是在雙魚座時代的開始,見證了向寶宮的轉移,並經過一個大年(兩萬五千九百二十年),一直待到了摩羯宮時代的開端,那他的確是在地球上指揮了傳奇般的兩萬八千八百年。

有關時間的記載,同樣也能證明我們之前的結論,認納菲力姆是在一次冰河時期中期來到地球。提高水掘運河,這些勞累的工作是在氣候仍然很嚴酷時進行。在他們登陸後的幾個SHAR’S年之後,冰河時期轉成一個更溫暖和多雨的氣候(大約是在四十三萬年前)。就是在那之後,納菲力姆才打算進入更遠的內陸,擴大他們的據點。很適當的,阿努納奇(納菲力姆的一般人員)將埃利都的第二位指揮官稱A.LAL.GAR(意思是他帶來休憩的雨季)。

不過,當恩基在地球上披荊斬棘時,阿努和他的另一個兒子恩利爾卻在第十二個天體上注視著地球的發展。美索不達米亞文獻楚講到,正管理地球任務的是恩利爾;當繼續任務的決策下來之後,恩利爾自己降落到了地球。EN.KI.DU.NU(意思是恩基向深處)他修建了一個特別的據點或是基地,叫做拉爾薩(Larsa)。恩利爾是什時候開始獨自管轄這個地方的?他的綽號是ALIM(意思是公羊),這與白羊座時代相符。

拉爾薩的建立,讓納菲力姆在地球上的殖民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標誌著,這項進入地球的工作若要繼續進行,需要向地球運輸更多的「人力」、工具和裝備,並將有價的貨物運回第十二個天體。

 

<>當諸神逃離地球--大洪水是從未經歷過的大災難

這場淹沒整個地球的大洪水到底是什

一些人解釋說,這場所謂的洪水是底格里斯和幼發拉底河每年一次的氾濫。有一次這樣的氾濫,災情相當嚴重。田野和城市、人類和野獸都被上漲的大水沖走了;原始時代的人類,認這是諸神的懲罰,於是有了大洪水的神話。

倫納德伍萊(Leonard Woolley)爵士在他的《烏爾的探索》(Excavations at Ur)一書中說,他們一九二九年在烏爾的皇家墓地的掘工作快要接近尾聲時,工人在附近的一個土丘上了一根棒子,通了一堆殘破的陶器和已經破碎的磚石。他們在三英尺下,到一層被壓緊夯實了的爛泥-這是通常情況下在文明開始之地的土壤。但難道這上千年的城市文明只留下了三英尺深的底層?倫納德爵士帶領這些工人向更深處去。他們又通三英尺、五英尺。他們起的仍是「處女地」-沒有人類居住痕跡的土壤。但直到到了十一英尺,穿過淤泥和乾泥,工人才找到一個布滿破裂的綠色陶器和打火器具的土層。也就是說,在十一英尺的泥地之下,是一個更早的文明!

倫納德爵士跳進了坑洞裡,檢著這些掘發現。他叫來他的顧問,徵求他們的意見。沒有人有一個看似合理的理論。接著,倫納德爵士的妻子很偶然的說道:「那,這當然就是大洪水了!」

然而,其他來到美索不達米亞的考古團隊,對這個直覺下的驚人結論並不贊同。這個淤泥層並沒有什證據能證明曾有大洪水;但烏爾和阿魯拜德的沉積層顯示西元前三千五百年到西元前四千年之間的洪水遺跡。這與後來在基什發現的、大約西元前兩千八百年的沉積層很是相似。在以力和舒魯派克也發現了同樣年代的沉積層(西元前兩千八百年),舒魯派克就是蘇美的諾亞的城市。在尼尼微,考古學家在一個六十英尺深的土層中發現了十三次以上的淤泥層與河沙的輪換,們可以追溯到西元前三千年到西元前四千年。

