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03 11:28:56 | 人氣(2,90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渴求,想像,孤獨與幻滅(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今年台北電影節最興奮的就是,重新在戲院看了英國文學鐵三角:導演詹姆斯艾佛利(James Ivory)/製片伊斯麥墨詮(Ismail Merchant)/編劇露絲鮑爾賈華拉(Ruth Prawer Jhabvala)改編
E.M福斯特的兩部作品:《窗外有藍天》A Room with a View 與《此情可問天》Howards End。當初很多地方因為年輕,很多地方懵懵懂懂,但此次重溫,不只再度證明鐵三角在改編文學作品中品質上面的精良與美好,更看出女編劇露絲(或是導演艾佛利)潛藏在主要主題之下,隱隱對愛情想像的渴求與失落描寫,餘味無窮。

 

《窗外有藍天》主要劇情與重點看似集中在年輕女主角露西身上。不管是結構處理,分成三個大部份︰第一是威尼斯對露西愛情慾望的感性喚醒,第二是英國倫敦無趣理性的壓抑,第三是露西不斷地欺瞞自己與別人而忽視自己真正的情感走向;最後在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表姊夏綠蒂提醒與雞婆下,露西才真正的卸下心防,追尋自己的愛情,找到屬於自己真正「有風景的房間」。

 

認清自己,追尋愛情的主題不停在全片環繞,因此威尼斯的景色風光、不停展示本能身體的藝術品、甚至屬於義大利人激烈的愛恨情仇,都是喚醒露西從小被教養限制下的感性一面的催化劑,因而在這樣的對比下,看似有理秩序但沉悶的可怕的倫敦(還有那個無味至極的未婚夫西索)並不屬於露西(也許適合其他人),從她彈奏的琴聲中,可知她是內心是充滿對激情與對生活的熱愛,因此當露西總算不再欺瞞自己與身邊的人,選擇符合她本性,觀眾也從此HAPPY ENDING中,燃起對生命的美好想像。

 

但編劇(或是導演)可不那麼單純,在美好底下,隱藏著殘酷的真實,隱隱約約,若隱若現,並不點破,淡淡地藏著,但卻讓發現的人,一下子面對真實的殘忍而隱隱作疼。因為也許有人只能「空想」,卻無法如同露西般這麼修成正果,這樣終成眷屬。我說的是露西的表姊夏綠蒂,那個大家口中提到她都會說:可憐的夏綠蒂。

 

夏綠蒂是見證露西愛情啟蒙的人,也是在萌芽初期出面制止的人,更是在最後不忍心露西受苦而點醒露西的人。一個看似古板、囉嗦龜毛麻煩到有點討人厭的人(劇中藉由露西的弟弟說出了其實大家都不太喜歡她,也可憐她),卻是編劇與導演特別拉出來,用以對照男女主角的兩情相悅如何地得來不易,更讓看似完美的結尾帶出某種淡淡哀愁與思索。

 

我會這樣說,是因為最後電影幾個交代結尾的鏡頭讓我吃驚。當露西認清事實,滿臉淚水跑向馬車上的母親與夏綠蒂面前,揭示她總算正視自己的情感,然後鏡頭一跳就是夏綠蒂穿著睡衣坐在床上拿出露西寫給她的信讀了起來。後來事情發展是這樣,兩情相悅地兩人重遊威尼斯(應該是蜜月旅行),一樣住在她們相遇的旅社,一樣在餐廳上聽到兩個結伴相遊的女生抱怨她們的房間竟然沒有風景,而露西與喬治卻相視而笑地滿意地說︰我們的房間有。然後鏡頭跳回夏綠蒂,她關燈躺在床上,卻不闔眼,若有所思的望著前方。最後鏡頭再跳回威尼斯,露西與喬治在窗邊親吻,電影結束。

 

 

 

 

在很多線索下,我們知道夏綠蒂也是用禮教理性控制隱藏熱情的一切,因為一開始是她對沒有風景的房間抱怨連連,有人好心讓給她們房間只因原住的是父子(男性),就因不願欠人情或是其他古怪彆扭的理由而推遲,但她其實是想換的(因為想讓露西住得好一點)。遇到熱情奔放的女小說家(由茱蒂丹契飾演)八卦些男女情事,嘴巴希望露西不要聽到,但自己卻愛聽地要死,甚至不停追問細節,然後遊歷時與女小說家闖入威尼斯不知名的巷弄,如同潛入禁地般地刺激。

 

這些細節的描寫下,我們知道夏綠蒂內心某程度是渴望刺激,渴望某種愛情(但必須是她所想像中的美好),也許她也曾有獲得愛情的機會,但也許是個性,也許是其他事情耽擱,於是她變成這樣不討喜又囉嗦的老處女。有一個地方點到為止卻特別殘酷,就是露西已經自欺欺人到無以復加時,連母親都說:妳怎麼和表姊夏綠蒂愈來愈像(這也在某方面提醒了露西)。原來這樣的逃避閃躲與欺瞞,大家都搞不清楚你心中真正想法,就是大家對夏綠蒂的評斷。那場硬是要付自己的車錢,卻因沒零錢搞得人仰馬翻的場景,實在準切又高明地顯示了夏綠蒂的個性,她想要面面俱到不失禮,卻搞得大家不僅厭煩又無可奈何,還有甚麼比這更失禮的?

 

於是最後那個圓滿鏡頭,是真實露西與喬治的場景,還是夏綠蒂的腦中想像?就非常耐人尋味。她也是渴望擁有一個有風景的房間,於是當她發現露西也如同她一樣將墜入此深淵時,她挺身而出地點醒了露西一切,她真心希望露西獲得愛情。而她的愛情,只能在每夜的夢中,與自己的想像中,才能蔓延開來。美滿愛情的對照下,想要有一個風景的房間,竟如此遙遠而淒涼。

 




英國老牌演員瑪姬史密斯把這個看似囉嗦呆板,實則古道熱腸,且渴望激情卻又拘謹壓抑的表姊夏綠蒂詮釋地入木三分,她的面部表情,微皺的眉頭與緊閉的雙唇,加上音調處理,以及略顯侷促不安的肢體,堪稱此種角色的演技範本,露西也在這樣精采的對照下,更顯得其單純美好。當年奧斯卡讓瑪姬史密斯入圍了最佳女配角,雖然先在金球獎拿到女配角獎項,但卻在奧斯卡輸給了《漢娜姐妹》中的黛安維斯特。不過自家英國人的金像獎中(BAFTA AWARDS),卻提名女主角,並擊敗眾對手拿到當年的最佳女主角獎項,原來大家也看到導演隱藏起來的女主角,其實是我們可憐的夏綠蒂。

台長: 哈比人
人氣(2,90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光與影漫遊 |
此分類下一篇:誤讀《HOWL》
此分類上一篇:《愛,讓悲傷終結》:悲傷怎麼終結?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