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品牌佔龍頭屹立不搖50年 Mclaren全系列車出清股票賠錢的三種應對策略 樂壇天后逃稅5億遭起訴...
2017-12-13 20:15:27 | 人氣(1,513)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中東戰爭”的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東戰爭”  作者:楊紅星

以色列從建國起就處於阿拉伯國家汪洋大海般的包圍之中。然而上世紀五次中東戰爭中,國小人少的以色列愈戰愈,地廣人多的阿拉伯國家卻屢戰屢敗。原因何在?

大國的干預攪局

阿以衝突從發端那一天起就不僅僅是雙方之間的問題。美蘇英法等大國出於自己的利益盤算,一再出手干預攪局,是中東戰爭勝負結果不可忽視的因素。

 

 綠色標注的均阿拉伯國家,彈丸之地的以色列內部還有一個巴勒斯坦。

美國、蘇聯與英國圍繞中東控制權進行的博弈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第一次中東戰爭的結局。

由埃及、利亞、約旦、伊拉克、黎巴嫩等國家組成的阿拉伯聯軍,在以色列宣佈建國第二天合力對其進行圍攻,以色列很快瀕臨崩潰。

開戰不到一個月,埃及軍隊佔領巴勒斯坦南部大片地區;利亞軍隊在北部進展迅速;約旦軍隊攻佔耶路撒冷舊城,圍困耶路撒冷新城;伊拉克軍隊一路推進到離地中海只有10英里的地方,眼看就可以將以色列攔腰切斷。

 

 第一次中東戰爭形勢圖

拯救以色列,美國推動聯合國通過了要求雙方停火四周的決議,以色列爭取到了難得的喘息之機;並以馬歇爾計畫經濟援助相威脅,迫使英國停止向阿拉伯國家提供武器,撤走約旦軍隊中的英國軍官;此外還以色列提供了1億美元钜款用以緩解財政困難。

蘇聯當時也站在以色列一邊。以色列建國之前,蘇聯就默許捷克斯洛伐克向其出售武器,並應其要求阻止了捷方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軍火交易。大批東歐猶太人也在蘇聯的聲援下湧入巴勒斯坦,以色列提供了必需的人口基數和兵源。

停戰期間,以色列從外部輸入了大量輕重武器,裝備水準得到了極大改善,兵力因移民加入而大幅擴充。而阿拉伯國家則因失去武器供應方,喪失了裝備優勢;組織指揮因英國人的撤出大受影響;兵力也被以色列反超。

此消彼長,戰再次打響,阿拉伯聯軍的表現就沒法看了。

打仗最講究一鼓作氣,這次戰爭如果不是美蘇中場叫停和拉偏架,破壞了阿方連戰連勝的氣勢,阿拉伯國家很有可能實現 把猶太人入大海的目標。

當時總人口不過65萬,財力物力捉襟見肘的以色列,光靠內部潛是難以逃過這一劫的。連以色列的開國元勳們都認沒有這些支持,以色列不見得能活過兩個月。

第二次中東戰爭,是英法聯合以色列攻擊埃及一個國家。當時埃及軍隊因飛行員、坦克手等骨幹作戰人員在蘇聯受訓,正處於虛弱期,即使是只與以色列單獨比,也未必能占到上風,更何況還要抗擊英法兩個赤膊上陣的老牌列

英法聯軍在這次戰爭中出動艦艇100餘艘,飛機650餘架,空海力量達埃及的數倍。在戰爭中,英法聯軍對埃及機場狂轟濫炸,炸飛機200多架,幾乎完全摧了埃及空軍。以色列也得以全力對埃及實施空地立體化攻擊。由於雙方力量相差過於懸殊,埃及戰敗實屬必然。

  第二次中東戰爭中的英軍海鷹艦載戰

第三次、四次中東戰爭,美國對以色列,蘇聯對阿拉伯國家不同的支持力度,直接影響了戰爭的走向。

第三次戰爭爆發前的兩個月,美國不僅給以色列運去了400輛新式坦克和250架新式飛機,而且從軍中抽調1000名所謂志願軍人員充實以色列空軍,以軍發動襲擊提供了裝備和人員基礎。

