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萬元中古車網路限量出售 幫你守護全家人的健康上武嶺!宏廣視野令人眩目 害羞程度破表 日本推出...
2017-12-11 22:37:22 | 人氣(1,43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糊塗一點,才能停歇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胡歌:糊塗一點,才能停歇  2017-12-10 17:10
 

起這個題目,著實很大風險。讓一個當紅炸子雞糊塗,還讓他繼續停滯,難道不怕被口誅筆伐?但,這裏的胡歌是一個標籤。

暌違兩年的胡歌帶著新劇《獵場》歸來,然而這次卻像是他的滑鐵盧,劇集口碑兩極分化,兩年前的《琅榜》神話似乎漸行漸遠,就連胡歌的演技也遭到退步化質疑,姑且不談這些質疑是否得深究。不少人看過《獵場》後發問:胡歌兒了?可在追問的同時,我們是否忽略了:做觀眾口中的完美胡歌,是不是的如他本人所願?他近兩年停戲,可內心的糾結叫囂是否停歇片刻?

胡歌一個標籤,就像知乎上那道何很難討厭胡歌的熱門問答一樣,胡歌承載的已經不僅僅是演員一詞那簡單了,被賦予了太多的美好定義:演技優良、謙遜溫良、德才兼備……居然多達二十多條辭彙,可令筆者印象深刻的卻是一句把事故說成故事的回答,細數胡歌走紅後的十二年,現在的胡歌,人們看不,還有點看不透。起起伏伏中,他其實一直在守著自己的方圓,但我們卻做不到對他視而不見。

幸運,也悲催

車禍之前我走的很順,那個時候也年輕,也會有一些得意,其實那個時候紅了,卻並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但是人已經到了那個位置上,就必須拔出一種姿態,需要去迎合喜歡的人。——胡歌

胡歌一個標籤,藝人這個詞來形容他都顯得有些輕浮,那我們改叫演員胡歌。說到演員胡歌,報導裏面永遠離不開三個話題:《仙劍》、車禍、《琅榜》。

十二年前的《仙劍》盛況此處不必贅言,胡歌可謂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觀盡長安花,他本可以一直美下去,可僅僅一年,他經歷的那場災難令他痛失摯友,容貌也不復從前俊逸。

所有人都以胡歌會轉行,就算是繼續演,他還能出演那些讓女人愛到死去活來的男主?可他還是回來了,瑕不掩瑜,郭靖、景天、易小川,他依然嫉惡如仇,深情款款……就在不少人還憧憬著《仙劍》的十年之約,他卻開始轉型,甚至在造型上刻意製造一種顆粒感,但都給人一種用力過猛的感覺。我們姑且不談他曾想依佛門的消極,曾流連花叢的種種,單是看他那時的微博,時不時會露出一種自我厭棄。好在那時,演員胡歌保持著醒,一旦看到光,還是忍不住想去追逐,他知道失去了什,也知道要靠什才能奪回那些失去的東西。他開始雕磨演技,話劇成了他進階路上的試金石。

那時,胡歌唯恐自己荒廢了重拾的生命以及各方期許,卯勁向前,他本可以穩坐仙俠寶座,但他那時候明顯捨棄了車禍前的迎合姿態,旁人只會看到鳳凰展翅,其實只有胡歌自己剝皮卸骨般的涅槃煎熬。這個過程中,他贏得了百花最佳新人提名、白玉蘭最佳男配提名,更有《如夢之夢》讓他在話劇界佔有了一席之地。可相較於仙劍的盛世,胡歌的星光明顯黯淡……那時有不少媒體說:那個靈動的李逍遙一去不復返,胡歌是不是也糊下去了?好在上天有眼,一些人在等著看他的笑話,胡歌卻憑藉在《如夢之夢》的表現遇到了他的伯樂——侯鴻亮,於是乎,胡歌等來了梅長蘇。


玉蘭在手,孤獨於心

昨天越來越多,明天越來越少,這就是人生。當所有的願望都一一實現,我又何必在世上苟活,破滅未必是壞事。 ——胡歌

《琅榜》裏的胡歌不再是李逍遙那般瀟灑不羈、少年無畏,而是一位張弛有度、風度翩翩的男人——這一年,胡歌33歲,距離車禍發生過去九年,就像《琅榜》裏的梅長蘇:然我活了下來,就不能白白地活著。他厚積薄發,一年連續三部劇霸,囊括正劇、古裝、生活劇,口碑收視更是不容小覷。

