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4-11 02:17:48| 人氣51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今夜,我眸眉深鎖──關於歐丁劇場戲外戲的二、三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今夜,我眸眉深鎖──
離開國家劇院實驗劇場,來到捷運中正紀念堂站的候車月台,沒一下子,往新店方向的捷運就來了,我上了捷運,隨後同門跟進的是兩位正好在該站偶遇的女性朋友,我並不認識。捷運啟動,甲就問乙今晚是不是去看了什麼演出,乙答道是「放聲狂嬉」,但是很奇怪的是將兩個完全不搭軋的演出擺在一起(按:先為歡喜扮戲團的《千姿百態畫旦角》,次為歐丁劇場的《沉默的回聲》),尤其第二個部分,又像講座,又像示範教學,不是表演,更奇怪。這是乙對她的朋友甲的回答,語氣有點激動,強調了好幾次「很奇怪」、「莫名其妙」的字眼。我並非刻意要偷聽,而是她的聲音真的有點大聲。乙對於整個晚上的演出內容,事前所得到的資訊並不充足,她認為是主辦單位在媒體宣傳上未盡全力,使得她完全無法理解兩段節目擺在一塊兒的用意何在;另外她也無法同意《沉默的回聲》是一場「表演」。
我想乙是不太可能看到我這篇沉思的文字吧!但是她的回答其實引發我一連串的問號?她心目中所謂的「表演」應該是一種什麼樣態?「表演」最寬容的概念被Peter Brook以「一個人在別人的注視之下走過這個空間,這就足以構成一幕戲劇了」(A man walks across this empty space whilst someone else is watching him, and this is all that is needed for an act of theatre to be engaged.)一句話定義過,在看與被看的關係建立的同時,戲劇當然產生,「表演」自然存在。我們其實看到Jerzy Grotowski所曾定義過的「poor theatre」(戲最核心的要素:觀眾與演員)正在今晚呈現。
某乙還向某甲說這是從比利時來的表演團體,和台灣一個演歌仔戲的節目擺在一塊,好奇怪。天啊!原來「以訛傳訛」是這樣子寫的喔,不知道她接受到的資訊從何而來,若是按前文所述「主辦單位在媒體宣傳上未盡全力,使得她完全無法理解兩段節目擺在一塊兒的用意何在」這個理由也就罷了,但如果是她曾接收過某些相關資訊(也許對她來講是少之又少),也不應離譜到連歐丁劇場的所屬國家都搞錯了。再者,歡喜扮戲團也不是每次都演歌仔戲(印象所及,這好像是第一次)吧!
今夜,我眸眉深鎖──
時間倒回半小時前,由歐丁劇場演員Julia Varley獨自一人(事實上應含括中文翻譯者)演出的《沉默的回聲》結束後,開放觀眾提問,其中一位坐在我右手邊隔壁的男性觀眾以英文直接問道:Was that a TEACHING or PERFORMANCE tonight?(大意是這樣,正確的用字我已模糊),我觀察到Julia對這個問題的反應是先舒洩了一口氣、兩肩微微下沉,才回答以「enjoyment」可能才是參與今晚行動的建議指標。
不知為什麼,這名男觀眾在提這個問題的同時,我總在其語氣之中嗅到一絲挑釁與冒犯Julia的意味,還含有一丁點嘲諷。Julia的細微身體反應,不知道是不是對此問題所不方便直接說出的無奈。
今夜,我眸眉深鎖──
時間再倒回今天下午在辦公室收到一封網友回覆短訊,他/她認為昨晚的《茱蒂絲》「is not THAT NEW」,所以他/她並不是很喜歡那一場演出。
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不知道台灣的劇場觀眾其看戲口味是不是被養壞了?看戲的愉悅竟必需仰賴「新鮮玩意兒」的嘗新心理,而不太去關注演員所下的苦功(我指的是昨晚演出《茱蒂絲》的Roberta Carreri),與其搞創意與行銷的劇場走向,我寧願選擇基本功紮實的有能量與力度的表演者。
今夜,我眸眉深鎖──

台長: 于善祿
人氣(51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