戰爭期間,美國還直接以軍提供了情報和電子戰支援。美軍第六艦隊一直在埃及附近海面遊弋,幹擾埃及雷達,竊聽埃軍通訊,以軍搜尋定位軍事目標。

 

 第三次戰爭中的以軍裝甲部隊

第四次中東戰爭初期,以埃及、利亞主力的阿拉伯聯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以色列進行了大規模突襲。

以色列措手不及,損失極慘重。開戰短短四天,以色列就已經損失了49架飛機和500輛坦克,損失比例占到了空軍的八分之一和裝甲部隊的四分之一。

 

 第四次中東戰爭,埃及軍隊跨越蘇伊士運河

給以色列足量、快速的武器彈藥支援,美國總統尼克森下令:將所有能飛的玩意都往以色列飛。

從開戰第八天起,美軍運輸機不間斷向以色列實施補給支援,飛行多達567架次,向以色列輸送了2.3萬噸軍用物資。這些物資彌補了以軍前期的損失,極大地提高了以軍的士氣和作戰能力。

 

 第四次中東戰爭中被擊的以軍坦克

美國的情報支援也十分有力,埃軍第23軍團結合部有30公里的間隙,這個以軍得以反敗勝的關鍵情報就是美國軍事衛星提供的。可以說美國在這次戰爭中再一次挽救了以色列。

蘇聯對阿拉伯國家的支持有些縮手縮腳。在第三次戰爭前,蘇聯為了避免和美軍直接衝突,約束埃及不要先開第一槍,聽從其居中調解斡旋,客觀上造成了埃及的麻痹大意。在戰爭中則袖手旁觀,甚至撤回了打著支持阿拉伯國家旗號開進地中海的艦隊。

第四次中東戰爭前,蘇聯想維持中東不戰不和的局面,不願意提供進攻性武器,為此還跟埃及鬧翻了。

到了第五次中東戰爭,以色列完成了機械化向體系化作戰的轉變,軍事能力已遠超阿拉伯國家,攻擊的又是巴解和敘利亞這樣比較弱的對手,因此戰爭完全是一邊倒。

 

 以色列空軍的F-16戰鬥機

美國這次沒有直接插手幹預,但也正是在美國長期的援助下,以色列才強大到阿拉伯世界不能望其項背。

以色列軍隊強大的戰鬥力

如果比較外部支持,阿拉伯國家在第三、四次中東戰爭期間得到的援助,其實比以色列少不到哪里去。正是憑著蘇聯提供的武器,阿拉伯國家才在這兩次戰爭中跟以色列有一戰之力。

第四次中東戰爭,蘇聯也為埃及和敘利亞補充了1.5噸軍用物資。阿拉伯方打不過以色列,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外部支持,而是軍隊戰鬥力的各個層面都比以色列差得太遠。

 

 埃及軍隊的蘇制T-55坦克

獨特的歷史和境遇賦予了以色列軍隊超強的戰鬥意志。猶太民族流亡兩千多年,在異國他鄉受盡了種種迫害,內心深處悲情意識濃厚。

建國伊始以色列就處在強烈的敵意包圍之中,血戰不斷,國土狹小沒有迴旋餘地,戰敗一次就意味著國亡族滅,慘痛的歷史和嚴峻的現實給了以色列人深重的危機感。

戰爭中以色列人將頑強決死的勇氣和力量釋放了出來。以軍在戰鬥中,總有一股毅然決然的氣勢,攻則奮勇爭先,守則抵死不退。

以軍運籌策劃水準也非常高,做到了大膽計畫謹慎實施的完美結合。其作戰準備精心盡善盡美,組織計畫周密滴水不漏,將己方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將對手算計到了極致。

 

