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10萬元選好股票賺未來12檔法人緊抱不放的價值股最低價!BENZ中古車買不到1天!行李箱4輪...
2011-12-26 18:59:20 人氣(833) | 回應(0) | 推薦(0) | 收藏(0) 上一篇 | 下一篇

那一段中美斷交的記憶

0
收藏
0
推薦

前美軍協防台灣司令夫人:「媽媽桑,我很對不起」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林家群/台北報導】

 前美軍協防台灣司令夫人派翠西亞.林德(Patricia Linder)隨夫婿詹姆士到中華民國任職。司機與官邸裡的傭人都是台灣人,派翠西亞生性活潑,平時與這些台籍人士互動良好,但中美即將斷交,她與這些台籍人員如何互動,在她的回憶錄《The Lady And The Tiger》有生動的描述。

 「台灣時間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美國政府決定與中華民國斷交的訊息尚未傳抵台北。那天是周六,上午,我由台籍的修士官開公務車載到司令部營區。我實在很討厭心中有祕密卻不能講,又要假惺惺、裝愉快在下陽明山途中與修士官聊天。修士官由公務車的派車量日增也感覺發生事情了,但他沒提,我也不講,但覺得自己像個叛徒。」

 「從營區返回宿舍官邸時,我慢慢走向座車,鑽進車前,我告訴修士官說我有話要講,當我告訴他中美斷交的事時,他面無表情。我的淚則快奪眶而出,他幫我開車門,確定我坐好後才開往陽明山,那是一段安靜的旅程。

 車抵宿舍時,修士官幫我開車門,他伸手握住我的手,他知道這不是我們的責任,我向他說『修士官,謝謝你!你是我們最好的朋友。』

 一個小時後,我整理好心情面對我家的工作人員,告訴大家中美即將斷交,只有媽媽桑在廚房,她坐在狹窄的空間,有部電視在旁,她也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我走到她身邊跪下來,她抱著我的頭放在她的大腿,我哭著說「媽媽桑,對不起,我覺得很對不起!」她輕拍我說『沒有關係』」


我與中美斷交的故事-聽見狗吠 雷根:是卡特在罵我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盛建南,外交部中部辦事處處長)】

 民國六十七年,我被行政院新聞局派駐在美西新聞處服務,負責業務主要是和美國的媒體及我政府簽約委託的美國韓納福公關公司(The Deaver & Hannaford Co.)打交道,平時經常聯繫互動,建立不錯的友誼。

 猶記該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電視突然快報播出卡特總統將於六十八年一月與中華民國斷交的消息,全處同仁至感震驚。次日,時任中央社駐東京特派員李嘉到本處,盼能代為安排採訪已卸任的加州州長雷根。當時新聞處主任鄭南渭即交代我與韓納福公關公司聯繫,該公司負責人韓納福一口答應,並排妥十二月二十日由我陪同李嘉到雷根夫婦位於洛杉磯Pacific Palisaide 的住所進行訪問。

 當天上午,我上路後,突然想到機會難得,於是折返家中拿了相機再到旅館接李嘉。我們抵達時,他親自開門迎接,第一句話就說:「很抱歉,我太太南西不在家,否則她也會親自出來迎接你們。」態度親切無比,接著我們被引導到他的書房,開始進行採訪。

 當天訪談約四十分鐘,雷根在被問到卡特宣布將與我國斷交一事時,至表憤慨,他認為卡特此舉嚴重傷害美國長年親密的盟邦中華民國,是極大的錯誤,令人不齒。

 就在雷根對卡特大加撻伐的同時,他書房外養了一條狼犬突然狂吠,雷根即幽默地說:「大概是卡特聽到我在痛罵他吧?!」令人莞爾。訪問結束後,我對雷根先生說:聖誕將屆,可否合影留念,如蒙同意,將是我今年最好的聖誕禮物。他欣然接受。

 後來,雷根當選美國總統,有一天韓納福先生來我辦公室,看見我和雷根合影的照片,他主動說,在雷根赴華府就職前會有機會和他午餐,他保證可請雷根在照片上簽名留念,我至表欣喜。一個月後,他送還照片時,果然加上雷根的親筆簽名。

