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4-10 01:07:38| 人氣1,01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們還是需要大師領航──觀歐丁劇場《茱蒂絲》有感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完全不瞭解台詞的狀況下,觀賞由丹麥歐丁劇場(Odin Teatret)在這次「放聲狂嬉──國際劇場藝術節」所帶來的《茱蒂絲》(Judith),完全可以不受語詞意義的牽絆,一開始還會想要努力地去聽取任何可能聽得懂的像英語的短詞,但很快地就發現沒有這個需要,因為我只要將演員所發出的聲音(它當然仍是某一種語言,譬如可能是丹麥語)視為「聲音」能量,隨著音樂強弱、快慢而有情緒的流動與形變,這部分才是有趣的,我想,這也才是演出所企望觀眾感受的部分。
有點刻意地不去看現場工作人員所發之節目說明,所以純粹從「聲音」能量所感知到的故事或任何一個可能的敘述體/單位,我很清楚地知道將與那張所謂的「節目說明」有很大的出入(在事後比對得知),但這並不妨礙我對整個表演的感受與理解。
我看到與感知到了:這是一場關於謀殺或復仇的儀式過程,女人(Roberta Carreri飾)在行動之前曾有一段掙扎的歷程,從她豐富的表情與動作中,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其種種的悲歡喜怒;她謀殺了一個男人,從演出中的道具看來,它實在像是一顆耶穌的頭顱(這個意象指涉實在是非常清楚且強烈),她刺他的左眼與嘴巴,用黑花絲巾綁住他的雙眼;最後她狂歡亂舞。由於幾天前才看完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這學期的畢業製作:黃惠榮所導的《莎樂美》,不得不使我有立即的聯想,甚至於將《茱蒂絲》視為是《莎樂美》的續篇,同樣是基於一種復仇心態而陷殺了一個男人(《莎樂美》處理掉的男人是約翰)。
我也看到了:女人不單單只是純粹地謀殺了那個男人,她還挑逗他、色誘他,甚至於將頭顱坐在跨下,頗有一種口交的情慾意像。我不太想過度詮釋,但對我而言,這個強烈意像讓我不得不聯想到異教徒(相對於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而言)對於耶穌塑像的褻瀆,甚至於是人神交歡的,而且是由女人主動的;這些都在在提示了反基督、反神權、反父權的文化意符,繁複地交雜在這一場六十分鐘的獨角戲裡面。
我當然也看到了:演員訓練的扎實與收放自如。今晚大概是國家劇院實驗劇場啟用以來,觀眾人數最多的一次(在四月八日至十三日這一個禮拜的每個晚上可能都是),除了演出在三分之二處有一惱人的(當然是來自於不尊重演出的觀眾)手機聲響起,場上一人近一個小時的演出,幾乎吸引了所有觀眾屏息以觀(有極少數打瞌睡,我只能說他/她花了四、五百塊錢,卻錯過了一場精彩的演出,愚笨且可惜至極),演員能夠有這樣的表演力度與聚焦能力,若不是平時表演訓練的苦功下得深,肯定無法達到此一效果。
最後我看到:大師,台灣的現代劇場扎根與發展還是需要仰賴大師的風範、氣度、觀念、與技法。所謂的尤金諾‧芭芭(Eugenio Barba)、所謂的歐丁劇場、所謂的劇場人類學(theatre anthropology)不再只是現代劇場史教科書上的文字敘述與劇照圖片,而是活生生地就在我們眼前發生、呈現、與我們分享其精華之所在。

台長: 于善祿
人氣(1,0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