與十年前的走紅不同,胡歌的二度爆紅發生在一個新媒體盛行的碎片化流量時代。如果說當年的媒體最多在業內掀起一波討論的狂潮,當下的媒體則是追逐焦點,不遺餘力。因歷經生死與梅長蘇的傳奇人生高度重合,媒體對胡歌的讚譽撲面而來,把他跟梅長蘇相提並論,白玉蘭傍身更讓媒體對他封神,甚至有記者直接在頒禮發佈會上告白,場面一度尷尬

面對外界喧囂,胡歌選擇了沉澱,他停止拍戲,赴國外深造。但他沒有想到的是:讀書本是一件自我的事,但經渲染後,胡歌再一次光環加身,好學求知終也成了胡歌的壓力。

往往最孤獨的人最親切,最悲痛的人笑起來最燦爛。《獵場》宣傳期,胡歌不遺餘力:參加綜藝,他熱情澎湃;接受訪談,他妙語如珠;商業活動,他風度翩翩,滿血而歸的他依舊光環萬丈,但大眾和他本人都知道——他變了。去年胡歌的本就是一次自我的人性放飛,逃避自己不想做的事,實現多年出國深造的夙願。他不在意形象,剃了光頭,可還是被認出來;開設Vogue專欄本想分享自我主張,可執行力不的他面對每月的催稿,成了與編輯的彼此折磨……面對這種失意,胡歌回答:我太矯情了

的確,視帝胡歌令人羨,但實際上,自有一番無奈上心頭。正如胡歌說的,如果能讓他選擇,他寧可選擇拍《蒲公英》時的自己——恣意春,無憂無慮。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十二年後,全民偶像胡歌不再是那個快樂無畏的李逍遙,也不是幾年前一面打算沉澱和積累,一面又著一口氣想要證明自己商業價的胡歌,現下的他,鮮花與掌聲再也不會缺席。

如果說後李逍遙時期的胡歌是上緊的法條,那後梅長蘇時代胡歌的糾結則來自於他對自己過於嚴苛的審視要求,使得他在不斷達成自己的事業目標時,又一點點開始無法接受被標籤化的胡歌,一邊軟弱,一邊堅

難得糊塗,討好自己

演員的底色是悲涼,這種悲涼感多源于人生際遇的漂泊,胡歌曾說自己是一個喜歡逆風飛翔的人,這註定他的內心充滿著漂泊感。法國女作家薩岡曾寫到:所有漂泊的人生都夢想著平靜、童年和杜鵑花,正如平靜的人生都幻想vodka、樂隊和醉生夢死2017年,胡歌雖然只有35歲,但在實的生活和虛構劇情裏都經歷過了生死動盪,現在看來,胡歌對自己的定位似乎是《獵場》中的鄭秋冬。

鄭秋冬沒有主角光環,命運給了他接連的打擊,但他每一次都能重新站起來。這種選擇逆流而上的勁兒與胡歌何其相似!但胡歌卻說鄭秋冬是靠自己走出來,而他是很多人的幫助下走出來的。如今的胡歌被冠上了謙虛有禮的定義,但胡歌卻自嘲:再說下去就成了謙遜、謙卑、甚至自卑了。是,鄭秋冬倒下時有那光燈關注,再不濟也就是淹沒人群自行傷感,但胡歌不同,別人給了他力量,也給了他壓力,他說自己怕輸,怕自己原地不前,他在思考,邁出的步子也小心翼翼……

《獵場》在開播前,業內外對這場姜胡圍獵充滿期待,可慢熱的劇情和不太迎合市場的劇風讓公眾對胡歌生了質疑,甚至犀利提出了胡歌,你怎麼也油膩了?的發問,胡歌標籤中的演技好的如此不堪一擊

客觀來說,《獵場》如果不讓胡歌演,充其量算作一部小眾神劇,愛的人奉如珍寶,不愛的人不屑一顧,胡歌主演讓這部劇成了流量體。坦白說,胡歌的生活整體是順風順水,面對鄭秋冬這類小人物,在起初的表演中也在努力地去光環化,但表演是需要有信念感的,是演員與觀眾的雙重相信。三十四歲的胡歌掏空了自己的生活閱歷,把自己變成鄭秋冬已實屬不易,但觀眾信奉的還是主角光環的胡歌,對胡歌扮演的鄭秋冬還是接受無能,但看進去,細心點兒就會發現:鄭秋冬即便春風得意,面部表情始終是複雜的,這其實是一種不安感,這種不安感會跟隨他一生,除非他墮落。無疑,胡歌想用鄭秋冬告訴觀眾:我不完美,請忘記胡歌,但神壇之上,焉能如願?