 以軍裝甲部隊

這個特點在第三次中東戰爭中體現得極為明顯。以色列空軍對埃及的突襲從空襲時機、空襲方向、空襲範圍上處處做到了出其意料之外。

埃軍以為以色列會在拂曉發動進攻,以軍卻將攻擊時間定在開羅時間845分,因為這是埃及軍隊交接班的時間,到交接班完成有15分鐘防衛較為鬆懈的間隙可以利用。

埃軍以為以色列會從西奈半島方向發動進攻,以空軍卻繞道地中海上空從埃及側後方轟炸。

 

 以軍F-4鬼怪戰鬥機

埃軍以為以軍飛機航程不夠,後方機場不會遭到攻擊,以軍卻採用多載油料,少掛炸彈的方式延伸航程,並以超低空精確攻擊彌補彈藥的不足,對埃及後方機場實施了猛烈打擊。

阿方戰爭籌畫水準遠遜以色列。即便是準備最充分、計畫最周密的第四次中東戰爭初期的主動進攻,埃及也出現了組織配合不好導致兩個軍團距離過大,被敵利用反守為攻的重大疏漏。

以軍是世界公認戰鬥素養最強的軍隊。作為以色列軍隊的核心支柱,以色列空軍突擊如同疾風暴雨,空戰如同雷鳴電閃,為打贏第三、四次中東戰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以軍的法制幻影-3戰鬥機

第三次中東戰爭中對埃及、敘利亞、約旦、伊拉克等阿拉伯國家的突襲,以軍連續出動60小時摧毀敵機451架,自身戰損只有29架,成了戰爭史上的曠世經典。連經驗豐富的美國空軍也經常向其學習取經。

以色列軍隊的另一支柱裝甲兵部隊,也在中東戰爭中經常以少勝多,打出讓人難以置信的交換比。在第四次中東戰爭的戈蘭高地防禦戰中,以色列第7裝甲旅損失90輛坦克,卻擊毀敘軍坦克、裝甲車600多輛,交換比達17

以色列國防動員機制靈敏高效,能在短時間內集中大量兵力,抵消阿拉伯軍隊的數量優勢。

 

 以軍裝甲部隊

第四次戰爭初期,以色列常備軍慘敗,8個裝甲旅和一個步兵旅大部被殲。以色列發佈動員令不到20小時,部分預備役部隊就開赴前線投入戰鬥。48小時後,以色列全國動員預備役人員30萬,使以色列兵力由11萬人迅速增加到40萬人,為以色列轉敗為勝奠定了兵力基礎。

而且以軍預備役部隊訓練嚴格,其戰鬥素養並不亞於現役部隊。在第四次中東戰爭的戈蘭高地防禦戰中,擋住敘軍四個裝甲師淩厲攻勢的,正是以軍的一支預備役裝甲旅。

 

 以色列國防軍

孫子兵法形容一支善戰的軍隊: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簡直是以色列軍隊的完美寫照。

阿拉伯軍隊與以色列軍隊的差距,是雙方的社會制度、發展水準、歷史傳承等超越軍事層面的因素導致的。阿拉伯國家未嘗不想以敵為師,但這些東西不是想學就能學得來的。

難以形成合力的聯盟

一個主權國家聯盟,在聚合資源、釋放力量的效率上,無論如何難以與一個統一的國家相提並論,整合得好了,所形成的合力不會超過各方力量的簡單疊加,整合得不好,可能還不如一個國家放手一搏。

 

 敘利亞軍人

外界總以為阿拉伯國家不團結所以才搞不定以色列這樣一個蕞爾小國,其實是在潛意識中將阿拉伯世界當成了一個國家,而忘記了他們只是由阿拉伯民族主義和伊斯蘭教信仰粘合起來的並不緊密的聯盟。

如果以一個聯盟而非國家的標準來衡量,多數中東戰爭中阿拉伯國家的團結對敵還是說得過去的。第二、三、四次中東戰爭中,阿拉伯各國基本上做到了有錢出錢、有人出人地支援前線國家,並多次利用石油武器給予對手沉重打擊。