 雷根就任總統之後,李嘉告訴我,他後來每次從日本到美國旅行時,都會將他與雷根的合照放在皮箱內的最上層,機場人員開箱檢驗行李時,一見這張照片,都極為客氣,快速放行。

 時隔卅餘年,雷根總統已辭世多年,台美間雖無正式外交承認,但過去三年多來,在政府穩健務實的外交政策下,兩國關係至為融洽,有此成果得來不易,國人實應共同珍惜。

蛋襲克卿座車 警總一度要鎮暴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魯齊,退休人員)】

 民國六十七年底,我在師範大學就讀,記得有天傍晚回宿舍後,同學多人在談論美國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將來台灣磋商斷交事宜,同學開始動員,在系教官率領下,搭車到敦化北路中泰賓館下車,排隊走到民權東路空軍松山基地入口處的馬路兩旁等候。

 後陸續有各校學生到該處集結,我們的隊伍因早到,排在最前面。此時各系的學會理事長抬來一箱箱的雞蛋及火燒(槓子頭),「靜候」美方代表。

 晚上九點多,老美現身了。雞蛋、火燒全部砸向一輛輛慢速前進的黑色進口轎車,大家群情激憤對著轎車搥打,還大喊「打!打!打!」後來聽說克卿的座車還沒開到敦化北路口,就遭抗議者擊破玻璃,並用棍子伸進車裡亂戳,讓他飽受驚嚇。

 前警備總司令汪敬煦將軍的回憶錄記載:當松山基地大門外抗議最激烈時,警總指揮所接到參謀本部作戰部門的電話指示,要出動鎮暴部隊驅散學生。

 時至今日,看到汪將軍的回憶錄,依然驚出一身冷汗,當年我們可是被動員過去的,鎮暴部隊要如何強力驅散我們?倘若如此,又會是甚麼後果?

爬車頂抗議 隔日成英雄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吳笑輝,前台北市政府公車處科長)】

 中美斷交,震撼國人。美國派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來台灣說明。當時國人都有一股衝動,想要向克卿表示嚴重抗議,值戒嚴時期,但在政府默許下,沒有阻止抗議行動。

 克卿座車原預定下午五、六點會抵達,結果一再延後,我們苦等四小時,無人開溜,晚上八點多才到民生東路,當時禮賓車隊已經是車頂凹陷「蛋」痕纍纍,但大家還是很生氣地對座車猛砸大罵克卿與美國。我脫下皮鞋敲打車窗,宣洩滿腹怒氣,一馬當先赤腳爬上車頂,依稀可見車內克卿的驚恐模樣。

 第二天到辦公室成了英雄人物,不少同仁以為我未婚,要介紹女朋友,我也向保防單位報告這是個人行為,如有脫序願接受處罰,長官同仁都肯定我的愛國行為,透過這種方式抗議是可以被接受的。


斷交考驗 淬煉台灣韌性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陳文奎,台電退休工程師,現參與志願服務工作)】

 ▲本報與愛國青年合辦之「1216救國專款捐獻活動」。(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與愛國青年合辦之「1216救國專款捐獻活動」。(本報資料照片)

 卡特政府宣布中美斷交,國人至感遺憾,惟深思之後仍感到這是國際之現實外交,一如人之本性有善惡之分,國人上下處變不驚,莊敬自強,是極為務實的作法。

 當時筆者甫自台北調來豐原上班,亦參加一人一元之運動,沿街而行,總額不多,卻引起同胞之自覺和努力向上。尤以經國先生之十大建設,乃是極為成就之事,為美國政府關注,顯見人或國遇有重大挫折,應如鋼材一樣在爐內熔鑄之後,須放於大氣中,任憑風吹雨打及溫度高低,才有好的鋼材韌性。


因應斷交 連下三道緊急處分令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董翔飛,司法院前大法官、台北大學名譽教授)】

 民國六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清晨,美國駐華大使安克志在新聞局長宋楚瑜陪同下,趕赴大直七海官邸面見蔣經國總統,報告卡特政府宣布與我斷交的消息。