胡歌想摘下別人賦予他的高帽兒,卻發現別人他套上了皇冠。他想平衡悅己怡人,那勢必是個曠日持久的力氣活兒。有時覺得胡歌太聰明,他的審時度勢不管是出於主動還是被逼無奈,在浮華的圈子中實屬難得;但有時又覺得他有點兒糊塗,風頭無兩,正是將資源收入囊中的好時機,他卻偏偏演了一個小眾化的《獵場》,胡歌討好了演員胡歌,但觀眾卻沒那買賬。

各類訪問中的胡歌口吐蓮花,他的內心始終是醒的,但這看似遊刃有餘的背後,又何嘗不是戰戰兢兢的內心扎呢?好在,鄭秋冬,當然也是胡歌,他眼神裏的少年意氣雖逐漸退卻,可眼底的萬里星空不曾湮滅,讓我們得對他有更多的期許……

2015年末,二度爆紅的胡歌將父母的結婚照紋在肩上,那時他對溫馨和睦的渴望令人心疼;2017年末,三十五歲的胡歌自己紋上了翅膀鑄成的盔甲,毋庸置疑他想要將堅持夢想,變得的信念烙印於身,讓自己保持一種醒。可這信念鑄就的切膚之痛,也唯胡歌自知。

在此,僅希望未來的胡歌:糊塗一下,討好自己,或許又會是一番柳暗花明……

 http://mypaper.pchome.com.tw/zou0621/post/1371694853

       ~~獵頭行業的電視劇《獵場》~~

 

 “難得糊塗

只要有人在面前說難得糊塗糊塗寶貝,還難得?說此話者十之八九鸚鵡學舌,未必明白個中深意、意、本意,更未必覺悟其出處才是得玩味處。以鄭板橋的大智若愚,何出此言呢?恐怕說來話長。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鄭板橋是五十後步入仕途,官至縣令,政聲赫然,政績卓然,百姓欣然,卻十年間原地踏步。六十一歲時,因為濰縣歲饑,他請賑,忤逆封疆大吏,不得不乞病歸裏。自題難得糊塗時,他已五十九歲,接近耳順了。

官場摸爬滾打,宦海波詭雲譎,身
七品芝麻官,他焉能無動於衷?顯規則,潛規則,官場各種遊戲規則,他應該洞若觀火。故爾,如果他說難得明白或者令人不難明白,說難得糊塗卻不知令多少人越發糊塗!但凡有心人就不能不暗自尋思:鄭板橋自題難得糊塗,是直抒胸臆,還是偶有所感?是警示自己,還是迪後人?是另有所指,還是標新立異?糊塗的前提應該先得明白,然後才或者若有所悟,然後才有資格做出糊塗姿態而不被人當作糊塗蟲看待。這樣的糊塗,當然難得了。

就以鄭板橋
例:身官場中人,一些事肯定他不屑於去做,因他有文人的傲骨;一些事或許他不忍去做,因他有做人的底線;一些事他可能反對去做,因他有孔孟之道的堅守。潔身自好的結果常常孤立無援,我行我素的結果多半不會是好果、果、累累碩果,而是苦果、酸果,甚至毒果。他的孤立、孤獨、孤守是可以想像的;他的失望、無望、望是不言而的。不被上司待見,仕途必然黯淡;不被同僚接納,仕途必然不妙;不被下屬理解,仕途必然寂寞。當他難得糊塗的時候,其實時已,恐怕只有急流勇退一途了。

難得糊塗對後世影響巨大,應該是因鄭板橋名氣太大。官在仕途,未必人人認同難得糊塗,也未必時時處處都把難得糊塗貼在腦門子上。一個官員的辦公室牆壁上如果懸掛難得糊塗條幅了,恐怕是仕途紅燈高亮,進步無望,甚至不得不走下坡路了,至少是心灰意冷、不思進取了。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官員愛上難得糊塗了,應該是與鄭板橋心有靈犀一點通了。是否通,姑且不論,但不能不有此一問:意義呢?恐怕五味雜陳,一言難盡。當今官場中人,能與鄭板橋比肩者有幾?有誰?鄭板橋乃是文人出身,不按官場潛規則出牌是性情使然,未必有多高深的所指,也未必有多玄妙的哲理,不過是興之所至,以筆墨抒發一點感想、感慨、感觸而已,至於應有之義或者弦外之音,只有見仁見智了。