大多數學者因此相信,倫納德發現的是各種當地的洪災之一-這在美索不達米亞很頻繁,那裡偶爾會有超的暴雨,兩條大河也會漲水,常常改道,導致了這樣的破壞。學者指出,所有不同的淤泥層並不是一次很廣泛的災難,不能證明曾發生過史前大洪水。

《舊約》是一部簡約又精確的傑作。使用的詞彙往往都是精心推敲過的,包含了特殊的含義;經文都是簡明扼要;順序也有意義;篇幅剛好符合需要。從創世到亞當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園的整個故事,一共是八十句經文,這是很得注意的。關於亞當及他這條族線的完整紀錄,包括了該隱及他的族線,和塞特、以挪士這條族線的分裂,共用了五十句經文描述。而大洪水的故事至少有八十七句經文。這說明,以任何編訂標準來看,都是一個「主要故事」。不僅僅是一個本地事件,更是一次影響整個地球、乃至全人類的災難。美索不達米亞文獻說得很楚,「地球的四個角落」都受影響。

如果這樣,就是整個美索不達米亞史前時代的緊要關頭了。文獻中有大洪水之前的事件和城市及其居民,也有大洪水之後的事件和城市及其居民。有大洪水之前所有諸神的行,以及他們從天國帶到地球上的王權,也有在大洪水之後,當王權再次降落地球時的人類和神的事情。是一次劃時代的大事件。

除了國王的全部列表外,同樣還有其他文獻,記錄了個別國王及他們先祖在大洪水時期的行。例如,有一與烏爾-尼努爾塔有關的文獻,將大洪水記錄一次遙遠古代的事件:

在那一天,在那遙遠的一天,在那個夜,在那個遙遠的夜,在那一年,在那遙遠的一年——當大洪水來臨時。

亞述王亞述巴尼帕,是科學的贊助者,他累積了尼尼微巨大圖書館裡的泥板,他在一紀念詞中聲稱,他曾發現並能「大洪水之前的石頭上的文字」。一記錄名字和們起源的阿卡德文獻,解釋列出的名字是「大洪水之後的國王的」。有一位國王被稱讚「他是從大洪水之前保存下來的種」。大量的科學文獻都標注們的來源是「古老的紀元,來自大洪水之前」。

不,大洪水不是地方性的災禍,也不是週期性的洪災。在所有紀錄中都是一次史無前例、極重要的爆炸性事件,這是一次無論是人和神都從未經歷過的大災難。

大洪水之前的人類大屠殺

《聖經》和我們先前解釋過的美索不達米亞文獻給我們留下了一些待解答的困擾。人類所承受的苦難是什諾亞取名「休息」,讓他的出生象徵著苦難的結束?諸神宣誓要保守的「祕密」到底是什,又是誰報了恩基?從西巴爾發射的太空船是讓烏特納比西丁進入方舟、封艙的訊號?當洪水淹沒最高的山脈時,諸神又在什地方?而且,他們就那喜愛諾亞/烏特納比西丁所提供的燒供品?

當我們繼續尋找著這些問題的答案時,我們可以發現,大洪水其實並不是諸神按照自己意願蓄意發動的。我們可以發現,雖然大洪水是一次可預先知道的事件,但也是一場不可避免的自然災難,諸神對卻視而不見。我們同樣可以推斷,諸神宣誓保守的祕密是一場針對人類的密謀——不打算讓人類知道這場即將到來的大洪水,這樣在納菲力姆自救時,人類就會滅亡了。

我們關於大洪水及其之前事件的知識,有很大部分是來自於〈當諸神如人一般,承擔這工作之時〉這篇文獻。在這篇文獻裡,大洪水中英雄的名字叫做阿特拉-雜湊斯(Atra-Hasis)。在〈吉爾伽美什史詩〉的大洪水部分,恩基說烏特納比西丁有「極高的智慧」-在阿卡德語中就是atra-hasis