 蔣經國總統隨即於當日上午十一時發布緊急處分令,採取如下的緊急處分:一、軍事單位採全面加強戒備之必要措施,二、行政院經建會會同財政部、經濟部、交通部採取維持經濟穩定及持續發展之必要措施,三、已進行中之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延期舉行,即日起停止一切競選活動。

 及至次年,由於國家面臨的非常狀態仍在持續,而中央民代法定任期將屆滿,因此於六十八年一月十八日發布緊急處分令之補充事項,選舉延期舉行期間仍由原選出之增額中央民代繼續行使職權,至新選出之中央民代開始行使職權之日止。

 之後國家情勢已趨穩定,六十九年六月十一日再發布命令,增額中央民代選舉,應於六十九年內舉行,選舉投票日期由中央選舉委員會定之。

 這是我國憲法史上總統依據臨時條款之授權,前後發布三次緊急處分令,使中美斷交的政治衝擊減到最低,並使憲政體制得以維繫運轉。

前線駐軍 見證歷史 「輔仔,我們還能不能回台灣?」

  • 2011-12-26 01:33
  • 中國時報
  • 【蘇瑋璇/新北市報導】

 ▲金馬前線軍民在中美斷交後積極備戰,積極操練重炮。(本報資料照片)

 ▲金馬前線軍民在中美斷交後積極備戰,積極操練重炮。(本報資料照片)

 中美斷交時,對岸共軍蠢蠢欲動,當時在馬祖擔任輔導長的于建汌,從望遠鏡清楚見到福州艦隊從閩江口駛出演習,戰爭似乎一觸即發,充員的阿兵哥忐忑不安問他:「輔仔,我們還能不能回台灣?」這一段夜夜與槍共枕的日子,一輩子都忘不了。

 現任《中國時報》廣告部執行副總經理的于建汌,東海大學政治系畢業後入伍,是預官第廿七期輔導長。民國六十七年九月,部隊從桃園楊梅移防馬祖北竿,鎮守山頭,當時中共發射的文宣彈終日在頭頂「咻咻」飛過,心理壓力很大。

 十二月某天,後來當過陸軍司令的陳廷寵將軍突然召集主官管到中山堂,觀看轉播中美斷交新聞,電視上時任外交部次長的錢復面對來訪的美國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語氣激動,斥責美國背棄好友,隨著錢復沉痛而無奈的話語,軍官心情沉重萬分。

 于建汌說,美國一宣布斷交,中共恫嚇動作不斷,他們從望遠鏡清楚見到福州艦隊從閩江口駛出演習,也發現深夜海面上漁火點點,包圍馬祖,而一想到《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失效,台灣失去防衛能力,戰爭隨時可能開打,忐忑不安的情緒籠罩部隊,士兵紛紛問他:「輔仔,我們還能不能回台灣?」于建汌只能安撫:「放心,這都是虛張聲勢。」然而究竟能否安然返台,他自己也沒多大把握。

 于建汌說,當時前線官兵勤擦槍、挖散兵坑,夜間巡哨兵力倍增,卡賓槍和彈夾放在床頭,內心填滿「大不了豁出去」的鬥志,準備狠狠幹一場。「我們無路可退,退了跳海只有死,拚一拚還有希望。」

 他表示,曾經歷炮彈從頭頂飛過、共軍張牙舞爪兵臨城下的日子,才真正體會生死交關的惶恐。直到隔年一月,中共和美國正式建交,中共並未武力犯台,才放下心中的大石。

 其中有段小插曲,民國六十八年四、五月間,一艘陽字號軍艦駛進馬祖,船上乘客搭上吉普車奔赴工兵營,原來是總統蔣經國!蔣總統率領陸、海、空三軍總司令訪問前線,一一和軍官握手問候,並上街視察,親民作風令于建汌相當感動,他說,若來訪消息走漏,船很可能被擊沉,蔣經國是冒著風險走這一遭。

 退伍後,和報社同仁談起蔣親赴前線的經過,竟也無人知曉;而在前線見證歷史,也是他人生中難得的際遇。


台長:綺羅
人氣(83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歷史/考古/教育 |
此分類下一篇:長老教會怨國民黨 導因二二八
此分類上一篇:誤解70年 珍珠港真相大白

我要回應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的英文字(不分大小寫) (ex:ABCD)

(有*為必填)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