官場格言,難得糊塗早已穿越廟堂高牆而轉走街串巷一般的叫賣喝了。那些把難得糊塗吊在嘴上的人多半不以糊塗自居,而以聰明自詡,頂多把難得糊塗理解裝糊塗而已。人在江湖,人心難測,糊塗是可以裝的,而且是蠻管用的。但裝糊塗容易,說難得糊塗難得呢!試想,心裏明得跟鏡子似的,卻要以渾然無知的面孔行走人世,那是樣的一種彆、無奈、折磨?時下自作聰明的人居多,裝糊塗的人更多,而糊塗的人也不會更少。一些話雖然反能說,正也能說,但說歸說,誰最後埋單呢?

大家都難得糊塗,等於都裝糊塗,那結果呢?是大家受損失,不是
?譬如,一些落馬的貪官看上去精明得像猴子,實際上糊塗得像臭蟲!對黨紀國法視而不見,或者視同兒戲,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阿二不曾,與掩耳盜鈴何其相似乃爾。此輩之所以官運亨通,多半也是物以類聚,蒼蠅愛蚊子而已。葫蘆僧辦葫蘆案,官官相護,糊塗蛋當然大行其道了。此輩之所以有恃無恐,也是因國民都自作聰明而難得糊塗了。

難得糊塗,小焉者是明哲保身,大焉者是人格墮落。不擔當,不負責,各顧各,各人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都一隻眼,閉一隻眼,老鼠過街當然大搖大擺了。大水沖了龍王廟,只要不淹自留地,多半人暗自慶倖。實際上呢?一言以蔽之:難得糊塗就是犯迷糊,就是大糊塗。




難得糊塗,是人屢經世事滄桑之後的成熟和從容。鄭老爺的“難得糊塗”告訴我,
是一種超越,一種策略,一種睿智,一種坦蕩,一種悠然,一種處世之道,是對生活所持的一種人生態度。自己的思維不要糊塗,而是人處世卻是糊塗一點的好。心胸開闊些,心情平和點,淡泊以明智,寧靜以致遠。坦然面對一切,以靜養心,那便是一種超凡脫俗的境界。

這種糊塗與不明事理的糊塗截然相反,是人生大徹大悟之後的寧靜心態的寫照。活得糊塗的人,容易幸福;活得醒的人,容易煩惱。醒的人看得太切,太較,便煩惱遍地;而糊塗的人,計較得少,卻覓得人生的大滋味。太醒的人註定活得辛苦,總有看不慣的,總有放不下的,苦苦扎;糊裏糊塗的日子照樣可以過,卻瀟瀟灑灑。

有時候,與其醒,不如難得糊塗。非常喜歡鄭板橋的“難得糊塗”這四個字,主要是欣賞鄭老爺的處世哲學。其實,在道出“難得糊塗”的一瞬間,鄭老爺是天下最明白的。極聰明的鄭板橋,把官場上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因此,他無法糊塗,但不糊塗卻要裝糊塗。宦海沉浮,一朝夢醒!在潑墨揮毫寫下“難得糊塗”字幅後的不久,便罷官歸隱。

大千世界,智以應對。叫一個醒的人去裝糊塗,的是糊塗難,難於上天!但是無奈之中,不得不裝糊塗。因此,有人看破紅塵,有人唯命是從,有人聽天由命,所以就有了鄭老爺的“難得糊塗”。大智若愚,好像更接近的解釋和原義。心神合一,心知肚明,卻又不露聲色,坦然處之;該糊塗時則糊塗,該明白時不揣著明白裝糊塗!實在是一個大智者的人生智慧和智,非常人可

“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我覺得這個糊塗並非是讓
做個糊塗蟲,做個稀泥抹牆的人,而是讓是非看透人情之後一種豁達明智的糊塗。“糊塗”“難得”,那就應該讓這“難得”的“糊塗”發揮自身的價。難得糊塗,有著富的內涵和外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即是人處世的藝術,有著富的人生哲理;更是一種思想境界,體現著個人的人生觀、價觀,也折射出心態,內心情感和審美情趣。比如在工作中,自己和同事意見分歧時,再無力解釋時,我覺得最有風度的表現是付諸一笑,微微點頭。我想這就是大度糊塗的一種表現

從精明於世到“糊塗”一生是一種選擇,意味著要有所放棄。人沒有必要太“聰明”。一個人如果太“聰明”,也會“聰明反被聰明誤”的。記得《紅樓夢》中王熙鳳的判詞寫道:“機關算盡太聰明,反送了卿卿性命。”這樣一個十分精明的人物,呼風喚雨,左右逢源,令人慕不已。最後落得個孤家寡人,身心勞碌至死,最終又一無所得的下場,在了的聰明上。豈不正應了“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句話了?