學者將這些文獻理論化,說阿特拉-雜湊斯是英雄的文獻,可能是更早期的蘇美人大洪水故事的部分。最後,有足的巴比倫、亞述、迦南,甚至原版的蘇美碑刻被發現了,可以湊成一部阿特拉-雜湊斯史詩。我們可以在蘭伯特和米勒德的巨作《阿特拉-雜湊斯:巴比倫的大洪水》看到這些內容。

在描述完阿努納奇的艱苦工作和他們的兵變,以及接下來創造原始工人之後,史詩繼續說著人類是如何(和我們從《聖經》版本中得知的一樣)開始繁衍和壯大的。最後,人類開始打擾到恩利爾了。

領土擴張了,人類壯大了;他們像野牛一樣在土地上。神被他們這樣的結合打擾了;神恩利爾聽到了人類的宣告,向偉大的諸神說:「人類的宣言是帶有壓制性的;他們的結合讓我無法安睡。」

恩利爾——再一次做起了報人類的事——下令了懲罰。我們會猜想接下來就是大洪水了。不過不是。令人吃驚的是,恩利爾壓根沒有提到洪水或與水有關的字。取而代之的是,他發動了一場瘟疫或疾病,在人類當中展開了大屠殺。

阿卡德和亞述版本的史詩講到過恩利爾的懲罰人類和家畜帶來了「疼痛、眩暈、發冷、發燒」和「疾病、瘟疫、病痛及傳染病」。然而恩利爾的這個方案並沒有起多大作用。「有著極高的智慧的那人」——阿特拉-雜湊斯——與神恩基極親近。他在一些版本中描述了他自己的故事,他說:「我是阿特拉-雜湊斯;住在我的主人艾的神廟裡」。「他的想法提醒了他的主人恩基」,阿特拉-雜湊斯懇求他破壞恩利爾的計畫:

艾,我的主人,人類正受著折磨;諸神之怒正滅著大地。而是創造了我們!停止這些疼痛、眩暈、發冷和發燒

直到發現了更多的碑刻碎片,我們才知道了恩基的建議是什。他提到了某種東西,「……出現在大地上。」無論是什確實管用了。在那之後不久,恩利爾向諸神痛苦的抱怨道:「人類還沒有被消滅;他們比從前更多了!」

他又繼續策劃餓死人類。「讓人類的供應被切斷;他們的肚子,等不到水果和蔬菜!」因沒有雨水而無法灌,這些自然現象帶來的饑荒。

雨神的雨水不再落下,留在上方;在下方,水域也不再從們的源頭升起。讓風吹乾大地;讓雲層變厚,但抑制降雨。

甚至海洋食物的來源都斷了:恩基被命令去「關上門,封鎖海域」,並「守衛」食物以防被人類取走。

很快乾旱開始蔓延。

上方,溫熱不再……下方,水不再從們的源頭升起。地球的子宮不再生育;蔬菜不再生長……黑土變成了白色;廣闊的平原被鹽阻塞。

隨之而來的饑荒在人類之間造成了極大的破壞。隨著時間的流逝,健康狀況也逐漸惡化。美索不達米亞文獻提到了六個越來越多的滅性的莎塔姆(sha-at-tam’s)-這個詞有時被譯「年」,但字面上的意思卻是「經過」,而且亞述版本的故事說得更楚,這是「阿努的一年」:

第一個莎塔姆,他們吃著地上的草。在第二個莎塔姆,他們心生仇恨。第三個莎塔姆到來了;他們的外貌因饑餓而改變,他們的皮包著骨……他們行走在死亡的邊緣。當第四個莎塔姆到來時,他們的都發綠了;他們弓著背走在街上;他們的寬闊[或許指肩部?]變得狹窄。

到了第五個「經過」,人類的生活墮落了。母親向自己挨餓的女兒關上了門。女兒暗中監視自己的母親,看看們有沒有隱藏食物。到了第六個「經過」,人吃人的現象已經無法控制了。