真正讓人詬病的只有第一次。在這次戰爭中阿拉伯聯盟各國不僅互不策應配合,有時還相互拆臺使絆,完全是一副坑害我的隊友,幫助我的敵人的作派。

然而,在對抗以色列的過程中,阿拉伯國家始終沒有形成足夠強大的合力,沒能發揮出體量上的巨大優勢。這的確是以色列以小搏大,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

 

 戰鬥中的以軍

聯盟難以整合各方的力量,在對抗中形成集群效應,也不是阿拉伯世界的獨有現象,而是超越種族、地域、時代的普遍規律。因為即使加盟各方沒有矛盾,但希望別人去啃硬骨頭,自己少出力、多撈好處的心思,每個國家都會有,更何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沒有矛盾是不可能的。

阿拉伯世界的矛盾就更錯綜複雜,既有政體、宗教、歷史上的衝突恩怨,還有資源分配、領土劃界等利益糾葛。

比如約旦、沙特等君主制國家與埃及、敘利亞、伊拉克等共和制國家就互相看不順眼,在宗教上,什葉派和遜尼派從來就水火不容,約旦跟沙特又是世仇,伊拉克和科威特後來還因為油氣資源引發了海灣戰爭。

 

 敘利亞軍人

這樣內部矛盾重重的聯盟不出現1+1<2的情況,就需要有一個權威的領導者居中協調掌控。

第一次中東戰爭,阿拉伯聯盟連聯合司令部都建不起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埃及、約旦、沙特、伊拉克等國家為了爭奪盟主地位互不服氣。

等到後來埃及總統納賽爾成了阿拉伯世界公認的領袖,阿拉伯國家就出現了同仇敵愾的氣象。以色列決意發動第三次中東戰爭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擔心納賽爾會成為穆罕默德那樣一統阿拉伯世界的人物,想打慘埃及,以削弱納賽爾的威信。

事實上以色列也得逞了,三年後納賽爾就因為戰敗的巨大壓力去世了,不過52歲盛年。此後阿拉伯世界再也沒有出現一個可以與納賽爾比肩的人物,一直處於群龍無首的狀態。

 

 埃及總統納賽爾(中)

阿拉伯國家向打敗甚至消滅以色列也不是沒有辦法,那就是不要打中東戰爭那樣的速決戰,不管一時的勝敗得失,聯合起來與以色列打持久戰,以色列國小人少,遲早經不起消耗。

問題是相對於打敗以色列、解放巴勒斯坦、解救民族兄弟這個阿拉伯民族大義,各國的國計民生和政權安全自然更重要。兩者不能契合,誰也犯不上跟以色列長期以命相拼。所以這個策略基本上也沒有實現的可能。

第四次中東戰爭之後,歷次中東戰爭阿拉伯聯盟的頭號主力埃及,喪失了打敗以色列的信心,也不願意與以色列對抗消耗國力,決心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重,率先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換回了被以色列攻佔的領土,從此淡出阿以衝突。

約旦也放棄了對約旦河西岸土地的要求,選擇與以色列和平相處。至於其他不與巴勒斯坦地區接壤的阿拉伯國家,巴以衝突對他們沒有直接的影響,打贏以色列也沒有直接的好處,幫助巴勒斯坦人還可能象約旦、黎巴嫩那樣惹火上身,更沒理由非要跟以色列開戰。

以第五次中東戰爭為分野,還有動力與以色列抵死糾纏的只有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本土抵抗力量和敘利亞少數幾家而已。


黎巴嫩

這是因為真主党的合法性、巴勒斯坦的獨立自主、敘利亞戈蘭高地的收復都要以對抗乃至打敗以色列為基礎。避無可避,退無可退。阿拉伯世界在二、三、四次中東戰爭中那樣的基本團結,已成為絕響。 

台長: 幻羽
人氣(1,513)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略窺當今世局風雲 |
此分類下一篇:解讀中東棋局:特朗普為何偏要落子耶路撒冷
此分類上一篇:朝鮮戰爭最酷烈的“雪戰長津湖”戰役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