聰明不好?聰明固然很好,但聰明很累。“難得糊塗”,對家庭來說,是理解、包容、平等。對老人的叨多一些理解,對愛人的錯事多一些包容,對孩子的想法多一些平等。對社會來說,是寬容、愛心。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著眼睛看自己,對自己所做的事情聰明一點。著眼睛看別人,對別人的看法糊塗一點。也許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難得糊塗”。而“難得糊塗”的最高點,應該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寬如大海的胸襟。一個人倘能正修煉到這種“難得糊塗”境地,實人生一大幸事!

培根說:“生活中有許多人徒然具有一副聰明的外貌,卻並沒有聰明的實質。這是‘小聰明,大糊塗’”。現實生活中的許多人,看起來非常聰明,凡事都去斤斤計較,凡事都拾掇的毫釐不爽。只知進,不知退,只知小聰明,不知厚道待人,只知損人利己,不知深藏於密。凡事都要丁是丁,卯是卯。這樣的人活著會很累。一個不知道“激流勇退”的人,實在是一個瓜。一個機關算盡的人,最終會算到自己頭上。如此把自己累得身心疲憊,不如在現實生活中,用一種“難得糊塗”的思維方式,以平常之心、平靜之心對待人生,換得個泰然安詳。

難得糊塗,只是休養自己的身心、適應環境、自我完善、自我排解的思維方法和藝術。鄭板橋做知縣時,堂兄與鄰居的牆基官司而寫下了一首詩:“千里捎書一牆,讓他幾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這首詩是多富有哲理!萬里長城依舊在,秦始皇如何?何況我們只是一介草民呢?讓人警醒的詩句,得今天的我們思考。“糊塗”的是表像和行方式,豁然的是內心,是大度,是超脫,是不斤斤計較;收穫的是坦然,是開朗,是快樂,是睿智。縱觀板橋一生,一官歸去來,兩袖風。

人生在世,難得糊塗,難得不糊塗!希望大家糊塗地忘掉煩惱,在糊塗中學會享受人生。“難得糊塗”是一種經歷。只有飽經風霜、人生坎坷的人才能深得諦。“難得糊塗”是一種智慧。大儒大雅蘇東坡,大智若愚說糊塗,“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這幾句詩深深體現了蘇翁的大覺悟,他並非願自己的後人愚且魯,而是希望自己的後人要正聰明,要學會裝糊塗,要能覺悟到大智大愚的境界。

在紛繁變幻的世道中,能看透事物,看破人性,能知人間風雲變幻、處事輕重緩急、重若輕、四兩撥千斤。“難得糊塗”是一種氣度。能使人超凡脫俗、胸襟坦蕩、氣宇軒、灑脫不羈、包容萬象。在今天的現實生活中,如果我們什都不去計較,什都不去想,該有多幸福!“難得糊塗”是一種境界。心中有大目標的人,自然對枝節雜碎不屑一顧,只著眼大方向,全局負責,能做中流砥柱。“難得糊塗”是一種資格。名利淡泊、寧靜致遠的人物,他們內涵富、底蘊深厚,以平常之心、平靜之心對待人生,泰然安詳。

做到“難得糊塗”的人,必定是正的智者,曾經滄海閱盡人間興衰,從苦辣酸的百味中,體驗到人間爭好勝的無聊,爭名逐利的無恥,從而淡泊功名利祿,不去計較個人的成敗得失,一切都淡然處之,以靜養心。此即前人所說的“寧靜以致遠,淡泊以明志”。有些人一生都在追求聰明,卻把自己深深的陷入塵世的泥中不能脫身,正可謂“聰明反被聰明誤”。難得糊塗並不是要人去糊裏糊塗的生活,而是於茫茫紅塵中覓得一時的糊塗,是一般人無法領悟到的大智慧,大覺悟。不乏體現著豁達、包容、接納、付出與睿智! 

                         難得糊塗糊塗難

                         得失瞬間難糊塗

                         糊里糊塗人生路

                         塗盡滄桑誰識


                              *
幻羽*

 

台長: 幻羽
人氣(1,438) | 回應(0)| 推薦 (1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塵弦禪音 |
此分類上一篇:「人生落子無悔」!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