當第六個莎塔姆到來時,他們把女兒當肉吃;把小孩煮成食物…… 一家人貪婪的吃著另一家人。

恩基救人

文獻說阿特拉-雜湊斯向他的神恩基求情。「在他的神的房子裡……他落了;……每天他都在哭泣,在早上帶來供品……他呼喚著他的神的名字」,尋求恩基的幫助來制止這場饑荒。

然而,恩基肯定屈服於諸神的決議了,因他在一開始並沒有回答。很有可能,他甚至避開了忠誠的崇拜者,獨自回到了他最愛的沼澤地。「當人類生活在死亡邊緣之時」,阿特拉-雜湊斯「將他的床放在面朝大海的地方」。但卻沒有回應。

饑餓、崩潰的人類,父母吃著他們自己的孩子,但最終成恩基與恩利爾之間一場不可避免的爭。在第七個「經過」,當剩下來的男女都「像死去的鬼一樣」,他們接到了恩基的一條訊息。他說:「在大地上喧嘩」。他派出使者向所有人類說:「不要崇拜們的神,不要向們的女神祈禱。」現在,事情完全失控了!

恩基以這片混亂掩護,採取了更明確的行動。文獻在這一段上簡直是碎片,描述他召集「老神」在他的神廟裡行了一場祕密集會。「他們進去……他們在恩基的房子裡接受了勸告。」首先恩基洗了自己的罪過,告訴了他們他怎麼反對其他諸神的行動。接著他策劃出了一項行動計畫;以某種方式涉及他對海洋和下層世界的指揮。

我們能從已經破損的經文中取這個計畫的細節:「在那個夜……在他之後……」某人不得不在某個時候待「在河岸邊」,可能是等待從下層世界回來的恩基。恩基從那裡「帶來了水武士」-可能是還待在地下井的原始工人。在這個指定好的時刻,命令下來了:「上!……命令……

雖然文段殘破不堪,我們可以從恩利爾的反應,猜想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他滿是憤怒。」他招來眾神集會,派出他的武力去逮捕恩基。然後他站了起來,開始指控他兄弟破壞了這個即將成功的計畫:

所有我們大阿努納奇之中,達成了一個共同的決議……我在天國之鳥裡指揮著。阿達德應該守護上層區域;辛和奈格爾(Nergal)應該守護著地球的中間區域;而海洋的封鎖閘,(恩基)應該用的火箭守護著。但卻向疏忽了對人類的防備!

恩利爾控告他的兄弟破壞了「海洋封鎖」。但恩基卻否認了,他這是在恩利爾的批准下發生:

這門,這海洋的封鎖閘,我確是用我的火箭守著的。[但是]當……逃開我……無數的魚……消失了;他們擊碎了這閘門……他們殺掉了海洋的守衛。

他聲稱他已經到了罪犯,懲罰了他們,但恩利爾仍不滿意。他要求恩基「停止養他的人民」,不要再「供應人們穀物」。恩基的反應是令人驚駭的:

這位神厭煩了開會;在眾神會議中,笑聲壓過他。

我們可以想像那樣的嘈雜。恩利爾是很暴躁的。他與恩基交火,大叫:「他手中的是詆之言!」當集會最終又恢復秩序時,恩利爾再次起立發言。他讓他的同僚和下屬回想起,這其實是他們共同的決議。他回顧了從創造原始工人開始的所有事件,並提出恩基多次「破壞規矩」。

然而,他說,還有一個機會可以滅人類。一場「致命的洪水」就要到來。這場即將到來的災難要保密,不能讓人類知道。他要求會議的每個人都要宣誓保密,最重要的是,要讓「恩基王子受他誓言的束縛」。

恩利爾向會議上的諸神說道:「來,我們每一個人,都要發誓,保守這致命洪水的祕密!」第一個發誓的是阿努;接著發誓的是恩利爾;他的兒子也與他一同發誓。

一開始,恩基拒發誓。「你為一定要讓我發誓?」他問道:「我要用我的雙手來對付我自己創造的人類?」但最終他還是被迫宣誓了。其中一文獻特別說道:「阿努、恩利爾、恩基和寧呼爾薩格,天地眾神,許下了這個誓言。」

骰子已經擲下,便這樣

諾亞方舟是一艘潛水艇

恩基發的誓是什呢?當眾神要求他宣誓時,他發誓不會向人類透露大洪水的消息;可是,難道他不能向一面牆?他把阿特拉-雜湊斯叫來了神廟,讓他待在隔板後。恩基假裝不是對著他說,而是說給一面牆聽。他對這面「蘆葦隔板」說:

注意我的指令。一陣暴風將掃過,所有城市裡的全部居民。人類之種的滅即將開始……這是最終裁決,眾神會議的命令,阿努、恩利爾和寧呼爾薩格下的令。

這個計謀解釋了恩基在後來的對抗中,當諾亞/烏特納比西丁還活著的情況被發現後,恩基認自己沒有打破誓言——是阿特拉-雜湊斯(意思是極睿智)這名地球人,發現了大洪水的祕密。與之有關的圓柱圖章顯示了,當艾[恩基]——蛇形神——向阿特拉-雜湊斯透露這個祕密的時候,一名隨從著一塊隔板。

恩基給他忠實僕人的建議,是修建一艘不會漏水的船艦;而後者說:「我從來沒有造過船……請在地上我畫一張設計圖,這樣我才好看」。恩基向他提供了精確的造船指南,尺寸和造法。在《聖經》的故事中,我們會想像這艘「方舟」(ark)是一艘巨大的船,有甲板和上層構造。但《聖經》希伯來語最初的用語是teba-字源是下沉,也就是說,恩基讓他的諾亞建造的是一艘可以下沉的船,也就是一艘潛水艇。

阿卡德文獻提到恩基想要建造的是一艘「上下方都要有屋頂」的船,用「堅的瀝」來密封。沒有甲板,沒有開口,「以至於陽光都照不進來」。這艘船「就像是阿普蘇的船」,是一艘sulilu;這是今天希伯來文中用來描述潛水艇的詞彙:soleleth

恩基說:「讓這艘船,成一艘MA.GUR.GUR」-「一艘可以旋轉和翻滾的船」。的確,只有這樣一艘船才能在如雪崩一樣的超水災中存活下來。

阿特拉-雜湊斯的說法,如其他版本一樣,反覆調雖然離這場災難的到來只剩七天,但沒有人意識到了快來了。阿特拉-雜湊斯藉口說在建造「阿普蘇船」,這樣他就能到恩基的住處去,也許能逃避恩利爾的憤怒。這很容易被接受,因事情的確很糟。諾亞的父親曾希望諾亞的出生是長期苦難結束的標誌。人們的問題是乾旱-缺乏雨水滋潤,水量也不足。誰能想像他們竟然會在一場極大的水災中滅亡?

File:Waterfall-godafoss-iceland.jpg 

作者:撒迦利亞西琴(Zecharia Sitchin)譯者:宋易

近年來不斷發現的證據與資訊,向我們顯示:一個更先進的外來文明,曾經居住在我們的星球上。

西琴博士畢生致力於人類起源的究。他精通蘇美楔形文字、希伯來語、阿卡德語和歐洲的各種語言,究遍及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和馬雅文化等領域,並綜合考古、古天文學、東方學與「聖經學」的最新發現,在歷經三十年嚴謹的究探索,他向世人還原《創世記》的故事是事實而非神話,重新建構了人類的起源和發展的歷程,證明神祕的第十大行星「尼比魯」的存在。他揭露天界間的諸神,從地球進行太空旅行的祕密,以及神以自己的形象創造出人類的歷史。

                  

台長: 幻羽
人氣(355)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宇宙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淺識太空磁波】
此分類上一篇:【第二太陽系被發現?+首次發現太陽系外也有“月球”的證據】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